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300年大沉睡 > 第四章 火焰

第四章 火焰


  强烈的想要出去的欲望,战胜了他的这份犹豫,他按动了18这个按钮。

  他期待这洞口大门的打开。

  1秒、2秒、3秒......

  依旧没有反应。

  就在韩厚德想要放弃的时候,门开了。

  阳光直射过来,他很自觉的闭上了眼睛。

  恍惚之后,他睁开眼。然后立马走了出去,迟则生变。

  万一出了什么差错呢......

  他走出这洞口,外面是悬崖峭壁。

  还好,他走得不慌张,要不然就直接掉到下面去了.....

  他出来之后,那洞口又自动关了上去,与现在的这山脉看上去并无一二。

  只是这墙壁上多了一些洞而已,外面的光比里面的光强,这门又很厚,从外面发现不了这里面的异样。

  真是人才啊,这都想得到。这谁找的着。

  当初他进来的时候一直是昏迷状态,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来的。

  只是在做手术的时候,醒来了一小段时间,然后就沉睡了。

  沉睡之后,再醒来,就是之后的事情了。

  他站在着悬崖峭壁之上,紧紧的抱着石头壁往一边走去。

  好在现在他的胆子大,身体素质强,不然估计也走不出去这里。

  他沿着很窄很窄的石壁小道缓慢走着,大概走了100米才算彻底的结束了这条险路。

  韩厚德走过了那条险路,再回头一看,都不知道自己刚才是从哪里出来了。

  这地方真是绝。

  韩厚德坐在地上,这茫茫的大山,山连着山,他应该怎么出去,又应该怎么找到城市,然后再回家。

  这都是问题。

  看太阳的高度,韩厚德推断现在应该是下午两点钟左右。

  他现在也不会对自己为什么都能推断时间感觉到好奇了。

  毕竟神奇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太多了,他干嘛还要去考虑那么干嘛?

  反正这些知识都能让自己变得不一样。

  就算刚才那最后的线路图,如果自己不会换算,能出来吗?根本不呢。

  还有那图纸都是德文注解的,他看不懂,能找到出路吗?也不可能。

  怪不得人们常说,没事多读书,看来读书还是有用的。

  虽然他的这些知识来得很蹊跷,也很被动,但是既然自己能够随意运用,谁还怕自己懂得太多?

  说来也奇怪,韩厚德到现在还是没有饥饿感。这不科学啊,难不成自己已经死了?

  但是也不对啊,地宫里的那些东西,都是他手术之前亲眼所见啊。

  不饿就不饿吧,不吃东西还能活着不死,这不也挺好。

  要不然现在这荒凉的大山脉,看着危险无比,自己上哪去找吃的去。

  他除了手术室之前,身上穿的一件特殊材料的衣服以外,还有就是那地图和邓博士锁着的笔记本。然后再无其他。

  地图他已经完全记在脑子里了,其实没必要带着。但是他怕以后万一还要来这里,又忘记了里面的构造,于是他索性找了一个地方,挖了一个坑把它藏了起来。

  至于那地图会不会在坑里腐烂,他也不在乎的。他觉得自己可能不会再来这里了。

  自己已经从死到生了,回去找到父亲就挺好。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几年,也许是三个月、五个月又或者三年、五年。

  不科学啊,假如自己睡了那么长时间,不应该会被饿死吗?

  他想不通......

  其实他现在最想不通的是为什么父亲不会守着自己,自己做手术,睡着了,父亲怎么能走呢

  ?他那么爱自己。

  他不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而是跟着太阳的一个方向一直往前走着。

  这样自己就不会在这荒凉的大山里迷路了。

  他走了很久,依旧看不到一个人影,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走了这么久一个人都没有。

  太阳炙烤着连绵的山脉,韩厚德一直朝着一个方向走着。他希望尽快找到出路,或者说希望尽快找到人。

  他不知道这是哪里,只要问到这是哪里,再想办法回家。

  太阳落下去,这里的山脉其实晚上很冷。但是韩厚德却感觉不到。

  他也没那么多心思去想那么些。他不知道疲倦,也没有睡意。

  好像自己有无穷无尽的力量使不完一样。这种感觉太过神奇。

  他继续赶路,披星戴月。

  父亲韩仁君在他生病很痛苦的时候,一直跟他说,一个男人要坚强,一个男人一定要懂得坚持。就是死也不能放弃。

  父亲跟他说那些话的时候,是带着眼泪的。他永远记得父亲跟他说那些话的时候的神情还有心疼。

  爸爸,儿子已经好了,我这就来找你了。你看到我应该会很高兴吧?

  他一想到这里,心情就特别高兴。他继续赶路。

  好在今夜天上月亮很圆,不然他还没法赶路。

  借着月光,韩厚德在山脉里穿梭,山脉里树枝众多,杂草丛生。

  这片山脉应该会很少有人出现,要不然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这样的山脉会不会有野兽的出现?

  韩厚德没有过多的去思考这个问题。

  这夜晚骤降的气温,尚且没有让他感觉有什么不适。

  他或许真的忽略了一些该有的自然常识。

  他继续行走,一直往前。

  走着走着,就到了破晓时分。这个时候,整个山脉一片漆黑。

  他看不到路了,月亮没有了,太阳也没有出来。

  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韩厚德不得不停下来,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伸手不见五指的山脉,他突然安静的停下来,他突然感觉也有些害怕。

  本质上他还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

  哪怕他在那沙漠的地宫里睡了很久,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没有经历的少年,年岁长了,阅历并没有随之而增长,其实还不得说成是只是十八岁的少年。

  突然,他看到在前方有很高的火焰亮起。

  而从火焰的那边,似乎也有人说话的声音。

  这样安静的夜,有些响动很容易就被发现。

  他顾不了那么多,直接往火焰那边跑去。

  总算能看到有人的地方了,就算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就是说说话也是好的啊。


  (https://www.biqukan.com/70_70078/4549694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