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携卿入红尘 > 254 倘若遂心

254 倘若遂心


  魂魄进入仙界,功德加身,云辇接应。

  仙骨寸寸新生,血肉凭空而起。

  失去了人间界的灵炁滋养,仙界之中再也不是先前所见的那般辉煌绮丽的模样,而是覆上了一层灰蒙蒙的色彩。

  在这一片灰暗之中,只有重光曾留在此处的那个术法,仍旧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芒。

  叶绿芜缓步走上前去,没有一丝犹豫,便抬起手遣出魂力,将面前的阵法启动。

  “执行人间界的意志,”她垂下眼帘,喃喃道:“将人间界的时间,拉回至二十年前。”

  她许久以来心中所想,皆能在今日实现。

  江河倒流,日出西方,无数魂魄从生死之间逆行而出,重新回返人间界。

  在失去了灵炁之后,所有人的命运都将从此刻开始改写。

  “倘若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便好了。”

  仙界也已开始缓缓塌陷,叶绿芜大步走入一片云雾弥漫之中,而后纵身跃下。

  她护着永定侯府的嫡女躲过了三岁的劫数,提前使了术法让周国的谋算败露,功劳尽数归于永定侯府,全府上下数百人便因此而保住了性命,安享荣华。

  “恭喜殿下,今日之后,便不会有人再对殿下说三道四了。”

  自从皇后莫名崩逝以来,朝堂之中便起了些许流言,甚至传出皇后是周国细作这等荒唐的话来。

  锦衣华服的男子将书信折好,放入熏了栀子花香的信封之中,而后将一旁那个有些丑陋的印章沾了墨,端端正正印在上面,“将那些在朝中背后说闲话的,拟了名单给我。不过在此之前,先将这封信送出去。”

  蒋文垂首应是,将那书信好生揣入怀中。

  仅需片刻的功夫,他便已看清了那书信上方的名字。

  “永定侯府,叶氏绿芜。”

  几年前侯爷入京谢恩时,叶家小姐曾随着父亲一同前来,仅遥遥一见,自家主子的心便已飘去了永州。

  三月初三,太子大婚。

  鲜红夺目的红妆一路从京都城郊外铺至太子府门前,整个京都城皆挂满了红绸。

  传闻太子寻了三月,将昌国所有的萤石运到京都城,而后研磨成粉,再兑进浆糊里,薄薄刷在所有的红绸之上。为的便是在那一晚,能够让未来的太子妃看到星辰落满了人间。

  十里梅林外,身着红袍的太子骑在高头大马上,含笑看着远方的送亲长队缓缓走近。

  整个京都城的百姓尽数前来,在两侧的梅树下挤做一团,手中捧着各色花瓣,仰着脖子等待着那一片红云而至。

  “太子妃若是冬日前来,那时候这梅花可就全开了。现在这个时候青黄不接,光秃秃的也没什么趣儿。”

  “殿下已经等了半年,这婚期一到,便急急将人接来了,若是再等到冬日,殿下怎么会依。”

  “正因着青黄不接,才能显得出殿下的心。这些花都是含苞待放的时候从南边送来的,一路上用棉被捂着,今日才能有这十里花香。”

  十六人抬的花轿在梅林前缓缓落地,轿帘微动,其中便走出一个窈窕的女子来。

  许明川翻身下马,扶着她走上前来,柔声道:“一路舟车劳顿,可是闷了?”

  那女子摇了摇头,嫣红盖头上的流苏随之微微晃动,“我坐腻了轿子,由闻到花香沁鼻,便想骑着马走一走。”

  “既是如此,那不做轿子便是了。”他轻笑一声,牵着她的衣袖走到方才的那匹马之前,“不知这匹马,你可看得上?”

  太子迎亲所用的马匹,自然是千挑万选,整个昌国也找不出第二匹能与之相提并论的了。

  新嫁娘似是有些不好意思,而后轻轻垂下头去,声音轻柔,“殿下说笑了,只是我不会骑马。”

  红盖头挡住了她的视线,她自然不曾看到,许明川脸上僵了片刻的笑意。

  自己是千金小姐,从未出过家门,又怎么会骑马呢?太子对自己什么都好,怎的今日却忘了这个。

  她的思绪还未落下,便感到自己的身子一轻,在周遭的一片惊呼声中落在了马背上。

  还未坐稳,后背便抵上了许明川的胸膛。

  “今夜的京都城,会很美。”他的双臂将她轻轻环住,而后握紧了缰绳,“马上要入夜了,你想不想看看?”

  他的声音醇厚低沉,仅三两句,便将她的一颗心都牢牢圈住。

  十五岁的太子妃先是点了点头,片刻之后便快速否认,静静坐在马背上。

  盖头怎么能在洞房之外掀开,太子殿下莫不是不喜欢自己了,才刻意这般说?

  许明川看着自己身前穿着嫁衣的心上人,这一日他等了许久,可不知为何,心中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他总觉得,她应当是会骑马的。

  她应当会自己握着马鞭,神采飞扬,笑着道:“许明川,我倒要看看你给我准备了什么?”

  而自己心心念念的这一天,十里梅林应当尽数盛开,嫁衣如火,与极盛的红梅交相辉映,应当是他此生见过的,最动人的一幕。

  红绸之上的萤石在夜色中亮着幽幽的光,今夜原本无月,他将漫天的繁星摘下,挂满了整个京都城。

  可与他共乘一匹马的人,却蒙着盖头,什么都看不到。

  多年以后,京都城的百姓们仍在津津乐道,那年的百里红妆,羡煞了天下女子。

  “圣上的身子最近越来越不好了,还有不少大人前来,借着请安的机会,明里暗里试探,都打算着回去好生做准备呢。”

  “这话自己知道就行了,乱说什么。”

  许明川伏在堆满了奏折的书案上,苍白的双唇上沾着一星血迹,他抬手用锦帕轻轻拭去,而后缓缓提起朱笔,颤抖着空白的宣纸上落下一行字来:“传位于荣王明河。”

  曾经玉树琳琅的太子,在做了八年的皇帝之后,便崩逝了。

  他那间从不许外人进入的书房终于落下了锁,其中层层叠叠放着数千画卷。

  自他大婚那日起,便每日一幅,从未有过疏漏。

  案上仍旧摆着一副未完成的画像,可却再也不会完成了。

  “皇兄对皇嫂真是情深一片,每日都要画上一幅。”成为新帝的许明河轻笑一声,将那未完成的画卷细细收起,吩咐道:“将这些画像,尽数送予皇嫂吧。”

  蒋文垂首应是,即刻便将所有的画像尽数装箱,送往凤栖宫。

  除了最后那未完成的一幅。

  他陪伴了许明川三十年,如今请辞回乡,许明河自然不会不应。

  再次回到沉寂了许久的太子府邸,他第一次站在书房的案几之后,提起搁置了八年之久的笔,在这幅画像的最下方添上了几个字——

  “叶氏绿芜,十九岁。”

  所有的画像之上,都写着这样一句话。

  蒋文不知为何,而许明川也从未提起过原因。

  人尽皆知,永定侯府的嫡女十五岁成为太子妃,今年二十三岁。

  


  (https://www.biqukan.com/71_71415/5278876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