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携卿入红尘 > 172 碎月湾往事

172 碎月湾往事


  天色将暗,霞光熹微。

      血红的圆月从镇子后方升起,漆黑的天空瞬间便罩上一层红光,撒在破旧而稀疏的建筑上,蔓延成一片妖冶的景象。

      空无一人的街道中,一串脚步声突兀地响起。

      “咚咚咚……”

      夏则喘着粗气不断向前跑动着,片刻也不敢停歇。

      他已经这样高强度地奔跑了许久,现在每一次喘息肺管中都会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如果再找不到藏身之处,他就要坚持不住了。

      血月现在还没有完全升起,他的影子模糊不清地投在身前,让他剧烈跳动的心稍稍有些安定。

      “它”还没有追上来,还有时间!

      他右手紧紧捂在胸前,似乎这样就就能减轻咽喉中的灼痛感,以及心中挥之不去的恐惧。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咽喉中的刺痛感已经蔓延到了整个呼吸道,每一次呼吸都会让这疼痛加剧一些。喉咙里就像燃着一团火一样,他似乎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喉咙马上就要燃烧起来,这剧痛似乎将他劈成两半,再也无法忍受。

      就在他再也无法坚持的时候,眼前终于出现了一间纯黑色的房子,在这个世界全部浸染在血红的月光中的时候,只有它里面连半点亮都没有,是绝对的黑暗。

      夏则疲惫通红的脸上露出几分喜色,这房子的出现让他又感到双腿再次拥有了力量。在几十米的急速冲刺过后,他向前一跃,进入了房子的范围。

      他四肢舒展,平躺在地上大口喘着气,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黑暗中。虽说是夏天,可他却穿着十分厚实的卫衣,即使是这样,地板的凉意还是透过衣物紧紧贴在他的后背上,从尾椎到后脑勺一片冰凉。

      终于……逃出来了。

      只要在血月完全升起之时,躲在这个“绝对安全”的房子里,就能顺利地完成这次任务,离回归正常的人类世界就又会近一步。

      夏则在地上躺了半天,压下咽喉中翻滚的血气后,才挪到破损地只剩一个框架的门前,抬起左手腕看着手表的指针一分一秒旋转着,而后——

      午夜十二点了。

      他松了一口气,紧紧握着手中的那枚染血的戒指,只要等着血月消失,自己就能看到从这里离开的路了。

      就在他完全放松下来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凉意,似乎有一只冰凉的手顺着他的脊椎一寸寸向上摸。他浑身的肌肉瞬间紧绷起来,丝毫不敢移动,额头上因为恐惧而起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呼,”一口阴冷的湿气扑在他的后颈上,紧接着就听到一道空灵婉转的声音轻轻在耳旁响起:“你,违反了悖论。”

      夏则的脖颈僵硬地向后旋转,发出一串干涩的“咯咯”声。

      就在他转身的一刻,身后阴凉的感觉瞬间消失了。

      背后,空无一人。

      还有机会!

      趁着这个间隙,他右腿猛地在地上一蹬,整个人瞬间窜了出去,再次回到了那妖冶的红色月光下。

      他连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常亮的屏幕上面是一个像血迹一样的时间。

  “你们人族还真是有趣,自己的术法也不好好记载着,还要我一个外人来替他们教育后人。”

  清姬妖娆而带着狂喜的声音破空而来,打破了天下修道者的幻梦:“那么多人死在了凤梧雪山,你们还不明白吗?那些稍有些修为的人,可是在用性命护着最后的阵眼。不过也没有什么用,这封印仅加固了五十年, 于人族来说是大半生,可对我们来说,不过弹指一瞬间罢了。”

  “小姑娘,你猜因着你们先辈的疏忽,如今的阵眼,还有几个是完好的?”

  叶绿芜听了这话,心中才细细回想着典籍之中所记载的话。

  之前分明记着上面写着要破坏凤梧雪山的阵眼,可如今细细想来,竟连半分踪迹都寻不到了。脑海中的那些记忆正在迅速消失,最终只余下了“不要靠近凤梧雪山”几个字。

  自己的记忆竟又一次出现了问题!

  她心中升腾起一阵怒意,想来那日在太子府中遇到的那个神秘人,根本不曾离开京都城,甚至根本没有离开自己身边!

  那么自己的记忆,又有哪些是真的?

  “柏阖的血脉太过强大,他动用妖力过多,暂时无法被压制。倘若再这样下去,他的身体会完全妖化,那时便再无任何挽救之机!”

  一声高喝传来,打断了叶绿芜的思绪。

  宸宇捂着右臂踉跄着从它身后赶来,右臂之上的纹路此时又密集了些,如同镌刻在皮肤之上一般。而手中的太阿断剑,好似更加黝黑了几分。

  “妖化有何不好?”柏阖的声音略微扬了扬,似有不满之意,“我柏阖一族的血脉,强过人族百倍。”

  它略顿了顿,而后疑惑道:“太阿剑灵?它自混沌中沉睡许久,唯有郁晋成功将它唤醒,如今怎会自甘堕落,曲身于小小人族之身?”

  宸宇双眸一眯,并未作答。

  倒是一旁的旖霓,在过了这么许久的功夫,才恍然大悟道:“我想想起来了,你应该是……”

  “先无月城主,北桓!”清姬将手中的法杖横于身前,恭敬道:“久闻其名,晚辈失敬了。”

  如今的无月城主,是妖帝郁晋。而上一个,便是他的哥哥。

  只是,在北桓统领妖界之时,人间界尚处在一片动荡之中。在那个三界六道尚且不清晰的时候,人族的文献中有关他的记载自是少之又少。

  “嗯。”北桓鼻中轻哼一声,硕大的金色兽瞳略一转动,令人胆颤的妖力便迅速蔓延开来,“本尊自沉眠以来这人间界便失去了管束,赤鱬,助我重新统御无月城。”

  清姬依旧弯着身子,连头也不曾抬起半分,“是,城主。”

  叶绿芜听着他们的话此刻一头雾水,北桓想要的不是统帅人间界吗,怎么又和早已失落的无月城扯上关系了。纵使那里曾经是天下妖族所向往之地,可早已不知踪迹数千年,余威早已不在。

  况且,清姬此行的目的便是要冲破凤梧雪山的封印。无月城势必不会让两位城主同时存在,那么在郁晋现世之后,北桓岂会甘愿居于其下?

      

  


  (https://www.biqukan.com/71_71415/4837841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