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浩瀚仙秦 > 第四十六章 安居卧榻?

第四十六章 安居卧榻?


  夜尽天明。

  溢散的阴风被初生的朝阳照散。

  斑驳的古城城墙又温暖了起来。

  庭院之中,白起与司马靳坐落在角落之中,聚敛着无尽的阴气。

  石像之上,已然凝结一层淡淡的寒雾。

  石台之侧,赵曦成一边提笔篆刻着手中的书简,一边用余光看着那扫视着武安君的身影。

  武安君真的复生了。

  尽管,春秋先生说只是活了一半。

  可赵曦成观之,分明是已经与活着相差不大了。

  甚至因为是石人之躯,石人不知疲倦且力大无穷,加之春秋先生又授其修道之法,武安君必然更胜往昔。

  “此于大秦而言,利弊如何?”

  赵曦成心中情绪复杂。

  而石台之上,李春秋则是在继续落笔在竹简之上,肆意勾画。

  在他得到的数千年记忆之中,不入流之修道之法有十二万九千六百,他不可能落笔全部写下,只有将其中的有趣的记录下来。

  至于旁枝末节,刀剑拳脚那就更是多不胜数了。

  李春秋现在在书写的便是二世皇朝集一朝之力编纂的天下武道两派的总纲《武经》。

  《武经》总揽天下武道术法,分列各种武器、道法。

  这是李春秋记忆之中,记录完整的典籍。

  就在李春秋落笔过程之中,赵政与蒙氏兄弟走了进来。

  相比于蒙氏兄弟,赵政的脸色便是要苍白太多了,可是他的脸上却仍旧带着笑容。

  因为他成功了。

  他的天子之剑,已然找到了韵味。

  昨日握剑时,他真正找到了那种“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的感觉。

  “拜见师尊!”

  “拜见先生!”

  李春秋手中的墨笔不停,淡淡道:

  “蒙恬、蒙毅,剑道未成,今日继续出城练剑。”

  “诺!”

  蒙氏兄弟一拜,然后立马转身离去。

  见到赵政的昨日一剑之威,他们对于练剑更上心了。

  院落之中,只剩下赵政一个少年。

  李春秋看了赵政一眼,然后道:

  “赵政,上前。”

  赵政闻言朝前走了一步。

  李春秋右手沾了沾墨汁,左手一指身侧累成的书简道:

  “汝今日,此三十六卷剑谱需尽读之。”

  “汝之剑道已初窥门径,然需涉猎百家剑术,方可更上一层楼。”

  “学生遵命!”

  赵政走到垒的像是一堵墙一般的书简面前坐下,这时候他才注意到旁边有两座石像屹立,阵阵寒风从石像之处吹出,将庭院之中的雾气扰乱。

  那是?

  赵政愣了愣,他疑惑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尊。

  见到师尊没有反应之后,然后缓缓从书简堆之中拿起一卷书简,他瞥了瞥书简上刻的卷名。

  “奉羽剑典!”

  赵政将竹简舒展起来,读了起来。

  但赵政和赵曦成一般,一边注视着自己手中到了工作,一边看着远处的两座石像。

  石像之上涌动之风声。

  刀笔与竹简的篆刻之声。

  简易的毛笔与书简之间的书写之声。

  还有书简的翻动之声。

  很长一段时间之中,庭院之中都是恬淡而不嘈杂的声音。

  直到,白起再次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一道气浪四溢,扰乱了庭院之中的清静。

  他周身的气势越发的凝实,阴气阵阵。

  本就威武不凡的石躯之上,寒气缠绕。

  缓缓站起身来,白起朝着李春秋一拜道:“春秋先生,岁月无痕,起,欲一观咸阳城。”

  李春秋手中拙笔不停,只是看了他一眼。

  “常威!”

  随着李春秋声音缓缓响起,不多时一身着麻衣长袍的常威走了进来。

  李春秋未曾握笔的手轻轻一抬,指着石像道:

  “带武安君观咸阳城!”

  武安君?

  常威心中一跳,转头看向了那尊石像。

  而赵政也猛然抬起了头。

  大秦的武安君只有一位——白起。

  李春秋轻轻吸了口气,再次沾了沾墨汁。

  “生生死死,前尘皆消,恩怨不可再寻。”

  “起,知晓!”

  石像一拜。

  “去吧!”

  李春秋再次书写了起来。

  这时,石像身侧的常威拱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白起裹挟着庭院之中的云雾,朝着庭院之外走了出去。

  阳光照在他的身躯之上。

  铁甲依旧,杀神不老。

  ……………

  ……………

  风吹过古城的街道。

  白起随着常威走在咸阳城的主干道上,两侧的布衣黔首远远的看着。

  那位仙人府邸的家仆之首常威又带出来了一位石人。

  不过似乎看起来这位石人比咸阳城西的九个石人要小巧太多了。

  白起完全无视了众人的目光,他一步步落在这他熟悉的街道上。

  昔日,每次他大战得胜归来,秦王都会在这条大道上将其迎回来。

  可现在秦王已经失去。

  抬头望去,朝花夕拾,真是物是人非。

  “秦王已薨?”

  白起的声音嘶哑而雄浑。

  “已近二月有余。”

  “非成业难,得贤难;非得贤难,用之难;非用之难,任之难。”

  “王上,昔日若是长平之战,汝不曾犹豫,天下一矣。”

  白起摇了摇头,然后朝着自己的白府走去。

  走过咸阳城之中一块块青石,白起与常威缓缓走到了白府之前。

  这时,常威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自己身边的这位一定是武安君了。

  树倒猢狲散,昔日大秦战神的府邸,已不复昔日的繁华。

  白起站在府邸之前驻足许久,才缓缓开口道:

  “吾之后人,如何?”

  “君上虽逝,大秦未有为难君上后人。”

  “罢了,前恩后怨,为之奈何?”

  武安君摇了摇头。

  “不如不了!”

  而这时候,他的身旁则是出现了一声惊疑不定的声音。

  “敢问,足下可是武安君尊下。”

  武安君?

  围观的众人哗然。

  这石人是武安君?

  白起缓缓转过身来,看了一眼身前的来人道:“汝是何人?”

  “小人吕不韦,昔日与君上有一面之缘,现忝为公子之师。”

  吕不韦低首一拜。

  这一拜不仅是拜昔日的武安君,也是拜现在与春秋仙人对论的武安君。

  起死回生,果然不是妄言。

  那位仙人真的可以做到。

  “真乃武安君?”

  街道两侧的众人全部愣住了。

  武安君活了。

  六国君主可还能安居卧榻之上?

  


  (https://www.biqukan.com/69_69588/4546271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