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飞上枝头成凤凰 > 第一百五十二章 爱你的胃口

第一百五十二章 爱你的胃口


  谢羽霏沉吟不语,半晌后才道:“姑姑的生父能在宫内行走,他的身份应该是禁宫侍卫,或者是御前侍卫,他可有留下能证明他身份的信物?”

  “有一枚玉佩。”

  柳瑟解下挂在脖子上的玉佩递给她。

  谢羽霏拿着玉佩放在手上仔细端详,这是一枚镂空的和田白玉,篆文写着一个苏字。

  谢羽霏端详玉佩许久才还给柳瑟,她的眼眸看向柳瑟,征询意见:“姑姑,这枚玉佩质地上乘,因是富贵之家才能佩戴的起,玉佩上写了一个苏字,或许姑姑的生父就姓苏,姑姑想寻他吗?我可以帮您,有这枚玉佩作为线索,此事因当很容易就能办到。”

  “涵涵,我不想,我恨那个狠心的男人,往后莫要在我面前提起此事。”柳瑟脸色平静,毫无一丝波澜。

  柳瑟太武断了,事实到底如何,她不知晓也

    不在意,谢羽霏倒是很想知道,并无它意,唯好奇尔,若是查明事情并不是柳瑟认为的那样,那此事对柳瑟就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谢羽霏暗自决定以后有机会定要调查此事,现今她还有一事也挺好奇的。

  柳瑟出生不久,她的母亲就过世了,那这些关于她父母的事情是谁告诉她的?

  谢羽霏好奇的问:“姑姑父母都不在,是谁将姑姑抚养长大的?”

  柳瑟瞬间沉默不语,她的神色黯然,抚养她长大的人已经过世了,那是她视之为母的恩人。

  “我的母亲未婚先孕,为世俗所不容,母亲出宫以后不敢回家,淑妃娘娘将她交给秦二伯照看,关于我母亲的一切都是秦二伯告诉我的。我是秦二婶抚养长大的。”

  谢羽霏听完又生出好奇心:“姑姑可认识卢俊?”

  柳瑟似是想起趣事儿,哀伤情绪消散:“卢俊那家伙,我自然认识,他是秦二婶的义子,我与他都是秦二婶抚养长大的孩子,卢俊十六岁那年回家了,自此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姑姑,我直觉秦慕枫也是你们一伙儿的。”谢羽霏斩钉截铁的说道。

  柳瑟应道:“秦慕枫是秦二婶的独子,他自幼与我生活在同个屋檐下,你说他是不是跟我一伙儿的?”

  秦二的容貌平凡无奇,他的儿子长相如此俊逸,定是随母。

  在次听闻此类事件,谢羽霏已经不再觉得匪夷所思了。

  郑重认为,古代男子的长相都随母。

  对此结论,谢羽霏想在确认一番:“秦二婶的样貌美若天仙?”

  “涵涵猜对了,秦二婶不仅长得漂亮,她的性子也很好,温婉大方。”柳瑟神色缅怀。

  谢羽霏一脸敬佩:“秦二婶能养出三个德才兼备的孩子,确是个奇女子,若有机会见见,得让她传授育子经验。”

  “涵涵,恐怕要让你等上一些时日才能见到秦二婶。”柳瑟面色古怪。

  谢羽霏好奇:“却是为何?要等多久?”

  柳瑟正色道:“等到你百年之后…”

  “那就听姑姑的。走吧!咱们去吃午饭。”谢羽霏微笑,上前挽住她的手臂,两人步出房门。

  “……”柳瑟

  来到饭堂,谢羽霏问向真在吃饭的人:“王爷,你的侍卫副统领还没养好伤呢?”

  夏逸宇已经吃饱了,他优雅的动作拿起细巾慢慢的擦擦嘴角,才道:“本王也不甚清楚,要不让人去问问?”

  谢羽霏的语气带着怒意:“那就宜早不宜迟,赶紧派人去将他提溜出来,否则以他的作为指不定要将养到何时。”

  “本王知道了,羽霏快用饭吧,没得为此事失了胃口。”夏逸宇点头答应。

  谢羽霏轻嗯一声,向柳瑟招招手:“姑姑,您也坐下一同用饭。”

  “不可,哪有下人跟王爷同桌而坐的?即便不谈逾越也失了规矩,其实…涵涵也不得与王爷同桌用饭,皇室规矩甚多,日后嫁到王府万不可再如此放肆,涵涵要切记!我去厨房吃饭。”柳瑟教训一通就转身而去。

  谢羽霏受教,默默的低下头。

  饭堂中还有一人也受教了,站在一旁的溪竹将头深深的埋在胸前,声若蚊蝇:“小姐尝尝奴婢这道莲子八宝粥,奴婢是按您的要求做的。只剩一碗了。”

  见她这副模样,小青忍不住想笑,溪竹姐姐平日里胆子挺大的,怎么在柳姑姑前面就这般乖巧?

  ‘八宝粥’仅这三个字就让她的郁闷心情一扫而空,谢羽霏抬起头没有看她们俩,看的是粥:“闻着就很香甜可口。”

  她将粥喝完,溪竹就问:“小姐,这粥可合您的口味?可有什么不足之处?”

  谢羽霏咂巴咂巴嘴,似在回味口齿余香:“就是不足,一碗吃不够,又没有两碗。”

  溪竹默不作声,眼睛瞟了瞟另一个空碗。

  夏逸宇眼眸也盯着同一个碗,他的脸色尴尬,刚才溪竹就不让喝那粥,她说如果小姐爱吃定然会不够吃的。

  夏逸宇却是不信,那海碗这么大,自己吃也能吃饱了,羽霏如何会吃不饱,“羽霏,本王吃了一碗,早知道你爱吃本王就都留给你吃。”

  谢羽霏淡淡的忧伤,那本是她的粥:“王爷,世上不卖后悔药,人生没有早知道,王爷定是瞧不起我的胃口,你将它看的太扁了。”

  “本王小瞧了你的胃口,是本王不对。”夏逸宇坦然面对错误。

  “王爷不会嫌弃我的胃口太大吧?爱一个人就要爱她的一切。比如我爱王爷,所以也会爱王爷的钱财。”谢羽霏索性直言。

  “……”小青

  “……”溪竹

  溪竹跟小青都不以为然,小姐爱王爷的钱比爱王爷多些!

  夏逸宇听她说爱自己,心在狂跳,以至于言语无状:“羽霏说的甚对,本王也会爱你的胃口。”

  “……”小青

  “……”溪竹

  王爷此言是谄谀之言,还能爱他人的胃口?

  谢羽霏听闻此言,将筷子一放,双手扶额,上一世她的妈妈跟她说不能交一些不三不四的男盆友,她觉得她都有做到,如今来看做得非常好。因为她的男盆友很二。

  她深深一叹:“王爷,我的胃在我身体里,你是得不到我的胃口的。”

  “那本王就只爱你,不爱你胃口。”夏逸宇热情被打消,有些悻悻然。

  谢羽霏不想回应二货,撇撇嘴:“溪竹明天中午只准再做两碗,王爷看我吃一碗,我吃一碗给王爷看。”

  


  (https://www.biqukan.com/68_68261/4987283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