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携卿入红尘 > 242 求生

242 求生


  “前方的几位道长,你们当中可有人曾经来过无月城?”

  一道苍老的男声传来,将叶绿芜的思绪拉回。

  她从许明川身后走出,快步向前方走去。

  无月城中有人族,他们被驱赶至无主之地,想来在镜湖的结界被毁之后,距离湖面最近的他们应当尽数逃了出来。

  待她走到近前,才发现原来这里只有一老一少两人。而方才所看到的那些影子,是几匹马。

  因着水沂剑的存在,她的魂力并不能完全收起,仍旧有一星半点倾泻在外。

  那老者先是上下打量了叶绿芜片刻,而后僵硬的手指比划了半晌,才勉强捏了一个决,感受着她身上的魂力。

  “看来姑娘便是将我全族解救出来的恩人。”

  他说完这句话,双腿一弯,便要跪下去。

  叶绿芜原本想伸手去扶,可看到自己血迹斑斑的右手,便止了这个想法,只得遣出魂力去阻止他。

  “无心之举罢了,族长不必如此。”

  老者在赤红魂力的萦绕下再次站直,轻叹了一口气,便转身指着身后的几匹马道:“知晓恩人要去云间山,特意奉上些许脚力。”

  “多谢。”叶绿芜缓缓向前倾身,“让族长在这冰天雪地里等待许久,是我的不对。”

  听到她这话,方才一直站在后方的那少年略一歪头,扬声道:“我和爷爷原本在无主之地收拾东西,是一个大哥哥前来告知恩人需要脚力,让我们前来这里等着。”

  看来是郁晋干的。

  许明川走上前来从少年的手中接过缰绳,轻柔笑道:“那我们就告辞了。”

  原本相安无事,可就在叶绿芜已然走出五丈之后,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极其轻微的破空声。

  她急忙转身看去,魂力仍旧聚在右手之上,还未曾遣出,便看到一柄长剑穿透了宸宇的身体。

  “你……你不是……”

  那老者似是将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那一剑上,此刻只能颤抖着手松开剑柄,整个人跌坐在地上,浑浊而疲惫的双眼中皆是不可思议,“你是人族?那为何……”

  宸宇仍旧背对着众人,右手缓缓指了指从腰侧贯穿的长剑,声音之中都带上了些许血气,“别站着看了,先帮我拔出来。”

  叶绿芜连忙将自己手上的魂力遣出,赶在众人之前卷在剑柄之上,而后用力拔出!

  碧色的阵法顷刻间便在许明川脚下展开,碧色的魂力倾泻而出,瞬间便将宸宇的伤口包裹起来,暂时压制着他的伤口。

  湿冷的空气中弥漫着猩甜的味道,久久不曾消散。

  “穿上这身衣服,你就不认识人了?”宸宇轻咳了两声,转回头来冷声道:“怎么,我若是把这衣裳给你套上,你就要自尽于此?”

  “本事不大,气性倒不小。我劝你们也别修行了,免得什么事都没做,整日给自己增加业障。”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已然有些咬牙切齿之意。

  看着地上哭作一团的那少年,以及半晌都未曾回过神来的老者,他长眉紧紧皱起,右手一挥便将他们送出三丈之外,“在我生气之前,赶快消失。”

  “多谢道长,多谢道长!”

  那少年没想到自己爷爷还能捡回命来,连忙哭着将那老者背在身上,迅速向另一条路走去。

  许明川的阵法此刻也已消失,碧色的魂力皆纳入宸宇体内,伤口之中便涌动着些许碧色的光波。

  “还好,兵器虽出自无月城,到也并未带着什么浊气,只是皮外伤而已。”他舒了一口气,缓声道:“不过即便如此,这剑也伤在要害,还是要小心为上。”

  宸宇摆了摆手,“让太子殿下费心了,只不过我应当是死不了的。”

  他从许明川手中接过一条缰绳,压低了声音喃喃道:“有人不想让我死。”

  因着方才叶绿芜拔剑极快,而许明川的魂力也瞬间便至,故而衣袍之上并未沾染上多少血迹。可她只需短短一瞥,便已知晓族长拼尽全力的一剑,分明是能够要了他性命的。

  她也相信已宸宇的修为,不可能躲不开方才那一剑。

  他是故意的。

  只不过这原因,他既现下不说,之后便也不会说了。

  即便有水沂剑灵的指引,仍旧走了足足三日,眼前的积雪才完全消失,看到了山脚下已然开始泛出淡淡青色的蒲草。

  “上次纵马前行,已是一年前的事了。”叶绿芜翻身上马,轻声感叹道。

  原本血月的存在便已然让人有些摸不清时间,而再加上这厚重的浓雾,对于时间的概念已然模糊到了极致。她依稀觉得现下应当是在过年前后,却也无法确定究竟是不是过了年。

  她又大了一岁。

  分明有着两千年的记忆,可她仍旧觉得,自己今年,应该是十九岁。

  仍旧觉得自己七岁入了岚门,十岁便成为了亲传弟子。掌门与长老们皆看重她,说她是天才,会成为岚门三百年来年纪最轻的长老。

  即便现下成了水沂剑主,肩上担负着月江之盟,手中握着足以让全天下的修道者为之痴狂的力量。

  可她还是忍不住会想,这一切倘若不曾发生,便好了。

  “起了浓雾的岚山,是最美的时候。”她挺直身子坐在马背上,目光遥遥落在远方,口中喃喃道:“那也是我,最意气风发的时候。”

  双腿猛地一夹马腹,耳边便风声骤起。马背上下颠簸地厉害,她只有紧紧拽着缰绳,才能让自己不被甩下去。

  指尖的白骨感觉不到痛楚,粗糙的缰绳在掌心的腐肉间来回撕扯,粘腻的感觉让她几欲作呕,可晦暗的心中却生出几点光芒来,那是能够看到的希望。

  她纵马在温暖的春夜里疾驰而过,一边腐烂,一边求生。

  “怎么,你不去追?”

  宸宇骑着马缓缓走上前来,唇边漾着一抹笑意,“太子殿下,这可不像你啊。”

  许明川的目光遥遥落在前方,轻轻摇了摇头,“不必了,她定是不愿让我看到如今的模样,才这般的。”

  他徐徐抬起左腕,自己亲手刻下的那个契约即将失效,而那条血线,也已环绕手腕一周,即将相连。

  还有最后一个月的时间,希望能撑下去吧。

  “只要到了云间山,她的情况便会稳定下来。”

  宸宇伸出手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即便遇到了最坏的情形,不是还有她自己的身体吗?虽然和现下一样,可到底是自己的身体,总是好用些的。”

  真龙之躯,肉体不腐,魂魄不灭。

  死而复生虽不存在,可最起码不必为了身体而整日烦忧了。

  许明川点了点头,略微松了一口气,“走一步,看一步吧。”

  


  (https://www.biqukan.com/71_71415/5286590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