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一弦空思断华年 > 第十七章 燃尽

第十七章 燃尽


  篝火就这样热烈的燃烧着,不时有烧断木柴发出的霹雳声。

  琼花穿着白色的衣裳,那是她在品酒大会上起舞时穿着的,通体的白色,和她的肌肤极其相称。她散落了青丝,除去腰间那串铃铛,再无别的装饰。

  不过她的脸上尚有红色的掌印,嘴角挂着未擦干净的血丝,略显得有些诡异。

  “琼花!”

  严炎用尽了他一生的力气,即使自己的腿脚被冻的毫无知觉,他也不顾其他朝琼花跑了过去。

  “还不快拉回来!”

  严庄主连忙指挥下人去拦,下人们望着高台上突然出现的琼花出了神,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慌忙去拽严炎。

  琼花也不顾风大,任由寒风吹着,素色的裙摆就这样在风中散开,那是何等美丽的景象。夜色之中的一抹白色,她生的便极美,如此装扮,让人怎么也移不开双眼。

  “阿花!你在做什么!快回屋里去!”

  琼三娘的声音在这片嘈杂声中,显得这样的微弱,她甩开了护在她身前的婆婆的手,也向高台跑去。

  她觉得不对劲,那是她的女儿,她三岁领养了琼花,虽说不是生母,但她在乎这个小小的姑娘,她知道自己平日里太过霸道,保护过度,她也知道琼花恨她,但是她不想伤她,更不想别人伤她,骗她。三娘不管那些在外头舞棍棒乱战的下人们是否会误伤到自己,一步又一步,接近那台子。

  琼花望着台子下头燃着的篝火,烧的是那样的往,热气蓬勃,就这样扫在她的脸上,她觉得格外的暖和,从未有过的舒心。

  “琼花!”

  她的两侧传来了不同人叫唤她的声音,即使人群喧闹,她分辨的出来。

  她望着下头厮杀的人们,她笑了笑,这些人都不知道自己在为和而斗吧,说句实话,她也不知道。她昏过去不过片刻,便醒了过来,庄内的人都拿着棍棒朝外头赶,也不去看管她,她便知道,今天的自己,生了事了。

  她一生的记忆都是在这琼花庄度过的,除此之外,她对外头所有的印象,只停留在严炎寄给她的信里。

  如今,严炎应当是被他的家人带走的,他会怎样呢?和那位不知内情的袁小姐结婚生子?想到这里,她的心脏便觉得停滞两秒;那自己呢?

  琼花庄会怎样?知道严炎新婚之夜居然逃婚想带着她私奔,她会成为琼花庄千年难消的罪人,给酒庄蒙羞。

  她不想看着严炎与他人厮守,也不想因为自己给三娘徒增麻烦。

  她从衣柜里取出了这件素衣,她穿着这件衣裳横空出世,面见众人,如今也该穿着这件衣服,去将琐事了结。严炎也好,三娘也好,他们本该过得安稳平安。

  她就这样站在台子上,目光望着被人拉住的严炎,一滴泪就这样从脸上滑落下来。

  “炎,你究竟是怎样,爱着我的呢?”

  她没有犹豫,笑着闭上了眼,从高台一跃而下,篝火瞬间燃的更旺,溅起了火星。

  “琼花!”

  严炎感觉自己的双脚终于失去了意识,他软瘫在地上。打斗的众人也都停了下来,不知谁喊着救人,这才慌忙挤着去灭火。

  “琼花……琼花……”

  人群围成一道道肉墙,严炎怎么也拨不开来,他的嗓子叫哑了,只觉得眼前的人影重叠,渐渐地,再看不见别的,栽倒在雪地中。

  “花!我的阿花!”

  琼三娘去拉,可哪里拉的住,不过是扯下了琼花身上的几片布条。琼三娘也不管其他,上手便去火堆里捞,手上的皮肤就这样被灼烧的散发出难闻的焦味。

  “花!我的女儿!我的阿花!”

  三娘的眼里满是泪,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也不去擦,依旧去捞,但是那火势如潮,霎时之间,烧的不过是骨与灰了。

  三娘好不容易抓住了一个极烫的硬物,那是琼花一直佩戴的铃铛,那是她送给琼花的,镂空的铜身,里头有一片雪花。如今那铜铃被烧的一般炭黑,样貌丑陋。

  琼三娘软瘫在火堆旁,也不管铜铃烫手,就这样抓着铃铛,在那儿神智有些不清,傻笑着呢喃。

  “花……我的花,娘抓住你了,娘抓住你了。”

  那一晚,琼花花海的花,不知为何,悉数败了。


  (https://www.biqukan.com/70_70084/5019222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