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辞行逍遥 > 第一百零六章:局势

第一百零六章:局势


  长生进来了,手端着托盘,托盘上放着米粥,烧麦,花生米,凉豆腐,水果块。

  一个柔软的枕头飞了过来,挡住了他的视线。

  长生深知这只是前奏,后面定有其他利器,例如刀子,床边的瓷器。为了避免后面的铺垫,长生当即立断,退了出去,并关了门。此番动作行云流水,没有半点拖泥带水,成功的保住了他的脸,以及亲手准备的早餐!

  他想了想,敲了敲门,非常陈恳道:“我能进来吗?”

  回答他自然只有金贵一字:“滚!”

  他又接着道:“给你准备了早餐。特地请了东皇城最好的厨子。”

  这谎话说的……

  “进。”

  此言在长生预料范围之内,所以站在门外的风度可谓宜人。但看者可谓痛苦,自己尊贵的君王,被这般对待却露出这般讨好的语气,怎么都有点不忍直视。黑衣人待长生得意洋洋的进去后,才擦擦额头的汗。

  云落冷眼冷脸冷心情对他,故意头扬起,双手抱肩,拱着肩头,道:“知道错了没?”

  没。

  尽管心里是这般想着,但长生还是摆着后悔的姿态,半蹲在地板上,一手拖着早膳,特别特别特别真诚的望着她,道:“错了。”顿了顿,带着大胆子,又道:“下次会先争取夫人的意见。”

  最后一句让云落明白面前半跪在地下这个男人根本没有后悔。但念在长生肯摆出这么认真的认错态度上,她决定……

  “把早膳端上来,你走吧。”云落伸出双手,硬是将早膳端了上来,忽视了长生可怜巴巴的眼神。

  云落下了床,端着早膳往桌子前走。长生在后面可怜巴巴的跟着,扯着云落的衣袖像波斯猫刚出生的幼崽一般。

  云落却一点不搭理他,如果换做平时估计早就回头了,但今日,身体太不舒服了。最主要是她还想在最后一局去那该死的大赛上踢馆子!可现在她要拖着疲倦的身体再去想办法让自己输得体面一点。。。

  “夫人。”

  “夫人。”

  “夫人。”

  长生一声声唤着,却得不了对方的回复,便生气了。自己去处理最近的魔界的事务去了。

  没了长生的闹腾,云落便安心的吃起早膳来了。吃着吃着,便慢慢的停了。对长生道:“你做的?”

  长生将公文放下,开始在宣纸上写字,顺便道:“不是。”

  这一看便是他做的,味道平平。

  “以后还是别请大厨了,我起早些,省一笔开销。”云落道。

  不知膳房,它,现在还好吗?

  云落很沉痛。

  “那你若是修炼一年半载呢?”长生说着,忽然看到了文册上面有红标,拿起一看正是那肖公主对当下时局的一些意见,说的极为再点。

  长生极为认可。

  “提前做好呗,存起来。”云落拨拉一下冷豆腐,从里面找出几粒米,将他们放在盘子里。又好好的摆了一下烧麦的位置,让它们占一下整齐的优势。

  “哦,对了。为何要封印鬼域,它又没怎么神迹?”云落似随口一说。

  “那是神喻。我与……妖君都有,但天族没有。”长生毫不在意的回复。

  “恩?”

  “神谕……”

  “我知道,不必说。”云落忙阻止了他。神意泄露会减少仙的寿命了。长生本来就没有多少寿命,再说一说,就可以架一朵浮云升天了。

  神谕不能说,会减少寿命的。

  此话在长生口中打了圈,悠悠咽回了肚子里。他从善如流道:“是你不让说的。日后可愿不得我。”

  “但天族为什……”

  “怕是如今的天族失去了神的信任吧。本君提醒你一句,鬼域是神创造的,它只属于神明。”长生道,此次他特地用了尊称,来强调这句的重要性。

  所以,神明不会允许其他人用他的东西来完成他人的私欲。才令长生和君泽协同天族来封印鬼域。鬼域只能来渡那些带有怨念的鬼魂。

  云落看了一眼长生,见长生微微颔首。

  原来如此。

  不过,他们这是堪破了天机么?不会遭报应吧。

  云落忙转过身,一如平常的用膳。

  “此次,蛮族偷偷入了鬼域,是本君的失职。本君彻查了此事,发现狐族也参与进来了。”长生淡淡道。

  “林可郁?”云落一语道破。

  “正是。但他做的极好,没露出任何狐狸尾巴。本君只是从黑衣人得到了一些线索,想到了东魔君与林可郁的关系极好,便令人去查了他的行程。那时他在天族。”长生道。

  “蛮族是萧清忽悠进去的,林可郁与萧延关系不错,自然与萧清也不错。但据我所得的消息,其实是萧清与林可郁最先认识的。”云落慢慢道。她忽然有点背后发凉。

  此事他们到底策划了多久了?

  “对。”

  “但是林可郁是怎么知道的?”云落又道。

  “换个思路,假设他不知道。萧清邀他去天族做客,正巧碰到此事,便计划了这一出。”长生随口说了一个假设。

  云落仔细思虑片刻,道:“不对,那时他一直跟斐师。”

  “本君曾与青丘帝君有过几次接触,青丘帝君对林可郁似乎并不满意,倒对斐师言语中颇为赞叹。所以,他更属意斐师,愿意将帝君之位交给他。”长生淡淡道。

  “所以,那次,林可郁跟着斐师并不是想看看他这位许久未见的二哥,而是想杀了他。”云落接着道。

  “对。在天族时,他动过杀意。”长生淡淡道。

  “颜妃娘娘那次?”云落道。

  长生微微颔首,道:“想必是想过法子要将斐师悄悄地杀死在天牢中的。只是计划败落。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斐师会直接闯了出去,还直接回了青丘。”

  “斐师怕是一开始便发现了他这位哥哥的心思了。所以,早做了准备。”云落忍不住讥讽道。

  “你那位好友确实不是简单的人物。”长生悠悠的点评道,又道:“青丘帝君重情,怕是一直忘不了斐师的母亲,所以才会对斐师格外厚待。斐师在凡间时,”长生写字的手一顿,又道:“帝君是派了长老跟着他的。”

  是么?

  没想到长生除了对魔界,对青丘也这么关心。着实令她诧异一番。但她想到长生谨慎的性子,便也没什么了。

  “那如今,妖菲儿跟着林可郁岂不是很危险?”云落有些忧虑。

  “这倒不会。”长生笑了下,引起了云落的好奇。

  “为何?”

  “因为他真的是爱妖菲儿。”长生散漫道。

  “倒是一个……”云落叹息,不在多言。

  君泽不会同意的。但妖菲儿现在还与林可郁还在一起,这很可能是君泽默认的。

  所以,君泽也在这幅棋局中。

  君泽想报仇。

  云落心道。她知道妖族的家训,君家以族者为重,以天下苍生为己任。自律修身,厚德载物。

  五万多年前,那件事,君泽君越,都不会原谅。

  云落收拾了桌子,端着盘子便去膳房了。

  在途中,无意中瞧见两道模糊的身影在屋檐上飞驰。


  (https://www.biqukan.com/69_69844/952110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