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 > 第1017章 终章(3):鸿鹄来信,阿岩归

第1017章 终章(3):鸿鹄来信,阿岩归


  在眼泪要掉下来的时候,安安快速的抬起头,透过眼前的一扇窗看向远处的天边。

  眼泪倒流了回去。

  她不哭。

  在阿岩没回来之前,她不会哭的。

  她会坚强的。

  安安胃口很好,吃了满满一碗饭,又喝了一碗排骨汤,自从怀孕,她每顿都会吃一碗米饭,她要将自己和宝宝都养的白白胖胖的。

  晚上,她躺在床上睡觉。

  睡的迷迷糊糊的,耳畔传来了一道熟悉,低沉而温柔的嗓音,他在叫,“安安。”

  安安缓缓睁开了眼,她站在一片绿色的草坪上,春风十里,鸟语花香。

  “安安。”

  那人还在叫。

  安安抬起眸,她的前方伫立着一道高大健壮的身躯,是陆岩。

  阿岩。

  她的阿岩。

  陆岩勾唇,对她笑,他缓缓张开了健臂,嗓音缱绻柔情,“过来,我抱抱。”

  他说,过来,我抱抱。

  安安抬脚,一步步的向他走去,她目光怔茫的看着他英俊冷硬的面容,“阿岩,是…你么?”

  陆岩点头,“是我。”

  “阿岩,你…回家了?”

  “恩,我回家了。”

  安安眼眶一红,双脚迈开,直接往他宽阔的怀抱里冲了过去。

  但是下一秒,陆岩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了。

  他不见了。

  他走了。

  安安僵在原地,她四处寻找他,花朵急速枯萎,晨曦被乌云取代,她的世界都暗了下来。

  找不到阿岩。

  找不到。

  安安一下子就惊醒了。

  ……

  安安醒了,但是她没有睁开眼。

  外面已经传来晨训的声音,现在是清晨五点,她从自己的梦中醒来。

  这半个月,16个日日夜夜,她每天都在等,等她清晨睁开眼的第一眼,他就站在她的面前。

  但是,她每天都在期待中失望。

  失望着失望着,今天的清晨,她已经不敢睁开眼了,她怕无望。

  心如刀割的窒息疼痛在全身蔓延,让她喘不过息。

  她颤抖的伸出小手,去摸,摸她床边的位置。

  空空,冰冰的。

  没有,他还是没有回来。

  蝴蝶蝉翼般的纤长羽捷开始颤动,细白的贝齿紧紧的咬着下唇,直到将红唇咬出了一道血痕,悲伤逆流成河,大颗大颗的泪珠从眼角砸落了下来。

  16天。

  她坚持了16天。

  在16天的清晨,她倒下了。

  16天已然像走过的漫长一生。

  对不起,阿岩。

  她说过会坚强的,她说过不哭的,但是这里没有人看见,滚烫的泪珠根本不受控制,一瞬间她泣不成声。

  阿岩,你去哪里了?

  阿岩,你快点回来好不好?

  阿岩,好想你的抱抱。

  心里疼的也许下一秒就会死去了。

  安安伸出两条纤臂抱住了自己莹弱的香肩,她侧着身,小声而绝望的痛哭出声。

  ……

  沐浴间里,安安站在盥洗台边看着镜面里的自己,她已经哭红了双眼。

  这时“叩叩”的敲门声响起了,门外传来了李司的声音,“安安。”

  李大哥这么早就来了?

  安安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她迅速走去开门,“李大哥,出什么事了?”

  “安安,一个小县城那里发现了一具被海水浸泡烂了的男尸。”

  安安彻底一僵。

  ……

  一个小时后。

  吉普车停在了小县城的警厅外,安安走进了尸检房。

  “这就是我们今天早晨从河里打捞上来的尸体,应该死了半个月了,现在你们来认一认。”警察同志说道。

  半个月。

  时间对上了。

  李司和剪刀看向那个被白布盖着的尸体,看着高大健壮的,很像。

  真的很像。

  安安来到了尸体边,工作人员伸手去掀白布,安安突然出声道,“不用看了,他不是。”

  “安安,”李司压低声音开口,“我们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最起码要掀下来看一看,万一…”

  “万一什么?”安安扭头看向李司,那双苍白的妙眸里闪烁着咄咄逼人的清寒光芒。

  李司一滞。

  工作人员见状,迅速开口,“我们已经采集了死者的DNA,你们拿回去做对比吧。”

  李司伸手去接。

  下一秒,“啪”一声,安安伸出小手将那个档案袋给打落在地了。

  “嫂子!”剪刀眼里的泪“刷”一下全出来了。

  李司眼眶也通红。

  “对不起。”安安当即抬手扶额,小声道歉,她觉得头晕。

  “安安,你没事吧?”

  “没事,我不是感情用事,这不是他,如果你们不信,就拿DNA回去对比吧。”

  说完,安安抬脚离开,“我出去透透气,别跟着我。”

  ……

  安安离开了警厅,她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那不是陆岩,她不用看都知道。

  李司他们不相信没关系。

  这时她觉得小腹胀胀的,有点疼,她的宝宝。

  安安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白的像一张纸,今天她穿了一件碎花长裙,外面披着淡黄色的开衫,整个人温柔似水,但是她状态很不好,宝宝也开始不好了。

  她两眼一黑,要晕。

  “哎,小姑娘,你没事吧?”两个大妈及时的扶住了安安。

  安安稳了一下身,眩晕感很快就没了,但是她已经不敢走,“我没事,谢谢你们。”

  安安坐在了一个公交站台的长椅上,在这里等李司他们。

  两个大妈确定安安没事,就转身走了,两个人边走边聊天---

  “听说你家老头子半个月前救了一个人。”

  “是的,半个月前,我家老头子发神经,那龙卷风刚过,他竟然上丘山去采松茸,那里到处都淹了,但是你知道我家老爷子看到了什么,下面是几尺高的汪洋大海,上面的石缝里竟然卡了一个人,汹涌的潮水冲击过来,那个人竟然没掉下去,被卡住了!”

  “我滴乖乖,这人命真硬,要是冲到海里,必死无疑啊。”

  “就是,那人真的太幸运了,他被救回来,满身都是伤,我们都想着他大概活不了了,但是他花半个月就下床了,真是奇迹啊。”

  “那人现在在哪里?”

  “在那儿!”大妈伸手一指,马路对面,一辆公交车呼啸而过,露出了一张饱经沧桑的冷硬俊脸。

  陆岩!

  沧海轻舟,他从远方归!

  (岩安,完!)


  (https://www.biqukan.com/64_64485/110458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