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地主家独生女 > 第343章,跪哭

第343章,跪哭


  扈伯载才十二岁,要脸还早着。

  那位韦应物,早年豪纵不羁,横行乡里,乡人苦之,就是个地痞?

  老韦的玄孙庄,早年屡试不第,年近六十时方考取进士。

  老头对上扈伯载。

  剑眉星目,不是地痞但更凌厉的气势。

  不用说,老头今儿来闹了,以后有他好看的。

  老头老泪纵横:“我可怜的女儿。”

  扈伯载问:“给你女儿报仇吗?死的已经死了你只看活的?你死了以后以何面目去见我娘和我外婆?若是哭两声有用,我娘就不会死。我也不会一次次差点死。”

  老头:“你现在……”

  扈伯载:“我是扈家子孙,你老糊涂了吗?”

  扈家来叫:“你女儿没人管,所以死了。我扈家子孙自然有扈家的祖宗护着。”

  有人叫:“才进学就不认亲戚了?”

  扈伯载:“认我娘快去,给我娘烧纸。我娘认亲戚,没准晚上就找你们了。”怼老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那是你亲女儿!”

  扈伯载眼睛都红了,蹲地上:“我娘多希望爹能来看她、给她撑腰,你终于来了,我娘等着你评评理呢。子欲养而亲不在,娘若是来看我多好。我娘死的好冤,歼夫银妇活的逍遥,天理昭昭。”

  一群人劝扈公子。

  今天这时候,最该享受荣耀的,可不就是母亲?

  继母、小姨子的亲娘还能来捅一刀,悲哀。

  老头怎么做得出?小女儿银贱、逼死大女儿、是他眼睁睁看着。

  甚至,是他支持,扈峤才觉得自己是对的。呜呼哀哉。

  扈伯载跪地上哭,几人赶紧拉起来。

  就算进学,他才是十二岁的孩子。过去八年里五年、是怎么过来的?

  老头有啥脸哭?该哭的是这。

  扈广森劝:“大男人就别哭了!你娘知道也该欣慰了!”

  姚衡想劝,我们该叫别人哭。

  但老头哭也有一定影响,所以,比可怜啊,谁比得过扈伯载?

  和钱媛那是一样的,我们要占理。

  脸可以不要,理得占好。

  老头又不是孤寡,而是一群上门来。当年,若是能给主持公道,也就不是现在。

  老头说老虔婆。

  这就是活该。

  大家找理由。不是被方秀才压的?今儿还敢来,不是被亲娘亲外婆甚至扈家祖宗治的?不能人至贱则无敌,总得给老实人活路。

  老虔婆也没死,挣扎,还是挺不好看。

  方秀才、还没死。

  扈伯载捞起老虔婆塞进方家马车。

  一群面面相觑。

  扈伯载哼:“你们好算计,既然方秀才喜欢,就大胆一点。”

  方秀才崩溃:“与我何干?”

  扈伯载:“与我何干?”

  方秀才:“她是你外婆。”

  扈伯载:“她是你相好。”

  就看这能咋吵。扈伯载是不要脸但方家真不要脸了?

  一群人推方进过来,和扈伯载比。

  方进加油!置之死地而后生,准备好的对子、不信弄不死姓扈的野乂种。

  黄杨冲过去按着方进打!踩扈公子就罢了,扯上我家小姐,打你都是为你好。

  几个跟方进起哄、装读书人的。

  孝榉拎着棍过来,一块打,不打不长记性。

  其他人避开,这真狂野。

  但方家、一群秀才编的对子,还真、该,你说说方家,气数已尽。

  方秀才躲闪不及,被扈伯载拖过来。

  黄杨一棍,打断他腿。收工了。

  方家一群,比刚才更惨。

  就是吃瓜群众,也觉得比对子过瘾。骂他不知道痛。方进屎都打出来了。

  扈伯载指着方进,还他一个有乂屎乂有尿的对子。

  还真有辱斯文,又够辛辣。嘴上不说的都记心里。

  扈公子的才,酸爽。

  大家可以进祠堂了,人实在多,扈家好在准备了很多、磨牙棒。

  一人一根嚼着,蛋香,还有加肉的,好吃。

  等等!又有贵客到!

  同样是马车,比方家华丽多了!

  方家的马,和徐家都没得比。

  徐家现在很多东西精致,徐家大院大家进的少了,或许更多好东西呢。

  古槐村的心想,莉莉还叫人去她家搬银子,怕人搬不动。

  徐小姐今儿咋没来?不过,今儿来的基本男子,她来不来大概都没啥。

  有人琢磨着,徐小姐来,会咋踩这些?大概差不多吧,毕竟,扈伯载、黄杨、钱永宝、都是徐家出来的。

  华丽的马车停下,他是想往门口停,被拦住了。

  几人看祠堂也不咋地,姿态非常高。

  车上下来一个媳妇,有人记起宝珠和她嫂子。

  豪门的奴才,就是酱紫滴。不咋地么,豪门的奴才你装啥?

  一条狗也是豪门的,媳妇有姿态,有风度,挥手。

  后边车上,搬下来好多礼物。

  扈通、扈翔都接不住。

  还得扈伯载、钱永宝等来迎接,一大群的看热闹。

  在很多人意识,徐家良再富,也是徐家村的。这不知道哪个豪门,好看呗。

  媳妇向扈伯载点头:“这些都是赏你的。”

  小厮将礼物打开,笔墨纸砚,一箱银元宝。

  “公子等等!”黄杨在里边叫。

  “咋了?”钱永宝问。

  黄杨出来,捧着金项圈,给公子戴上,这玉佩带着:“公子急啥,看我挑这个怎么样?”

  孝榉问:“你拿宝哥的了?”

  黄杨:“宝哥不是戴自己脖子上?这背后有字你读过书不能欺负人。”

  孝榉,我也没说你没读过书,你还是资深的。

  看热闹的一群笑歪。

  我们扈公子戴着这个,更、像十二岁,好着呢。

  一些姑娘眼睛看直了,可惜,扈公子就别想了。

  扈伯载哭过,眼睛还有点红,看媳妇:“你们哪儿冒出来的?”

  有人好奇:“什么说法?”

  扈伯载教大家:“有胆大的骗子,去租一身行头,骗吃骗喝是小,骗财骗色,以至于欺世盗名。”

  这说的方家。经世济民不会,欺世盗名很熟。

  媳妇给气的,稳住。

  那小厮稳不住,指着扈伯载大骂:“你这乡下土鳖!以为进学就了不起?这方家是不是秀才一直不能中举?”

  方家气绝。

  小厮牛哔:“你就是进士又咋地?我家看得起你!”


  (https://www.biqukan.com/69_69817/940269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