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画姝 > 传说中的符号老师

传说中的符号老师


  开学几家欢喜几家愁,有人放假就发霉,有人宁愿发霉也不想开学。有人,却特别想要开学。

  宋城出门下意识看了看对面的门——关着。

  随后踱进了电梯。

  电梯说:二层到了。

  刚下电梯,迎面扑过来一坨人,“这位兄台,请让一让!今天诸事不宜,火烧眉毛了!”

  这坨人穿着绿衣牛仔裤白包,一身清新薄荷糖色,却跟火焰山烧家门口一样紧急。

  就是冒失鬼苏画姝。

  宋城没上电梯就给她让了个路,她手速贼快地关电梯门,按了六层,“谢谢这位兄台,来日我必定结草衔环,以报让路之恩……”

  苏画姝感谢之余看清了让路的“好人”,可不是她同桌嘛!

  “宋城大神,好巧啊!我刚想世界上的好人是哪位帅哥,没想到是你哈!”

  宋同桌看着上行的电梯,随后把淡淡的眸移到她的热忱脸上,“谢谢你送刚出门的好人回家。”

  潜台词:做好人真难。

  苏画姝摸了摸晚上睡翘起的呆毛,没尴尬几秒钟,就决定不要脸到底:“宋大神你早上的行程安全就包我身上了,实不相瞒,这其实是特意对我宋同桌的保航护驾呢!”

  说得天花乱坠,跟朵花一样。

  宋城觉得她这脸皮,厚成一匹墙。

  总是有好听的词来装点一下粉面。

  也刀枪不入。

  “那就请苏保镖赶紧解决完私事过来护驾。”宋城顺着这个理由往下编。

  电梯的机械女声说:六层到了。

  “好,那宋大神等我一分钟,俺老苏去去就回!”苏画姝不短的腿跟快频率,开门,关门,进去,开门,出来,一气呵成。

  霹雳雷霆,风风火火的速度。

  宋城站在电梯外,看了一下手表,正好58秒。

  苏画姝拎着一副卷轴出来,而此时电梯正好开门。

  “宋大神请。”苏画姝做了个揖,开始角色带入。

  不做演员可惜了,宋城想。

  但宋大神一点也不客气,要是忽略清冷的气质的话,他真是妥妥的君王上朝,而且这君王明显的好心情:“这个是什么?”

  苏画姝按下电梯:“给世界上最好的人的礼物。”

  “最好的人?”

  “是啊!虽然这个不是最好的礼物。”苏画姝把卷轴上的绳子绑好。

  宋城的眸一冷,掩藏进深处。

  ……

  今天是星期一,课表已经方方正正地贴墙上了,本来效率也没这么快,这还是因为林颖的双面胶正好三圈见底,她就自个儿去小喜儿那儿把活提前干了。

  看到这课表,苏画姝脑袋里蹦出五个大字:黑暗星期一。

  五个大字黑不溜秋,像一片蝙蝠群蝗虫过境般盖下。

  早上一二节都是数学。

  看了前两节就已经满目疮痍。

  现在按例是晨读时间,不过今天刚开始,还没有强制性早读。但一中的学生没有漫天遍野地开始聊天,有一些窃窃私语的,更多的是开始安静地预习或者刷题。

  学霸大多都是题目跟争分夺秒里杀出来的,但很多的学霸想成为学霸中的学霸,所以智商可以了时间凑,想来如此。

  她狗扒一样回到座位上。

  现在补觉还来得及吗?

  新书在报到那天就已经发了,她深呼一口气,吸得自己有些撑了,再呼出来,跟练吸纳神功一样。

  她打开崭新的数学书,开始预习。

  虽然每一页都看得很慢,但看上面预习得还挺认真。每一个概念上都有圈圈画画,虽然没有几个概念。

  她画完了概念,看完了例题,开始做课后练习题。

  一会儿眉头紧锁,一会儿扒拉两根呆毛,如临大敌般认真,搞得侧目的宋城差点以为这是竞赛的压轴题了。

  一扫:“你第一题错了。”

  苏画姝做得入神,并没有听到。

  宋城就这么,看着苏画姝把书本的课后习题做完,看她伸了个悠长的懒腰,把身体的个个零件都给活泛舒畅了。

  然后想安心地趴在座位上睡觉。

  “你的第一题,第三题都做错了。”明明是清淡不重的嗓音,活生生地把苏画姝一激灵整清醒了。

  她眸光复杂地看着他,既希望他闭嘴,又郁闷于这个到底哪里错了,几番挣扎,还是真相重要:“哪里错了?”

  宋城看着她丰富多彩的表情,差点淡定不住了,眼眸洒了好多笑意:“集合的个数,你忘了空集。”

  “对哦!”苏画姝一语点醒,火速拿出书改,“天网恢恢,居然疏而有漏。空集,我苏画姝记住你了!”

  宋城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摇了摇头,笑意又洒了几分。

  没洒几秒,上课铃声就响了。苏画姝看了一下教室正前方高悬的黑白大时钟,正好滴滴答答到八点八分。

  苏画姝早就怀疑学校有心机了,每次上课都是比平时早一、两分钟,一来可以让那些老师提前从办公室挪步,二来把我们更整得从“怎么又上课”的心态,到“上课啊,好吧”的过程。

  随着悠扬又悠长的铃声,苏画姝看到了传说中的数学老师。

  他穿一身墨黑,是一个大脸盘,这样的后果就是头部体积太大,毛发分配不均匀,导致一些地方有,一些地方没有。形成了特别的“地中海”发型。

  但因为差不多四十而不惑的年龄,并未变成一把老骨头,头发还没有全罢工,“地中海”不是那么得正宗,大概是形成初中期,也就左边秃了一块。但聪明的数学老师,把右边的头发往左边梳,形成了别致的斜留海。

  苏画姝把这一发现轻声吐槽给宋城听,没吐完,斜留海数学老师就拿了粉笔,风骚地在黑板上画下两个符号,“×”“∅”,“你们知道这两个是什么符号吗?”

  苏画姝左看右看,都快看成斗鸡眼了。不就一个乘号跟一个空集吗?半小时前如果看她还不知道后面那个,不过她现在已经记住空集这号东西了。

  深入骨髓的那种。

  “乘号,空集。”有人喊出了答案。

  也有人五花八门,比如苏画姝,因为他觉得这么简单肯定不是数学老师的套路,所以她觉得第一个是一个叉叉,第二个是空集,这个数学老师是想告诉他们,空集坑多,容易错。

  或者她是想让他们往上面填一个数,现在空集错了,现在让空集没错。

  苏画姝看着这两个,觉得她都能设计出校徽了。

  斜留海老师把苏画姝的设计思路给拽道上来:“大家说得特别对。第一个是乘号,第二个是空集。我的大名就叫陈空。”陈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了这两个字:陈空。

  字体很大,苏画姝听说数学老师都是蝇头小字,因为步骤繁多。这占了黑板半壁江山的名字,她为他写黑板堪忧。

  要不折腾黑板擦,要不折腾后面的黑板,他可以两块通吃啊!

  苏画姝把这想法跟宋城说,宋城觉得她说的颇有道理,但是一句“没准他只写关键步骤。”差点把想要认真听课的苏画姝魂都吓离了体。

  满脸写着“求详细”啊啊啊!

  


  (https://www.biqukan.com/70_70079/4555828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