笔趣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一百三十四章 职业道德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一百三十四章 职业道德


保定知府丝毫不理会那人的叫唤,转而向朱由检问道:“你说这地上的死者是撑死的,此话可是认真?”

        朱由检道:“自然是认真,人命关天,这事岂可儿戏?”

        一听朱由检当真,这知府顿时乐得眉开眼笑,若这人是撑死的,那这案子便不算刑事案子,在他治下少了一件刑事案,对他这知府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

        保定知府问道:“不知小兄弟说这人是撑死的可有什么依据?”

        虽然这查案的事与朱由检无关,是保定府衙的差事,但朱由检一行人赶了一天的路很是劳累,为了尽快脱身朱由检只好帮帮这糊涂知府了。

        朱由检先是看了看那被锁拿了的骗子和地上的死者然后道:“想来这两人应该不是本地人吧。”

        那知府自己就是个草包,此时却鄙视起朱由检来,心道:“你说的不是废话吗?那尸格上都写着呢,籍贯河南南阳府。”,不过他还要指望朱由检为他破案,倒是没有说出来。

        朱由检接着道:“各位请看这死者的靴底,磨损的厉害,想来这死者的兄长靴底也是如此,不信大人可以验证。此外,死者身上携带的物品,一面‘仙人指路’的布幡,一本《如来神掌》的秘籍,一卷做旧的《兰亭序》,这三件物件都不是寻常人会随身带着的,这些东西应该是你和你兄弟一路行骗的道具吧?”,说着朱由检看着那个被锁拿了的人。

        “问你呢,答话。”,见那死者兄长只是冷哼了一声昂起了头并不说话,知府大人呵斥了一声。

        被知府呵斥,那人只好开口道:“这不过是你的推测,你何时见我兄弟二人行骗了?”

        朱由检面色淡然的道:“你此前随口便说你是英国公府的表少爷,但许多事尚未思虑周全,但也可看出你是骗人成性,至于你们是否是一路行骗而来,我倒是没有证据。不过即使你们想行骗,应该也因为你们自河南来的路上沿途受灾严重,没什么人有富余的银两可给你们骗,所以你们没了生计来源,你们二人应该饿了一路了吧?起先你们饿的撑不住了便寻些草根树皮煮了充饥,几日前你们应该还在山东境内,那里灾荒更是严重,你们恐怕连草根树皮都没了,所以你们兄弟二人饿的受不住了便吃了观音土。本来稍微吃些观音土并不致死,你看你就没太大事,可是你们到了这保定府内,想来是行骗得手了吧?所以得了些钱财,你们兄弟二人便大吃大喝了一顿,你们多日饥饿,再加上腹中积聚了观音土,如此暴饮暴食之下你兄弟便撑破了肠胃而死,幸而你还有所节制,否则难免落得你兄弟的下场。”

        那死者的兄长听完朱由检的分析,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后犹自强辩道:“你胡说八道,你看我们兄弟二人的衣着,再怎么样也不至于落魄到吃观音土的那种地步,你说的这些有什么证据?”

        朱由检接着道:“你兄弟腹胀如鼓,虽然看起来像是肥胖所致,但我按压了几下,你兄弟腹部很是坚硬,这便是吃了观音土的症状。”

        那刑名师爷闻言开口反驳道:“小兄弟,我也遇到过几个被观音土胀死的尸首,但是腹部坚硬似铁,全然不像这死者一般,你是不是弄错了?”

        朱由检闻言诧异道:“怎么?保定也有饿到吃观音土的百姓了吗?”

        那知府立刻瞪了一眼这位刑名师爷,师爷看了知府的眼神马上改口道:“小兄弟误会了,不过是别处流窜来的饥民。”,解释了一句,那师爷便不再说话了。

        朱由检也没有继续追问那刑名师爷的兴致,他接着对众人解释道:“吃观音土胀死的与这死者确实有别,所以我说这人不过是从河南来的路上吃了少量的观音土,致死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今晚的暴饮暴食,知府大人若是不信,可以让仵作剖开死者的腹部,里面定然有一些观音土掺杂今日未来得及消化的食物,而且这些食物应该多是大油大荤。”

        那知府道:“本官观这二人衣着不像是吃不起饭食的样子?”

        朱由检解释道:“为何我说这二人是一路行骗而来,除了那死者怀中的几件物件外,大人请看。”

        朱由检说着再次蹲下拿起那死者的双手,“这死者手上戴的翡翠扳指和金戒子,全是假的,诸位若是有所怀疑,可以请当铺的朝奉进行鉴定,包括这死者兄长手上的物件应该也是假的,这些不过是他们二人用来装饰身份用的,大人再看这人衣物。”

        朱由检一边说一边掀开了死者的外袍,“这死者除了外袍光鲜外,里面的衣物皆是打了补丁的,就连这外袍也是浆洗的有些发白,这死者的兄长身上衣物应该也是一样,不信大人命人掀开他的外袍一看便知,这应该是他们仅剩的一件体面衣物,而且这件衣物应该也是他们用来行骗用的。”

        说完这些,朱由检便站起了身立在一旁再不言语。

        那保定知府听完朱由检的分析,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而这也基本就是事实的真相了,保定知府朝那被锁拿了的死者兄长声色俱厉的喝道:“还不从实招来?难道当真要本官命仵作当街剖开你兄弟的尸体吗?”

        那人低下头沉默不语,显然是默认了朱由检的说法。

        这时突然从人群外挤进一个人来,那人手里拿着个鎏金罐子冲着那被锁拿了的人大喊道:“好你个烂了心肠的黑心骗子,你告诉我这瓶子是什么从英国公府里带出来的七宝琉璃鎏金瓶,是古物值几百两银子,我方才找人看了,这分明就是个破陶罐子涂了金漆,就值几钱银子,你竟骗了我几十两银子,你这骗子快快还我银子。”

        “放肆,本官在此问案,休得搅闹。”

        那人连忙朝着知府道:“大人呐,你可要为小人做主啊,这人今日可是骗了我几十两银子。”

        这知府和周围围观的人一听这人的话,看来这案子果然如那少年所说,这二人就是个骗子。

        知府再次看着那骗子道:“此时你还有何话说?”

        那人垂头丧气的道:“小人认罪。”

        这时朱由检朝那认罪的人调笑道:“知道为什么该你倒霉吗?因为碰上了小爷,你一个骗子不好好行骗却干碰瓷,碰瓷也就罢了还想栽赃,你这叫什么知道吗?你这叫没有职业道德,小爷最看不上你这种没有职业道德的人了。”

        那保定知府听的一头黑线,实在听不下去了,他对着衙役道:“既已认罪,带走,如今天气渐暖,这尸体也容易腐坏,将这死者的尸首也收敛了一并带走。”

        一听说知府大人要走,那被骗了的人连忙上前拉着知府大人诉苦道:“大人,你可不能不管我的事啊。”

        那知府此时破了个案子心里也颇为得意,他器宇轩昂的道:“你虽为人所骗,但起因是你贪人便宜,如今你知道手中之物不值钱了便来讨债,若是当真能卖个几百两银钱你会把多余的银钱还给别人吗?而且这人说到底也算因你的银钱而死,此事本官便不予追究,你若不服,可在明日到府衙递上状纸,今日此地之事就此了结。”

        说完,那知府也不再理会那被骗之人,转身便走。

        待保定府衙的人离开后,围观的人也渐渐散去,朱由检招呼几人往马车走去。

        张之极调侃道:“五哥,这案子破的精彩啊,没想到你还会这个?不过你那兄弟被抓了你也不搭救一下,是不是太不够意思了?不过你那兄弟也太不仗义,讹人居然讹到自己兄弟头上,唉,‘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朱由检头也不转的幽幽道:“那是你表兄弟。”

        几人回了马车,高寒仍旧当先领路,很快一行人便找到了一家还算干净的客栈,几人点了些吃食用过之后便住下了。

        第二日一早,张之极和骆养性的房门便被咚咚咚的敲响了,骆养性睡眼惺忪的下了床打开门,见是朱由检,他转身将朱由检让进房内,然后在桌子旁坐下,拿起水壶到了杯水喝下。

        张之极还在内室的床上睡着,听到外室的声音很是不满的道:“天还没黑呢,起这么早做什么?昨日赶了一天的路今日我要好好休息一日再说,再像昨日那般赶路我可是挨不住了,你若是来逼我赶路的话还是算了,趁着现在离京城不远,我还是宁愿回京城过几天舒心的日子。”

        朱由检朝着里面说道:“今日也不用急着赶路了,一日行了近两百里已经算快了,只是这日头都快晒屁股了你还睡着,岂不是辜负了这保定城的风和日丽?赶紧起来梳洗一番,用过朝食我们出去转转,这保定城的历史文化底蕴还是很深厚的,景致也很是不错,浪费在床上实在可惜。”

        张之极嘻嘻索索的穿衣起床,嘴里还不停的嘟囔道:“不去了不去了,昨日快被那马车颠散架了,大晚上又遇到个你那奇葩兄弟,实在没有兴致,吃了饭我还要再回来补上一觉,你们且去看过,回来给我讲讲就好了。”

        朱由检不满的道:“你们出来不就是游山玩水散散心的,又不是和我去苏州处理事务的,这一路的沿途风土人情你便都准备从我嘴里听听吗?那你不如去买本地方府志回京城看看算了,也省的一路奔波折腾。”

        骆思恭和张之极二人梳洗收拾过后也没了困意,听着朱由检在那里唠叨,张之极忍不住的抱怨道:“好了好了,服了你了,比我爹还能唠叨,我们跟你去就是。”

        三人出了房间下了楼,锦绣高寒和胡宝三人早已在那里等候多时,饭食也早就为几人准备好了,几人用过早饭便出了客栈。


  (https://www.biqukan.com/76_76419/140685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