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300年大沉睡 > 第四十章 悬浮车

第四十章 悬浮车


  突如其来的时间线,让韩厚德有些措手不及。

  他看了看边上的张小天,张小天依旧陶醉在音乐声中。

  他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有些事情还得需要去慢慢了解。

  他在虚拟的屏幕上打开搜索引擎,虽然当下的上网与他沉睡之前的上网的许多界面,有很大的区别。

  不过他还是能够慢慢的摸索,从而慢慢适应。

  那传承了许久的汉字未曾改变,那么所有的文明就会一直在传承。

  他在搜索引擎里输入“韩仁君”三个字。

  那是他父亲的名字,那个曾经很风光的企业家,就是在当时只要打开网页,每天都会有各种关于他的新闻信息。

  其中一条官方认证的“韩仁君”信息摆在那里。

  韩仁君,男,上海人,出生于1979年8月13,于2029年12月31日乘坐飞机前往德国,飞机神秘失踪,至今飞机遗骸都没有找到。

  其子韩厚德,一直下落不明。

  当时飞机飞往德国,同行的还有著名的中国鬼才百科式科学家邓博伦博士及其学生四人。

  至于飞机为什么会失踪的原因,科学界依旧无法给出定论。

  韩厚德看了这个消息之后,如遇雷击。

  原来在他沉睡的那一年的最后一天,父亲与邓博士都出事了。

  他的眼泪止不住的掉了下来。

  飞机神秘失踪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他在往下看了一下信息,韩仁君因为突然失踪,其公司因为没有继承人的缘故。

  公司内斗不止,三年之后,集团的各项业务都被支离瓦解,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

  韩厚德看完了这些不太长的介绍,都只是一些他父亲生前各项荣誉。

  他关闭这个页面,再次看了一些其他媒体写的关于父亲的消息。

  消息并不少,但是关于飞机怎么失踪,为什么会失踪的却一直没有。

  有的更多的只是谈了他父亲做为一个企业家,一个在科技和生物领域的企业家,曾经有多么伟大。

  说了一些他父亲在那些领域里促进了国家在相关领域的大力发展。

  其他再多的消息也找不到了。

  韩厚德曾经问过张小天一个消息,那就是自己的身份表,如果自己上网查询一些消息,是不是别人都能看得到。

  他说得这个别人,自然是给他这个表的那个人。

  张小天笑着说道,其实你每次查询消息之后,按动一下最右下方的一个清理按钮,就没事了。

  张小天还说,只要是合法公民,没有人会去查阅公民的上网信息的。这是属于身份表里面的个人隐私信息。

  当然如果有人要查,肯定是能查得到的。

  大数据的时代,还有什么隐私可谈,就看你有没有被人查阅的价值了。

  韩厚德还是点了最右下方的清理按钮,不管有没有用,做了总比没做强。

  他内心承受的东西其实很多,这里面包括自己的年龄,还有父亲和邓博士的那些消息。

  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应该平静,父亲与邓博士给了他这样一次重生的生命。

  他必须让他活得更有价值一些,比如查清300年前一切的真相。

  虽然这些会很困难,但是困难就是不去做的理由吗?

  他本来以为不知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只是这一瞬间,他觉得活着很有必要。

  因为有些事情,如果他不去做,也许永远都没有了真相。

  300年过去了,依旧没有真相,难道还要等下一个300年真相出来吗?

  只是那时候他自己或许都不存在了,那样那些真相还有什么意义?

  时间在张小天的听音乐与韩厚德的上网查询期间过得很快。

  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韩厚德整理好自己的思绪,张小天应该也关闭了自己的音乐。

  因为身份表里面开始在提醒他们,还有五分钟就能到达目的地了。

  传输快速路慢慢的在减速,最后与一条普通传输路融合,到了目的地,二人下了传输路。

  引入眼帘的是四个大字,“大西南站”。

  “我们没提前买票,能买到票吗?”

  韩厚德问道。

  “我是谁啊,我是有朱雀学院身份的,随时来随时走,你跟着我这些就都不用愁了。”

  张小天笑着说道。

  韩厚德不说话,这朱雀学院的身份这么好使?

  韩厚德用自己的身份表加入了一下韩厚德的身份表信息,买了两张票。

  然后带着韩厚德走了特殊通道的安检门,就此进入了站内。

  张小天再次带着韩厚德进入最后的交票处,二人刷了下身份表,通道大开。

  韩厚德来到了自己即将要坐的“车”,不禁大骇。

  只见这车,很长很长,比他之前看的高铁还要长很多。

  这长车悬浮在空中约三米处,从车门处自动会出来一个自动的扶梯。

  乘客只需要站在扶梯上,扶梯自动传输到车上。

  “这叫悬浮车,速度非常快,800KM/H。到上海还用不了3个小时。”

  张小天看着韩厚德一脸好奇的样子说道。

  看来自己这兄弟这次失忆的程度还真是不小啊......

  这些可都是常识,换一个八九岁的孩子都知晓的。

  悬浮车像一个漂浮在空中的巨大长龙,韩厚德与张小天找好自己的座位坐下。

  此时正值夏季,车上的男女穿得都很少。

  相比他沉睡之前的着装,不能说现在的女人更加保守。

  衣服也都是短袖短裤或者裙子,只是衣服的元素更多的用的是中国元素。

  而女人的长发打扮,也是颇有古色古香的韵味。

  韩厚德感觉自己是不是眼睛不好使,他揉了揉眼睛,车厢里的人都是如此穿着。

  韩厚德转眼一想,或许当一个国家各方面都强盛起来了,一个民族的自信心都是无比强烈的。

  那种外国的月亮就一定圆的观念就会彻底没有了。

  服饰文化也是如此。

  相比车上其他年轻男女的穿着,韩厚德的穿着就显得有些突兀。不过他也不在乎。

  他觉得自己这身打扮也没有什么不好。

  车厢上很多男子都留着长发,颇有些古装剧里的那些公子的感觉。

  当然也有和他一样的短发男子,总之这个世界对于穿着还是很包容的。

  从其他人眼里的很平常就可以看出,大家对于每个人的穿着不会有什么特别好奇的成分在里面。

  “我睡会了啊!”

  张小天对着韩厚德说了一句,然后就靠在椅子上。然后闭着眼,开始进入梦乡。

  韩厚德继续打开身份表的个人模式,开始上网查询一些东西。

  他在搜索引擎里输入“朱雀科研探险学院”,上面并没有任何官方的信息。

  有的只是一些媒体写的一些小道消息,其中描写都是想当然的神秘。

  说能够进入四大科研探险学院的学子都是能人异士。

  据说这四大神秘学院每年在全国招生的人数不会超过2000人。也就是平均每个学院才500个名额而已。

  还有就是这些学院的学子基本上毕业之后,要么就是进入一些高科技公司做研究,要么就是去国家的相关神秘组织。

  下面的评论更是精彩至极。

  无非都是一些我的一个表哥,我的一个学长,我的一个朋友就曾经被这个学院录取了,然后怎么样怎么样诸如此类的描叙。

  韩厚德看了看这些评论,也是摇了摇头,时代不管怎么发展,吃瓜群众永远不缺。

  网络喷子也永远不缺。

  他再搜索了一些其他的衣食住行的一些简单常识,有些事情,他是需要好好的了解一下。

  之前他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线,但是现在他知道了,那么他就得好好的去做一些准备。

  至于回到上海,还能不能找到什么他想要的东西。

  他或许也不再抱有希望了,时间过得太久了,还能有什么能够找到。

  他只是想再去那个地方看一眼,看一眼自己出手的地方,看一眼曾经有着自己和父亲的地方。

  至于那些个地方还在不在,他也没想太多。

  既来之则安之。

  他想查的真相,绝对是一个很难的世纪命题。

  又或者是真相本来就有,只是一直被隐藏了而已。

  他父亲在当时社会的影响力是足够大的,父亲虽然是个商人,但是他为整个人类做出的贡献都是不可否认的。

  邓博伦之所以被称之为鬼才式百科式人物,就在于他的研究命题总是那么不可思议。

  很难被人所接受,还有一个就是邓博士的脾气真的太差。

  所以有些人哪怕一开始认可他的才华,最后也会被他的臭脾气给弄得没法合作。

  而自己的父亲,在所有人都不愿帮助邓博士的时候,是他一直用资金支持着他。无怨无悔。

  毫不夸张的说,邓博士所有的研究里面,功勋章应该都有自己父亲的一份。

  韩厚德在思索一个问题,想要去查300年前自己父亲飞机神秘失踪的这个真相。

  他应该怎么入手?

  单单凭自己一个人的能力,还有现在的这个身份,说实在的,真的有些天方夜谭。

  所以他想着是不是需要考入这四大神秘学院,因为从那里面入手,应该更容易一些。

  朱雀学院的朱校长对自己这么好?

  是不是有某种目的,韩厚德不得而知。

  那个欧阳博士对自己的身体的检查有没有发现什么端倪,他也不得而知。

  不过好在他们都没有对自己实行什么措施。

  所以他其实也在心里博弈,应该怎么摆脱这个局。

  他甚至觉得这个身份表是不是就是他们监视自己的一个工具。

  一想到这里他不自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https://www.biqukan.com/70_70078/4953514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