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大明辅君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温香满怀

第一百八十一章 温香满怀


“这……好吗?”

        那杜晨晨闻言便不说话了,她回好也不是,回不好也不是。

        锦绣看不下去了便替杜晨晨解围道:“公子你真是……妹妹既然让你这么叫你便这么叫着好了,妹妹都不介意,公子介意什么?”

        朱由检无奈的点了点头,勉强的道:“好吧。”,然后也不再言语,虽是应了,但“晨晨”二字他却一时叫不出口。

        一路上朱由检不再说话,只听着一旁儿女叽叽喳喳的聊个不停,说的无非就是些你哪里好看,她哪里漂亮的话题。

        马车行了一阵,便缓缓的停了下来,朱由检掀开马车侧帘朝外看了一眼,便见老杜和杜东山二人已经下了马车,似是已经到了地方,正招呼众人下车。

        朱由检回头看着整姐姐妹妹叫的欢快的儿女,道:“你们等下再进行商业互吹吧,到地方了,先下车。”

        杜晨晨听闻朱由检的话,乐得咯咯直笑,“朱大哥说话真是风趣。”,只一会的功夫,杜晨晨口中的称呼便由“朱公子”改成了“朱大哥”。

        锦绣拉着杜晨晨的手道:“妹妹若是与我们家公子相处的久了便会知道,我们公子就是喜欢说些新奇的词,每次说出来总是让人觉得风趣。”

        一听锦绣的话,杜晨晨神色便有些黯然,“可是姐姐和朱大哥明日便要走了。”

        他们也就是经过徐州府,总是要走的,所以锦绣见到杜晨晨的神色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去宽解她,对这个小妹妹,锦绣也是喜欢的很,她只得笑着道:“姐姐今晚便陪你聊上一夜,我们还是先下车吧,其他人都等着呢。”

        杜晨晨点了点头,拉着锦绣的手出了马车。

        朱由检下了马车后看着老杜走向的那处宅子,木门两旁用篱笆围起了两畦小小的菜地,篱笆后是一堵一人半高的土墙,墙头上盖着青瓦。

        杜晨晨站在朱由检身后拉着锦绣欢快的道:“姐姐,这里就是我家了。”

        朱由检回头笑笑,然后三人便朝着那处木门而去。

        入了门,院中虽是站着十多个人,依旧显得宽敞有余,张之极与骆养性二人从未进过农家小院,到处都觉得新奇,于是围着院子到处的看。

        朱由检打量着这个小院,院子里是黄土夯实了,踩上去很舒服,院子的东南角垒着个小屋,看上面的烟囱应是灶房,坐北朝南的六间土屋便是正堂与客房了,西北角搭了个棚子,下面是用石头垒的一个羊圈,远远的就能闻到一股羊骚~味,院子的中间摆着个二尺宽的石磨,石磨旁不远处,堆砌着几块太湖石作装点,一看这太湖石便是杜晨晨的杰作,以老杜和杜东山腹中那点品味是绝不会有这主意的。

        这时候就听张之极和骆养性二人围着个小池子玩的嘻嘻哈哈,朱由检好奇,朝着二人走去,就见那是一个七尺左右的小池子,深不足二尺,小池子下面铺着黄沙和鹅卵石,里面十几二十条肥壮的鱼儿游得欢快,有鳜鱼、鲤鱼、青鱼、草鱼、鲢鱼等,只是这么个小小的池子便将微山湖几种常见的鱼都养在其中。

        院子里带荷塘养些金鱼的,张之极与骆养性二人见的许多,但这么小的池子就见里面那么多大鱼徜徉其中,这让二人很是兴奋,于是张之极撸了袖子便伸手往池子里去捞鱼,手掌方才入水,就见里面的鱼儿一阵扑腾,溅了张之极二人满身满脸,还好朱由检见势不妙躲得快才没被殃及。

        老杜乐呵呵的看着张之极二人在那里玩闹,也不去管,只是恐怕过了这一日,池子里的鱼儿还能活着吐泡泡的恐怕不多了,他吩咐杜东山到羊圈旁的鸡架子上去逮一只公鸡,又让杜晨晨去地窖拿些萝卜、白菜,用来招待客人。

        这捕捉公鸡可是一项技术活,除了杜东山外,加上高寒、胡宝、纪纲的帮忙也废了一番功夫。

        那地窖的入口藏得倒是很严实,就在那几块太湖石的边上有一块小的太湖石压着,若是不知道的人,只当那块小的太湖石不过是同其他几块一样作为装点用的。

        朱由检还是第一次见到地窖,便随着杜晨晨一同下了地窖去看看,地窖口仅容一人出入,下面放了把木梯子供人上下,杜晨晨背着个不大的箩筐攀着梯子下了地窖,紧接着朱由检也跟了下去。

        地窖很深,朱由检站在地窖里要举手才能摸到地窖顶,便是普通的成人在里面也不需要弯腰。地窖里面不算很大,借着地窖口的亮光仍旧可以清楚的看见下面存着的东西,整个地窖一半放着白菜,一半放着萝卜。

        朱由检在下面溜达了几圈,然后道:“这地窖初见比较新奇,看过了也就没什么意思了,不过用来隐藏倒是个好地方。”

        杜晨晨一边往身后的筐子里放着菜一边笑着道:“这地窖是冬日里的时候怕菜冻坏了用来藏菜的,平白怎么会用来藏人,小的时候地窖刚挖好,我也喜欢下来玩耍,只是玩过几次之后也觉得没了乐趣就很少下来了。”

        朱由检闻言笑着道:“你小的时候?那不就是现在?你现在也不大。”

        虽然在地窖中没人看得见杜晨晨的表情,但她依旧嘟着嘴不满的道:“朱大哥明明比人家大不了几岁,却总喜欢倚老卖老,现在都有人来我家提亲了,哪里还小了?若不是我不同意,说不定我爹都已经把我嫁出去了。”

        朱由检听了杜晨晨的话不由的一笑,道:“杜老伯现在这么着急吗?唉,如此说来我下次再来微山湖的时候便不一定见得到你了。”

        杜晨晨不解的道:“为什么不一定见得到我了?”

        朱由检道:“因为杜老伯已经把你嫁出去了还如何见得到你?”

        杜晨晨听了朱由检的话又羞又急,也顾不上多拿几颗白菜了,她轻跺小脚,娇哼一声低着头就欲往地窖口走,可是地窖中虽有些亮光却仍旧昏暗,这走的又急,竟没注意到朱由检正站在她的去路上,接着杜晨晨便一头撞到了朱由检的怀里。

        朱由检也没想到杜晨晨会这么着急的往这边走,忽然他就感觉胸前温香满怀,柔软无比,身子略一不稳,他伸手便将怀中的杜晨晨纤腰环住,接着便稳住了身形。

        只一入手,朱由检便感觉手上酥软异常,心神一荡,朱由检没忍住又在那杨柳细腰上捏了一把。

        杜晨晨感受到腰上的双手在作怪,她头伏在朱由检怀中,口中忍不住娇嗔了一声。

        朱由检听到杜晨晨的声音,连忙放开怀中的人儿,口中连道:“抱歉,抱歉,这毛病习惯了,一时没控制住。”

        杜晨晨只感觉脸上发热,听了朱由检的话忍不住埋怨道:“朱大哥就会胡说,也不知朱大哥究竟欺负了多少女子养成的这个习惯。”

        朱由检尴尬的嘿嘿一笑道:“不多,不多,这种毛病只需一次就容易养成习惯。”

        杜晨晨借着地窖的昏暗,壮着胆子道:“朱大哥方才的话是真心的希望晨晨早日嫁出去吗?”

        朱由检道:“自然是真心的,你看杜老伯都急成什么样子了?不过作为女子来说,这个年龄出嫁确实太早了些,若是过了二十再出嫁才是刚刚好。”

        初闻朱由检说真心希望她出嫁,杜晨晨心中不免有些难言的酸涩,只是这后一句却又让她破涕为笑。

        杜晨晨道:“朱大哥这话说的好没道理,既希望人早些出嫁,又觉得二十以后再出嫁才刚刚好,过了二十岁尚未出嫁的那岂不是在家里养成老姑娘了。”,说完,杜晨晨也不等朱由检回话,便快步绕过朱由检沿着地窖的梯子出了地窖。

        朱由检有些一头雾水的跟着出了地窖,再去寻找杜晨晨,院中却早已没了她的身影,朱由检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挪动那块太湖石将地窖口盖上。

        此时的气候已有些炎热,到了晚间,饭菜便已准备妥当,堂屋之中自是坐不下这许多人,老杜与东山便拼了桌子在院子里摆上,借着两盏油灯和皎洁的月光,院子里倒也透亮。

        徐州府的百姓人家少有精致的碗碟,盛菜所用皆是青花白瓷海碗,菜品虽是不多,但在这个年月的百姓人家来说已是极为丰盛,而且量也极大,桌上只有八个大海碗,莫说桌上这十多个人,就是再来十人也是吃不完的。

        老杜招呼众人道:“这些菜都是自家种养的,用朱公子的话说就是绿色天然食品,这些都是小女下厨所做,倒不是小老儿自夸,我这女儿的厨艺可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好,大家敞开了吃,千万不要客气。”

        杜晨晨自出了地窖后便以做饭为由再不与朱由检说一句话,此时被老杜一夸,更是低下头脸色红红不肯说话。

        众人早就闻见灶房里的香味,只是碍于面子一直忍着,此时老杜话音方落,哪还有人客气,拿起筷子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锦绣看着坐在一旁面色羞红的杜晨晨道:“妹妹这是怎么了?自你取了菜后就一直面色通红,可是哪里不舒服?是不是在地窖里热着了?还是做饭累着了?妹妹一人做了这么一桌的菜真是辛苦了。”

        杜晨晨连忙拉了拉锦绣的衣袖,制止她再说下去,然后在她耳边小声道:“妹妹晚些睡觉的时候再与姐姐说。”,然后她看了一眼朱由检又道:“姐姐别只顾着我了,赶快些吃饭吧,再不吃都要让这些人抢完了。”

        锦绣见杜晨晨不像是有事的样子便放下心来。

        众人尝过桌上的菜肴后不由的朝着杜晨晨纷纷伸出大拇指称赞道:“杜姑娘的厨艺当真了得。”

        朱由检也不好意思光吃不说话,于是也学着众人向杜晨晨说些赞美的话,“杜姑娘……”

        才一开口,杜晨晨便抬起头来用一双委屈的眼神看着他,似乎要潸然泪下的样子。


  (https://www.biqukan.com/76_76419/140665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