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烈火军校 > 第八十一章 唇枪舌战

第八十一章 唇枪舌战


门打开了,曲曼婷和沈听白走了进来,他们看着拿着枪的三人顿时呆住,曲曼婷似乎受了委屈,脸上的泪痕还没擦干净,她用力的吸了吸鼻子,在看到顾燕帧的时候瞪大了眼睛。

        紧接着,沈君山也跟了进来,他没比曲曼婷好多少,也是愣了好一会儿才能动弹。

        气氛顿时有些尴尬,女主人霍小玉稳如泰山的坐在桌子上,招呼三人来坐,还给他们盛了饭。有霍小玉镇场,就没什么大事,郭书亭负责缓解气氛,指着那一桌子菜说,“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霍小玉拿起了筷子,却发现除了自己,没有一个人动筷子。

        其他几人的目光在空中擦出火花,凭借郭书亭多年的作战经验,这是战争开始的前兆。

        谢襄垂着头,一脸的不知所措。

        沈君山直勾勾的看着谢襄,顾燕帧则警惕的盯着沈君山。

        曲曼婷气鼓鼓的看了眼顾燕帧,又瞪着谢襄,至于沈听白,这一位则是把所有人都看了个遍,然后皱起了眉。

        “好啊,人都到齐了,真热闹。”曲曼婷率先开了火,直冲谢襄而来,“女扮男装?谢襄,你胆子这么大,吃什么长大的?”

        谢襄转头看向曲曼婷,目露凶光,刚想说话,却看见沈君山还在直勾勾的看着她,又立刻低下了头。

        自己家的宝贝被别人盯着看,顾少爷把饭碗摔在桌子上,眉眼张扬,“看什么看?没见过?”

        沈君山没有理他,对着谢襄道,“我想救你的,但是没料到他们动作这么快。”

        他的语气很诚挚,看着谢襄的眼神里更多是歉意,还有她避如蛇蝎的柔情。

        “谢谢你。”谢襄对他是感激的,闻言连忙道。

        顾燕帧这下更不乐意了,“你谢他干什么?他又没帮上忙!”

        这怎么能一样呢,谢襄没和顾燕帧计较,而是放柔了声音,“你少说两句。”

        曲曼婷看他俩那样,立刻坐不住了,她清了清嗓子,继续向谢襄开火,“谢襄,你教教我呗,你一个女孩子是怎么混进去的,等烈火军校再招人的时候,我也去试试!”

        “你闭嘴吧,话那么多。”顾燕帧夹了一只鸡腿递到曲曼婷嘴边,“快吃!把嘴堵上。”

        他刚解决了曲曼婷,又听见沈君山那厮又在孜孜不倦的挖着自己的墙角,“你这段时间一直住在郭教官家里吗?这里人太多了,要不要我帮你找个安全的地方?”

        顾燕帧马上夹了半条霍小玉亲手的做的鱼放到了沈君山碗里,“怎么哪都有你?”

        谢襄干巴巴扯了一下嘴角,没想到霍小玉做的菜还可以当作生化武器用,刚才的鸡腿就够可怕了,现在这么大的鱼,这是要毒死沈君山吗?

        曲曼婷看着顾燕帧忙活,唯恐天下不乱的拍手笑道,“厉害啊谢襄,看来你不仅勾搭了顾燕帧一个,连沈君山你也收服了?

        沈君山根本不接她的话,似是刚发现她一般,“曲曼婷,你来干什么?你要没事早点走吧,我还有话要说。”

        “我也有话要说!”曲曼婷的笑容凝固在脸上,“沈君山,你搞搞清楚,我是在帮你说话。”

        “我不用你帮我!”

        见四个人吵得来劲,一直没能说话的沈听白沉沉叹气,出口就是教育的语气,“君山,不许和曼婷这样说话。”

        顾燕帧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曲曼婷这个火枪手又对准了他,“你笑什么?有什么好得意的?”

        他们吵得不可开交,尤其是顾燕帧,力战数人,越战越勇,毫不退让,直说的嘴皮都冒了烟还不肯停下。

        谢襄头疼的捂住了脑袋,旁观全场的郭书亭则是一脸目瞪口呆,这群年轻人也太可怕了吧!

        终于还是霍小玉发了火才震住这群人,她恶狠狠将筷子摔在桌子上,“都给我闭嘴,吃饭!吃不吃?不吃就统统给我滚出去!”

        大家一见她这个架势立刻怂了下来,低下头安安静静地开始扒着碗里的饭,几人吃的都是米饭,只有沈君山一口咬了块鱼肉,顿时,那张长年冰封的脸竟然有了惊慌的神情。顾燕帧见状低头闷笑,瞬间觉得解了一多半的气。

        霍小玉满意地坐下来,大吼道,“我告诉你们,今天是很重要的日子,你们给我好好吃!吃的干干净净!谁再敢出幺蛾子,别怪我不客气!”

        这哪是什么风情万种的酒馆老板娘,分明是凶悍无比的山中女土匪。

        这顿饭有些人吃的十分痛苦,有些早有准备的人,就可以优哉游哉的看戏。

        好不容易吃完这顿饭,沈君山足足喝了一整杯的水,然后就拉着谢襄要叫她出去谈,顾燕帧咬了咬牙,当场就要发作,却被谢襄按回了座位。

        她深深看了一眼顾燕帧,这个俊美又骄傲的男人会为了自己的事情发火吃醋,正因为如此,有些事情,才要当面和沈君山说清楚。

        “你不信我?”她冲着顾燕帧挑眉。

        顾燕帧见她的神情,心内稍稍宽慰。沈君山就在他不远处站着,顾燕帧仰起脸来轻轻一笑。谢襄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和沈君山之间,顾燕帧有这个自信。

        出了屋子的门,手臂就被沈君山牢牢挽住。沈君山单刀直入的问道,“我没机会了,是吗?”

        其实他心里清楚,从顾燕帧与谢襄的相处就能看出来,她对待自己和顾燕帧是不一样的,她看着顾燕帧的眼神里有一种他求之不得的东西。

        像是春夜里的细雨,多多少少含了点无法掩饰的成分,又有多少暗地里的柔情和蜜意。

        谢襄并不掩饰,直白说道,“我喜欢他,很喜欢很喜欢。”

        沈君山倒吸了一口凉气,胸口剧痛。他觉得自己心里某个地方破了,苦涩的滋味流了出来,让他舌头下面都跟着发苦。

        此刻睁着那双明亮的双眼看着自己的人,让他莫名产生了一种无力之感。

        他第一次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风声飒飒,似在低声絮语,替他诉说心事。看着谢襄那坦然的神情,沈君山苦笑道:“你今天这样打扮,很好看。”

        谢襄低头看看自己,不过是最寻常的衣着,可她明白那种感受,只要是喜欢的人,无论怎样都是好看的。

        他在树下的影子里看她,自嘲地笑笑,这大概是他人生中最潦倒的一个瞬间,他彻底的明白过来,近在咫尺的这个人,是不属于他的。

        “谢谢你对不起。”

        “我知道了,那保重吧,谢襄。”

        谢襄望着他的眼,“你也是。”

        沈君山看着她,想要抱着,但还是收回了手,双手在身侧紧握成拳。

        离别总是突然的,沈君山是个明白人,他也曾悔恨过,如果一开始就可以抛开世俗的观念去接受谢襄,结果是不是会不一样?可惜的是,没有如果,而他也注定错过。

        看了看沈君山离开的背影,谢襄上了二楼,她顺着霍小玉的目光看去,只见郭书亭和曲曼婷在谈着什么。

        “你今天到底要和我说什么?”

        曲曼婷刚想开口,却看见了霍小玉的目光,那目光带着哀婉,还有一丝乞求,曲曼婷咬了咬唇,笑道,”没什么。我要去上海了,临走时就想看看你,老郭,抱一下吧!“

        郭书亭笑着张开双臂,曲曼婷迎了上去,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缓缓流下泪水。

        曲曼婷猛地离开郭书亭的怀抱,利落的转身离开。

        该爱的时候就要用力爱,不该留恋的时候就要果断一些,有些东西被盖住了,就一定有被盖住的理由,强行揭开只会让大家都不高兴的。

        既然如此,她就带着这个疑问回上海,父亲是谁,母亲又是谁,她是这乱世的一缕浮萍,知道了又能怎样呢。

        郭书亭是不是她的父亲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将和霍小玉相伴一生,而她也会离开顺远,回到上海,既然如此,就让这段秘密被埋起来吧。

        曲曼婷拉着沈听白出了门,沈君山也离开了,这些人来去匆匆,来的时候乱成一团,去了连个招呼都不打,院子里顿时空了下来。

        顾燕帧走过来拉起了谢襄的手,谢襄紧紧的回握着他,无论如何,她是不会放手的。

        一夜无眠,满脑子都在想着明天的计划。

        宋西成与金显蓉同流合污,在顺远只手遮天。

        顺远已经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了,因此郭书亭早就将火车票买好了,四张,他们四个人一起离开,就在明晚。

        看着窗台上的鹿角海棠,莹绿粉白,谢襄叹了口气,可惜了这株花,怕是带不走了。

        第二日清晨,郭书亭早早的去烈火军校递交辞呈,谢襄也起来帮忙收拾屋子。

        指针指向八点,钟声准时响起,那是烈火军校的钟塔,谢襄站在院子里,耳边飘荡着隐隐约约的钟声,她怔怔的看着掩藏在晨雾里的钟塔,总觉得心绪不宁。

        顾燕帧走过来站在她身边,“在想什么?”

        “我哥生前一心想进烈火军校,我本来是想替他走完剩下的路的,可是现在”谢襄低着头,神情落寞。

        顾燕帧握住她的手,安慰道,“进烈火军校可不算是你兄长剩下的路,你若想要替他完成心愿,未来还有大把的机会。”

        “你说得对。”谢襄笑自己都没有他这个大少爷想的通透,深吸一口气,“其实我就是觉得这么离开了,有点不甘心。”

        顾燕帧轻轻拍她的后背,不甘心,大家都是一样的。这条路上充满着荆棘,在外国侵略者踏入这片土地时,他就无比清楚这里将变成魑魅横行的不食之地。

        事情似有变故,到了晌午,郭书亭还是没有回来,不过今天有毕业任务,没准郭书亭一时兴起,带着部队参加训练去了也是有可能的。

        安慰了自己好一会儿,谢襄才端着糕点去了霍小玉的屋子。

        推开门,行李箱整齐的摆好,屋内空无一人,谢襄转身回房,却在楼梯口看见顾燕帧拿着电话的话筒神色紧张,她只听到顾燕帧叫了一声吕教官,片刻后,顾燕帧放下话筒,骑上摩托出了门。

        谢襄还没来得及喊出声音,他便没了踪影。

        心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谢襄将霍小玉房间的枪支弹药拿了出来。明明是正午,却看不见几缕阳光,天空是灰蒙蒙的一片,渐渐地,乌云聚拢了过来,将阳光彻底遮住。

        急促的敲门声响起,谢襄拿起枪推开了门,是小刀,他沉着脸将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了谢襄。

        烈火军校的毕业任务是个圈套,一个要消灭烈火军校的圈套,学员们要去消灭的双狼寨并不是什么土匪窝,而是军事驻扎基地。他们早就接到了消息,并且拿到了烈火军校的作战方案,倘若出手,烈火军校的毕业学员们必定全军覆没。

        所幸顾燕帧及时赶到通知了带队的郭书亭,但即使是这样,准备撤退的学员也遭受到了追击。毕业生们死伤惨重,据说顾燕帧为了救纪瑾从撤退的车上跳了下来,至今,生死不明。

        损失惨重,生死不明,短短八个字,像是枪炮打在谢襄心口。

        小刀拍了拍她的肩膀。

        两人心里都清楚,顾燕帧生还的几率渺小,但谢襄还是想要相信他,顾少爷一向无所不能,这次也是一样,她愿意等待,等他回来。

        小刀将车票交给了谢襄,让她尽快离开顺远。

        谢襄神思恍惚,勉强稳住了心神,嘴上应了句好,转身进了屋子。

        再出来时,她已经换上了烈火军校的制服。


  (https://www.biqukan.com/73_73258/147303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