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一弦空思断华年 > 第九章 琼花(下)

第九章 琼花(下)


  “那琼花不过是个养女,若是嫁给你,这身份不对等,难免遭人说闲话。”

  严炎震惊,当初父亲所谓提亲,谁人不知琼花非琼三娘所出,如今拿此理由搪塞自己,未免没有说服力。联想方才琼花所言,他算是有了些眉目。

  “可是琼庄主不允?”

  严老摸着自己的胡须,拍了拍严炎的肩膀,“父亲自有计较,你不要再问。”转身便要离去。

  严炎杵在原地,默默握拳,“父亲,果真是想利用孩子婚事,吞并了琼花庄么?”

  “谁说的?”严庄主语气之中显得有些不满。“小孩子不要瞎猜。”

  “我不是小孩子了!爹不就是看今年琼花庄的新酿销量极好,想要求得配方么,不就是想利用孩儿的婚事吞并琼花庄么!我只当爹为人正直,从不会这样怀揣恶意!”

  “混账!”

  一个响亮的巴掌落在了严炎的脸上,他没有还嘴,只是咬紧了牙关。

  “谁教你的?越发放肆了!还不回家!别给我在这里丢人现眼!”

  严炎被下人拽着上了车,他回头望着琼花庄,隐约觉得雪地中有一抹红色,在目送着他们离开。

  严炎回到家中,便被关了禁闭,除了一日三餐以外,谁人都不许瞧见。

  严母也是日日夜夜劝着严庄主,只道是自己的儿子不懂事,年纪尚小,或是在那琼花庄听了些混话。

  严庄主自然是宠溺严炎的,小的时候任凭他要什么便给什么,不过严炎对比同龄人听话许多,对严老的命令也是言听计从,从未忤逆。今日生了这样的事,严庄主也可以说是始料未及。

  “夫人不必再劝了,我心里自由分寸,不过是给他提个醒,关他几日就放出来。”严老叹了口气,“旁人这样说我倒也罢了,唯独我儿居然也不能理解我。”

  严母在一旁用帕子擦拭着自己的泪水,哽咽道:“炎儿毕竟是老爷的亲生骨血,纵然犯一些错也是常有的,只是老爷以前都不曾这样严惩过他,我,我....”

  严庄主握住自己夫人的手,轻轻拍着安慰道:“众人皆道我去向琼三娘提亲,是觊觎她的酒庄,的确,我承认我心中是有三分惦记,不过剩下的这七分完全是为炎儿打算的。如今酒庄生意难做,各大酒庄抢占份额,若是不给炎儿找一个得力的帮手,今后继承我们严家酒庄怕是路也不好走哇。”

  严庄主叹着气,眼见着自己的头上,白发又多了些,内心不由生了几分酸涩出来。

  “琼花庄新酿的酒销路极佳,不过她庄上人手少,产的也少,若是炎儿同她家成了,严家不缺人手,互相帮衬,在这酿酒届足以站稳脚跟,但这琼三娘眼界还是不高,到底是妇人。”

  严母依旧哽咽:“老爷可有问过炎儿的意见?老爷想的全,可炎儿未必领这个情。”

  严老有些不屑,“他能有多大,能有什么想法?左右咱们给他先谋划了,又不是害他。”

  “老爷.....”

  “你也不必再劝了,不过是关他个三两日吃食又不曾断他的,饿不死的。”

  严庄主说的倒有几分道理,严炎在屋里待着还挺滋润。每天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和往常也没什么区别,不过是禁了足,不能去外头罢了,正好在屋子里温温书,习习字。

  从小到大,严炎的一切都有他的父亲决定。他也不愿意去反抗,觉得安逸。

  无论是当初父亲对他说要他去娶琼三娘的女儿也好,继承家业也好,他的内心都不曾有过波澜,只是一昧的接受。

  但他的父亲又提出要重新为他寻求佳人时,为何他的心境与往常大不相同。

  严炎烦躁的提笔,行在昂贵的宣纸上题字,但思来想去,落笔却只有两个字。

  【琼花】

  不知从何时起,自己的脑袋里便全是那个少女的身影。

  穿着单薄衣物在高台上翩翩起舞的模样。

  用手敲着自己的脑瓜,说自己是呆瓜的模样。

  她在琼花丛中浅浅微笑的模样。

  她用手托着腮帮子,细想事情的模样。

  .....

  他甚至连脑袋放空都做不到,回味着少女双手温柔的触感。

  “琼花...”

  好想见她。

  琼花庄内,依旧是白雪皑皑。

  但是在这静谧的环境之下,依旧掩盖不了琼三娘的怒火。

  她一身绛紫色的衣服,坐在正厅之上,手中是一根厚厚的木板。

  她就这样用木板拍着自己的手,连身旁的茶都不曾去顾及,只是用极度凶恶的眼神望着跪在地下的琼花。

  三娘早年丧夫,膝下无子,于是在琼花三岁时收养了她。因自己读书不多,所以对琼花,可谓是给予厚望。

  于是,在同龄人玩泥巴的时候,琼三娘斥重金请来的数十位教书先生,让琼花日夜学习。无论读书,写字,绘画弹琴,哪一项做的不好也要责罚挨打。习舞也是,常常在冰天雪地,令琼花赤足在雪中起舞。

  有时练舞,因为琼花穿着单薄,发了高烧。三娘也只是骂着琼花自个儿身子忒弱,练习依旧。

  此刻三娘望着地上的琼花,扬起板子便朝她的手臂上重重一敲。

  “你见过严家那小子了?说话!”

  琼花不敢用手去捂刚才被打的地方,只是噙着泪点了点头。

  又一板子朝她的手上打去,三娘心中有一股恶气急需排遣。

  “你知不知道严家的那群混账东西,想把你娶过去啊?”

  琼花依旧摇头。

  “我苦心经营这么多年的琼花中,可不能就败在你手里,你给我仔细想清楚了,只有他们过来的理儿,没有你嫁出去的门儿!”

  见琼花没有回答,琼三娘又是一板子。

  “聋了还是哑了?给我回话。”

  “是...庄主。”

  琼三娘拂袖而去,只留下琼花一人瘫坐在厅中。

  三娘身旁的婆婆是个心善之人,看着琼花长大,每次三娘责罚琼花之后,婆婆总会偷偷来安慰。

  今日三娘打的着实重了些,琼花的手膀子肿胀了整整一圈,看样子这几日连抬手都不能。

  婆婆见三娘走远,便寻了个理由留了下来,心疼的抱着琼花,眼中全是泪。

  “婆婆你莫要哭,庄主对我严厉也是常有的。我一点儿都不疼。”琼花安慰着婆婆那和自己被打的手举不起来,只得换了一只手拍着婆婆的背。

  “你知道便好,庄主也是为了你好。打在你身痛在庄主的心呐。”婆婆抹着泪。看了看琼花的伤口。虽未见血,但也青紫的叫人害怕。

  “等三娘睡下了,你到我房里来,我给你敷一敷,可怜小姐了...”说完又掩面抽噎起来。

  琼花强挤出一个微笑,“婆婆莫要在这儿久留了,说不定庄主还有事要寻,若是找不到人又要责怪了。”

  婆婆只得答应,将脸上的泪痕洗去,遂去后院服侍琼三娘。

  琼花回到自己闺房,让小丫头收了些外头的积雪,外敷在伤口上。

  冰冷的触感让伤痛削减了一半,琼花不由感叹身在冰雪之地的好处。

  她回想着那位叫严炎的少年,莞尔一笑。

  “不过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呆瓜,又冒失又蠢笨,不过就是个温室里长大的小少爷罢了。”

  这样说着,脑袋里去不由的想起他用外衣将自己裹起的场景。

  从小到大,除去婆婆,还没有人这样温柔的对待自己。

  “多亏庄主替我回绝,这样的傻子我才不嫁呢。”

  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却觉得酸酸的。

  她明白琼三娘方才那番话的意思,她生是琼花庄的人,死是琼花庄的鬼,今后要肩负的责任,断送了她嫁人的门路。

  唯有别家公子进来的门儿,现在这世道,谁不是千尊万贵的?哪有公子哥肯主动入赘的道理?

  想到此处,她的心不由得嘎达了一下。同所有同龄少女一样,琼花十六,未尝人事但却向往有朝一日,能享洞房花烛。三娘对她,对琼花庄的心意,她不是不能理解,只是她一步都不曾踏出过汾头山,她不想被禁锢一世。

  “小姐在想什么?”婆婆掌着灯,出现在了琼花的身后。

  琼花惊住,道:“婆婆怎么这么晚了还不歇息。”

  “你屋子里的丫头忒不上心,门窗都没有关好,正巡夜呢,顺道看看。”

  琼花望着婆婆,心想婆婆也这般岁数了,必定是经历过大风大雨的,见过的世面总归要比自己多上一些。于是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问道。

  “婆婆,若是你想和故人联系,但是相隔甚远,会怎么做呢?”

  “寻快马,即刻出发,去见便是了。小姐问这个做什么?”

  琼花若有所思,“那若是婆婆不得外出,又如何?”

  “你这小姑娘,魔怔了?净对老人家提些奇怪的问题。”婆婆慈爱地摸着琼花的头,“可以写信也可以寄些小玩儿,把心意传达了,见不见人都是一样的。”

  琼花的眼睛突然一亮,连忙拉住婆婆的袖口,兴奋不已。

  “婆婆,我想写信。”

  三日之后,严炎收到了一封花笺,字迹娟秀,纸上有六瓣霜花暗纹,凌冽着花香。

  【严公子亲启,琼花呈】


  (https://www.biqukan.com/70_70084/5041881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