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快穿:系统总让我作死 > 07 权臣作

07 权臣作


  系统6:【···················】

  魏织:“反正,一步步来吧,先从解决温饱住宿上私塾开始。”

  系统6听到魏织说的,表示十分赞同的应声。

  魏织见阿宁还在水边玩石头玩的不亦乐乎,瘸着走了过去,和她一起捡石头道:“阿宁,我们晚上吃米粥好不好呀。”

  阿宁听到米粥,两眼放光咽口水的高兴拍手道:“好!”

  ——

  两日后,魏织的脚不肿了,伤口虽然还没愈合,但魏织决定启程,慢慢走。

  背上锅和棍子,牵着阿宁,穿着比自己脚大的鞋子,朝被水淹的村庄外的道路走去。

  两个小小身影,骨瘦如柴,仿佛一折就断,脆弱不堪。

  阿宁很乖,抓着魏织的手,稚声稚气问道:“哥哥,我们要去哪里呀?”

  魏织温声道:“去热闹的地方。”

  阿宁不明白热闹的地方是什么地方:“我们为什么要去热闹的地方呀?”

  魏织道:“看热闹。”

  系统6:【·············】

  阿宁歪头:“热闹是什么呀?”

  魏织耐心,因为这是个三岁娃,什么都不懂,“热闹,就是有很多很多的人。”

  阿宁听了,小眉头皱皱:“很多人。有很多人阿宁怕。”

  魏织抓住她的小手,念台词一般:“有哥哥在,阿宁不怕。”

  阿宁抓紧魏织的手,有点小可怜又信任的应了声。

  魏织和阿宁碰见了一个躺在树荫下的老人,问了官路怎么走,便道了谢离开。

  官路往来的人多,且不远处一直沿着一条清河,魏织和阿宁缓慢的走了两天,路上行人大多为百姓,灾民,商贾的马车,官府的差役。

  江峻县。

  魏织和阿宁走了十几日才到,路上一直吃鱼,野菜,或用鱼和来往的行人换甘薯,换杂面饼子,换馒头,可把一开始还害怕的小阿宁稀罕坏了。

  还好魏织会抓鱼,有河又有溪,此地人又会吃鱼。

  他们之前在的村庄附近都被水淹了,而这官路却好好的,大雨是哪都下了,但是只淹了权凌他们那儿附近的村庄,淹的快,水下去的也快,主要因那里的村庄临着河溪汇聚之地。

  江峻县距齐国都城数百里,官路横穿而过,还算富庶,繁荣尚可。

  阿宁虽然一路见了行人,但基本上只躲在魏织身后,抓着魏织。到了江峻县,魏织和阿宁顺利进去。魏织想把铁锅卖给铁铺子,因为接下来锅已经用不到,这县城里不让随便烧火了。

  但是,还没找到铁铺子,锅就被人抢了。

  抢锅的看起来是乞丐。

  魏织想去追。

  但是看了看阿宁,最后放弃了。

  要是把阿宁弄丢了,才是麻烦。

  这十几天虽然一直风餐露宿,但吃鱼和用鱼换的甘薯馒头,虽然还未明显长肉,但自己和阿宁的脸上都有了点血色,头发也不再掉了。魏织给自己和阿宁绑了个马尾,绑的不怎么好。

  打听了施粥的地方,两个骨瘦如柴的娃,去领粥。

  魏织在路上的时候,用鱼换过两个瓷碗。第一次领粥,魏织就感受到了满满的恶意。因为碗里没有米,只有米汤。

  阿宁喝的很香,很高兴。但魏织喝完肚子叫了一下。想摔碗。

  好饿。

  阿宁也饿,她伸出小手拽了拽魏织的衣服:“哥哥,阿宁饿。”

  魏织也伸出小手抓着阿宁的衣服:“阿宁,哥哥也饿。”

  系统6:【···············】

  阿宁看到魏织这样,小嘴巴一瘪,小手臂抱住魏织哭了起来:“哥哥!你不要丢下阿宁一个人!阿宁不饿了!”

  魏织:“····················”

  这孩子,解读能力和脑回路清奇。

  魏织抱着阿宁拍了拍道:“哥哥不会丢下阿宁的,绝对不会丢下阿宁的。”

  阿宁哭的满脸鼻涕泪看魏织:“真的吗?”

  魏织看着阿宁满脸的鼻涕泪一脸嫌弃道:“真的。”

  系统6滴汗,这嫌弃的表情,是绝对不会假的。

  魏织捡了片树叶子胡乱的给阿宁的脸擦了擦。

  擦完,魏织朝身后一扔,带着鼻涕泪的树叶子啪的一下贴到了一个人身上,然后身后响起一声杀猪叫。

  “啊——!”

  这发出杀猪叫声音的是一个孩子,和魏织差不多大,五六岁上下,衣着蓝锦缎服,上面刺绣精美,腰间锦带吊着玉佩,此娃,皮肤白皙,薄唇眼细,眉眼间看有几分刻薄伶俐,透着一股娇生惯养气,此刻看到自己衣服上敷来的鼻涕泪树叶,正一脸被恶心到的大叫中。

  “少爷!”

  “少爷!”

  这娃子身后跟着俩穿着一样灰蓝仆衣的少年人,十五六岁,看到这娃子突然大叫,顿时一吓,赶紧上前。

  “少爷你怎么啦?”

  下人慌乱的问。

  这娃子指着自己身上的鼻涕泪树叶子:“你们这些饭桶!给我拿开!拿开啊!”

  下人顺着娃子的手一看,愣了一下,那黏糊糊的是什么玩意儿?!

  下人不敢慢了,伸手就把那沾着黏糊糊东西的树叶子从那娃锦服上抓了下来扔到了地上。

  “少爷,那是什么呀?”下人傻傻问。

  锦服的孩子还是受不了,直接道:“给我把衣服脱了!快点!你们这些饭桶!”

  下人:“········”

  天儿也没那么热啊。而且还大街上脱衣服······。

  不过,少爷的话不能不听办。

  下人赶紧给他脱了衣服,锦服孩子恶心的松了口气,指着仆从道:“扔了!”

  下人看着手里衣服。

  好吧。

  少爷说什么就是什么。

  区区衣服。

  扔。

  魏织和阿宁全程呆呆的看着他们这出。

  不就是坨鼻涕吗,魏织想。虽然自己也被恶心的不行。

  锦服孩子解决完了恶心的鼻涕叶,就一脸怒容的转向了魏织和阿宁。

  他瞪着魏织和阿宁,魏织和阿宁看向他。

  下人:“·················?”

  魏织先开口:“对不起,不是故意把鼻涕扔你身上的。”

  锦服孩子:“·······”

  下人:“·······························!”什么?!鼻涕?!哦!好恶心!看看自己抓过鼻涕的手,下人突然想把手剁了。


  (https://www.biqukan.com/65_65131/399872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