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画姝 > 缘起:遇见

缘起:遇见


  那天,日头还没有懒洋洋地毒,清晨的风跟悠闲的云默契一笑,世界一片岁月静好。

  但宋城第一次见到苏画姝,妥实一言难尽。

  七点,蓝皮的83公交车半稳微摇地悠过来,苏画姝感受到了四面八方跃跃欲试的微动作——一个早班车还这么多人?

  不早起还真不知道!

  苏画姝原本绵长的呵欠随着公交车的到来半路硬生生地终结,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深吸一口气,然后,随着人堆里扎上公交。

  前有人行,后有人群。果不其然,全场几乎“座无虚席”。

  但5.2视力的她一眼扫到了倒数第三排那里的一个座位,旁边还坐着一个好看的少年,右耳带着黑色的耳机,漫不经心的样子看着窗外,侧颜眉清目秀。

  前面的大多入座,有几个好像没打算坐。天时地利人和,苏画姝果断拿出一百米冲刺速度,坐下,放包,喘气,一气呵成。

  宋城闻到了一股栀子花的味道,转头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一颗半扎的丸子头,她的空气刘海有几捋翘得四仰八叉,眼睛像颗杏子,很大,眼圈更大!穿着黑色的衬衫,微露的锁骨莹白。

  宋城觉得,她像一颗黑黑白白的蘑菇。慵慵懒懒的样子,又像一只不理天下事儿的猫。

  宋城微勾嘴角,冷冷清清地样子,转头看着窗外。

  苏画姝本想友好地跟“座友”打个招呼,他却已经去窗外看风景了。索性把自己未打完的呵欠打完。迷迷糊糊中看到他身上的白衬衫,手又开始发痒了。

  但困意委实强大,头顶着两坨熊猫圈,一坐下来,瞌睡虫就四面八方地就吻上来。本来想闭个眼假寐,结果睡魔强大,不是她等凡人能敌。

  但苏画姝睡觉,不仅认床,而且不安分。她在这硬邦邦的座椅上180度左右翻身,而且一点两点地往窗口方向挪动。

  淡淡地呼吸擦过颈侧,他下意识往窗边一躲。微蹙了眉。

  他等着她自觉地翻身翻走,显然睡梦中苏画姝没有这悟性,而且还得寸进尺地往窗口挪。宋城也拼命地朝窗户方向挪。乍一看,这场景像被色狼侵犯了一样——逼到墙角的“小媳妇”宋城,跟“慵懒恶霸”苏画姝。

  宋城眉头皱成了一个蝴蝶结。

  苏画姝还是感觉位置不太宽敞,至少跟她家两米大床相比简直就是大BOSS跟小兵的差距。宋城却已经退无可退了,而且他的长腿已经缩卡在角落,宋城看着她无意识地挪过来,眼睛寒光一闪。

  不过这并没有把苏画姝闪醒,毕竟这睡魔的段位不是一般高。在她就要碰到他肩膀时,宋城伸出食指支在苏画姝的脑侧。她顺势蹭了两下。

  被淡淡栀子花香包围的宋城深吸一口气,果断起身,让她占了两个座。

  不过他还是用手把她的欲垂的脑袋托住,把她何时掉地上的帆布双肩书包捡起来给当了枕头。

  书包像是定制的,上面画着一幅向日葵,颇有野兽派风味。

  宋城挑了一侧的眉。窗外的光柔软地打进来,把少年人清秀的脸涂了一层暖色。而他却寒暖不侵的样子,淡淡地站在苏画姝座位旁,拉着透明的扶手。

  公交车上有声音说:“仙城一中到了,请从后门下车。”

  宋城回头看了她一眼,轻声吐了句:睡相真差。

  然后踱步随人群下了车。

  日头已经趾高气扬地挂高了,俯瞰人间百态。苏画姝被一个苍老的声音吵醒了。隐约间听见:我都没做稳你就开车,我要摔倒了怎么办?

  苏画姝坐起来,觉得睡了一觉感觉神清气爽——虽然没睡饱。而且觉得那帅哥颇有绅士风度,居然把整个座位都让给他了。

  扫了全场一眼,座位居然还是座无虚席,苏画姝看到有几个老人站着,她就让了座,而且还让了俩。

  公交车前头一个侧坐的老人一直喋喋不休地说,“你就这么对我,是想让我摔死吗?”

  “你当什么司机,车都不会开。我要出意外了怎么办?”

  公交车司机叔叔并没有吭声。

  全场公交车人有人玩手机,有人看着他们静待事情的变化。

  苏画姝都看到公交车司机上的青筋直跳了——她视力比较好,而且司机是个光头,苏画姝刚要开口说话。

  一个人却已经道,“这位大爷,你别说了。你一直说话,会影响到司机师傅的开车状态,我们这里还有整车人,出事故了怎么办?”

  全车人才恍然后知后觉,纷纷叫那位大爷不要说了。

  少年人带着低沉的嗓音说:“司机叔叔,以后可以给老人家适当停一两分钟车,他们走路不太方便,相互谅解一下,谢谢叔叔!”

  “好的好的。”司机说道。

  老人把柱仗敲了一下,没有说话。

  算是暂时局面和谐。

  苏画姝看了他一眼,他似乎感受到了视线,也看过来。

  她刚想说话时,意外地瞄到他旁边的时钟表,10:00分。

  苏画姝:???

  一首歌的旋律在她脑海里回放:时间都去哪了……

  苏画姝一巴掌拍到脑门上,全身的细胞都开始发慌。她已经感受到苏小芳女士的十万伏特的鸡毛掸子了。

  少年人看着她突然抽搐,以为她得了癫痫病,刚刚那八成是求救的眼神。他连忙侧身挤过人群,问她:“你还好吗?有带药吗??要我给你叫救护车吗?”

  “我是绝症。不要管我。”不过苏画姝改念还是想挣扎一下,就当干脆死马当活马医,能就一点是一点:“喂喂喂,兄弟,还有几站到一中?”

  少年人一听,愣了三秒,乐了,“今天是不是分班考?你也睡迟了!好巧!”

  苏画姝突然也海阔天空了,“纳尼!”

  莫名的峰回路转就是有人陪你一起惨,虽然第一门考试十二成赶不上了,但她的心突然海阔天空,有容乃大。都能装下全宇宙了!但她还是确认了一下原则性的问题,“你也是在公交车上睡过头了?”

  少年人哈哈大笑,窗外阳光打过来,笑容很明朗,随之说:“不,我们不一样。我是手机铃声把五分钟后再响一次结果按成了停止。哈哈哈哈哈!”

  苏画姝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笑个冬瓜!”

  他笑容停了,不是因为这毫无杀伤力的白眼,是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你在公交车上睡了多久?”

  苏画姝不想回答。

  “让我猜猜。你应该跟我同一个放向来的。”他微眯了眼睛,随即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说明你睡了三个小时。看来你不仅睡过了终点站,而且不放过首发站。”

  嘴欠的沈暖阳接着道:“公交车的扫地阿姨都没有发现你这么大坨“垃圾”吗?”

  “你有什么意见吗?笑个南瓜!”苏画姝面无表情。

  他爽朗的笑声在荡了两圈,最后终于笑累了就停了。

  “咋们睡过头的革命友谊,认识一下呗!”少年人笑意和着暖阳,一勾唇一个酒窝,很温柔,“我叫沈暖阳。”

  “苏画姝。”毕竟是同一学校的,看在一起迟到份上,她语气还是颇友好。

  公交车上正好传来声音:“仙城一中到了,请从后门下车。”

  两者确认过眼神,开始往车外飞奔。

  仙城一中融合了现代跟古代的原素,大门是一座府邸样式,蓝色的高墙,颇具一中气势。

  保安似乎也没把得太严,他们一路畅通地奔了过去。

  “喂,你认路吗?咱们横冲直撞的,走错了怎么办?”

  “苏小姐,听小爷的我没错。我女朋友就是一中的,这一中比我家还熟。”沈暖阳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笑得恣意,“到了!4号楼。”

  “你哪层的?”

  “10377。我是一楼。”

  “我是61088。我是六楼??!”

  苏画姝脑海里一个晴天霹雳炸得稀巴烂,在废墟之上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念“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长恣嗟!”

  沈暖阳嘴角咧得更大了:“看来小爷我今天还是运气还是不错哒,苏霉霉兄弟,山水有相逢,保重!”

  说完他玉树临风一步三回头的嘚瑟地走进了旁边的教室。

  苏画姝没看这货,开始“登蜀道”。

  考试已经十五分钟过去了,考场禁止进入。她临时瞎编了一个理由,就说自己走错考场了,在那考了半天看了一下桌角的名字发现不对,然后赶紧马不停蹄地过来云云。

  考试借口总是无孔不入,监考老师看到了这国宝级别的黑眼圈,冷笑了一声。但这个理由还勉强可以,加上开学考,没考试作弊等行为,也没太严。

  监考老师咳嗽了一声,说了声下次注意一下,睁了一只眼闭一只眼。苏画姝看懂了这“暗号”,心里乐了三圈,说了三声谢谢老师,赶紧奔了进去。

  进去之后看着空白考卷上繁多得跟二维码一样的阿拉伯数字,苏画姝眼睛开始冒花。她忍着心里浓浓的睡意呐喊,扫完了整张试卷——果然是她的竞赛炮灰卷,字都看得懂,就是不会写!

  那她早起挤公交,撒丫子800米冲刺,“蜀道难”登“九尺高楼”就是为了跟谜一样的数学大眼瞪小字的吗?

  岂有此理!


  (https://www.biqukan.com/70_70079/4596762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