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烈火军校 > 第四十八章 男扮女装

第四十八章 男扮女装


谢襄看见沈君山的背影微微晃动,金显蓉和日本人一起出现,这绝对是沈君山包括自己都始料未及的。

        “我,我跟家人来参加拍卖会。”

        “哦,这样啊,跟家人参加。”沈君山怔怔重复,苦涩一笑,背着的手不忘向后摆摆,示意他们先走,“你这是要去哪儿”

        谢襄顾不得去管沈君山心中感受如何,拉着黄松匆匆后退,既然金显蓉在,那沈君山总应当能平安下船,两人一路走到甲板,谢襄突然停住脚步。

        “小松,船两侧有救生艇,你先走吧,顾燕帧到现在还没消息,我回去看看他,你拿着东西不方便,先离开吧。”

        黄松微愕,“顾燕帧不会有事,你还是和我一起走吧。“

        谢襄望了海面一眼,大海之上一片茫茫,她平复着心情,“不行,我不大放心,你先走,你这一身腰缠万贯的,绝对不能出问题。“

        黄松看了看自己的装扮,了然点头:“那你小心点。”

        黄松看着她的目光里透着一股疑惑,他什么都没有问,谢襄却先心虚了。

        就算是关系亲近的舍友,这时候也应该自己先走才对。

        谢襄一边想,一边重新进了游轮,里面依旧黑漆漆一片,她在一层的走廊里潜行,嗅到了一丝血腥味,紧接着,走廊的灯突然亮了起来,谢襄停住脚步,握紧手里的袋子,后悔刚才没让黄松把这个也带上,灯光明亮,照出走廊内的惨状。

        面前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尸体,看那打扮,既有日本武士,也有留着辫子的杀手,人群中,有具“尸体”突然睁开了眼睛,歪歪斜斜对着她开了一枪,谢襄闪身避过。

        藤原一郎!这只老狐狸!

        谢襄躲到墙壁后面举枪还击,不多时,双方的子弹都打光了,藤原一郎抽出尸体上的枪向谢襄追了过来,谢襄手无寸铁,她知道藤原一郎的厉害,无奈只能逃跑。慌不择路间,她跑进了死路,慌乱的推着走廊的门,却没有一扇是开着的。

        化妆间的门被打开,一只手伸出来将谢襄拉了进去,谢襄吓了一跳,刚要挣扎,却被人捂住了嘴,那只手上戴着的腕表十分眼熟,那是顾宗堂给顾燕帧的成人礼物。

        谢襄不再挣扎,任由他捂着自己,热乎乎的手心贴着她的脸颊,将温度也传到她的脸上。

        顾燕帧一手搂着谢襄,一边将耳朵贴上了门。

        脚步声传来,声音沉重,然后越行越远。

        两人都松了一口气,顾燕帧的手还捂在谢襄的嘴上,见他没有松手的意思,她连忙拨开他的手,微微皱眉看着他。

        顾燕帧不以为意的笑笑,呼吸间的温热触感似乎还停留在手上,他侧着头,手指在身侧微微捻动,不再去看谢襄,转而问道:“门外的人是谁?”

        谢襄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说:“藤原一郎,日本商会的人,这几次的暗杀都是他搞的鬼。”

        顾燕帧右手食指轻轻抚上左手的掌心,在上面一圈一圈的画着,刚才他只是随口一问,对于答案他并没有过多在意。

        谢襄问道:“曲曼婷呢?”

        被禁锢在这小小的空间里,谢襄的整个后背都靠着顾燕帧的胸膛,一点引人怀疑的红色渐渐蔓延上了耳廓。

        他们的声音都很小,但再小的声音都显得格外清晰。

        顾燕帧盯着她红彤彤的耳朵,笑眯眯道,“她和小松坐小船先离开了,待会儿船靠岸后,我们也走。”

        谢襄这才知道自己刚才居然和顾燕帧前后脚错开了,一把推开他,闷闷地将手里的袋子放在桌子上,总觉得回头找顾燕帧的行为果然是犯了蠢。

        顾燕帧被吸引了目光,拿起袋子在手里掂量了一下,“这是那方金印?”

        “对。”谢襄叹口气道:“刚才我在甲板上有看到卫兵在搜身,带着这个我们怎么出去?”

        顾燕帧挑眉,“我拿着,看谁敢搜我的身!”

        谢襄不同意,“不行,金显蓉在船上,她认得你,一定会重点关注你的。”

        顾燕帧歪着头看她,“那怎么办?总不能跳海里,游回去吧。”

        顾燕帧的方法都不靠谱,只能自己想办法,谢襄眼光一扫,便看见了摆放在梳妆台上的假发和挂在衣架上各式各样的晚礼服,她猛地转头,看向顾燕帧,两眼放光,满脸笑容。

        这种笑容顾燕帧最为熟悉不过,因为每次他自己想做坏事时都是这个表情,心里不由惋惜,想想谢襄,开学时还是个根正苗红的好青年,怎么就被自己带坏了呢?

        他看了看那些晚礼服,又看了看谢襄,警惕的退后一步,双手抱胸,一副拼死抵抗的姿势。

        “你想都别想!”

        他说到这里,谢襄已经朝着他靠了过来。

        她脸上的笑容是顾燕帧极爱看的,顾燕帧呆了呆,后退一步,总觉得自己变成了恶霸手中的黄花大闺女。

        这姿势是不是反了?

        抵抗无效,谢襄直接去挑选了一件最大码的晚礼服塞到他的手里,将顾燕帧推进了更衣室。

        “不穿好这个就光着出来吧。“

        顾燕帧被她的粗豪唬住了,瞠目结舌的呆在更衣室里,一点反抗的勇气都提不起来。

        谢襄自己反而坐在椅子上满怀期待的望着门帘,门帘响动,一袭红色长裙的顾燕帧走了出来,男人的肩膀较女人相比过于宽厚,好在顾燕帧上身精壮却不厚重,因此可以将礼服完全撑起来,只是原本长裙被他穿成了刚到膝盖处的短裙。

        谢襄抿着嘴唇忍笑,将他按倒在梳妆台前的椅子上,拿起假发和口脂给他擦拭。

        不多时,一张美人脸就映在了镜子里。

        谢襄颇为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毫不理会顾燕帧一脸郁闷。

        “怎么觉得这么别扭。”

        “你平时不穿裙子,现在当然会觉得别扭,习惯了就好。”谢襄拍了拍顾燕帧的肩膀,状似安慰,实则窃笑。

        顾燕帧冲着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习惯不了!”

        “你还别说,我也觉得有些别扭。”谢襄站的远些,仔细端详了他一会儿,随即恍然大悟,“我知道了!等我一下。”

        她从地上捡起一条丝袜,团成一团塞到了顾燕帧胸前,随后又拿出装着金印的口袋,塞进了他另一侧的衣服里,最后站到一旁,满意的打量着顾燕帧:“简直完美!你快去照照。”

        顾燕帧不情愿的走到镜子前,愣了一下,陶醉的摸自己的下巴,又转了个圈,感叹道:“是挺完美的,人长得帅就是不一样,穿什么都好看!”

        顾燕帧回头看着正在做呕吐状的谢襄,深邃的眼底里光芒一闪而逝,将沙发上的礼服拿起来放进她的手里。

        “别站着了,你也快去换衣服。”

        顾燕帧给她挑选的衣服是件纯白色的洋装,紧身束腰的礼服勾勒出谢襄不赢一握的腰身,裙边缀着一圈圈蕾丝。衣料上面似是镶着碎钻一般的装饰,银光闪闪,很是亮眼,袖口是薄纱的喇叭袖,十分飘逸。

        对于这件裙子谢襄很是满意,只是谢襄换好了衣服,有些不自然的拉着胸前的衣服向上提了提,这件衣服的领口也太低了吧,纠结了许久,谢襄硬着头皮拉开了帘子,看着顾燕帧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谢襄有些羞涩的捂住了胸口。

        “我最近好像胖了,这裙子有点小,不好看是不是?”她的耳朵发烫,没了刚才作弄人的气势,整个人都像是从蒸锅里出来的一样,冒着热气。

        看起来好看又好吃。

        顾燕帧素日自问见多识广,再漂亮的女人也当做普通人看待,怎么对着谢襄,就觉得她哪里都格外的不同,连眼睛都转不开。

        谢襄被他看得心脏怦怦直跳,眼睑泛红,偷偷吸气,迫使自己不要太过丢脸。

        顾燕帧没想到谢襄也会害羞,但他自己其实也不怎么样,两个字说的磕磕巴巴,“好好看。”

        不是没见过谢襄穿女装,只是没见过她穿着这样性感的衣服,乍一见到,难免有些震惊。顾燕帧上下打量着她,这件衣服是自己特意挑选的,本来挑选的是自己喜欢的风格,想为自己谋点眼福,可是现在看来,这可不行,胸口太低,他看倒是可以,但不能被别人看了去。

        沈君山那个死人脸也不知道下船了没有。

        从衣架上抽下一条围巾,胡乱的给谢襄围了起来,直到一点都看不见脖子下面的雪白皮肤,才满意的点点头,将手伸向了谢襄。

        谢襄退后一步,警惕的看着他。

        “你要干嘛?”

        顾燕帧固执的朝她伸手,“女人走路不都是这样的吗?手拉手。”

        以为自己不知道他心里的那点小九九吗?谢襄瞪他一眼,径直朝外面走去,却被顾燕帧追了上来,他走到谢襄面前,一把拉起她的手。

        “你放开。”谢襄挣扎,没想到顾燕帧拉的更紧,嘴里还哼哼着:“就不放!”

        谢襄瞪着眼,“我又不会乱跑。”

        顾燕帧连想都不想的说:“我又不是怕你乱跑。”

        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实在是暧昧非常,顾燕帧灼灼的目光让谢襄偃旗息鼓,她觉得自己脸颊的皮肤烫的都可以煎鸡蛋了。

        谢襄不再挣扎,安静的被他牵着手,顾燕帧的手比她大一圈,能够将她的手包起来,手掌微烫,就像他微红的侧脸。

        她偷偷的笑了起来。

        穿了女装,也不忌惮被人看到,两人光明正大的挨着边走,一路到了甲板上,经过搜身检查下了船。

        一直到了岸边,两人的手还紧握在一起,谢襄看看停在面前的汽车,又看了看被顾燕帧牵着的手。

        “喂,你不会开车还要牵着吧。”

        一抬手,大手包着小手举在两人眼前,谢襄看了一眼就触电般地移开目光。

        顾燕帧悻悻的放开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离开她。

        她的手很软,松了手,那种触感却仿佛还留在皮肤上,经久不散。


  (https://www.biqukan.com/73_73258/147304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