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携卿入红尘 > 第三十七章 再道别

第三十七章 再道别


  过了半晌,重光才缓缓开口:“在我的记忆中,初次见你的确是在前不久的听枫大会上。可那时我分明是第一次见你,可心中总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我虽不解,却还是依着身体的冲动,对着你出了手。五十年的时间并不能使世间灵脉全然恢复,我便也不能再像往常那般大肆使用灵力了。”

  “整个人间界之中,只要尚有一丝气息,我便可循着这气息知道其上发生的前尘往事。在永州诛灭妖树之时,它身上的那枚鲛珠之上便有你的气息。”

  宸宇无声地苦笑了下,道:“那鲛珠告诉了你什么?它可能告诉你那十年的光阴?”

  重光摇头,“并非如此,我循着气息看到了在听枫大会前半月,王腾与你密谈之事,便知晓了你我二人的关系。”

  烛火“噼啪”一声炸开了一朵火花,一滴猩红的烛泪缓缓滴在烛台之上。

  叶绿芜只知道那日宸宇并未按照他们的约定行事,可原本的计划是怎样的,她却是一无所知,便疑惑地眨了下双眼,问道:“王腾想必是找你商议那日如何行动吧,那你们都商议了些什么?”

  宸宇猛地站起身来,快步走到窗边伸手一拉,点点星光便瞬间倾泻在了他的衣袍之上。窗外已是华灯初上之时,远处的渭水之中画舫小舟来往不绝,灯火与星辰在河中交会,它们徜徉在一片灿烂的星河之中。

  夜风穿堂而过,将屋内的烦闷之气散了个干净。

  片刻后,他才闷声道:“那日他来找我,说有一件事非我去不可。我原以为是要将素女琴从岚门之中带出,可未曾想到他是要我……解决掉你大师兄。”

  紧接着他又冷哼一声,“哼,王腾到底是太高看我了,我又怎是他的对手?”

  又来了又来了,叶绿芜无奈扶额,手肘支在圆桌上,暗自叹气。方才的难过之情被他这样一搅,早不知飞到何处去了,心中只余下了半丝侥幸。倘若宸宇并未离开岚门,恐怕所有弟子都要被他气个半死。

  房间之内又再一次陷入了一片深沉的寂静之中,一只白鸽从窗外扑棱着翅膀飞了进来,直直钻入叶绿芜的怀中。

  她一惊,连忙拎起那只鸽子细瞧,才看出这是自己临行前留给期鱼的联络手段,莫非是京都之中又出了什么事不成?

  这么想着,叶绿芜左手托着那只鸽子,右手二指向着它一指,那鸽子身上便泛起了红光,而后化为一封书信静静躺在掌心之中。

  在看到信上的内容之后,她的神色立时罩在一片阴霾之中,整个人如同石化了一般,连眼皮都不曾眨一下。

  宸宇剑眉一皱,便大步从窗边走来,问道:“出什么事了?”

  叶绿芜双眼呆呆地看着前方,左手颤抖着抬起,将那封书信送至宸宇面前。

  他一把揭过那封信,仔细瞧去——

  “我国战事失利,周国派出翊天宫参战,大将军亲自上阵却被俘而去,将士死伤过半。阿芜既是修道之人,又身享朝廷乡君份例,只怕圣上要以你的身份来安定军心。还望阿芜收到此信后尽快回返京都,共商计策。”

  这封信并未署名,可显然是出自慕容华之手,只是两国交战才仅月余,又有叶家军全力相助,怎会败得如此惨烈。

  叶绿芜浑身仿佛陷入了冰窖之中一般,绝望伴随着彻骨的寒意自心中而出,一寸寸向着浑身蔓延。全身的感觉似乎都融汇到了一起,就连移动一分手指都会牵动肺腑之中的痛意。现下莫说远在边境之地的将士们,这个消息倘若传出,昌国百姓皆会惶惶不可终日。自邸报传传来已是不知过了多少日,现下边境可还掌握在昌国手中?

  一道蜿蜒的闪电划过天穹,将穹顶撕成了两半。

  惨白的光自窗中漏了进来,将房间内的细微之物都照得清清楚楚,叶绿芜脸上的惊愕之色更为明显。在这白光极快地消失之后,而后便是一道惊雷猛地炸开,如同远古巨兽苏醒之时发出的怒吼,惊醒地并不只是街道之上,渭水之中的游人,还有整个昌国的百姓,皆因这声天雷而从这一场二百余年的美梦之中醒来了。

  狂闪与惊雷交替着,打碎了这一场绚烂的绮梦。

  豆大的雨滴瞬间便倾盆而下,被骤然而起的狂风卷着袭来,摧枯拉朽般洗刷着这个如诗如画的城池。

  叶绿芜快步跑向窗前,冰冷的雨滴打湿了她的上身,脸上的冰凉之感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她的声音低沉却有力,喝着闷雷在雨夜中响起:“我必须回去,回京都去。”

  此时就连宸宇都并未向平常一般奚落她自不量力,而是将一道纯净的魂力送入她经脉之中,而后道:“雨一停你便出发吧,切记要万分小心。”

  周身的寒意被这魂力驱散不少,叶绿芜转身努力扯出一个笑容,“好,我会的。”

  一旁似乎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他们转头看时便发现重光从圆凳之上站了起来,衣摆微动,抖落了一身的孤寂。

  他向着他们走来,虽不慎踢倒了另一个圆凳却依旧向前走着。他能在万分凶险的百鬼潭之中行动自如,甚至连衣角都不曾沾染半分灰尘,可这短短五步的距离,他却像一个正常的盲人一般走得万分艰难。

  在他将要撞上博古架之时,宸宇连忙拉住他的手臂,带至身前。

  “不是世间万物尽在胸中?怎么这么大一个博古架都看不到。”宸宇皱眉道,“可是磕着了?”

  重光摇摇头,左手一摆示意无碍:“徐州灵脉因我而所剩无几,现下百鬼潭的惩罚已开始了,不出四个时辰便会结束。我让你们从潭中寻的龙鳞与魂魄现在何处?”

  叶绿芜虽担忧这天道所惩,却也深知此事无人能助得了他。

  二人一个自袖管之中取出龙鳞,一个自眉间引出那一缕残存魂魄,两样属于真龙的物什便泛着通透的蓝光,幽幽浮在空中。

  重光右手一抬,一丝灵力便自指尖泄出,在围绕前方一周之后,引着那缕魂魄来到了龙鳞之前。而后双睫微颤,手指一勾便将真龙残存的那缕魂魄附在了龙鳞之上。

  龙鳞在吸收了真龙魂魄之后,便开始产生了更加强烈的灵力波动,就连不谙此道的叶绿芜都能感觉的到。

  而后他左手一扬,化出一道凛冽的剑气,直直朝右手刺去。

  叶绿芜忙道:“大师兄,你……”

  重光依旧摆摆手,而后将右手前伸,淌着血的指尖竖直向下,一滴猩红的血自白皙的指尖滴下,没入龙鳞之中,在其上烙上一星夺目的嫣红。

  “我的肉身皆为清气所化,这一滴血可供你驱使一次人间灵脉。这枚龙鳞你便好生收着,想必日后定会派上用场。”

  叶绿芜满目之中皆是震惊,呆呆地看着那染血的龙鳞落入掌心之中。大师兄向来不会平白做这样的事,就他今日此番作为来看,自己回到京城之后想必便要面对一场腥风血雨了。

  “至于你……”重光的声音滞了半刻,而后轻声道:“师兄,就我现下的情况而言,也没什么能够赠予你护身的了,便将此物归还于你吧。”

  说罢他右腕缓缓抬起,墨色的麒麟镯上闪过一丝月华般的光芒。而后左手握了上去,轻轻将这半阙岚门世代法器褪下,递给宸宇。

  “这麒麟镯只有在同一人的手中才能发挥出最大作用,我大概要离去一段时间,你们还需保护好自己才是。”

  宸宇双眉一皱,拉起重光的手便又将那只麒麟镯复套在他腕上,口中却道:“一段时间是多久?十年,亦或是二十年?这东西你便好生留着,凭着麒麟镯之间的感应便是天涯海角我也能寻得到你。纵使没有麒麟镯,我一样会比他们更加强大!”

  只见重光右臂在空中停了半刻,方才缓缓放下。

  叶绿芜听到他要离去的消息心中便涌起了一丝微不可见的不安来,“大师兄,究竟是怎样的事情非要你孤身前去?现下你的身体状况不佳,还是由我们陪着你去吧。”

  宸宇虽没有说话,可他的样子分明也是想知道的。

  二人期期艾艾地看着重光,他却在这目光中缓缓摇了摇头,一字一句道:“不必,待明日天亮后,我们便就此别过吧。”

  窗外的雨势小了些,淅淅沥沥的雨滴落在窗棂之上,溅起了一朵朵水花。

  叶绿芜如今才意识到,自己与宸宇虽服下了赤云果,修为提升了不少,可依旧仅是一介凡人,只有短短百年光阴。而大师兄与人间灵脉同根同源,于他来说的一阵子,不知对凡人来说是多长时间呢?

  夜色渐渐深了,她细细将龙鳞收入怀中,最后深深看了一眼重光,而后走出房间去。他的身形与在岚门之时别无二致,可自己总觉得在那纯净的月白衣袍之上,落满了四千年的孤寂与风霜。

  零碎的雨声自窗外浸入了叶绿芜的梦中,她梦到了再次遇见萧宸逸的那天晌午,他浑身笼着薄薄一层水雾,沉稳的声音跨过十年的时光娓娓而来,一下子便缠在了自己心上。她梦到了岚门之中在月色下微笑着的那个绝色少年,他的面容依旧清晰,可双唇一张一合却道着听不分明的言语。

  他当时……说的是什么?

  


  (https://www.biqukan.com/71_71415/5022289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