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一弦空思断华年 > 第二章 思仁(上)

第二章 思仁(上)


  段华年,字思仁,北方阖城段氏长子。

  长夫人所生头胎比是众星捧月,方及周岁便宴请众人,让这段家小少爷周岁抓阄。桌上所摆之五,无非有尺子,《三字经》,毛笔,金钗等物,这孩童偏偏对这些玩意儿不感兴趣,径直爬向了一把西域短刀,那刀通透,刀面镶金,握柄之处有一颗巨大的翡翠点缀,翡翠周边则是米粒大小的珍珠,即为富贵之相。众人皆感叹,但是不愧为习武世家,大公子也颇有慧根,段氏后继有望。段老闻后大喜,宴请三日,无论商贾贱民,但凡经过段府门庭便可喝酒吃肉与段老同饮。一时被阖城人民传为风谈,抓阄宴请之热度教人们足足讨论了数月。而看客之心总会起伏,人们反倒开始担忧这段家公子出生即被给予厚望,若今后行为稍有不减,岂非沦为笑柄?

  不过并非如众人所想,段华年还算茁壮的成长,长相算是可人爱怜,天资聪颖超于常人,自家承办了武备学堂后便入学堂学习。

  这武备学堂原是段老向上头报备了才批准成立的,旨在为上头提供能文能武的上等优才。能在其中读书之人,无非是世家公子,段氏宗亲。但偶有例外。

  段老多妻妾,其中薛姨娘颇得段老宠爱。这娘们儿再三缠着段老,才破例将自己的侄儿李璞送进了学堂。

  这姨娘生性也是蠢钝,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便觉得得了庇护,觉得段华年年幼可欺,便叫自己的侄儿不必多让着,吃食上,若是短缺,尽管问段华年要了补上,横竖姨娘是段老的枕边人,量他段华年年少不主张,也不会惹起什么事端。

  李璞倒也真是狗仗人势,入学堂第一件事便是兀自改了姓氏,唤自己段璞,只说是段氏远亲,叫众人不可怠慢轻视了自己。自此便故作威式,屡次想要找段华年的麻烦,不是寻人将其围住抢走身上银两,就是私自将其作业涂改誊抄,一时威风无限,倒真像段家的主子。

  这日,教书先生放才放了课,李璞便叫了几个素日不上进的公子哥把段华年给围住,欲行勒索。“公子爷,赏点钱给你哥吃饭,今儿我听我姑姑说了,你可从大太太那儿拿了不少好家伙,一起给兄弟们分分。”

  众人哄笑,便要上来拉扯段华年的衣物。

  “狗娘养的玩意儿还敢这样和咱们少爷说话!当心我禀报了老爷夫人刨了你祖坟!”段华年旁边的陪读小厮唤作小一,只见小一一把打开了那些纨绔子弟的手,挡在了段华年的面前,怒不可遏。

  “挖祖坟?你爷爷我段璞!姓段!挖老子的坟就是刨你段家太爷爷的老窝!告去啊!你看看老爷夫人到底抽了谁的筋!”那李璞倒是够不要脸的,上来就是给了小一一巴掌,又一把把他踹开,直面段华年“老子告诉你,我姑姑,是你老爹面前的大红人!要不是我姑姑人美心慈,常常在老爷面前提起你娘俩,就凭你这样的货色,老爷能记起就不错了。乖乖东西拿出来孝敬你爷爷,少一顿打。”

  “我家公子千金万贵的!我们大奶奶是正房之主!见我们公子不与你计较,你们就欺人太甚!”刚才那一脚踹的着实是狠,小一从地上慢慢伏起,吐了口血沫。

  “艹你奶奶的我还治不了你了。”那段璞暴虐,撸了袖子便上去实实在在的给了小一数十拳,拳拳在肉上,小一那原本干净清秀的脸,瞬间肿了起来,嘴角已有可怕的血溢出,可他依旧咬紧了牙关,大吼着“我家公子...千金万贵...你们这群畜生...我定要告诉老爷...”

  “啪”段华年从内衬里掏出了一锦绣的钱袋,扔在桌上,冷眼望着李璞。

  “这才像话,废了你段璞大爷这么这么长时间”李璞拎了钱袋,拍了拍段华年的脸,笑眯眯地招呼着那些纨绔子弟们“走,下午咱们去那场子好好玩上一番。”

  于是,众人簇拥着李璞,嬉笑怒骂,一一出了门,李璞还不忘走前再赏小一两脚,朝小一脸上啐了几口浓痰,便白着眼走了。

  段华年拿了帕子连忙帮小一拭了污垢,扶小一坐了起来。

  “少爷为何不敢声张啊?那李璞分明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物,擅自改了咱们段家的姓不说,全仗着自己姑姑薛姨娘欺辱您,如今又被抢了吃食的银两,少爷完全可以和老爷夫人讲了出口恶气!”

  “父亲忙于公务,如今还未回来,母亲一心礼佛,若他知晓,毕竟神伤,所以听不得这些事,你我在忍耐几日只等父亲回来,必定给你讨回公道。”

  “小一倒是无妨,只是公子这几日怕是又要饿肚子了。我只是被公子打抱不平罢了。”

  “他们抢的不过是银两,并无大碍,下午你就回家歇歇去,我一人无妨。”

  那小一听闻,自然是百般个不情愿,但奈何公子万般坚持,只好各退一步,小一先回府歇息包扎,两个时辰后再来陪读。

  段华年是叫了车夫送小一回府的,但小一这一回,竟没有再回来。

  段华年只道是小一伤势过重,在府中疗养方才没有去,但晚询问下人,小一竟然一日未归,差人沿街寻了几十回,才在鲜有人知的弄子里找到了小一的尸首。

  纵然段华年坚强,但也毕竟年少,瞬间跪倒在地痛哭不已。小一死状确实惨烈,头发皆断,身上大小伤痕深可见骨,几乎是体无完肤,脖子上的勒痕几乎将那头颅勒断,双足皆以不可能摆出的姿势摆放着,明显是被人挑断脚筋,打断骨头所致。如果说是自杀,万万不可能,这分明是被人所迫害!

  小一自小便是同段华年一同长大的,多年的玩伴虽为下人,但毕竟感情深重,惨遭如此毒手,叫他怎能不恨。至于是谁人做此,段华年心中已有了揣测。

  揣测并没有持续太久,翌日上学之时,他孤身一人,李璞等人便围过来,挤眉弄眼,讥笑着打听着那小一的下落。段华年心中的揣测已坐实一二分。

  先生放课后,学堂里依旧热闹非凡。李璞自然是最为喧闹的那一个,看来他又得了些什么新鲜玩意儿。

  “璞哥璞哥,给我们瞧瞧嘛!”“啧啧啧不愧是璞哥!”

  段华年寻着那些纨绔的声音望去,李璞站在桌子上,手里攒着一块帕子,那帕子上血污点点。

  “告诉你们,这个是我花了大价钱,拍下了那窑子里未**的小俪,这可是那丫头的贴身帕子!”李璞倒也不觉得羞涩,在学堂之上讲出这些淫秽之语,那些个世家子弟,有的只觉得难堪,匆匆捂耳,逃了出去,还有的只觉得香艳,想叫那李璞再多多讲几句。

  “璞哥!那,那血污是?”

  “笨蛋玩意儿”李璞一跃而下,拍了拍提问那人的后脑“自然是初夜的处子血啊!”

  “哈哈哈哈哈...”

  众人哄笑,继续问李璞那些闺房秘事。

  段华年只觉空气稀薄,不能喘气,匆忙收拾了东西逃离。

  那帕子,那帕子,那帕子。

  段华年只觉得胸口几欲炸裂,那帕子是段母缝制,段母擅女红,那帕子上的幽兰是用少有的孔雀翎线缝制,普通风尘女子怎会有如此金贵的针线?

  这帕子,段华年自幼贴身存放,不曾示人,唯独昨日小一受了伤,拿出来替小一擦拭伤痕的,随后便一直由小一随身带着,若非昨日小一半路回府被李璞所截杀,那帕子怎会到他的手上?

  是李璞杀的。

  段华年的脑中浮现这句话,身形有些摇晃,步履都不稳健了。

  是他杀的。

  滴答,滴答,滴答

  闷雷突然轰隆作响,伴随豆大的雨滴,灰色乌云几乎要压到人的脸上。

  段华年没有撑伞,就这样一步又一步的在街上走着。

  他在责怪自己,似乎是责怪自己一时隐忍让小一丧了命,有似乎是狠李璞狗仗人势,他的脸上已然全是雨水--或许还有泪。

  他开始质疑一直以来的家训,和一直以来的所学的圣人之书。仁义礼德,忍让退步,君子之道这些似乎在暴面前一文不值,好似以卵击石。父亲常说习武之家亦要有儒雅志气,但他似乎还是不能理解,与其说不能,不如说理解的太过。

  忽然,雷声大作,一道紫金色的电光在天边划破厚重云层,照的段华年的面庞略显狰狞。

  “仁义不可为,唯有以暴制暴”

  “谁干的?!”教书先生的戒尺噼里啪啦敲打着讲台“到底是谁干的?!”

  只见学堂四壁皆被人用笔墨涂鸦,圣人的石像,学堂的卷宗,教书先生珍藏的宣纸,更让人惊愕的是上头亲笔御赐的牌匾“武备学堂”上也被破坏涂改。

  “破坏古籍,涂改圣人像倒也罢了,尚可修复,唯独这牌匾!你们可知这牌匾是谁人所提字啊!若是传了出去,这可是要掉脑袋的事啊!”那教书先生的戒尺被活生生拍成了两半,学堂内鸦雀无声,众人都惶恐不已。

  “是..是段华年!段华年干的!”喊话者畏畏缩缩地从李璞旁边站出“小的是璞公子的陪读,昨日放了学,我家公子突然记起还有书籍落在讲堂,便让小的来取,小的亲眼所见!是段华年!是他在讲堂里乱涂抹!一边涂着还一边咒骂...”

  “混账东西!”教书先生拍桌指着那小厮“这等事情容你乱说!”

  “小的没有乱说!”那小厮噗通跪下,“小的乱说天打雷劈,一辈子没种,小的是亲眼所见!”

  “那你不妨说说段少爷昨日是如何作乱的?”教书先生走上前去,眼中全是狐疑

  “是...是...段华年段少爷他,见四下没人,就段自个儿抽屉里拿了笔墨然后就涂抹..然后还砸牌匾撕书卷...”

  “呵呵”段华年冷冷笑着,众人皆转向了他,你说我拿了我自己笔墨涂写?还砸牌匾?”

  “是...是!”

  “先生还请看”说着段华年便拉着教书先生前往查看被涂抹的宣纸“我们段家宗亲所用笔墨皆为上赐,含麝香,冰片,梅片,金箔,若是顾某自取笔墨书写,先生只需问一问这纸上可有墨香。”

  教书先生凑近嗅了嗅,又用手沾了放于鼻下嗅气“只有,较为厚重的胶味,不曾有香。”

  “先生在看这墨的质感,黝如漆,轻如云,清如水,浑如岚,墨仅仅黑是不够的,这宣纸上的墨呈青,且无光泽,显然配比不算精,墨胶过重,宣纸上字迹明显阻滞不畅。段家御墨呈紫光,断不会书写如此。”说完段华年去了自己的墨开始研磨,在宣纸空白处书写,果然流畅无比,紫光流溢,麝香清幽“武备学堂多段家子弟与名门公子,所用笔墨不会过于劣质,除非是旁门人士。俗话说好墨紫光为上,黑光其次,青光为最劣,世家子弟断不会用此劣质墨,只是另取宣纸,让众人取出自己笔墨,在宣纸上誊写比对,即可寻出肇事之人。”

  那小厮听罢,似乎跪不住了,连连磕响头。“少爷饶命,少爷饶命,先生饶命啊!小的也是被逼迫的!”

  段华年放下手中宣纸“你且知道些什么,速说实话,否则有你好看。

  那小厮埋着头似乎有抽泣之状“是我家少爷...我家少爷素来看不惯段少爷,于是让小的来陷害段少爷,小的本不想的...”

  “狗娘养的畜生”那李璞气急败坏“满口喷粪!老子什么时候干过这事?你说!是不是被那姓段给收买了搞我?”李璞站起便要打小厮

  “来人把他给我捆了”段华年一身令下,各家的家仆陪读纷纷上前去制服了李璞,拖着他出了门

  “段华年!你个死豚!你他娘的陷害你爷爷!我段璞迟早弄死你!和弄死你那没娘养的陪读狗腿一样掐死你!”

  众人一听开始窃窃私语,段华年已暗暗攒紧了拳头。

  “怪不得最近都不见段少爷的陪读了,原来真是被那段恶霸给...”

  “什么段啊,他叫李璞,这狗,还不是仗着自己姨娘爬床功夫了得,真当自己是段家子弟了。”

  “怪不得那日说好了要去玩上一遭,他只对我们说,要好好搞一搞那小一,我们当他是玩笑,谁知....”

  “这种事情都敢随意诬陷顾公子,活该啊他李狗...”

  ...

  ....

  众人议论纷纷,教书先生忙拍着桌子“肃静!肃静!今日先散了散了,明日再抽查功课!”

  “先生,这事毕竟由我而起,他李璞素来看我不爽,可否让我带他主仆二人至段府,父亲近日要回来了,我也好和父亲商议。”

  那教书先生最怕惹事,巴不得有人主动应下这事,听段华年如此说来,自己倒是可以推卸责任轻松一些,忙笑着答应下来。

  “押回段府,好生盘问。”

  一盆冷水浇醒了被打晕了数次的李璞,他手脚被缚,捆在牛棚里。

  “你大爷的,放你爷爷出去!我姑姑可是你家老爷身边的红人!”李璞挣扎着

  “红人?你还真有脸说,他不就是薛姨娘么,姨娘姨娘终究是个粗使的下人,连妾都不是,你到在这犬吠,谁给你的胆?”说完又是一铁棍敲在了李璞的肚子上,直打的他干呕,“我们家少爷吩咐了,安心伺候着。李少爷可还满意呀?”

  那李璞速来好吃懒做,一身膘肉自然是吃不消打,才三两棍已是屎尿横流,言语不得。

  “我家少爷大人大量,不想和你多计较,你倒蹭鼻子上脸,真以为我们家少爷好欺负是吧。记住了,到底谁是主,谁是仆。咱们家少爷可是日后段家的主子!”

  又是一棍,只听得肋骨咔嚓几声,根根断裂,戳出了皮肤。

  “你办的好,给你这些钱,可比你在姓李的手下挣的多。日后安分些,够你用的了。”段华年拎了两袋沉甸甸的银两,交与了李璞的小厮。

  那小厮哈着腰,谄笑着道谢“多谢段公子,多谢段公子,但是我还是问问我家李少爷...毕竟您也知道,小的干这事儿的确是有昧良心...”

  “同窗一场,我不会为难他。你也不必过于自责。”

  “多谢段少爷了!那小的即刻就回乡下去

  段华年拦下“且慢”

  那小厮愣住了“段少爷还有什么吩咐”

  段华年道“小....我那个陪读的下人是被李璞..?”

  那小厮还在数着银两,掂量着钱袋的重量,被段华年这么一问,倒也不假思索地回答着“是啊,那仆人也是骨头硬。打成这样又不叫,愣是不断气。我家李少爷吩咐着我,使劲掐的脖子,我手都差点勒断了.....段少爷还有别的事儿?没什么事的话,小的就先行告退了。”

  段华年没有言语,站在原地,等那小厮离了远了,转身对身后的仆人吩咐着

  “处理干净些。”

  ......

  李璞被关押已有了三天,这三天可叫段母和段华年厌烦,原是那薛姨妈和李璞母亲鬼哭狼嚎上了门,跪在地上求放人。

  “母亲最喜清静,这两人日日在这里嚎叫,母亲的确是受累了。”段华年替段母倒了杯清心的净茶。

  段母只揉着太阳穴,紧皱着眉头“爹爹就要回来了,定是不能让你爹爹瞧见这场面的,现在你爹不在,家事是自然由你主持着,你也不必事事过问我,自己觉得能办就去办吧。”

  这是一仆人推门而入,跑至段华年跟前道“少爷,处理干净了。”

  段华年没有看那仆人,只沏茶“嗯,李璞呢?”

  “命挺硬的,肋骨打断了四根脚筋,手筋也挑断了,不过按照少爷吩咐,留了口气,现在还能讲个话,吃个流食,不过下半辈子定是个废人。”

  段母忙揉着胸口,让服侍的人搀扶着起来“华年啊,我听不得这些东西的,你快快让他下去。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段华年使了个眼色,那下人得了意点了点头,正要退下,顾母突然说道。

  “唉,李璞这孩子,到底贪玩,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模样,可叫人担心的。”转向下人,似乎面露愁色“如今伤成这样,不知那薛姨娘,和李璞生母可知道啊。”

  段华年微微一笑“自然是不知的。”

  段母又揉着心口“那还是慢慢告诉她们,才不伤心呐。”

  那仆人亦听懂了主人们的意思,转身前去门厅。门厅处爆发了更为喧闹的哭喊声,不一小会儿即转为了沉寂。

  “哎,阿弥陀佛,可怜人啊,我真是听不得这些啊....”段母拿起了佛珠碎碎念叨着。

  段老回府日恰好是武备学堂结课日,段老见长子华年越发出落得气宇轩昂,问答功课也是丝毫不慌乱,越发欣喜,赏了一大堆古玩,并让段华年唤了段母来书房,一家人叙叙。

  段母自然是欣喜异常,鲜见的梳妆扮了一番,觉得自己穿着得体,方才步入段老的书房。

  “老爷风尘仆仆归来,回来第一件事便是念着华年,老爷是真疼年儿。”

  段老瞧见夫人略施脂粉倒也风韵犹存,更添了两分喜悦,将舟车劳顿之苦抛于脑后。

  “如今我也年迈,今后官职是得咱们年儿袭的,看年儿如此上进我倒是安心了。听说教书先生还夸他功课做的好。不枉费夫人的苦心栽培了。”老爷摸了摸胡须,突然问道:“怎不见薛姨娘和他侄儿?今日学堂结课,怎么他们不来拜见?”

  段母与段华年相视一笑,段华年起身为父母添茶,段母则娓娓而言:“说来倒也可惜,薛姨娘那位侄儿本是个伶俐人,谁知学堂里世家子弟多,总会有几个不上进的,薛姨娘的那位学了坏,混迹赌场,听说近日没钱还债,被人打断了腿,阿弥陀佛...”说着段母又做数珠状。

  段华年添茶,接过了话茬:“母亲仁厚,叫人花了重金将他赎了出来,保全了性命,还差人送了人参等物滋补。”

  “哼”段老哼了一声“这等废物,不救也罢”转而握住了段夫人的手,情意绵绵“你就是太过心慈,焉知人家薛姨娘的性子,是否领你的情...”

  “父亲倒说中了,那薛氏收了钱财药物,还在后院天天咒骂母亲,母亲为此还大病一场!”

  “年儿!别说了!咳咳...”段母做咳嗽姿态,段老脸色已沉。

  “不!我要说”段华年跪下,声音颤抖“母亲久病还有原因,是这薛氏日益不满,竟然差人跑去学堂毁圣人像,涂改卷宗,更有甚者,砸毁了上赐的牌匾!华年一直隐忍,平日里纵然被欺辱也只当是天欲降大任于身,而这样藐视上贤,年华实在难忍!”

  “混账!”段老怒不可遏,“怪不得你教书先生言辞闪烁,说是学堂出了变故!竟叫这等妒妇撒野!”

  恰逢有婆子来报薛姨娘请老爷过去。

  段老直接砸了杯盏,“混账!昔日宠爱她,只觉得此人还算安分,如今看来真是大错特错!藐正主,砸武备,实在难忍,区区贱命,居然还要我移步小叙?!”眼见着段老要从书架上拿了刀,忙被段夫人和段华年拦下。

  “老爷!万万不可!”“父亲三思!”

  段夫人泪流满面,跪倒在地“老爷不见她便是,若真是厌恶,大不了赶出去,老爷方归,疲惫未消,万万不要为了一界贱妇动气,伤了身子!”

  段老叹着气,频频摇头,在屋内踱步。段华年扶了段母坐下,安静的在一旁为段母捶背。

  “上头赐匾,毁坏罪重,段家留不得她,让薛氏自去武备学堂了断了吧。至于上头,我去斡旋。”段老道。

  那传话的婆子应了声,便匆忙退下了。

  薛姨娘这儿,本想仗着老爷还有几分挂念,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必能让老爷怜爱。到时候在老爷面前帮侄子说几句,老爷定会为她做主,好好惩戒一下段华年,给侄儿讨个公道。但蠢钝终归是蠢钝,自始至终,薛氏都没有摆正过自己的位置,姨娘可以有千千万,她不过是挥之而来呼之即去的那一个,把自己看的太高,总不会有什么善果。

  “老爷要我死?”那薛氏听了婆子的话,疯了一般,拎起了裙子就要往书房冲,被人拦下,“你们算什么?敢拦我!定是你们害我!老爷舍得我死?我告诉你们!等我回了老爷,要你们好看!”

  “薛姨娘,你可长点心吧,咱们看在老爷面上,才唤你一声姨娘,别真把自己当主子啊。”

  “是啊,您再金贵当年也不过是三百个铜板买来的粗使,和咱们有啥区别。”

  薛姨娘直直的仰着头,鼻孔粗喘着大气,“我不信,我要去见老爷!”

  “老爷忙着和夫人少爷叙旧呢,你个骚货算什么玩意儿啊,还要见老爷?”那婆子一巴掌打的薛姨娘发髻全散,糊了半张脸的胭脂。婆子招了招手,下人们便拽着薛姨娘要朝武备学堂去。

  那薛姨娘挣扎再三,扯着嗓子喊叫着“定是大夫人害我!定是大夫人害我!大夫人害我和我侄儿!我要找老爷!老爷能为我做主!”

  那婆子听不过,又是啪啪啪数个巴掌,打的薛姨娘鼻青脸肿“堵了她的嘴,老爷才回府,别让这婆娘叫唤,晦气!”

  下人才要捂住薛姨娘的嘴,被薛姨娘狠命一咬,押送的下人直疼的哇哇大叫。众人一惊,手上一松,那薛姨娘自行挣脱开,披散着头发,光着脚便要往书房冲,那婆子见状气的直跺脚,“废物啊你们,吃什么的!快抓了原地乱棍打死!”

  众人方才缓过神来,忙去拉扯,薛姨娘的衣物净被撕碎,头发乱如稻草,双手双脚皆被控制住。那婆子也不管了,令了众人拳打脚踢。约摸了四分之一柱香的时辰,薛姨娘便倒在地上,直挺挺的伸着腿,口吐白沫,再没了动静。

  婆子捏着鼻子,直拧着额头,朝那尸首脸上吐了口唾沫

  “晦气”

  十年后,黎城,肉摊老板支起了棚子,闲散的人们又开始聚了了起来,喝茶唠嗑。

  “听说啊,咱们黎城新来的将军,可了不得了!手下有一只军队唤作 虎军 ,所到之处是片甲不留!”

  “我也听说了,可是那位江湖人称 阎罗虎 的?”

  “对对对!就是他,下手忒狠,虎军所到之处,不留战俘,不是被坑杀就是...”

  “嘘,慎言!毕竟是朝廷钦点的,听说是阖城那儿姓段的那户人家的公子哥。”

  “他段家一直都是和朝廷联系密切的,升官的时候,准赏戴花翎,你看看光这优待,什么背景啊!”

  “那段老因公辞职,他儿子袭了他的位置,从阖城调过来的,帅军驻守咱们黎城。谁不知咱黎城接壤皇城呀,这下,段位大帅可有油水捞咯!”

  “可不是么!不过我听发报的人说啊,虽然这段大帅出手阔绰,曾经为了仅一面之缘的歌女,买下了整栋豪宅。但你要说他为人方面,就是抓不住什么把柄。那些发报的也只能说买下豪宅,全靠他段家财力雄厚。”

  “切,不过是那些个传报的胆小如鼠,怕惹什么祸罢了。”

  “不过这段公子幕僚多能人,为贤则举,诶诶,我可打听到了,那大名鼎鼎的伍十副官亦是当年段大帅拾得的。说不定咱们几个过去也能给收留了呢。自此升官发财平步青云!”

  “痴心妄想吧,哈哈哈哈哈....”

  屠夫手起刀落,又是“咔嚓”一声,刀锋入砧板,猪骨断裂。


  (https://www.biqukan.com/70_70084/4572771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