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病痞将军驯养手册 > 104 谁进去谁倒霉

104 谁进去谁倒霉


  “爹!”萧正九还没走出屋子,就被两个侍卫堵住了去路。

  “把他按住,赵洛,把鞭子拿来!”

  萧致远说完,那个叫赵洛的府内侍卫急忙去拿了长鞭,转身间给萧正九投去了一个同情的眼神。

  萧夫人这下也开始着急了,左右她儿子都是她身上掉下的肉,当娘的总是要心疼的,“阿九,快给你爹认个错。”

  萧正九倔驴的脾气一犯,也是八匹马都拉不回来,下巴微扬,“不认。”

  “我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死倔死倔的呢?”萧夫人见规劝不成,便来劝萧致远。

  刚往前走了一步,赵洛便拿了鞭子过来,萧致远将鞭子夺过,扬向半空,狠狠一甩,萧夫人便不得靠近。

  她抹了把汗,转过头去,不想看。

  “算了,娘去给你准备金疮药。”

  萧夫人说完,悲戚戚地走了。

  萧正九跪在原地一声不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萧老爷还和往日一般,在院里练鞭子,只是多了些骂声。

  一个时辰后,萧正九被抽的全身上下每一个好地方,被人抬回了蘅芜院。

  凤溪今日也早早起了床,因为心里有事,所以昨天晚上他没睡好,精神头自然也不大好。刚一出门,便听到萧正九被老爷打了的消息。

  她心里担心,连饭都没顾上吃,就跑到了萧正九房里,却不想还没进门,先遇上的,却是大夫人身边的安平姑娘。

  凤溪按捺住心里的着急,站定行了一礼。

  安平将她打量了一眼,眼里是一种说不出的情感,有些微妙,“你是凤溪吧?我对你有点印象。”

  “是,安平姐姐。”

  “大夫人找你呢,你现在跟我来一趟紫云院吧。”

  凤溪心中诧异,大夫人怎么会突然要见她?

  而且今天早上萧正九还挨了打,莫非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她越想,心里越惴惴不安,忽然一股慌张涌上心头。

  安平见她面色不好,和声安慰了一下,“别担心,没出什么事。少爷那边我已经送过金疮药了,都是皮外伤,也没事。”

  凤溪觉得安平说话的口吻,有点奇怪。

  居然主动和她提到萧正九的伤势,还让她不要担心。

  她表现得很担心吗?

  凤溪点了点头,也没多问什么,便一路跟着安平到了紫云院,进了屋,又向萧夫人行了礼。

  萧夫人半靠在美人榻上,见凤溪来了,微微起身,端坐于案前。

  “安平,上茶。”她缓声吩咐道。

  凤溪急忙道谢,“多谢夫人。”

  “不必多礼,快坐下吧。”

  萧夫人微微侧头,凤溪寻着方向看去,那里放了一把椅子,似是特意为她准备好的,便缓步走了过去,坐下来。

  坐定后,她抬头看了萧夫人一眼,微微点头。

  萧夫人面色十分和善,小啜了一口茶,缓声道:“前几日招安清风寨的好汉,听闻凤姑娘在其中立了大功,又是凤千总的妹妹?”

  凤溪有些不好意思,她真的不算立了功,是上天掉了个馅饼正好砸中了她。

  “赶巧而已,夫人实在是过奖了。”

  萧夫人柔声一笑,“凤姑娘还待在将军府?”

  凤溪点头,还不是你儿子把我用麻袋套回来的!

  “既是这样,那也不能住在下人住的地方了,姑娘家身体娇贵,我让人给你收拾出了一座院子,你就先去那里小住吧。”

  “不用了,夫人。住在将军府本就叨扰,我会尽快搬出去的。”凤溪有些受宠若惊,连连摆手。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她身体娇贵。

  诶呀吗,好开心。

  “搬出去?凤千总在京城找到了房子?”

  凤溪摇摇头,“还没,不过哥哥正在找。”

  大夫人微微一笑,“那便先住在府里好了,不必急着搬。”

  凤溪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实在是多谢夫人。”

  “客气什么,安平,带凤姑娘过去。”

  萧夫人果然大户人家的夫人做派,利落豪爽,就这么定了。

  凤溪道了声谢,便跟着安平,去了她的小院子。

  从前她活动的范围一直都是将军府的一个小角,这下才发现,将军府原来这么大。

  亭台水榭,屋舍楼阁,尽显精致气派。

  很快到了一处小院落,门上写着“沉香阁”。

  院前种了兰草,墙边还有几棵树高大的槐树跟守卫一般护着这处小院。

  凤溪心里诧异,她从一开始就觉得萧夫人对她有一种特别的关照,从前她在花园里干事,见都没见过萧夫人一面,没有交集,自然也不会有感情。

  若说萧夫人是大家闺秀出身,对谁都和善相待,那这未免也太和善了吧。

  她心里不解,便问了问安平。

  安平笑着反问道:“今天少爷一早就来给老爷和夫人请安了,你知道他急匆匆地来说什么吗?”

  凤溪摇摇头。

  安平长得十分小家碧玉,此时看着凤溪的眼珠发亮,样子十分活泼动人,却又不适稳重,她用袖子捂了嘴,咯咯笑了一声,回答道:“少爷说想要成亲呢。”

  凤溪如同遭受五雷轰顶,脱口而出,“成亲?”

  安平点了点头。

  “和谁?”

  “不知道哦。”安平略有深意地看着凤溪,脸上满是看戏时的欢喜,明明吃了个大瓜,却说自己不知道。

  她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朝着凤溪笑了一笑,她们做奴才的,不方便在私下里议论主子的事情,安平在这一点上做的甚好,再加上人稳重又不失灵气,深得大夫人的喜爱。

  凤溪没有多问,她已经能猜测出个大概。

  站在原地目送着安平离开后,她才转身进了沉香阁。

  这里是个安静的好地方,在这里暂时小住一段时间,正好可以安下心来准备书院的入学考试。

  念及此,凤溪心里有几分动容,将来不管她能不能考上书院,反正第一个应该感激的便是大夫人了。

  她在屋子里转了几圈,便回了蘅芜院收拾自己的东西,正好顺路去看一看萧正九。

  刚进屋子,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草药味,原是叶青端了熬好的汤药走了过来,见了凤溪,跟见了救星似的,急忙快走两步上前道:“嘿嘿,凤姑娘来了。”

  “叶侍卫,少爷怎么样?”凤溪问。

  “没啥大事,就是受了点皮外伤。对了,凤姑娘能不能帮个忙,把这药给少爷端进去,我有点内急,想去方便一下。”

  凤溪点点头,从他手里接过药碗。

  叶青如蒙大赦,匆忙逃了。

  凤姑娘是个好银啊。

  这个时候,谁进去谁倒霉。

  估计也只有凤溪能治得住他家少爷了。

  ------题外话------

  赵琰婉:奶奶个腿的,成亲?!我好久没出来了,好想出去作妖啊!


  (https://www.biqukan.com/65_65278/1004341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