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喜当妈 > 第68章 打入敌人内部

第68章 打入敌人内部


  现在有个尴尬的问题,就是,怎么打入敌人内部?

  这是一个,自古就有的难题!

  值得思考一番。

  夏小雨摸着下巴,脑海里,开始思考对策。

  方案一

  简单粗暴,若无其事的走进厨房。

  左看看西瞧瞧,不会做,也上不了手,也没人搭理自己,好尴尬!

  这是被当成透明人的节奏!

  不行,换一个!

  方案二

  以帮忙的名义,进入厨房。

  夏小雨:Hi,我能和你们一起做曲奇饼干吗?

  孙玉兰:可以,劳烦你,把黄油递过来。

  夏小雨:黄油是什么,菜油新品种吗?

  孙玉兰:滚出去!

  夏小雨VS孙玉兰,失败。

  囧,这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呀!

  方案三

  想不出来!

  孙玉兰嘚瑟的从夏小雨身边抢走胡维诚和两孩子,剩下她一个人在寒风中,凄凄惨惨戚戚。

  本故事完结!

  幻想到这里,夏小雨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颤。

  太惨了!

  惨绝人寰!

  我咋这么可怜呢!

  夏小雨抱住瑟瑟发抖弱小可怜的自己。

  不行,不能让悲剧上演!

  像要考试了一样,临时抱佛脚,恶补曲奇饼干的做法吧!

  于是,夏小雨拿起手机,打开浏览器,百度曲奇饼干的做法。

  嗯!

  哦!

  原来是这样做的!

  眼睛看会了!

  大脑一片空白!

  书到用时方恨少,夏小雨陷入深深绝望之中,只恨自己不是全能型人才。

  为什么要做曲奇饼干?

  为什么不做炸薯条炸火腿肠炸小豆腐?

  后面这个,明显简单多了!

  要吃曲奇饼干,直接去超市买呀!

  苍天呀,大地呀,赐予我爱迪生的智慧大脑吧,分分钟秒杀孙玉兰这个心怀不轨,蓄意破坏别人家庭,毒害孩子的坏人。

  一分钟过去了,苍天没有任何反应。

  夏小雨深深叹了一口气,表示,连苍天都抛弃我了!

  就知道,白捡来的老公,不靠谱!

  与厨房传来的欢笑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主卧里的夏小雨,似被遗忘了一般,比凄凄惨惨戚戚好不了哪里去。

  要不,去看看!

  夏小雨一个鲤鱼打挺,起身,下床,一气呵成。

  然后,小心翼翼的向着房门走去。

  可是,没走两步,突闻门外传来脚步声。

  顿时,夏小雨惊的直接转身小跑,扑回了大床,随即,发现自己鞋子没拖,双脚一蹬,拖鞋飞了。

  待一系列搞定之后,主卧的房门,被悄无声息的打开了,胡维诚的身影,赫然出现。

  “老婆~”

  胡维诚轻轻唤了一声。

  但夏小雨并没有应答,挺尸装死中,但心里,却已经开始吐槽模式。

  你不是和秘书浓情蜜意的做曲奇饼干吗?

  还来找我干嘛!

  就让我一个人在寒风中,凄凄惨惨戚戚!

  好似苍天听到了夏小雨的心声,房门如愿的被关上,屋内顿时安静的,连一根针掉落在地,都能清晰可闻。

  剧情不对呀!

  就这样走了?

  他进来就是看我睡着没有吗?

  看来,我这个老婆,并没有他所说的那么重要!

  什么救命恩人,什么先婚后爱,什么从今之后只有你一个女人……都是骗人的!

  果真是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愤愤不平,不断在心里吐槽的夏小雨,很是气愤的睁开了双眼。

  突然,一张脸,近在咫尺!

  “啊!”

  夏小雨吓得,轻叫一声,下意识的,条件反射,连滚带爬,起身逃跑。

  “老婆?!”

  熟悉的声音,在屋内响起,夏小雨回头,发现,原来是胡维诚。

  什么鬼!

  他不是走了吗?

  怎么还在这里?

  虽是虚惊一场,但是,惊吓后遗症,并没有褪去,夏小雨感觉,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大脑空白,四肢无力,似站不住,她扶住墙壁,看着胡维诚,声音微微颤抖,问道,“胡维诚,你,你,你……不是出去了吗?”

  胡维诚顿时哭笑不得,他长的有这么恐怖吗?居然吓得夏小雨差点崩上房顶了,似有所明,开口解释道,“老婆,我以为你睡着了,所以,担心你着凉,便想给你盖被子。”

  夏小雨扶着墙壁,脚步轻浮,心有余悸的跌坐回床上,似有所埋怨道,“那,你好歹走路有个声音,这样,会吓死人的!”

  胡维诚坐在夏小雨身边,轻轻拍打夏小雨的后背,舒缓她被惊吓后遗症,然后很无奈的说道,“老婆,这不是担心,声音大,吵醒你。”

  好吧,阿门,我误会你了!

  你还是那个大大的好人。

  似不解,胡维诚为何回房,夏小雨询问道。

  “你不是在和那个谁,做曲奇饼干吗?”

  “嗯。”

  胡维诚看着夏小雨,轻轻应了一声。

  “那你回房间干嘛?”夏小雨问道。

  “见你回房后,久久没有出来,担心你!”胡维诚解释道。

  “哦。”夏小雨似不在意的应了一声。

  “老婆,我和孙秘书,只是上下级关系。”胡维诚解释道。

  “我知道。”这些,张义文已经告诉她了。

  “所以,我不会和她有任何进一步关系,只有你,才是我老婆。”胡维诚很严肃的解释道。

  “随你,反正,我们迟早要和你离……”

  离婚二字还没有说出口,胡维诚已经吻上了夏小雨的唇,堵住了她后面的话。

  随即,附在她的耳边,轻声耳语道,“老婆,每当你说离婚二字,就代表,你想我吻你。”

  夏小雨差点一口老血喷出,离婚二字,还能代表这种含义?

  喂,110吗?

  这里有个人,想……(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这离婚二字,她以后,是说呢,还是不说呢?

  这,是一个很纠结的问题。

  说,便是一个吻!

  不说,那就不离婚!

  请问,有第三种选择题吗?

  在线等,挺着急的!

  胡维诚放开了夏小雨,将她有些凌乱的头发,拨顺,声音轻声的说道,“老婆,乖,别一个人在屋里胡思乱想了,出去和两个孩子,一起做曲奇饼干吧。”

  咦,胡维诚居然是来邀请她与孩子们做曲奇饼干。

  有些惊喜!

  原来,他并没有被秘书套路呀!

  好……

  夏小雨正准备答应,可是,突然想起一个严重的问题,“胡维诚,可是,我不会做曲奇饼干呀!”

  如果不会做,就会被孙玉兰比下去,到时候,被孩子嘲笑,也被胡维诚笑的,得不偿失。

  她可不想当衬托孙玉兰这朵鲜花的绿叶,不对,是泥土,被人完全实力踩在脚底下的感觉,糟糕透了。

  胡维诚无奈的笑了笑,摸着夏小雨的小脑袋瓜一脸宠溺的说道,“傻瓜,你不会,没关系,我会呀,我做,你吃,好不好?”

  “好呀!”

  只吃不做,当然好,夏小雨不会拒绝这种要求,她一脸高兴的答应了。

  这叫什么,柳暗花明又一村风,正愁不知怎么打入敌人内部,胡维诚居然向她抛来橄榄枝。

  


  (https://www.biqukan.com/70_70069/4907004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