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最强农家女 > 第八章 胆大的找事

第八章 胆大的找事


  刘老太太昨儿在大儿媳那受了气,一整晚也没睡好。

  早上起来也没好脸色,只有看到玉树时,才稍微好些。

  摸着头发,从屋里出来,就看见刘杏扒在墙头,也不知道在那瞅什么。

  “老二媳妇,你在那干嘛呢!早饭做了没?大清早的,扒在那做啥!家里家外一推活呢!”自打小儿子成婚,他们老两口都是跟着小儿子过的。

  老两口的田地,以及家里所有的财产,都归了小儿子。

  所以这养老送终,自然也是小儿子的事。

  本来大儿子活着的话,还能照应一下,现在是没指望了,沈氏忒没用,自己都要顾不上了,哪里还能顾得他们。

  刘杏跳下凳子,语气有些阴阴的,“娘,我就是奇怪,你说老大家也不知发了什么横财,院子里竟然堆满了猪肉,我瞧着可不少呢!”

  沈老太太瞧着她,忽然就笑了,“大白天的尽说梦话,他们家连口的粥都要喝不上,哪来的肉,一定是你眼花了。”

  刘杏急了,“我亲眼瞧见的,咋是眼花,不信您过去瞧瞧,大嫂正在院子里拾掇呢!”

  沈老太太还是不信,这才一夜的功夫,他们还能变出来不成,“你别老是瞅着他们家,我得去你二姑母,让她给青禾张罗一下当丫鬟的事,咱们沈家总得走出去一两个孩子,不能一辈子都窝在这大山里。”

  刘杏立马有些不高兴了,“娘,咋不让玉梅去试试,左右不过是当丫鬟,是去伺候人的,我们家玉梅手脚勤快,当个丫鬟也没什么难的。”

  跟沈氏的想法不同,刘杏觉着虽是签了卖×契约,但是女儿从今往后就能住在深宅大院里,吃的好,穿的好,说不定日后还能帮衬着家里。

  她自然是不可能知道,那深宅大院看着光鲜富贵,却是藏着多少脏污残忍的事。

  沈老太太鄙夷的瞧她一眼,“谁让玉梅长的像你,人家买丫鬟,也得看相貌的。”

  说完,老太太揣着手出门去了。

  刘杏脑子一时没转过弯来,等她醒过神的时候,才晓得婆婆不仅嫌弃她长的丑,还嫌弃玉梅长相难看。

  刘杏嗤笑,很不以为意。

  在乡下,最不需要的就是长相,能当饭吃吗?

  想要日子过的好,还得靠卖力气。

  心里想着事,也就把猪肉的事给忘了。

  青禾带着弟弟在林子里捡柴,地上散落许多。

  冬天被积雪压断的,也有被大风吹断的。

  不一会,两个人就捡了许多。

  用麻绳把树枝捆好,背在身上。

  看着差不多了,姐弟俩开始往回走。

  走过田梗的时候,田梗太窄了,阿宝走到了前面,青禾走在后面。

  一高一矮两个单薄的身影,被阳光拉长……

  走了一段路,沈青禾瞧见不远处的树后面,似乎躲着一个人。

  于是,她对阿宝说道:“你先回家,我背着柴,要走的慢些。”

  “那我也走慢些,等你一起回家。”阿宝怀里还抱着几根树枝,边走边捡。

  青禾面色一正,“你不听阿姐的话了?乖,你先回去,咱家院子里挂了那么些肉,你不回去看着,叫人偷去咋办?”

  阿宝转念一想,真的不太放心,便跑走了。

  沈青禾当做没看见树后面躲着的人,径直走过去。

  刘魁昨儿可是等了好久,最后都等的太困,躺在麦草垛上睡着了。

  一觉醒来,天都黑了,可是哪里有沈青禾的影子。

  他心里那个气,觉得被沈青禾耍了。

  这口气憋在心里实在不好受,抓心挠肝的。

  所以今儿就在沈家不远处瞄着,他发誓,非得逮到沈青禾不可。

  昨儿夜里起了雾,这会太阳刚刚还没变暖,露珠儿还未完全散去。

  青禾在外面转了一圈,身上披了一层雾水。

  头发也是湿漉漉的,额前刘海凝成了一缕一缕,露出了白皙饱满的额头。

  这会秀眉微微蹙着,那双眼儿显得格外灵动明亮。

  刘魁其实年纪也不大,只不过他醒事的早,又是爹娘老来得子,宠惯的很。

  十四五岁就想着男女之事,可这村子才有多大,年纪相当的闺女都恨不得躲他十丈远,家里爹娘更是看的紧。

  他顶多也就是嘴上讨巧,或是扒人家墙头偷望,再干些夜里捅窗户纸,听墙根的事。

  偶尔瞧见人家房里的事,更让他心里急躁的不行。

  沈重林死了之后,家里也没了顶门立户的人,刘魁不怕。

  真要坏了青禾的名声,大不了娶她过门就是。

  反正搁在家里,还能帮着干活,也不用置办彩礼,因为沈家丢不起那人啊!

  这是他娘成天在家嘀咕的话。

  总是说,要是哪家闺女不要彩礼,能嫁过来就好了。

  刘魁把这话记在了心里,能白得一个媳妇,谁不觉得好?

  穷子村,田地少,还得交租纳税,刘魁又是个不顶事的人,种地打猎都不会,傻子才想跟他结亲家。

  刘魁越想,越觉得自己聪明,十四岁的丫头,能嫁人了,瘦就瘦点呗。

  至于辈分,刘魁压根没考虑过,反正也只是远房亲戚。邻近的村子住着,往上面几辈数数,谁跟谁都能掰扯出一点亲戚关系。

  他心里的小算盘打的精,他能算计到的,也只有自己那一步。

  瞧见沈青禾越走越近,刘魁激动的不行,搓了搓手,看准时机从树后面跳出来,朝青禾扑去。

  沈青禾早料到他会搞突然袭击,迈出去的脚,淡定的收了回来,又往后退了两步,装作警惕慌乱的看着他,“怎么是你?你,你想干什么?”

  原本刘魁还有些纳闷她昨儿的态度,太强硬冷漠了,有点不像她。

  至少现在这样才对,才是沈青禾。

  “你说我想干什么,还记得昨儿早上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吗?结果害老子白等了一个下午,你自己说说,这事你打算怎么了结!”

  沈青禾低下头掩去眼底的厌恶,声音依然装作害怕发抖,“昨儿……昨儿我上山去了,你也知道傍月山不好走,我绕了许久,我到了天黑才回来,所以……所以没有去成。”

  “你上山干什么?你认得上山的路?我可告诉你,别想骗老子!”刘魁眯起眼质问。


  (https://www.biqukan.com/70_70288/979835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