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洛天依异次元之旅 > 《洛天依的时空之旅》权御天下结局

《洛天依的时空之旅》权御天下结局


  洛天依寻声望去,看到一个老头正向自己走来。

  “你是?”洛天依只觉得这老头相貌有些熟悉,但一时间又记不起他是谁。

  “我,我是陆逊呀。”

  陆逊挠了挠头,有些激动道。

  “陛……洛姑娘你怎么回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陆逊?”听到这名字,屋内的乐正绫直接走了出来。

  “你是陆逊?”洛天依也有些惊讶,她对陆逊的印象还停留在以前在蜀地给她送东西的那个中年男子。

  可眼前这个老头……

  “大…大都督……”见到乐正绫,陆逊愈发激动了。

  莫说陆逊现在身居高位,就算他再怎么样,眼前这二位他都不可能忘记的。

  领队的兵士也懵了,这两个人认识上大将军?

  (PS:公元229年,孙权于大将军之上另设上大将军,官位高于三公。)

  “你们,速速退去吧。”转头看了眼一队兵士,陆逊摆了摆手,让他们离去。

  “诺。”

  “你也走吧。”洛天依摇了摇头,对陆逊道,“勿要认我,我不想再去管那些事了。”

  “可……”

  “走吧,陆逊,若是你还当我是你曾经的主公。”

  没有再给陆逊说话的机会,洛天依牵起乐正绫的手,径直走进了房间。

  陆逊再无言语,转身离去了。

  隔天他派人送来一副牌匾,洛记包子铺。

  同时陆逊下令,任何人见到金陵城南那间包子铺都不许为难。

  洛天依并未阻止,除了那个牌匾,其他的她都觉得不错。

  洛记包子铺……

  蜗牛?

  晃了晃头,洛天依也不知道自己脑海里为什么会蹦出些许奇怪的想法。

  “洛记包子铺,这个名字不错呀。”

  看着正在安装的牌匾,乐正绫由衷赞道。

  “阿绫喜欢,那就留下吧。”本来想找个时间将牌匾拆下来的洛天依闻言,顿时打消了这个想法。

  “恩恩。”

  “……”

  此后,来领包子的人就更多了,一些有能力的人也会来买一些,毕竟这包子要比平常的包子美味多了。

  “小钱钱,嘿嘿,小钱钱。”

  这不,乐正绫正在桌前清点着今天卖包子得来的铜钱。

  虽然亏的更多就是了……

  “阿绫,你要是想点,那边的箱子里有很多。”

  将抽子一摞摞抱回房间的洛天依指着里屋说道。

  “天依,你不懂,那是孙权给的,这可是自己挣的。”将铜钱收到抽屉里,乐正绫转头道,“自己挣来的,才是最好的。”

  “唔,好吧。”洛天依表示自己不是很了解这些,将抽子放在桌上,便又出去了。

  “…………”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间便来到了公元234年的十月。

  这天傍晚,洛天依如往常般卖着包子。

  “蜀国丞相病亡五丈原,蜀国丞相病亡五丈原。”

  不远处一斥候奔向军营时喊到。

  “那卧龙也去了?”洛天依闻声一叹,当真是岁月不饶人。

  “汉室中兴难矣,希望那刘禅能做个明智的抉择,免苍生于水火吧。”

  公元235年初,乐正绫偶感风寒,引起身体旧疾,医治了大半年才完全康复。

  但身子底总归是亏损了。

  吓得洛天依连忙去找了孙权,又要了一堆补品。

  “哼…哼哼……”

  乐正绫一边擦着鼻血,一边望着还在那边煎药的洛天依,劝阻道:“天依,别在熬了,这补的…有点过了。”

  “嗯……再喝最后一碗,就一碗,好不好?”

  “那就再喝一碗吧……”

  “………”

  平平淡淡的日子过得很快,洛天依和乐正绫在江东定居十年后选择离开,重新回到蜀地。

  此时的蜀国早已不复十几年前的繁荣,连国都成都,都是一副破败之景。

  期间,洛天依在外出购买蜀锦时,认识了一个坐在河边发呆的中年男子。

  有时候带着乐正绫出来时,她们时不时的还会和他聊上几句。

  中年男子问的最多的问题就是“听话,听话。”

  这也让乐正绫嗤笑不已,一个男子,已到了这般年纪,还问这种小孩子的问题。

  他貌似也很向往洛天依和乐正绫两人这样的生活。

  又过了两年,孙权来信说,陆逊去世了。

  乐正绫为此大哭了一场,那可是她最好的部下……

  “阿绫,别哭,你还有我……”搂着怀中的人儿,洛天依柔声安慰着她。

  “可是……可是我……”

  “好了,阿绫年纪也不小了,不能再像小孩子那样,哭鼻子了。”拭去乐正绫眼角的泪痕,洛天依继续安慰道。

  “是啊……年纪也不小了。”听到洛天依这么说,乐正绫也是用手指点这洛天依的脸颊,发现那白皙的皮肤竟干枯的可怕。

  “天依……”

  “没事的阿绫。”

  后者暖暖的笑容使得乐正绫安心下来,有时候爱情就是这么神奇,你信任我,我信任你,便足矣解决这世间所有的事情。

  此后许久,洛天依都不再出门,一心在家里陪乐正绫。

  六年后,洛天依收到了孙权给自己的书信,也或者可是称之为,遗书。

  除却嘱托她本身之事外,他还托她,替他看一眼,那未来的繁华盛世。

  尔后一天,河边的小胖子缺主动找上们来。

  “前辈,你说,若是你面对一件足以改变天下的事,而前人已给你留下解决办法,你是会自己决断,还是听话呢?”

  那男子显得很着急,但又很诚恳的问道。

  “天下?这天下大势无时无刻不在改变,前人所言只可应当时之势,现在的事,依你自己的判断便可。”

  正在炒菜的洛天依头都没回,直接答话道。

  “好,我明白了。”听到这番话,男子轻笑一声,好像豁然开朗般,不再言语,直接离开了。

  “这江山,或许父皇当时,交给我,就是错的。”

  男子回到成都,独自一人待在皇宫门前,看着来来往往慌乱的百姓,苦笑道。

  数日前,他打开了相父最后一次北伐前给他留下的锦囊,依计行事可保蜀汉数十年。

  但,他累了……

  或者说,他不想在看到战争中那些死去的面孔了。

  他的士兵都在挨饿,他的百姓们都在惊慌失措,担心魏军破城后会不会屠城。

  “这天下,乱了这么久,也该结束了。”朝堂上,听着光禄大夫周赞出城受降的提议,他闭上眼喃喃着。

  “陛下,大将军手中尚有数万可战之军,成都粮草也可吃撑数月,我等愿与魏军决一死战!”

  “是啊陛下,我等愿与蜀国共存亡!”

  还有这些先帝给他留下的,忠心耿耿的臣子们啊……

  “出城!”

  公元263年,魏国司马昭进攻蜀国,后主刘禅在尚有一战之力的情况下,出城受降,后人皆讥之,笑之。

  “他最终还是降了。”

  乐正绫听到此事后,摇了摇头,这蜀国皇帝当的,未免也太没骨气了点。

  “阿绫,你不懂。”当过君主的洛天依在这方面要比乐正绫理解的多。

  “他不是为了自己苟活性命,若要为此,他大可用士兵的性命来填堵。”

  “哎……”

  公元265年,司马昭之子司马炎称帝,建立晋朝。

  公元277年。

  已是白发苍苍的乐正绫揽着洛天依的胳膊,看着远方水色,呜咽道:“天依,一世,真的好快。”

  “是啊,真快。”洛天依望着身旁的人儿,脸上轻柔的笑容,似是从未变过。

  “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是在江东,那孙策的葬礼上……”

  “当时你还凶我,我不就是没打下合肥嘛。”提起旧事,乐正绫也是想起种种过往,抱怨道,“之后我不是打下来了吗,还活捉了曹仁。”

  “天依,我一直想问,那一年的那场雪,到底是怎么回事……”

  “下一世找到你,我就告诉你。”

  “等待往往是最煎熬,上一世来的太突然,我真的……”

  “阿绫,你说下一世,我还能找到你吗?”

  “阿绫?”

  身旁的人儿许久不曾答话,洛天依费力转身望去,发现后者的眸子,不知何时已悄然阖上。

  微风吹起一缕白丝,身旁人儿的体温似乎尚在,洛天依依偎着这股暖意,微笑着,淡淡道:

  “阿绫,下一世,再会。”

  PS:算是怀旧一下吧,今天在码这个,为了证明我没有偷懒咕咕咕,发出来。

  


  (https://www.biqukan.com/70_70085/5012160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