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携卿入红尘 > 第二十五章 诺言了

第二十五章 诺言了


  因着来时的路已被神剑水沂的剑气所毁,而重光此时又行动不便,故而宸宇只能背着他绕小路前行,速度十分缓慢。

  叶绿芜在他们身后紧紧跟着,时不时踢一脚路旁的小石头,眼神在重光身上飘忽不定,多次伸出手想要拦下他们,可却每次都强迫自己将手收回。

  眼看着马上就要到通往正殿与山门的岔路口了,她略微一咬牙,摆出一副豁出去的神情出声道:“宸宇师兄,我有一事……”

  话还未说完,便听到前方传来宸宇桀骜的声音,无需看到,叶绿芜便能想到他此时脸上的表情,必定是极其不耐烦的。

  “忍了一路,终于忍不住了?看你这吞吞吐吐的样子,我猜肯定是有什么大事吧。”

  叶绿芜被言中心事,便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孩童一般,垂着头道:“我昨夜在正殿之下的一个水牢之中见到了一个人,然后答应了他要放他出去。”

  宸宇的步伐忽地停下,转过身来对她道:“原来你见到了那只白蛟,倒是运气不错,还能活着出来,没有被那里面的鲛人魂魄活吃了。”

  叶绿芜心中一喜:“这么说来宸宇师兄也见过那白蛟了?那你可知如何破除囚禁他的那一式阵法?”

  宸宇在听到这话后双眼微微一眯,两道寒光划过叶绿芜的身体,“我既不是岚门弟子,你也不是,便唤我宸宇就好。至于那只白蛟……”

  他口中发出一声轻哼,“大妖清姬在五十年前便已重伤几近魂飞魄散,就算他化龙之时毫无灵力,可数百年修为的蛟族身躯该如何庞大,就算压也能将墨阙会这一帮乌合之众压死。就算他真的不是重伤下清姬的对手,可逃命总行吧?连逃跑都做不到,你说他究竟有多弱啊。”

  叶绿芜不可思议地眨了眨眼睛,一双明眸中闪过诧异的神采:“那白蛟被深藏于地下,想必是墨阙会极为隐秘的事,你居然能知道的这么清楚,当真是个奇人。”

  宸宇定定地看着她,似乎看到了什么极为好笑的事情一般,“你年纪不大,倒是能屈能伸,一张嘴又能说会道的,倒也有趣。”

  而后他略微向后一瞥,对着背上的重光道:“我知道你不会拒绝,这就告诉你那个阵法我见过,若以魂力去破除确实要费一番功夫,其实只需用灵力去打开一个缺口,剩下的事情便十分简单了。在你体内还有我的魂力,我稍后将其取出一丝,其上便必定会沾染上你的气息,只需这一点便就够了。”

  叶绿芜原以为让如今状态的重光去营救白蛟势必会遭到宸宇的拒绝,却没想到对于这个阵法他却要比自己还要了解,此事竟如此轻松。

  她不好意思地笑道:“我还以为你不会同意呢,倒是我小人之心了。”

  宸宇的嘴角一扬,带上了一丝玩味:“倘若真的要用他去救人,我势必不会答应。你快些带路,了解了这些事后我还要细细与他清算一番。”

  叶绿芜连忙转身,向着正殿的方向而去。

  她脚步不停,心中却是思绪翻涌,她也十分想知道大师兄分明丹田经脉皆被封死,又是怎样使出魂力的呢?先有麒麟镯,后有水沂剑,此等实力莫说一个岚门,就是如今天下修道之人都只能仰望,却又为何隐瞒这二十余年呢?

  莫非,这也和十年前那个听枫大会有关?听宸宇和于秋言语,似乎一切都是从那时开始的,先掌门之死,宸宇离去之因,大师兄性情大变之谜,这桩桩件件的岚门秘辛,都是围绕着那一次听枫大会。

  宸宇在双方争斗之中并未受实质的伤,只是魂力损耗有些严重。而他又精通五行轮转之术,周遭树木繁茂,以木生火,便得到了足够能补充自身魂力的火属灵炁。

  有如此强悍的魂力开路,更是少了许多波折,挡路的树木草石皆被横扫一空,竟是少了一半的时间。

  在叶绿芜胡思乱想之际,便来到了正殿门前。

  此处与她离开之时别无二致,就连那两名墨阙会弟子的尸体还停留在原地,以后也会一直留在这里,再也无人记得他们。

  宸宇看到此处战斗的痕迹,意味深长地对叶绿芜道:“这里有墨阙会禁术的气息,当时他们放出的阵法只是个障眼法,真实目的便是将自己全部魂力浓缩为一击,故而在那阵法之内他们是没有魂力的。你虽为不善探查的火属魂力,可也不能连对方有没有魂力都看不出来,回去好好练习循迹之术吧。”

  宸宇这是……在指导自己?

  叶绿芜心中一喜,五行魂力之人各有所长,他却要自己去注重火属魂力者最不擅长的循迹之法,分明是将自己当作弟子来教导。他与大师兄师从岚门正统,二人皆是只有所长而无所短,如今他也用这样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正是不愿自己在离开岚门之后无人教导,白白浪费了这一身的魂力,十年的修行。

  她便双手前伸,缓缓弯下腰去,像男子一般拱手道:“绿芜记下了,定不会白白放弃这一身的修为。”

  宸宇似乎微微点了头,而后越过她踏入殿内。

  他似乎对这里十分熟悉,无需叶绿芜带路,便直奔后殿而去,在塌陷的地面前停下。

  “啧啧啧,你这破坏力可真够强的,竟然直接从这里下去了,王腾若看到了不知得气成什么样。”

  这话不知是在夸自己还是在损自己,叶绿芜有些尴尬地立在原地,不知该说什么好。

  好在宸宇也没有等着她回话,便将修长却带着厚茧的右掌在她面前摊开,催促道:“那枚鲛珠,拿来。”

  叶绿芜依言将鲛珠放在他手中,不知所为何意。

  只见他轻柔地将重光地放在地上,左手托着他的背,右手二指并立点在他的眉间,片刻后一缕红光飘出,围绕在他指尖旁。

  他二指微微一动,那缕魂力便悠悠飘进了鲛珠之中,而后直直向叶绿芜飞去。

  叶绿芜连忙接住那鲛珠,将其紧紧握在掌中。

  宸宇右掌之中又炸开一抹浓重的红光,浓厚的魂力带着万钧之力注入鲛珠之中。做完了这一切,便转过头去替重光搭脉,不再看她:“这里面有我全部的魂力,你带着它去破那阵法,再加上你自己的魂力便已足够了。快去快回,他必须尽快休息。”

  叶绿芜深知重光的伤已是迫在眉睫,便也不多言,只是郑重地点点头,便纵身跃下。

  洞穴之中依旧是一片昏暗,她第一次到这里时心中皆是慌乱,而此刻却心下一片平静。在道出自己被静影落华阵剥夺了岚门弟子的资格,向着师傅道别后,分明是陷入了孑然一身的境遇之中,可心中却没由来地一片平静。

  似乎就在自己转身离去的那一瞬间,她又找回了自己一别十年的本心。

  叶氏祖训,广施恩德却不欠人情,进退有礼却能保持本性。她叶氏绿芜,本身就是一个潇洒率性的人啊。

  她这么一想,脚步也轻快了起来,就连井下的寒潭都不是那么地难以令人忍受了。

  白蛟还保持着自己离去时的那个姿势,可脸上毫无痛苦之色,就像感受不到痛苦一般

  叶绿芜看着他,嘴角扬起一抹粲然笑意,眸中闪烁着动人的星光:“我并无食言,此时便来救你出去。”

  他似乎没有反应过来,眉宇之间还有些懵懂之色:“我很感激,可你的魂力是不足以破除这个阵法的。”

  叶绿芜缓缓将手掌摊开,那枚鲛珠通体深蓝,经宸宇注入魂力后丝丝缕缕的红光盘旋在周围,像极了一件法器。

  她右手二指并立悬于胸前,左手轻轻握着右腕,那枚鲛珠也自行飘向了她身前。

  指间红光霎时开始闪现,鲛珠中的魂力开始迅速流出,注入那白蛟身下的寒潭之中。

  耀眼的红光将她的身影拉长,投在不高的洞顶之上。她艳丽的脸庞笼罩在这红光之中,不似人间绝色,倒真正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长。

  宸宇的魂力果然比自己的强了不知多少,再加上重光的一缕气息,便足以将这个因墨阙会之中浊气散尽而威力大减的阵法破除。

  “啪!”

  那锁着白蛟双腕的锁链逐渐出现裂痕,最终破碎开来。

  他不知在此被囚禁了多久,一时得到自由本应略轻松一些,可他脸上却并没有劫后重生的喜悦之情。

  他半透明的躯体一步步从寒潭之中走出,叶绿芜这才发现他是如此高大,与宸宇一般,只是立在那里便自有一股威压。

  “你对我有救命大恩,按照我族规矩应当与你结下生死契,可无奈我只有半身魂灵在此,还需找到我的真身之后才能履行契约。”

  叶绿芜微微一笑,“无妨,你既已脱离这里,便快些回去找到你的真身吧,我也不贪图你什么生死契。何况于我来说这只是举手之劳罢了,你真正要感谢的人并不是我。”

  那白蛟若有所悟地点点头,“倒是如此,那位提供灵力的人现在何处?我定要去好好谢他一番才是。”

  “那你便快随我来吧,他们还在等着我。”叶绿芜转身走了出去。

  因着白蛟现在只是半副魂魄,无法触碰到叶绿芜,故而无法将她托出去,一人一魂只能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在临近地面时,叶绿芜隐隐约约听到了外面有人在说话,她好奇心大起,便悄悄隐在地面之下,努力地辨别着上面传来的声音。

  “……记住,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使用麒麟镯……”

  她心中狐疑,岚门的三大世代法器之一莫非也存着什么秘密?

  说来也是令人叹惋,澄天镜,麒麟镯和素女琴,这三大法器现如今只有素女琴尚在,恐怕今后岚门的地位怕是要大不如前了。

  她才听了半句话,便感到一片红光闪过,一股力量将自己托上了地面。

  宸宇冷冷地看着她,“怎么,听的可还满意吗?”

  叶绿芜连忙换上一副赔罪的笑脸,从地上起身道:“我只听到你说了麒麟镯三个字,其余的可是半句都没听到。”

  还未等到宸宇回应,她便看到白蛟自洞穴之中急急跃出,而后立在重光身前。

  他原本淡漠的双眸之中充斥着喜悦,就连声音都有些颤抖:“多谢公子救命之恩!自碎月湾一别之后已是三百年,公子可一切安好?”

  这句话在不大的后殿之中宛如一声惊雷,炸裂在每个人的心中。

  叶绿芜也有些愣神,即便一早便听说大师兄并非人族,可却没有想到他已存活于世三百年了?

  重光并没有转头,依旧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淡淡道:“你认错人了,我屈屈一个凡尘辘辘中人,怎会与你相识。”

  白蛟听他此意竟是推脱地一干二净,便有些急迫:“公子救我一族于危难之中,我族人日夜供奉公子,又怎会认错?纵然当初我初具灵识,可公子的英姿却是一日一夜都不曾忘记。”

  似是打定了主意不再与他攀扯一般,重光自黑暗中缓缓站起,凭着感觉向外走去:“我说过了,那人不是我。你如今一不去找原身,二不急于寻魂灵,一直缠着我做什么。”

  白蛟纯净的蓝色眼眸中闪过一丝诧异,那气息虽微弱,可分明就是那位公子的气息。当年碎月湾中灵力紊乱,大多族人便是死于这紊乱的灵力之中。而后有一位神仙一样的公子翩然而至,才帮他们渡过了难关。

  他在碎月湾之中潜心修炼,三百年似乎在一瞬之间便逝去了。

  族人大多在化龙之时没有度过天劫而亡,春去春来,蛟族竟没有剩下几个后代。

  他也曾想过这是否是上天对于他们一族的考验,只要度过了这不知持续多久的考验,便不再会族人凋零。

  今日阴差阳错地在此处得遇公子,便感到这个能改变蛟族所有人的际遇来了,可他却为何一再否认,不肯承认曾经做过的事呢?

  想必是恩人必有难言之隐,也着实不可勉强,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这么想着,他急急追上重光的步伐,恭敬道:“既然公子说我认错了,我便也不再多言。只是不知公子将要去何处?待我寻回真身后必定相随。”

  宸宇扶着重光前行,听到他此话便戏谑道:“你怎么跟个狗皮膏药一样,粘上了还拿不下来了?还是赶紧去找你的身体吧,否则你半副魂魄都能被这儿这群人取出,身体早就被什么人拿去煲汤了也不一定。”

  知道他在有意嘲讽自己,白蛟面上有些不自然,便对着叶绿芜道:“我的身体尚在碎月湾旁,暂时不能与你们同行了。我名闻南,不知阁下名号为何,将来必定相报。”

  叶绿芜连忙摆摆手,笑着道:“我姓叶,名绿芜,你还是快去找回身体吧,今后有缘再会。”

  闻南对着她露出了一个极为纯真的笑颜,而后深深看了重光一眼,魂魄化为原型直冲云霄而去。

  


  (https://www.biqukan.com/71_71415/4552069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