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赢了世界丢了你 > 169 明光欲销毁证据

169 明光欲销毁证据


  这几日来的房交会已经展销到了尾声,对于这几天现场的销售量是相当的好,其总量几乎相当海蓝刚入行时一年的销售量了。

  这一年海南房地产的行情种种表象都明显的说明,九二年以来的地产泡沫阴霾已经慢慢散去,业界即将重新洗牌上市,那么,海蓝对于自己热心投资的行业更是倍感信心。

  然而这几日来,她也不忘往叶宏发那边套近乎。

  知道今天叶宏发也在,她于是惺惺作态,想好了那些要套的话,往叶宏发那边去。

  不巧的,她还未走近,就发现明光的身影,正与叶宏发低声详谈。

  这时的海蓝好奇心重,便放慢了脚步,伸长了耳朵,正听其二人语气深长的谈话声传来……

  叶宏发:“那份底稿是重要的证据,全权交给你负责了,你可要保管好,不然我完蛋了,你也会被牵连。”

  明光:“放心吧,事情解决到这种地步,已经是很好的结局了。只要你的工程进度能顺利进行,我随时都可以销毁那份图纸。”

  叶宏发:“嗯…,等我消息,尽早销毁得好,以免夜长梦多。”

  一听到这里,海蓝开始不淡定了,他们商谈的会不会正是成茂被诬陷的那个工程?

  主要是一听说那份重要的图纸,要尽快销毁原稿的证据,不然两人都逃脱不了干系,可见,他们已经迫不及待。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若不是她谨慎多听了两耳朵,怎么能知道关键的证据果真是那份图纸,而它竟然是在明光手中。

  这时叶宏发发现明光身后的海蓝,忙机敏的止口,并提示明光。明光一回头,也是匆匆想毁去方才脸上的沉重。

  海蓝发现这俩人的警惕,忙装出一脸的天真无害,无知的问,“叶总,明总,在商量什么呢?什么图纸啊?是不是有什么大项目有所保留啊?”

  “哦…,没有……”叶宏发一时尴尬的闪烁其词。

  此时见明光向他使了个眼色,叶宏发忙回避,“那,那你们聊,我还有事儿。”

  见叶宏发行色匆匆,转身走开,海蓝嘟着嘴,向明光献媚撒娇,“明总,我分明听到你们说的什么图纸,看来不是什么保留项目,而是有好项目,专门对我有所保留啊。是不是?我说,你跟叶总也太不近人情了吧?我一个小中介,吃不了多少单的。”

  明光拗不过她的纠缠,略有所思后终于了松口,说,“不是什么好项目,就是一个叫‘椰海湾’的项目,比较特殊罢了。”

  海蓝故作糊涂,“哦,那个项目啊,钱经理给我介绍过。不过说到特殊,我很好奇,有什么特殊的,真想见识见识。图纸借我参详一下?”

  “那不行。”这时的明光突然谨慎起来,铁面无私的说,“机密文件,不可外泄。”

  “不要吧,明总,小气。”海蓝嘟着嘴,又一阵小撒娇。

  明光嘴角微扬,眼中泛着光,调转话锋,说,“借你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得自己取。来我家。”

  一句“来我家”说得那样娴熟又那样的轻薄,海蓝一顿。明光伺机又说,“怎么?不敢?”

  见海蓝还在迟疑,明光微微一笑,笑的那样随意,那样洒脱,说,“我可没逼你,没必要这么凝重。好了,既然你不肯赏脸,我可就不请你吃饭了。”说完他便回头对着叶宏发喊,“老叶,你先忙,我走了。”

  叶宏发那边点头示意的同时,也用手比划着电话联系。

  看着明光渐远的身影,不知为何,海蓝心灼如焚,那股惧怕仿佛在热火焚烧中灰飞烟灭。

  更令她忧心的却是那匆匆离去的人,正是要去销毁她苦苦探寻的证据。如此一来,她的努力不就劳无所获了吗?

  没有再想下去,海蓝小跑着跟上明光,笑脸嘻嘻说,“哎哟明总,别介,我这几天不都忙昏头了吗?那天真没法脱身,所以没办法跟你吃饭。要不今天我请你吧?算是赔礼道歉了?”

  嘴上是说得从容客套,可海蓝的心自然也莫名的慌张,毕竟她对这个男人不轨的图谋总心存畏惧。

  然而,拿到那份图纸的信念侵占一切,她知自己必然为之,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江湖老道的明光默语讥笑,对于这样弱势的羔羊,岂用他多费心神?要她往东还是往西,哪里由得了她?

  正当路过蓝海房产的展位时,海蓝朝小张喊着:“小张,我有事先走了。下班了,你收拾一下,代我请大家吃饭吧?”

  说完,海蓝向小张比划了个奇怪的暗示眼神。

  小张一时拍着脑袋,不明觉厉。

  心里犯着嘀咕,明明说好今天收工后请大家吃大餐的,临时毁约啥意思?

  对着海蓝和明光远去的背影,小张还迟迟无法顿悟海蓝临走前的眼神提示。

  小张皱眉思虑许久,恍然大悟,难道——。

  “一定有情况,如果不是紧急也不可能没跟我交代清楚。那个男人——”

  幸是小张机灵,想到海蓝之前让她请伊绮到现场来的事件她也该顿悟了。小张于是忙掏出手机,故技重施,向伊绮报了口信……

  *

  伊绮接到这个举报自己丈夫与那个叫海蓝的女子欲意图谋不轨出的电话后,心里五味杂陈。

  这丈夫出轨本是件丢脸恼火的事儿,但既已决定与其分道扬镳,让自己的人生转弯,这件事反而又是助她摆脱婚姻最好的方式,似乎又是个好消息。

  所以,伊绮收起电话不慌不忙,在屋内静默思考了好一阵。

  该如何归置方能体面,不损风采?同时她更要考虑结束这段婚姻后是否能如愿与另一人携手一生的问题。

  思前想后,伊绮大概是有了主意,便到房内找到了明光的保险柜。在柜子里,她尝试了几个密码后,终于顺利打开了密码箱,并很有目的的找到了一窜钥匙。

  进而,她换上衣服便又匆匆出了门。

  *

  海蓝和明光这边,他们从会展中心出来后是先去了饭店。

  一路上二人有说有笑,毫不见外,有时像老朋友,有时也像老板和员工,而有时,更像暧昧的男女关系。


  (https://www.biqukan.com/65_65377/966077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