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烈火军校 > 第六章 欢喜冤家

第六章 欢喜冤家


宿舍里一片安静,顾燕帧刚洗完澡,裸着上身,坐在床边擦头发,突然打了个喷嚏。

        “一定是有人在背后骂我!”

        谢襄打量他一眼,灯光下的男人宽肩,窄腰,肌肉略薄,看起来有那么一把力气脸上微微发红,赶紧移开视线,她翻了翻自己的包,找出几片药,目不斜视的递给他:“喏,你今天泡了一天的水,估计是感冒了。”

        顾燕帧立即摇头,被宠坏的小少爷似的:“我不吃药。”

        “爱吃不吃。”谢襄收回手,白他一眼,还不稀罕给呢。

        顾燕帧啧了一声,盖好被子准备睡觉。

        “你明早会按时起床的对吧?”

        对面几乎是必然的没有声音,谢襄抱着手臂皱眉,吕中忻催命般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要是顾燕帧明天还是迟到,你就陪他一起泡大澡!”她打了个激灵,确认道,“你明早会起来的吧?你要是还迟到,我可要跟你一起泡大澡了!”

        谢燕帧在被子里翻了个身,蒙住头,闷闷道,“看心情。”

        一拳头打在棉花上,谢襄脸上的表情僵了一僵,磨牙,“你,你要是不起来,我”

        后面的话咽回了肚子里,她看了一眼桌上没动的药片,沉沉叹了一口气。

        夜里闷热,故而只关了半扇窗,却不料早晨起了风,厚重的窗帘一下一下的拍打在窗子上,发出一声声闷响,天色还没有完全亮起,谢襄就已经迷迷糊糊的醒来了。

        侧过头去看,旁边的床位深陷,雪白的被子卷成一团软塌塌的盖在上面,顾燕帧显然是没有起来。

        一手拿着衣服,一手拎着军靴,谢襄静悄悄的进了卫生间,片刻后,整理完毕的谢襄坐在床上望着顾燕帧陷入了沉思。

        顾燕帧为人霸道刁横,倘若今日将他吵醒,自己定会被迁怒。若是不叫醒他,今日一定真的会被吕中忻抓去泡大澡,两相权衡间,哪个有威慑力不言而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顾燕帧一动不动,谢襄长眉一横,皱起眉说:“顾燕帧,起床了!”

        上前推了推他,窝在被子里的人形往床里面挪了挪。

        见他像是钉在床上似的,谢襄有些生气,一脚踹在他的身上,“快起床!要迟到了!”这次终于有了反应,顾燕帧被吵醒了,愤怒的坐了起来,从手边抄起一个枕头就丢了过去,随后又“嘭”的一声栽倒在了床上。

        谢襄来不及躲避,被砸了个正着,顿时恶向胆边生,咬牙切齿,“顾燕帧,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

        她转身向卫生间走去,再出来时,手里多了一盆冷水。

        “哗啦!”

        冷水自盆中倾泻而出,一滴不剩的浇在了顾燕帧的头上。

        “你有病啊!”

        刚刚的怒气在冷水泼下的那一刻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有心虚。看着坐在床上满面怒容的人,谢襄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咽了口口水假装镇定的说道,“我,我这是为你好,你也不想被抓去泡大澡的吧。”

        顾燕帧眯了眯眼,嘴角带笑的看着她,现在他这幅样子和泡大澡有什么区别?瞧他这幅表情,谢襄顿时慌了,凭借对他的了解,顾燕帧已经处在爆发边缘,谢襄拉开房门就往外面跑,却只堪堪伸出了个手臂,就被跳下床的顾燕帧一把抓住按在地上。

        “嗯?还想跑?”顾燕帧欺身而上,抡起拳头作势要打她。谢襄连忙两手护在胸前抵挡,二人你来我往,横在走廊上打作一团。

        旁边的宿舍门被人打开,收拾利落的沈君山走了出来。他目不斜视、抬脚、跨步、从两人身上迈了过去,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仿佛没有见到躺在地上的两人一样。

        “借过。”冷淡平稳的声音落下,笔挺的背影渐渐远去。

        谢襄与顾燕帧停下了动作,均是望着沈君山的背影目瞪口呆。

        “有个性!”顾燕帧感慨道。

        “我也这么觉得!”谢襄附和道。

        短暂的共识解决不了漫长的打斗,两人相视一眼后继续开战,直到整栋宿舍楼的人都走空了,才边唧唧歪歪的互相抱怨,边急急忙忙的向训练场赶去。

        今早与顾燕帧打斗着实耗费了许多体力,加上时间紧急,所以没有吃上早饭,本就在一众学员中体力垫底的谢襄没一会儿就被大部队远远的甩在后面。倘若就她一人清净的跑在后面倒也无妨,偏偏顾燕帧还是个既记仇又不安分的主儿。一会哼着歌跑过来敲敲她的头,一会又拽拽她的行军包挑衅的看着她。

        是可忍孰不可忍,谢襄是个要强的性子,拼尽全力追了上去,在身后狠狠的给了他一拳。两人你追我赶,一路上打打闹闹,不知不觉竟已超过了排在第一的沈君山,居然从吊车尾变成遥遥领先。

        惊掉了一群人的眼珠子。

        谢襄在转弯处加速甩开了人,急忙爬上了障碍墙,刚准备跨过去,腿上忽的一沉,被人一把抓住了脚腕。低头一看,那一脸坏笑的不是顾燕帧又是谁。心里暗道不好,一时间却也想不出什么方法脱困,只能眼睁睁看着顾燕帧将自己从墙上拽了下来,四脚朝天的摔在地上,疼的直皱眉。

        “谢良辰,加油哦!”顾燕帧坐在障碍墙上兴冲冲的对着谢襄做了个鬼脸,然后转身一跃便消失在了高墙后面。谢襄看他那样子,知道这家伙是玩的上瘾了,跟着从障碍墙上翻下去,一抬头就发现头顶有一个黑影笼罩,宋教官背着手阴沉的看着他们:“训练结束后,你和顾燕帧,一人五百个俯卧撑!不做完不许休息!”

        如果再给谢襄一次机会,她一定不会叫顾燕帧起床,哪怕是泡大澡呢?总比在做俯卧撑的时候也要和那个死对头大战一番要轻松一些。

        *

        次日清晨,起床铃响起,谢襄刚刚醒过来,映入眼帘的便是笑容满面的顾燕帧,他穿着整齐的站在自己面前,手中还端着一盆冷水,不好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

        “早啊,谢良辰!”话落,一盆凉水兜头盖脸的浇了过来。

        良久的沉默,谢襄响彻云霄的怒喝惊醒了不少还在睡梦中的人,“顾燕帧,我要杀了你!”

        走廊里其他宿舍的门接二连三的打开,一群人探出头来观望,谢襄和顾燕帧的打斗,已经变成百无聊赖的学生们的一个谈论话题。烈火军校内有规矩,打架随意,只要不打坏学校内的东西其他一律不管。虽然如此,学生们仍是互爱互敬,一副友爱谦让的祥和局面,真正将这条规定付诸于实践的只有顾燕帧和谢襄两人。纪瑾一边刷着牙,一边看着宿舍的门赞叹道,“又打起来了,啧啧,精力真充沛!体力真好!”

        周末美好的上午时光就这样被顾燕帧破坏了,谢襄将湿透了的床单晒好,拎着行李去了小珺家。

        出了校门,顺远城的繁华一点一点的在视线中回归。商店门口挂着各色各样的广告牌,摩登女郎在五彩缤纷的画面上朝着众人甜笑,电车时不时满载着客人驶过,偶尔有开着新式洋汽车的人招摇而过。

        新华女校门口,不少留着时新学生头,穿着红蓝相间格子校服的女学生们从校园里走出来,谢襄站在门口,远远就瞧见谭小珺和同学相伴着走出校门,立刻高喊:“小珺!”不出意料的引来诸多女学生的指点和围观。

        谢襄迎了上去,又叫了一声,“小珺。”

        “你总算来找我了!”谭小珺见到她一脸惊喜,小跑过来一把将她搂住。

        谢襄将头靠在好朋友的肩上,始终平静的脸上终于露出几分难以支撑的疲惫,低声说:“我想死你了。”

        离别之情还未详叙,两人这般互动,已经惹来了周围女学生的集体惊呼,她们这才醒悟过来,手拉着手迅速离开。

        一路小跑到街上,相视一笑,都觉得这乌龙让人实在无奈。没头没脑的走了一会儿,谭小珺已经迫不及待的问她,“烈火军校怎么样,是不是训练特别累,还挺的住么?跟你一个寝室的人是谁?他有没有发现你是女的,怀疑你了吗?”

        一连串的问题无一不正中红心,谢襄想起这两天受的折磨,唉声叹气了一会儿恨恨说:“同寝室的那个快别跟我提他,我都要烦死了。”

        “怎么回事?他欺负你了?”谭小珺一下子就急了。

        谢襄见此,心里暖融融,反而平静了下来,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这个待会说,先问你件事,我们学校放假,我不想一个人住宿舍,这两天能不能去你家住?”

        “行是行,不过你女扮男装去烈火军校的事情我没跟家里人说,你又要我保密,又要穿这身去我家,肯定会出纰漏。”

        谢襄也反应过来,低头看着自己一身男装,脑门发胀,“是不行哦,那怎么办?”

        “别忙,跟我来,我有办法。”谭小珺神秘的一笑,扯着她加快了脚步。

        听了谭小珺指示,换好了裙子的谢襄扯了扯假发,看着镜子里美目盼兮的女孩儿,眉眼转动之间,往日那个熟悉的自己似乎又找了回来。

        谭小珺趴在试衣间门口,水汪汪的眼珠子瞅着谢襄,“这样多好,真想不通你为什么会那么想不开,别看了,你好不容易出来,我带你去见几个朋友。”

        谢襄无奈地说:“你什么朋友啊,咱们去哪儿?”

        “吃大餐!地方不远,就在对面!”谭小珺拉着她往外走,偏过头带着笑,“高档西餐厅,保管你满意。”

        谢襄无奈的随着她走进一家西餐厅,立在门口的侍者替她们拉开玻璃门,殷勤的问:“两位小姐好,请问是否有订位?”

        谭小珺道:“曲小姐订位。”

        侍者为她们引路,谢襄听着曲小姐三个字就直觉不好,脚步放缓,“小珺,我”

        可惜餐厅并不算太大,曲曼婷坐在临窗的一桌,闻声侧过头,见了谭小珺开心的摆手,笑道,“小珺,这边!”随即又好奇的看了一眼谢襄,眯起眼睛挠了挠光洁的脸颊,似乎在回忆些什么。

        谢襄瞪圆了眼睛,还没来得及说话,余光瞥见两个高挑的男子又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只是看了一眼,她就惊慌失措的转过身。

        那是沈听白和沈君山!


  (https://www.biqukan.com/73_73258/147304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