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携卿入红尘 > 第十八章 法阵破

第十八章 法阵破


  墨阙会虽说名声不太好,可这山庄倒是依山傍水而建,九曲弯折的回廊缀在山腰上,其间转折处皆建以亭台楼阁,夜间也灯火通明。远远望去,隐隐约约的灯火如星辰一般铺在墨色的山上,与天幕相接。二者交相辉映,倒是分不清何处是山,何处是天。

  庄内将山间的清泉加以引流,这一泓清泉便如玉带一般嵌在其中,大有曲觞流水之境。

  山庄坐南朝北,中间地势要高于两侧。

  叶绿芜四人从暗道处溜出来,便沿着曲折的长廊向西走去。

  登高望远,她站在回廊转折处的一个小亭子中,才能看得到假山处现在的全貌。

  宸宇与王腾势均力敌,暗紫与猩红的魂力相抵,两人谁都不能移动半步。其余人也纷纷加入战斗,一簇簇一闪而过的异色光辉宛若九天星河坠落,美不胜收。

  只是——这美丽背后不知又要有多少人的性命烟消云散。

  叶绿芜咬了咬牙,转身接着向上走去。

  战斗已持续了将近一个时辰,月影开始西斜,再过一阵子,东方便该有亮光了吧?那时若想偷袭,便会难上加难。

  他们隐在长廊尽头的几棵高大的树下,遥遥看着前方那整个墨阙会最巍峨高大的建筑。

  那建筑顶部有一束白光直直射向天空,巨大的法阵在白光底部缓缓旋转,将整个建筑笼罩在其中。叶绿芜顺着白光抬头看去,在遥远的天幕之上也有一个和这法阵相似的法阵,但却更为庞大,无论身在这山庄的何方,都可抬头看到。

  想必这就是那外层结界的阵眼了吧?

  就在这两方对战已经爆发的时刻,这里依旧保持着五人一组的小队巡逻。他们各自散开而又相互交错,进行着严密的防守。

  能留在这里的,想必都是些精英,十分不好对付。可在暗道那里墨阙会的参战弟子也不是很多,只是比地牢之中的人稍稍多一些罢了。只是他们又哪里是江湖新秀的队手,故而人数虽多,可双方也是将将打了个平手。

  那么墨阙会的人都上哪儿去了呢?叶绿芜不忍细想,他们听命于周国,在这两国开战之际庄中弟子却大幅减少,那么无论是去了哪里,都将对昌国造成十分严重的危害。而最糟的情况便是——他们去了两国边境。

  边境的将士们似乎总是看不起他们这些修道之士,在他们心中只有强健的体魄才能证明强弱。若不是叶氏全部覆灭,自己这个离去修道的叶氏嫡女想必他们也是看不起的。而护国教虽是朝廷认可的修道之处,可他们到底只听命于皇帝一人,并不参与政事,就算是许明川也不能命令他们。故而在边境并无护国教在。

  若是墨阙会真的偷偷去了边境,昌国就算有叶家军的支持也是敌不过的。在这桩事了结之后,必得告知叶家军这个消息。

  眼看已经歇息的差不多了,叶绿芜低声道:“慕容姑娘,这个距离你可否能一次性将他们全部控制住?”

  慕容芷打量了一下前方,心下暗自盘算了片刻,“勉强可以,可要他们不再往里走动才行。而且不能在他们有防备的时候出手。现在他们只怕是精神高度集中,我们只怕没有那么容易得手。”

  “这个好说,”纪无涯在一旁道,“我与叶姑娘上去吸引他们注意,你看着差不多了就出手,温余的风属魂力能给你最大的帮助。”

  温余点点头,“这般行动也可,只是你们要小心一些,那些人想必都是精英。”

  四人商议过后,便定下了行动方案。

  就在那几组小队刚刚从中心分开之时,叶绿芜与纪无涯略一对视,双双从树影中闪出。

  既是做诱饵,便不能将来意表现得过于明显,否则被当场看穿反倒会提高他们的戒备。

  叶绿芜此时还身着着墨阙会弟子的服饰,她一跳入场中便刻意压低声音故作诧异道:“你们怎么还在这儿?掌门那边已经有些顶不住了,派我来喊你们去帮忙。”

  其中一个队长模样的人狐疑道:“若是掌门传唤我们,必会通过这后面的太虚双极阵,怎会让你这个豆芽菜来?”

  叶绿芜暗道不好,想不到这墨阙会倒是有一套,守护阵法的弟子竟是直接听命于王腾,这下可麻烦了。

  就在她苦想对策之时,纪无涯忽地从后方袭来,双手握拳,其上环绕着褐色的魂力。

  只见他大喝一声:“恶贼休走!你伤我师门之人我必要你拿命来!”

  叶绿芜心里暗笑,想不到这春水剑还有这般天份,演一个狂躁之人倒是惟妙惟肖。

  她也装模作样地聚起魂力,双手做掌迎了上去,“分明是他不堪一击,何苦来怪我?我看你也是个不知死活的,我倒要看看是谁取了谁的命!”

  二人瞬息之间便纠缠在了一起,情况转变之快让在场巡逻的人都有些发懵。

  纪无涯挥动着双拳向叶绿芜面门袭去,拳风带着千钧的气势直直向她砸来。叶绿芜连忙用右手在他手腕上一劈,将他的攻击劈开了一截,凌厉的拳风贴着她耳际擦过,她甚至能听到轰鸣之声。

  为了让那些人相信,他们这场戏可是半分都没有掺假,皆是使了十足十的力气。

  叶绿芜看了听枫大会山纪无涯与慕容芷一战,以及他春水剑的名号过于响亮,便以为他只是剑术出众。如今他的春水剑遗失在岚山之上,为了与他势均力敌叶绿芜便没有十分认真。

  却没想到此人拳术竟也不输自己太多,倒是低估他了。

  纪无涯双拳舞地虎虎生风,叶绿芜也丝毫不落下风,看似软绵无力的双掌却次次都能将纪无涯的攻击化解掉。二人打得难分难解,双色魂力相撞,在夜空之中格外绚烂。

  看着巡逻之人已全部被自己吸引过来,叶绿芜连忙喝道:“还不快来帮忙?!你们守着太虚双极阵便能作壁上观吗?!”

  那些人皆是些高大威猛的人,与他们相比叶绿芜便是既清瘦又矮小,被这样一个人指责他们也看不下去,便纷纷摩拳擦掌加入了这场乱斗。

  叶绿芜感到手上的劲道忽地一轻,便明白纪无涯这是准备撤出此地了,便顺势向前一推,一掌打在了他胸口之上。

  纪无涯借力双脚一蹬地面,整个人便向后飞出了两丈有余。

  叶绿芜连忙赶在那些人前面飞身过去,口中喝道:“还想跑?给我拿命来!”

  那些巡逻弟子也纷纷追赶而去,纪无涯见此嘴角扬起一丝势在必得的笑意,双手化拳为掌紧贴地面,脚下瞬间绽开一个法阵。

  他们能感到地面似乎在微微下降,而后面前瞬间升起一堵土墙阻碍了他们的脚步。

  头领眼见情况不对,立刻飞身向后退去,口中不住地大喊:“不好,中计了!大伙快回去!”

  可事不随人愿,他们才刚刚走出几步便看到后方早已蔓延出一片红色的花海。不知从何处吹来的风带着清幽的花香扑面而来,瞬间便侵入了体内。

  温余控制着那能摄人心魂的花香在土墙之外徘徊,几乎是在几息之间,在场的人除了叶绿芜与纪无涯外,全部陷入了深深的梦魇之中。

  清冷的月光洒在那一片火红的花海之中,晕白的风笼罩在其上,显出一副别样的朦胧美感。二十余人静静地立在其中,神情呆滞,似是没有了魂魄一般。此处离山间的清泉不远,能隐约听到潺潺的水声在流淌。

  若是再有几声魂灵的哭泣,便十足十地像足了生死之间,叶绿芜想。

  慕容芷与温余从树影之中急急走出,“他们都是心狠手辣之辈,心中幻境怕是也困不了他们多久,我们得抓紧时间了。”

  众人称是,轻轻绕过那群巡逻弟子,朝着殿内而去。

  古旧的木门似乎很久都没有被打开过了,叶绿芜轻轻一推竟簌簌地掉落下来许多灰尘。

  究竟是这阵法强悍无需平日检查还是只有王腾能进入其中呢?亦或是这里面隐藏着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他们不敢轻易前去?

  叶绿芜在进门之前想了很多,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才推门而入。可门内竟然出乎她意料的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众人疑惑,这阵眼分明就在这大殿之中,又怎会平白消失?何况这空空如也本就格外诡异,令人费解。

  四人分散而去,各自沿着一面墙细细查看,寻找着能开启阵眼的蛛丝马迹。

  可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之后,依然没有什么有用的发现,似乎这大殿之内本就如此,他们的推测是错的一般。

  四人在大殿中央聚首,从其余人的眼神之中便得到了答案——毫无发现。

  叶绿芜不禁有些沮丧,费了这么大的力气难道就只得到这样一个结果吗。若是如此,岂不是白白费了这一番心意。

  就在她几乎要放弃之时,怀中的鲛珠却忽然开始发热。

  莫非当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她连忙背过身去将那枚鲛珠取出,将它之上的手怕解开拿下。

  那鲛珠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微微泛着光,本就流光溢彩的表面更加美丽动人,宛若皎皎明月,闪闪星辰皆在其中流转。

  叶绿芜轻轻松开手,那鲛珠便自行向前飞去,在飞到大殿的正中央时忽地散发出一阵炫目的光,晃得众人有些睁不开眼睛。

  待那刺目的白光散去,大殿之中开始有了变化。

  以鲛珠为中心,四周瞬间出现了五个小小的法阵,五根颜色不一的光柱从法阵流出,直直打上屋顶。叶绿芜连忙抬头去看,只见方才还空无一物的屋顶之上凭空生出了一个缓缓旋转的法阵,那五根光柱便注入其中,如霞光般绚烂。

  众人都有些吃惊,一脸疑惑地盯着叶绿芜看,似乎在问你怎么知道这法阵的开启方法的?

  叶绿芜垂目思索了片刻,便恍然大悟道:“我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是鲛人族灵力凝炼所成之物,本就是储存魂力的绝佳之物。而这一枚鲛珠本身就来自墨阙会,机缘巧合之下被大师兄得到,他在里面封了一式术法后将它交给了我,以作保命只用。墨阙会的修炼方式乃是夺取他人魂魄作为己用,想必并不拘泥于人族,那些被取了鲛珠的鲛人们只怕难逃其手。”

  “这阵眼在我们前来之时并未启动,那便不是用魂力能开启的。我猜为了保守起见,王腾定是使用了鲛珠之中的鲛人灵力作为开启阵眼的钥匙。我这一枚鲛珠虽说早已没有了鲛人灵力,可毕竟带着气息,而大师兄的灵力藏于其中,便恰好弥补了这一点,故而这阵眼便打开了。”

  “原来如此,”慕容芷惊讶道:“那这还真是我们运气好,这话本之中都不敢写这样巧的事呢。”

  纪无涯与温余也顿有所悟,连忙道:“有道是无巧不成书,这也并不算离奇了。”

  叶绿芜忽地一笑,宛若春晓之花:“好了,那我们就抓紧时间破了这法阵,好让外层结界散去吧。”

  只看那法阵的颜色便知,这是五行灵力所成,要想破去只需在其中注入与它相克的灵力便可。

  可又一个难题来了,他们去哪里找这五行灵力呢?

  “不然……从鲛珠中取出大师兄的灵力试试看?”温余试探道:“我能感觉到他的灵力浑然一体,并没有极为突出的属性,说不定可以破了这法阵也未可知啊。”

  叶绿芜点点头,缓缓道:“现下也只能如此了。”

  她不知重光在这鲛珠的术法之中注入了多少灵力,也不敢独自一人抽取出来,只得四人合力进行。

  明明如月,清亮如水的灵力缓缓自鲛珠中泄出,四色魂力在它之下托着,缓缓送入第一个法阵。

  就在灵力注入的一瞬间,那灿金的光柱便瞬间瓦解,化作无数的光屑消散在空中。

  “居然真的有用!”叶绿芜惊喜道:“那就把它分成四份,我们一击便破了它这个太虚双极阵!”

  待全部阵法皆被破后,就算身在殿内,叶绿芜也能感到一阵清风袭来,她浑身都舒坦地一颤——那是属于天地之间的浩然清气。

  这太虚双极阵不知建成了多久,世间清气从未到过此处。

  “糟了!他们醒过来了!”慕容芷急急道。

  众人心下一惊,不知该如何应对。

  


  (https://www.biqukan.com/71_71415/4572488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