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画姝 > 你是年少的喜欢

你是年少的喜欢


  言齐教官敬了个齐整的军礼,全方面扫了扫教室。

  然后从粉笔盒上,摸出一截白粉笔,在黑板上龙飞凤舞又显一丝冷硬地写下两个大字:言齐。

  端端像这个人。

  “我叫言齐,是你们这五天的教官。我这人比较好说话,站直了,走对了,口号喊响了。不会让你们黑成牙膏那壳的。”声音低沉,不显一分女气,自露一分威仪。

  苏画姝心里一咯噔:黑成二分之一也是要人命啊!

  可她好像不咋黑啊,还挺帅的!算了算了,权当美黑了!

  苏画姝的心路总是把自己逼到一个胡同,然后再随意的掀开旁边的墙门翻出来。

  心可大了。

  “军训训的是一种精神,服从命令,共同进退,严格只是它表象的东西,军魂也不是这么几天训出来的。废话不多说,实践了就知道了。十秒钟内迅速在教室门口由高到矮排成男女两排。十,九,八……”

  苏画姝本来还听钢铁鸡汤听得还挺享受,突然被宋城拉出教室。

  全班撒丫子狂奔现场,一下子前门后门地抄近道,做前排的大多女生,虽然频率快了,但总体腿迈不大,原来宽敞的门意外地变窄了。

  还堵了一米有余。

  但是魔音在讲台边环绕,前排出得差不多了,后排人没几秒就混入大队伍。

  “3,2,1。时间到。”言齐教官满意地看着擦一把热汗的小崽子,“速度还不错,还快了一秒钟。战场上迟一秒钟你可能会被击毙,快一秒钟你也能尽握先机。恭喜你们不仅活下来了,还有一秒钟休息时间。”

  “啊!”这么口算的吗?众人哀嚎!

  言齐笑得肆意。而且觉着年轻就是好玩啊,笑着说:“刚刚算错了,你们四十八个人,每人一秒钟就是四十八秒,给你们打个折,原地休息两分钟,两分钟后,整队出发!”

  苏画姝暗自吐槽,能不能讨价还价再加几分钟。

  一抬头看到了一个利落短发的后脑勺。

  刚刚被宋城匆匆从后门拉过来,没怎么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居然没注意到前面的大大大熟人!

  “宝贝儿!”林颖一回头,发现苏画姝就在她后面。

  “苏叮当,好巧。”苏画姝跟林颖郑重地握手,跟个领导见面一样,林颖也知道苏画姝戏精开始作祟,迅速捧场,“士隔十三小时,好久不见。今天怎么萌得一匹?”

  “小生今日特意来见仙女姑娘,实则有要事想告。”苏画姝还故作深情地撩了林颖一缕短毛,“今日一别,怕是见面遥遥无期,待我金榜题名时,一定请你来参加我的婚礼。我当主角,你当配角可好?”

  “你别一身绿地跟我说好吗?”林颖跳戏了,“苏萌萌,你这样子不适合演文弱书生。”

  “我这叫反差萌。”

  林颖点头赞同:“有反差,很萌。”

  苏画姝觉到总有人好像在看她,一回头什么也没有。

  错觉吗?

  言齐教官看了一下手上白色简约的手表:“时间到了!立正,稍息。”

  “我这连就交给你了!”胡喜说道。

  莫名白帝城托孤的现场怎么回事?

  苏画姝扶额。

  而高一九班全体成员用眼神表示,小喜儿你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们啊啊啊!

  “没问题”言齐教练斩钉截铁削金断玉地说,彻底把一帮打散的心打绝望了,“立正!稍息!齐步走。”

  一行队伍洋洋洒洒地出发了,言教练打头阵,小喜儿压轴断后关灯关门关窗。

  秋风微起,蝉鸣阵阵,还是在校园里颇有嚣张的势头。鸟儿放开歌喉,在林荫树下清唱。

  高一九班都要想跟鸟灵魂互换啊!

  因为此时的他们自然在站军姿现场,不管是魔鬼军训还是亚魔鬼军训,军姿乃必修课,不站就没有军训的灵魂。

  不过言齐教练还是特别宠他们,两套方案,五分钟军姿,五分钟休息,第二种,十分钟军姿,十分钟休息。站好了,啥都不是事儿。

  以一换一,也特别公平。

  “齐教官,我们选第二种。”结合了全班意见,金柏霖道。

  然后,他们就开始十分钟的“一二三不许动”的挺拔军姿。

  太阳已经懒洋洋地坐云层上,高高地俯瞰这校园衣角。

  把它火辣辣的热情送给每一个黑得不明显的人。

  言齐教官在围着这个由矮到高的方阵绕圈,一边说“动一个一分钟,动一双三分钟,以此类推。”

  是个狠女人。苏画姝把自己两竹竿瘦的背挺直了。

  脸色绯红,长流海湿了睫毛,热汗一滴滴淌下来。

  姜小溪看向十二班的位置有人晕倒了,她也站不住,刚想要喊报告发现自己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只动了口形,就昏倒了。

  苏画姝正好站在姜小溪的后面,在她半摇半晃的时候就注意到她了。

  她一倒,她就立刻接住她了,并立刻掐她的人中跟虎口:“报告言教官,姜小溪晕倒了!”

  姜小溪缓了一会儿,可能是苏画姝掐得太疼了,反正活生生又被掐醒了。

  掐醒了之后嘴唇苍白,发丝胡乱地糊脸上,大病未愈的样子。

  看言齐教练作势欲送姜小溪去医务室,她立刻快马夺飞刀毛遂自荐,“言教官,我送……”

  苏画姝立刻咬住舌头,把这话叼回来。

  言教官一走班级都可以解放了,要舍己为群,苏画姝还心里暗自伟大了一把!

  不过言齐教官自有自己的考虑,苏画姝吞肚子里的话,早就猜到了七七八八。

  学生思维,言齐教官鹰隼一样的眼睛没瞄就瞧出来了:“你带她去医务室吧!”

  学生陪同,还能多休息一下。

  身子骨确实有些娇气。

  言齐半嫌弃半放着水。

  “好滴。”教官发话,不得不从。苏画姝环着姜小溪走到学校医务室。

  其实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

  苏画姝没走多远,言齐教官就决定放水放到底:“坐下,原地休息。”

  姜小溪到了校医室,被整了一堆生理盐水红糖水跟白开水。

  还好没有心脏病,就是平时太体弱了。

  校医室的床上却有一个人在白色的床上休息,侧颜染了分苍白,而脸却是十分眼熟的,苏画姝瞧了两眼认出来了。

  可不是花花情圣小暖阳嘛!

  “陈老师,里面那个也是体弱吗?”苏画姝问道。

  “他是低血糖。”苏画姝声音不大,陈校医好像暂时有点儿耳背没听到,姜小溪回答到,声音轻柔。

  苏画姝好奇:“诶,你怎么知道啊!”

  “他是我初中隔壁班的。”姜小溪的的脸更红了,但由于本来就晒得两坨高原红,加深了一点颜色,苏画姝没太看出来。

  苏画姝没接着问,倒是想这个沈暖阳尽早嘴贱就有军训惩罚,“报应”是不是来得太快啦!

  但是又希望他早点贱起来,这样她就有饭吃啦!

  而姜小溪抿了一大口红糖水,齐流海打下来,遮住了眼睛,暗道:这次我比你撑得久呢!

  


  (https://www.biqukan.com/70_70079/4579002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