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从大海贼开始的无限之旅 > 第二十三章:前往马林梵多

第二十三章:前往马林梵多

  就算是一个普通的天龙人成为海贼,也会让世界政府和海军十分的尴尬,更别说卡洛这么一个能搞事,还有“背景故事”的天龙人了。

  就在战国还有钢骨空为卡洛的事情心惊胆战的时候,鹤却突然传来了一个好消息,抓到卡洛了。

  战国和钢骨空狂喜之后,又开始为怎么处置卡洛犯了难。

  根据鹤的消息,跟卡洛一起出逃的还有另一个天龙人少女,然后卡洛也因此卷入了天龙人的纷争,如果直接将他送回去,很可能会让他性命不保。

  鹤是个很聪明的人,得知卡洛带走的那个少女的身份,和他们回头在玛丽乔亚众目睽睽之下说的那些话之后,再联想到曾经轰动一时的“两位天龙人父子先后病逝”的事件,鹤很快推断出事情的全貌,也判断出了约顿就是奉天龙人露露来杀害卡洛,抢回女儿的人。

  反正他未来可能成为海贼王,无论多小的可能性我们都要扼杀掉,要不然就把他送回去好了,死掉了正好,反正也不是我们动的手。

  从他释放奴隶这件事来看,他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反而是个有底线的好孩子,就这样让他回去死,我们还有资格以“正义”之名自居吗?

  那怎么办?难道放出去任由他当海贼?

  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试想一下,我们为什么不把他引入海军正轨呢,想办法让他成为一名光荣的海军。

  怎么可能,他可是天龙人,被发现了怎么办?

  这件事只有我们几个少数人知道,以我们权利,随便给他捏造一个海难幸存者的身份不是轻而易举吗?我们不说,有谁会知道?只等一段时间后风头过去,就把他带来马林梵多,送进军校,到时候他还能反了天不成?

  这……的确是个好主意。那么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小鹤,你先带他出去一段时间避避风头,顺便考察一下他的品性是否合格。还有祗园也拜托你了,带她也出去看看吧,我怕她留在我身边会不小心说漏嘴。

  就这样,才发生了卡洛离开玛丽乔亚之后的那些事。

  卡洛听完了鹤的解释,内心中仿佛有着无数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他是万万没有想到,在自己不知情的状况下,竟然给现任的几位海军高层造成了那么多的烦恼,真是让他“受宠若惊”。

  最让他哭笑不得是那则“霸王色之上的霸王”的流言,他也是知道的,原著中八宝水军的首领青椒,曾经也对路飞说过同样的话。没想到这种说法早就开始流传了,还牵扯到了自己。

  卡洛自己很清楚,他可是个穿越者啊,原著中本来根本就没有出现过自己这个名叫“唐吉坷德·卡洛”的人物,说明如果不是被穿越而来的自己改变了命运,这个卡洛只会成为众多天龙人废物中,普通的一个。

  而且自己那句“我要成为海贼王”真的只是单纯的气话,事实上他并不喜欢海贼,不是万不得已是不会出海为贼的。只是这么一句无心之言,没想到也会被海军高层们记在小本本上。

  卡洛最后哭笑不得地得到一个结论:这些聪明人的内心活动真是太丰富了,就喜欢给自己加戏!

  还“凌驾于所有霸王色之上的霸王”……

  霸王色之上……

  霸王色?!

  卡洛此时突然反应过来,这么说自己拥有霸王色?我自己怎么都不知道!?

  卡洛第一次觉醒霸王色的那会儿还是个婴儿,激发后瞬间就晕倒了,根本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当时又是刚来这个世界,语言不通,醒来后也听不懂周围的人在说什么。在他学会了这个世界的语言以后,也从来没有人提到过自己会霸王色这件事,所以长这么大,他竟然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竟然还有霸王色。

  “你确定没搞错人吗?鹤中将。”

  卡洛有些不相信,“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己有霸王色,会不会是你们搞错了?我咋用不出来呢?”

  说完卡洛还用力挤了一挤,除了下面的嘴想要出气外并没有其他感觉。

  “应该不会错,这是战国和空告诉我的。”

  鹤接着肯定地道:“而且我从香波地岛上发现你的那天,就是清晰地感觉到了你的霸王色,才确定你的位置的。你用不出来这并不奇怪,霸王色相比于其他两种霸气要更加难以掌握,很多人只会在无意识的时候释放出霸王色,自己本身则不会操纵这种力量。总之,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说吧,要不要去马林梵多?”

  对于鹤说自己有霸王色的话,卡洛将信将疑。说不定是雷利的霸王色呢。他记得清清楚楚,自己晕过去的时候约顿可还是站的的。

  不过卡洛自然不会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

  “只有一个条件。”

  卡洛说道:“如果我不愿意的话,以后不许强迫我在海军中任职,我不喜欢收人拘束。相对的,我也可以保证不会成为海贼,更不会对那个什么‘海贼王’的称号感兴趣。怎么样?”

  鹤略微一思索,就答应了卡洛的要求:“好,我答应你,不过得再加上一条,你得保证以后也不会加入革命军。”

  卡洛立刻一翻白眼,道:“我保证!”

  革命军?搞笑呢,我可是天龙人。

  事不宜迟,鹤当即出发,带着卡洛和祗园踏上了前往玛丽乔亚的旅途。

  在港口卡洛还碰巧见到了路奇。

  路奇双手都缠着绷带,看到卡洛,“傲娇”地一转头,一副“你是我的手下败将”的表情。

  卡洛不由得被气得牙齿痒痒。

  给我块儿黄金,看我不把你屎都打出来……不,只要报上本大爷的真实名号,就能让你这个小喽啰跪舔我的脚。

  想归想,卡洛可不会立刻付诸行动,只是把罗布·路奇这个名字记在了自己的小本本上。

  ……

  两天以后,海军总部,马林梵多。

  “哇!果然还是带着故乡气息的空气闻着舒服!”

  祗园一下船,立刻可爱地伸了一个懒腰。

  卡洛立刻煞风景地道:“你又不是狗鼻子,这是心理作用吧。”

  祗园朝他翻了翻白眼。

  鹤则不想在港口浪费时间,她还有任务呢,于是催道:“好了,我们走吧。”

  说完,便带着两人朝居住区走去。

  自从出了前大将泽法亲属被杀害的事件之后,大部分的海军将官就都把亲属转移到了马林梵多上。因此马林梵多不仅是海军的军事基地,还拥有一个庞大的的住宅区,各种生活设施一应俱全。

  只不过这个岛屿总归还是为了军事用途而启用的,因此即使是岛上的生活区域的建筑也有着军营一般严谨明了的风格。

  一行人首先来到了祗园的家里。

  刚到祗园家门口,卡洛就立刻小小地震惊了一下。

  祗园的宅邸竟然在在马林梵多的中心,居住区里最靠近海军本部办公大楼的位置。而且还是个占地面积不小的大庭院。

  能住在这种地方的人呢,用屁股想都知道家境肯定不一般。

  鹤曾经告诉过卡洛,祗园的亲人是海军本部的高官,是她的一个好友。但是照这种情况来看,能住这样的地方,不是大将就是元帅了。

  难道祗园竟然是战国的孙女!?

  想到这个可能,卡洛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仿佛是看出了卡洛的疑惑,鹤敲了敲门,同时笑着说道;“祗园是空的孙女。”

  原来不是战国的啊。卡洛随即释然了。

  战国那样的爆炸头,怎么可能有个这么可爱的孙女。

  钢骨空是海军元帅,也就是说祗园是现任海军元帅的孙女,真的是出身名门啊,也算是和自己的天龙人出身门当户对了……不对,我想这些干什么?

  卡洛瞥了一眼一脸兴奋的祗园,摇了摇头。

  没让他们等多久,大门很快就被打开了,一个风韵犹存的和服贵妇迎了上来,祗园见状立刻冲上前去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妈妈!”

  “祗园,真是想死妈妈了!”

  接着祗园母亲又赶紧朝鹤行李道:“多谢鹤中将这些日子里对小女的照顾!”

  鹤笑道:“哪里哪里,有祗园陪在身旁,真的让我感觉自己也年轻了不少啊。”

  然后介绍卡洛道:“这就是我提到过的,那个叫做‘卡洛’的孩子。”

  卡洛立刻乖巧地向祗园母亲行了一个礼,道:“伯母好。”

  “你好!叫我都舞就好了。”

  祗园的母亲都舞看起来很喜欢卡洛这个表情酷酷的小正太,道:“早就听祗园说起过你了,知道祗园交上了同龄朋友,可把我高兴坏了。来吧,大家都请进!”

  鹤摆了摆手,推辞道:“我还有任务呢,改天再打扰吧。卡洛你要乖一点,马林梵多可不是我的船上,不要给别人惹麻烦。”

  卡洛翻了个白眼。说得好像我特别能惹麻烦似的。

  接着鹤就在门口和大家告别。卡洛也被迎进了屋里。

  祗园的父亲叫做鸣尊,只是个刚刚奔三的年轻海军中将,长期驻扎在马林梵多。母亲都舞则是个海军上尉,曾经是鸣尊的手下。两人同处于一条军舰上,日久生情,于是坠入爱河,这才有了祗园。

  鸣尊听到女儿回来的消息,立刻把公务扔给手下,回到了家里。

  祗园一家三口团聚了,重新看到一年多不见的女儿,三个人互相抱成一团,弄得卡洛这个外人很是尴尬。

  鸣尊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个女儿带回家的男孩,立刻好奇地问起了卡洛的状况。

  祗园的父母都不知道卡洛的真实身份,祗园也被嘱咐了不要告诉父母。为了应付这种情况,鹤事先就已经按照给卡洛准备好的假身份,和卡洛对过了该怎么说。

  于是卡洛虽然因为要说谎,感觉有点别扭,但还是把提前编造好的说辞拿了出来。说自己是个商人护卫的儿子,结果船只遇上了海难,只有自己一个人生还。

  船只遇上海难这种事,在伟大航路上实在是太常见了,即使是海军的军舰都不能保证每次航行都不出意外。

  都舞立刻同情起卡洛的“悲惨”遭遇,安慰了他起来。

  卡洛不由得发出感叹:祗园的母亲真温柔啊!真可惜,不知道我的母亲是什么样的。

  卡洛的这一世的母亲在他刚出生不久后就去世了,只留下谢尔尼斯一个人陪他长大。卡洛也对那个母亲没有什么印象。

  不过好歹也是二世为人的人了,卡洛很快就收起了感慨的心态。

  偌大的一个宅子,里面就只住着空,祗园,和她的父母,其实还是满冷清的。

  和卡洛交谈了一会儿后,都舞和鸣尊发现卡洛似乎有着远超一般孩子的见识,是个十分聪明的孩子。顿时对他好感大增,当即邀请卡洛在他们家住下。

  鹤本来也给卡洛安排了住处的,但是拗不过祗园父母的热情,卡洛只好答应打扰一晚。

  卡洛也发现了,鸣尊虽然身体看起来不是很壮硕,但是他的一举一动都带着一股说不清的力量感,明显就是高手中的高手。

  应该说不愧是祗园的父亲吗?

  祗园家习武之风浓厚,刚吃完晚饭,鸣尊就站了起来,挽起袖子说道:“哟西,闲聊的话已经说得差不多了。作为饭后运动,就让我来检验一下,我的宝贝女儿这一年里究竟有了多大的进步吧!”

  祗园家宅邸的仓库被改造成了宽敞的道场。卡洛很荣幸地能和都舞一起旁观父女俩的战斗。

  祗园换上了卡洛熟悉的训练服,站到了鸣尊对面。而鸣尊还是刚刚那件居家的宽敞和服。

  祗园掏出了木刀,而鸣尊还是空手。

  没有多言,祗园眼神一凝,快步冲向鸣尊。

  鸣尊只是伸出一根手指,在半空中“啪”的一声就架住了祗园的木刀。

  武装色缠绕!

  尽管还没有变黑,但卡洛的见闻色清晰地捕捉到鸣尊那根手指上缠绕的奇异力量。

  已经觉醒了武装色的他立刻就认出了,那是武装色霸气。

  接下来鸣尊把自己的手指当做剑一样舞了起来,和祗园的木刀打在一起。

  卡洛看了一会儿,最后终于有些惊讶地道:“这是……海军基础剑术?”

  都舞赞赏地看了卡洛一眼,说道:“没错,老公他用的是海军基础剑术。”

  所谓的海军基础剑术,与其说是剑术,不如说是基础的用剑动作规范。就是为了让刚握上剑的新手知道该怎么握剑,怎么挥剑最有效率,才被总结出来的。

  没有复杂的试探动作、花招、假动作和攻击角度,只有简单的劈砍、横砍和刺击,再加上一些简单的步伐。

  卡洛在鹤船上的头几个月里,练的就是这套基础剑术。

  鸣尊将这些基础动作一板一眼,宛如教科书示范般地使出来,却能流畅地和祗园过招。

  卡洛还能看出,这只是鸣尊在放水而已,要是他认真起来,即使是用这些刻板的,完全可以预知的动作,也能轻松击败祗园,还不是靠蛮力。

  这就很有意思了,在卡洛原来的想法里,就像是再强的高手,只要被绑住了手脚,都不一定能战胜一个新人。

  鸣尊现在就像是一个被绑住了手脚的高手。明明只有那几个简单的动作,宛如机器人一样不变的行动轨迹。他只要一抬手,一动脚,早就练惯了这些动作的卡洛就知道他的下一剑会劈在哪里,下一步会踩在哪里。

  对上这样的对手,只要对方不用蛮力不变招,卡洛自觉能轻松取胜。祗园的剑术水平明明远在自己之上,可是为什么看起来完全就是在苦苦支撑?

  卡洛疑惑了,只得继续凝神观察鸣尊的动作,接着骤然睁大眼睛——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

  (https://www.biqukan.com/71_71400/4941680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