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喜当妈 > 第118章 碰瓷

第118章 碰瓷


  夏小雨扶额,表示头痛,自从结婚之后,麻烦事情不断,她都开始怀疑,这是结婚的错,若如不结婚,那是不是,一切都不会发生,而她还是如常一样,上班,回家,两点一线的生活。

  这才结婚第四天,天天麻烦事情不断,那,如果她能活到60岁,60减去25,还可以活35年,35乘以365天,等于12775天,也就是说,她还要经历12775天的麻烦事,这简直比西天取经还难。

  突然又想离婚了,虽然不知,离婚后,这些麻烦事,会不会随着婚姻消失而消失。

  哎,刚想好好过日子,离婚的念头又冒出,真应了那句话,每个结婚的人,脑海里,都曾经出现过无数次离婚的念头。

  在看打架的二人,郭三叔和舅舅打起来不分秋色,谁也占不了谁便宜,但能看出,二人都使出全力在揍对方,从两位脸上的淤青抓痕,就能看出。

  开阳区的汉子,都在开阳路口拦着拆房子的人和挖挖机,而大多数女人,都围在这里,吃瓜看戏,想上前劝架拉人,可是拉不住,那是两个汉子。

  夏小雨再次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只得亲自出马,但她也只能拉的住一个人呀,无奈,她看向了胡维诚,问道。

  “维诚,你身手怎样?”

  “还行。”

  还行的话,应该能拉住一个人吧,夏小雨如此想到。

  “那,你去拉郭三叔,我去拉舅舅,让他们不要再打了。”

  “不,老婆,你拉郭三叔,我拉你这位舅舅。”

  都是自家人,拉谁都一样。

  “好。”

  夏小雨欣然同意。

  在围观群众的注视下,胡维诚和夏小雨突然上场,向着打架的二人走去。

  “郭三叔,别打了。”

  夏小雨上前,拉住了郭三叔,听到是丫头的声音,他立即住手,很是理智。

  却不想,黄月强并不打算如此罢手,上前紧跟郭三叔面前,手上的拳头,赫然准备狠狠砸向郭三叔的鼻子。

  说时迟那时快,胡维诚突然伸手,抓住了黄月强的手腕,未等其反应过来,一个过肩摔,便将他狠狠摔在地上。

  “哎呀妈呀,我的老腰!”

  被砸在地上的黄月强,扶着腰杆,一声痛呼!。

  胡维诚此举,把在场的人,都震住了,而黄月强的惨叫,也把黄月芬和夏小雨母女吓着了,虽然,这孽畜做了人神共愤的缺德事,但,他们始终是血脉相连的一家人。

  差点不忍心,黄月芬和夏小雨两母女,差点就跑上来,询问他是否真的有事,但胡维诚的话,终是让他们停住了不安的脚。

  “他没事!”

  胡维诚出手还是知道轻重,刚刚那一过肩摔,他控制了力量,最多让黄月强屁股青一片,但,绝对没有砸到他的老腰。

  可是,听此一话,黄月强不服气了。

  “我去,摔得又不是你,你怎么知道没事,我告诉你,事情大条了,我的腰,肯定被摔骨折了,哎呦妈呀,痛死我了,我的老腰啊。”

  此景此情,黄月强一声又一声的痛呼声,声声入耳,让围观的人觉得,他好似不是演戏,而是真的把腰摔骨折了一般。

  “看着不像假的,要不,拨打医院急救电话吧。”

  “是呀是呀,痛成那样,不像假的。”

  “快,谁拿手机,打电话,叫救护车。”

  谁知,热心举动,被黄月强给阻止了,他热泪盈眶,一脸感激的对着围观吃瓜热心群众真心实意的说道。

  “你们都是,热心漂亮的大姐,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黄月强,感谢你们好意,只是,我穷困潦倒,亲姐不认,外甥女也不认,无家可归,只得在桥下,与一群流浪汉,争夺桥洞,抢食狗食,实在无钱,去医院,那高昂的医疗费用,我支付不起,我也不要多的,就给我随便来个二三十万,我去那街边小诊所,看看便好。”

  前面说的,还情深意切,说的围观群众大姐大妈些,都差点流泪,但后面说到要钱的时候,就让人感觉不对味了,去小诊所,还需要二三十万,有这钱,大医院完全给你治好了,这,给人感觉,咋有点像碰瓷呀,随即,大家沉默,不说话了。

  听到要钱,黄月芬顿时气不打一出来,指着黄月强便开口大骂。

  “黄月强呀黄月强,你能要点脸吗!你这当亲舅舅的长辈呀,居然向着你外甥女婿要钱,哎呀我妈,我黄家到底做了什么孽,出了你这么一个孽畜呀。”

  此话,黄月强甚是不赞同。

  “姐呀,你这话说的,不对呀,外甥女婿打舅舅,这到那里,都没理,而且,我是你亲弟弟,此时,腰被摔骨折了,可能,后半辈子,都要坐轮椅,你不心疼我,却心疼外甥女婿的钱,姐呀,我才是你的亲弟弟,血脉相连的呀,头顶三尺有祖宗,他们看着的呀,若如他不是我外甥女婿,我要的,可不止二三十万,那时,我会报警,我会告他上法庭,我会让他这一辈子,都在监狱里赎罪。”

  这话一出,夏小雨的脸,冷了。

  若如舅舅真的如他所说,被胡维诚把腰摔骨折了,她愿意送他去医院,拿钱给他治疗,哪怕,砸锅卖铁倾家荡产,因为,她知道,母亲会和她一样想法。

  但,她明白,他并没有摔伤,只是,碰瓷,敲诈,要钱。

  “舅舅,您,这是逼死外甥女的节奏!”

  黄月芬与夏小雨是什么样的家庭呢?

  母女都是借住在阿婆家,虽然,阿婆死后,将房子留给了他们,可是,在他们心里,房子永远是阿婆的。

  母亲只是一个打工的,上不得台面的小工,什么活都干,又苦又累,赚的钱,也只能保证生活,其他,想也别想,虽然,现在日子过好了,可是,也没有存款。

  而夏小雨现在嫁人,工作也早丢了,银行卡存款,也只有两万,还是这些年,补贴家用的同时,省吃俭用工作存下来的,原本是有六万的,因为阿婆去世,他们为其举办丧事买墓地等,花了整整四万,虽说四万,但给阿婆买的公墓位置,是最偏僻的,好位置几百万,中等位置几十万,他们这种家庭,买不起。

  现在,亲舅舅要胡维诚赔偿二三十万,那就是,逼着她出这个钱,她,怎么拿的出来,这,还是那个,爱我疼我的亲舅舅吗?

  鼻子一算,双眼一红,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昨日,还在期待,舅舅当年如此做,有什么隐情,但如今这么一看,是她,从未了解过这个舅舅。若如,这二三十万,真的能埋葬这亲情,那,值得!

  夏小雨看着黄月强,一字一顿的说道。

  “舅舅,若如,你真的要这二三十万,可以,我可以给你,但,从今以后,请你从我和母亲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https://www.biqukan.com/70_70069/4840874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