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烈火军校 > 第五十一章 误会深重

第五十一章 误会深重


沈君山还扶着树在喘粗气,他锋锐的眉毛紧紧蹙在一起,看起来很不舒服,谢襄走过去扶住了:“君山,你好些了吗?还要不要喝水?”

        沈君山勉强直起身,时刻保持着清醒的眉眼尽染醉意,仿佛是亘古不化的冰川融成了一江春水,他静静的看着谢襄,良久,轻轻唤了声她的名字。

        “谢良辰。”

        “嗯?”

        “我是不是疯了?”

        “啊?”这是耍酒疯了吗?谢襄莫名其妙的盯着他,却被沈君山一把抱在怀里,他的下巴轻抵着她的发顶,声音迷离,“我一定是疯了,一定是疯了。”

        谢襄被这样的沈君山吓到了,全身僵住,手里的水杯也摔在地上,随后一个哆嗦,用力的推开了他。

        沈君山被她推开之后叹了一口气,就那样惆怅又忧愁的看着她,一动不动。

        他醉了,路走不动,脑子转不动,眼前只有一个人。

        他的头很疼,眼睛发酸发涨,胸口也很不舒服,冰冷的天气里,刚才那个人的温度已经被风吹走,粗糙的树皮铬的他掌心一片钝痛。

        “顾燕帧可以,我就不可以?”

        他以为自己从不会跨越雷池一步,他以为自己可以把控好这种心情,但他好像是错的离谱,所以才会错失一切。

        谢襄嘴角抽搐,压根不懂沈君山是发的哪门子疯,她沉沉叹气:“君山,你在说什么啊你醉了,我们回去吧。”

        她拉着沈君山,主动将他的胳膊架在自己肩膀上,带着他往回走。

        最终沈君山还是跟着谢襄回了烈火军校,纪瑾开了宿舍门,忧心忡忡的把两人迎了进去,“这是怎么了?”

        “喝多了。”谢襄将沈君山放在床上,气喘吁吁的扶着膝盖。

        纪瑾惊讶的皱起眉,“他这人天生酒精过敏,一口就倒!”看着谢襄担忧的目光,纪瑾赶紧补充道:“别担心,休息一会就好了。”

        “嗯。”谢襄喘平了气打算出门,“那我就先回去了。”

        纪瑾眼角一跳,一把拉住了她,干巴巴笑道:“良辰,我家刚才来了电话,说是我爷爷住了院,我得去看看,你帮我照顾他一下。”

        “这时候?”

        “对,这时候。”

        没等谢襄回答,纪瑾就风一般的出了门。

        谢襄在床上茫然的坐了一会儿。

        空气里还有一丝酒味儿,沈君山酒后说的话隐隐让她心里慌乱,像是有一根蛛丝一般勉强维系着表面的平静,谢襄揉了揉眉心,觉得自己大约也被酒气熏醉了。

        帮沈君山脱掉衣服和鞋子,又打湿毛巾给他擦手擦脸,随后坐在床边等待纪瑾回来,过了许久,谢襄有些困倦,趴在床边休息了一会儿,感觉有什么东西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脸,有些痒痒的。谢襄下意识的动了动,却听到了一声重物落地的响声,谢襄立刻清醒过来,睁开眼睛,原来是沈君山从床上掉了下来,谢襄伸手想去扶他,却被沈君山喝止住。

        “别过来!”

        谢襄不解的缩回手,看着沈君山从地上爬起,踉踉跄跄的跑出了门。

        她愣愣的,不明白这一晚是怎么了,也不明白沈君山是怎么了。

        第二日是吕中忻的自由搏击课,谢襄很是庆幸自己昨晚没喝太多酒,不然今早一准起不来。

        学员们围坐成一圈,吕中忻站在中间讲的唾液横飞,顾燕帧却在下面昏昏欲睡,看着吕中忻投来的目光,谢襄急忙拽了拽顾燕帧,顾燕帧不解其意的挠了挠脸颊。

        他长长的睫毛微微动了一下,撒娇般对谢襄道:“别闹,我就眯一会儿。”

        谢襄大叹了一口气,只好等着看他的下场。

        “顾燕帧!”吕中忻恶狠狠地点了顾燕帧的名字。

        “到!”顾燕帧打着哈欠,举起手:“我睁着眼睛呢教官,我没睡。”

        “我看你也快睡着了,过来精神一下!”

        看着慢腾腾走来的顾燕帧,吕中忻讲解着动作要领,在他身上比比划划,一阵哀嚎后,顾燕帧被吕中忻赶下了台。

        “沈君山,谢良辰,你们俩个来试一下。”

        “啊?”谢襄一脸为难:“我哪打得过沈君山”

        “别废话,练一练,又不是叫你们拼命。”

        谢襄和顾燕帧一样慢腾腾的挪到台上,看着面前的沈君山,两人对视许久,没有一人动手。

        “你们俩是打算在这站到过年吗?”吕中忻发了话,台下响起一片哄笑声。

        众人之中,顾燕帧双目灼灼,那眼里哪里还有一点困意,全都是恨其不争的怒火。

        “来吧!”谢襄硬着头皮,率先出手,沈君山防御的滴水不露,却始终没有进攻,好半天,在其余人的鼓动叫喊之中,他的动作终于带了点攻击性,但却每每在要打到谢襄的时候都下意识的收手,这给了谢襄机会,她一拳挥向沈君山。

        沈君山居然在关键时刻走神,就这么中招了,他倒在地上,鼻血流了出来,样子好不狼狈。

        谢襄犯了大错一样凑过去要为他擦拭鼻血,被沈君山一把挥开。

        吕中忻阴沉着脸走过来,不满的看着沈君山,大家都以为沈君山要倒霉了,谁知道吕中忻冷冷说道:“你怎么搞的?先去医务室吧。”

        “我陪你去吧。”谢襄心怀愧疚,沈君山头也不回的往外走,“不用。”

        谢襄喉头发紧的停下脚步,看着他的背影。

        究竟是哪里出错了?

        吕中忻同样放心不下沈君山,毕竟这是他最满意的学生,于是指着谢襄说道:“你跟去看看。”

        忽略身后某人火烧火燎的目光,谢襄一路小跑去了医务室,正在给沈君山查看鼻子的医生看见谢襄来了,笑道:“没什么事,一会就好,你拿棉球帮他擦一擦。”

        谢襄拿着棉球拘谨地坐到沈君山面前,刚要擦,沈君山就偏过头去。

        有些怄气的样子,谢襄第一次见,她心里怪没底的,总觉得对方的表情看起来没有一丝儿温度。

        “我自己来。”

        谢襄愣了一下,将棉球递给了沈君山,定定的看着他,“沈君山,我最近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吗?”谢襄语气十分认真,沈君山表现的太明显了。

        “没有。”

        “那你为什么总是很讨厌我的样子?”

        “没有。”

        又是这个回答,谢襄知道,这件事要是不说明白,就会是两人关系的一个疙瘩,解不开,最后只会渐行渐远,谢襄不愿意这样。

        她微微嘟起嘴,用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娇声说,“有,就这几天。”

        谢襄的声音很小,徘徊在沈君山的耳畔,他一时只觉得心底里仿佛有什么坚硬的东西被那声音冲走了,树木巨大的根须微微晃动,一点一点松开牢牢抓住的堤坝。

        沈君山看着固执的谢襄,犹豫了许久才轻声说道:“顾燕帧说,你喜欢他。”

        “唔”,谢襄张口结舌,瞳孔放大,连头都晕晕乎乎,“他,他胡说八道!你别信他的话,我才不喜欢他呢,曲曼婷前些日子还给我介绍女朋友呢!”

        这回轮到沈君山茫然,“哦,是这样。”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解释清楚了,谢襄却觉得沈君山的目光冷了下来。

        “我有点累了,先回去了。”沈君山猛地起身,他的鼻血甚至都还没有止住,谢襄想要抓住他的手臂,却只抓到了空气。


  (https://www.biqukan.com/73_73258/147304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