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聊斋县令 > 第99章 秉笔太监

第99章 秉笔太监


  “你......”周昂一句话,让卢忠瞬间脸色铁青,他指着周昂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

  周昂看似客气,还主动和卢忠打招呼,不过那句遛弯明显是将锦衣卫比作了狗。

  “呵,卢指挥使真是越来越不懂礼数了,论品级你我虽然同级,可本官乃是堂堂伯爵,怎么卢指挥使向我这伯爵见礼,就是这样用手指着,口中喊着你你你吗?”周昂微微扬着头,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看着卢忠,又开始用身份来压着卢忠。

  几日前的朝会上,卢忠率先弹劾周昂,朝野内外都知道两人势同水火,如今见面周昂自然也不用客气。

  卢忠虽然心中大怒,但还是只能咬着牙,阴沉着脸对周昂拱手:“见过兴建伯。”

  “哈哈哈哈,好说好说,本官还有公务在身,就先一步了。”周昂随便拱了拱手,而后大笑着说道,并没有与卢忠多说的意思。

  “慢着,杨大年是锦衣卫要的人,兴建伯就在这里将他交给我们吧。”卢忠忽然催马挡在周昂前方,一副不要到杨大年誓不罢休的样子。

  看到卢忠挡道,郭北营士兵不等下令,那枪头齐刷刷的指着卢忠,气氛再次凝固到极点。

  “锦衣卫也想要杨大年?”周昂勒住缰绳,一脸疑惑的看着卢忠,语气到很是平常。

  “对,玉泉山庄的案子一直是锦衣卫在调查,应该归锦衣卫管。”卢忠挺了挺胸膛,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说道。

  周昂目光不屑的瞪了卢忠一眼,而后轻蔑的问道:“想要从我大理寺要人,凭什么?”

  “凭什么?就凭锦衣卫是皇帝亲军,负有稽查天下的重任,有先斩后奏的权利。”卢忠拿出了锦衣卫的光辉历史,摆出一副自豪的样子。

  周昂看着卢忠的样子,脸上也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笑容,而后不以为意的说道:“好一个皇帝亲军,先斩后奏,那本官今日就把话搁在这里,杨大年我大理寺抓了,看你怎么个先斩后奏?”

  周昂的声音越来越大,说道后面语气更是变得狠厉起来,然而说完这几句还没完。

  还不等卢忠说话,周昂又继续说道:“你们锦衣卫安逸的太久了,这该办的案子你们不办,该抓的人你们不抓。不过以后好了,这些事情我们大理寺来做,从今往后,锦衣卫办不了的案子大理寺来办,锦衣卫不敢抓的人大理寺来抓,指挥使以为如何?”

  “放肆,你太过分了。”卢忠愤怒的拔出腰间佩刀,周昂的话无异于骑在锦衣卫头上拉屎。

  “我们走。”周昂目光从卢忠脸上移开,此时竟然直接不理卢忠,率先打马向前走去。

  下一刻整个队伍一动,就在锦衣卫众目睽睽之下,押着杨大年和一众玉泉山庄恶徒向京城而去。

  卢忠还握着佩刀,可是当一个个郭北营士兵和大理寺黑衣捕快从他身前经过,他却只能气的发抖,又不敢下令。

  最后卢忠甚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杨大年从自己身旁经过,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周昂你等着瞧,别得意的太早。”卢忠看着周昂的队伍远去,恶狠狠的说道。

  其实一个杨大年的死活,卢忠也不会太过在乎,但是杨大年的玉泉山庄,也相当于阉党的一条财路,如今这条财路被周昂断了,阉党如何能甘心。

  郭北营将周昂护送了一段路程后,便由燕赤霞带着返回了密云大营,而当大理寺押着浩浩荡荡的人犯进城,立刻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不过片刻时间,大理寺剿灭了玉泉山庄的消息就在京城传的沸沸扬扬。

  大理寺大狱紧邻衙门,周昂直接将这些人押入大牢,就在大牢的审讯室中开始提审杨大年。

  此刻杨大年依旧不省人事,宁采臣一刀不仅让他重伤,更是封闭了他的窍穴,如今就算醒过来也只是一个普通人。

  “把他弄醒。”周昂端坐在主审位上,在他的一侧还有一张稍小的案几,那里坐着大理寺丞吴侍御。

  此刻吴侍御也已经备好笔墨,似乎周昂打算今日抓人审问一条龙就把这给办了。

  周昂话音刚落,左千户就对身旁的捕快使了个眼色,而后只见那捕快拿出一套银针,很熟练的分别在杨大年的脚底、手腕、上唇位置分别扎了三针。

  果然银针刺入,杨大年很快就醒了过来,等他看到眼前的情景之时,已经猜到了自己在什么地方。

  “这里是大理寺的大狱,现在老老实实的将你杀害吴家小姐吴玉娇一案的过程详细道来,老实告诉你,在抓你之前我们大理寺已经掌握了足够多的人证物证。”左千户站在杨大年身前,手中拿着皮鞭,摆出一副大刑伺候的样子。

  杨大年看了左千户一眼,而后目光又落在周昂身上,不过杨大年此刻依旧神色平静,好像有恃无恐的样子。

  “证据?呵呵,有证据又如何?你们以为就凭一个区区大理寺就想定我的罪?曹公公会来救我的。”此刻杨大年竟然还无比得意的说着,说完之后一扭头,摆出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杨大年的话让左千户和吴侍御都是面色一沉,尤其是吴侍御脸色更是难看,毕竟杨大年杀的是他女儿,而这杨大年背后又有司礼监掌印太监曹吉安做靠山,想想就让吴侍御头疼。

  “大人不好了,锦衣卫的人包围了大狱,司礼监的两位公公都来了。”就在杨大年话音刚落时,好巧不巧的一个狱卒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哈哈哈哈,姓周的,识相的话就赶快将老子放了。”杨大年听到狱卒的话,更是越发得意。

  周昂没有理会杨大年,而是缓缓站起身来,脸上居然露出了笑容。

  “来得倒是挺快。”周昂随口一说,好像对此早有预料。

  而后他衣袖一甩,直接大步向着大狱外走去。

  吴侍御和左千户快步跟上,他们可不像周昂那般轻松,毕竟司礼监两大太监同时出现,这种情况历来都不会有好事发生。

  周昂刚一跨出大狱的门户,就感觉到一股肃杀之气笼罩,再看眼前已是幡旗密布,一圈圈的锦衣卫将大狱围了个水泄不通。

  在人群的最前方,两个锦衣太监并肩而立,一个头发雪白面白无须,另一个面如冠玉,除了同样没有胡须之外,看起来仪态威严,仿佛一位内阁重臣。

  周昂从没有见过司礼监的掌印和秉笔两大太监,却对这二人早有耳闻,心中知道那头发雪白的就是掌印太监曹吉安,而那个看起来仪表堂堂的,自然就是秉笔太监魏思贤。

  此刻曹吉安面色阴沉的看着周昂,而魏思贤则面色平和,隐隐还带着一丝笑意。

  “想必这位就是兴建伯吧?”咱家司礼监魏思贤,见过伯爷。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中,魏思贤竟然先上前一步,主动的对周昂见礼。

  这一下所有人都无比的意外,就连周昂都不禁眉头微皱。


  (https://www.biqukan.com/76_76072/5241544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