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无定乾坤 > 第一百零一十一章 解救

第一百零一十一章 解救


  就差最后一根神识线条,那枚太阴位置的符文就会崩断了。

      若是此刻放弃,他很不甘心,如此一来,非但要从头开始破解,符文的排序也会发生变化,那时破解起来也许会更加的艰难。

  脚步声越来越近,留给沐风的时间已经不多,他估摸着,再有走几个台阶,那两人就会进入甬道。

      “殷兄的机缘让人羡慕嫉妒恨啊,自仙古以来,符文师都是强大而神秘的职业。当世的符文师更是少之又少,据我所知,想我圣元王朝地域辽阔,人口众多,而符文师也不过数十位而已,高阶的符文师更是凤毛麟角。真没想到,殷兄也是其中一员,真是失敬,失敬啊。”叶翀陪在一身青衫的男子身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且说叶翀得知年轻人的身份后,一张脸都绿了,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他万万没想到,上午他无意间冲撞的人,居然是当今的二皇子北冥泓,一位心狠手辣的主。

  也许今天是鸿运当头,本以为这个喜怒无常,以杀人取乐的皇子会毫不留情的将他格杀。可谁知,北冥泓这一次竟然破天荒的没有计较。虽然不他清楚北冥泓为什么会放过自己,却隐隐的感到有些不安。

  在那些皇亲贵胄的面前,不管官位多高,实力多强,都显得无足轻重。更何况,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护卫队小队长,捏死自己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刚走出大厅的叶翀本想着立即将北冥泓的身份告知沐风,让他尽快离开天渊城,却成想,却被叶城兲叫住,让他带这个青衫男子来这个废弃之地。

  叶翀本能的抗拒,可看到叶城兲的眼神,他就知道,这份差事他无法拒绝,也不能拒绝。是以,只能忍着心中的焦躁,带青衫男子来到此地。

  也许是察觉到叶翀的不乐意,也许是想在叶翀面前显摆,青衫男子倒是把原因说了出来。

  这个青衫男子修炼符文一道已有十数年,颇有一些心得体会。就在前不久,他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符文波动,而那个时刻,正是沐风无意间触动符文禁制的时候。

  是以,青衫男子向叶城兲请求一探,而后者也不好当着北冥泓的拒绝,如此,就让叶翀带他来到了此地。

  当叶翀听到符文师三个字的时候,心头便是一震。如此一来,被勾引起兴趣爱好的他,心头的那点不快和不乐意,也渐渐消散。

  这一路上,叶翀问了很多有关符文问题,青衫男子也是尽力解答,这让前者没有收获颇丰,更加向往符文这一个神秘的职业。

  “叶兄过奖了。”青衫男子苦笑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想我殷伟修炼此道十数载,仍不得要领,迄今为止也只能勉强凝练出五枚符文。若是放在上古,远古乃至仙古时期,殷某连符徒的级别都算上啊!”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进了甬道,四周空荡荡的没有一丝声音,只有墙壁上那支火把燃烧时候发出的‘荜拨’声。

  “果然是符文。”

  殷伟一个箭步冲到铁门前,立刻激活了上面的符文,看着那一个个如同蝌蚪般的符文,殷伟的身体都颤抖了,一把抓住叶翀的肩膀,激动的道,“叶兄,你可帮我的大忙,日后若有差遣,殷某绝不二话。”

  看着一个个如同精灵般的符文,殷伟如获至宝,像一个兴奋的孩子,将密室铁门的符文全部激活。

  看着兴奋的殷伟,叶翀直摇头,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毕竟,现在的殷伟跟其他修士见到对修炼帮助很大的宝物一样,会兴奋的发狂。

  可他发现,随着一个个铁门上的符文被激活,殷伟的脸色有些不对劲了,情绪也变的有些焦躁不安。

  第一道铁门,消灵符,噬魂符,失魂符,灭神符,四种符文;

  第二道铁门,依旧如此;

  第三道还是如此,没有什么变化。

  ……

  一连九道铁门,符文都是一模一样,这让殷伟倍感失落。他原以为这里是一座符文宝库,却没想到只有四类符文。

  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此时殷伟的心情便是如此,甚至感到沮丧。

  “殷兄,可有什么不对劲?”叶翀眉头微皱,不解的问道。而此时,殷伟正站在最后一道铁门前。

  殷伟没有说话,只是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自语道:“但愿最后一道有所不同。”

  当那根闪烁着灵力光芒的手指碰触到铁门时,预想中符文跳跃的场面并没有出现。殷伟不死心,拼着被符文反噬的后果,加大了灵力的输入。

  泥牛入海,毫无声息。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殷伟像发疯似的怒吼着,一张拍在铁门上,那坚硬无比的铁门,顿时碎粉,铁块疾飞,插入墙中,射入大地。

  “殷兄,切莫激动。”叶翀连忙上前安慰,这可是北冥泓的贴身护卫,若是出现意外,连叶城兲都保不住他的小命。

  殷伟豁然抬起头,那双原本黑白分明的眸子,此刻充血般的鲜红,像是发狂的凶兽,眸光森冷的吓人。

  叶翀不防,被殷伟那骇人的表情吓了一跳,还好他心志坚定,很快便冷静了下来,双手猛然弹出,抓住殷伟的双肩,精纯的灵力像是泄闸的洪水,倾尽后者的体内。

  呼呼呼……

  殷伟连连喘了几口粗气,眼中的血丝才渐渐消退,一双眸子也恢复到了黑白分明的状态。

  “多谢叶兄出手相助,否则,殷某怕是已经入魔,这份恩情,殷伟铭感五内。”说着,殷伟抱拳,深深躬身一礼。

    “小事一桩,何足挂齿。”叶翀挥了挥手,毫不在意,“殷兄,刚才看你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像是要入魔一般,究竟是怎么回事?”

  殷伟苦笑着摇头,叹息道:“都怪我太过贪心,一见到这些完整的符文,就被它们给迷住了,原以为这些铁门上会有不同的符文。可没想到每一扇铁门都一模一样,难免会有些失落,也觉的不公。”

  殷伟没有丝毫隐瞒,也没有避讳,刚才的一刹那,灵台不稳,心魔入侵,幸亏叶翀出手的及时,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是以,他对叶翀充满了感激,即便在他面前说出实情,也没有觉的有什么难看。

  此人倒也磊落。

  和黑暗融为一体的沐风听到两人的对话,暗自点头。

  看着铁门上那熠熠生辉的符文,殷伟艰难的闭上了双眼,他很清楚自己的状况,今天怕是没有精力再去感悟铁门上的符文了。

  “叶兄,我们走吧。”殷伟叹了口气,向来路走去,叶翀也是微微摇头,不再多言。

  “听叶兄说此地已经废弃,为何还关押着犯人,不将他们另行关押他处?”看着牢房中被铁链锁着手脚,分不清男女,行将就木的犯人,殷伟不解的问道。

  黑暗中,沐风也撑起了耳朵,静心倾听,他也弄清楚这座废弃的囚牢,为何还关押着犯人。

  叶翀笑了笑,道:“殷兄有所不知,当时攻下天渊城搜索此地时就发现了这些人。当时我叔父建议将这些人全部杀了,以免活着受罪。可是,南宫大将军却不同意,说是上天有好生之德,杀了,便是有违上苍的旨意。我叔父又提出,既然不杀,那就将这些人全部释放。南宫大将军又提出了异议,说是这些人早已丧失了生存的能力,放出去跟杀了他们没有什么区别。”

  殷伟若有所思点了点,叹了口气,道:“杀也不是,放也不是,还真是两难啊!”

  刚才那一下,几乎把殷伟所有的精气神都抽走了,脸色苍白,走路都有些飘,被叶翀扶着离开了地下牢房。

  “一时的仁慈,只会让他们在世上承受更多的痛苦,看似善意无边,实则恶念如海。”

  出现在甬道中,看着两人消失的尽头,沐风轻声自语,他在叶翀两人出现的关键时刻,终于击碎了最后一道神识纹路。

  除掉长发男子手脚上的镣铐,将他放在地上,沐风直接破去其他的牢房铁门上的符文,看着那一双双呆滞的目光,刚才下定的决心有些动摇。

  “前辈,你我前世无怨,今世无仇,与其在世家受尽折磨,不如死的痛快。”看着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囚犯,烈焰缭绕的右手却始终无法落下。

  也许是沐风的那番话起到了作用,亦或是死神架在他们脖子上镰刀的冰冷寒意,令他们从浑浑噩噩中清醒。

  他们的生机早已枯竭,根本就没有救活的希望。这一点,他们自己很清楚,故此,看到沐风手上那团炽热的烈焰,冲着微微点头示意。他们被困在此地也不知多久,已经丧失了语言的能力,只能勉强的做到这一点。

  沐风不忍直视,闭着眼,将烈火燃烧的手掌按在了他的头顶上。

      同样,另外两人也在死亡来临时清醒,和先前那个人一样,宁愿死去,也不愿苟活于天地。

  死,对他们来说只是肉身的泯灭,是一种解脱。看了眼只熊熊燃烧的尸体,沐风叹息一声走出了牢房。背起受伤很重的师兄,头也不回的窜出了地牢。

      看了眼高悬的星辰,银光莹莹的圆月,沐风叹息了一声,今天是没有时间查探清楚年轻人的身份了。他虽觉的遗憾,却绝不后悔,甚至还有些庆幸当时的决定。

      遗憾和幸运并存,虽没查探出年轻人和面具人的身份,却在无意间发现了失联多年的师兄。

  当下,沐风不再迟疑,背着师兄的沐风一边躲避着探查神识,一边朝着疏漏处飙射而去……


  (https://www.biqukan.com/74_74580/384916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