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 320.温氏兄妹,秦瑄心思(一更)

320.温氏兄妹,秦瑄心思(一更)


  秦非墨回府,已经是后半夜了。

  进门,也没点灯,没有原缨的房间让他觉得有点冷,走到桌边坐下,握拳砸了一下桌子。

  一道声音突然从身旁响起:“找到人了吗?”

  秦非墨吓得跳了起来,等意识到是秦谡,他气不打一处来:“爹,你是想吓死我吗?”

  秦谡叹了一口气:“那个姓白的小公子呢?找到了吗?”

  秦非墨冷哼了一声:“没有!偌大的京城,能去哪里找?况且我觉得他说不定已经离开京城了!都是你那好儿媳干的好事!我现在很怀疑她到底是什么居心!”

  秦非墨并没有直接跟秦谡讲他和姚瑶对温如晴的怀疑,也没有说姚瑶还在,可以给秦非白解毒。有些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秦谡在乎的人很多,现在告诉他,并不是明智之举。

  “找不到就再去找!你跟她一个见识短浅的妇道人家计较什么?她干的蠢事还少吗?”秦谡脸色难看。

  “怎么着?她蠢我还不能说了?”秦非墨冷冷地说,“就是让你们给惯的,你总说她是三个孩子的娘,让我给她留面子,都是一家人,和气最重要。爹,有些人知人知面不知心,咱们这个家,和气不了!想要和气,除非阿九死了,这样就不碍某些人的眼了!”

  “你什么意思?胡说八道什么?”秦谡皱眉。

  “没什么意思,爹别跟我废话,去陪着大哥吧,说不定陪一天就少一天了。我去找那个白大夫!”秦非墨话落,不想再跟秦谡废话,起身又出去了。他并不是要去找姚瑶,而是打算去找药材,早点把药材找齐了。

  一旦跟温如晴见面,秦非墨怕他控制不住想打她,暂时不想看到那个女人。

  京城之中,表面依旧风平浪静,原缨因为谋害秦非白,被抓走的事情第二天就传开了,几乎没有人怀疑。但大部分人都很同情秦家,因为当初这门和亲,不是秦家求来的,是皇上安排的,结果招来了祸事。百姓口中,就该把原缨这个敌国的妖女千刀万剐,让她不得好死。如果这个时候秦非墨因为原缨做出什么冲动之事,必然会被安上被美色所迷,背叛国家的罪名。

  身在京城姚府的姚瑶,这天早上起来,出门,换上了女装,没有化妆,头发就简单梳了两根辫子。

  天色大亮,姚瑶先看了一下她住的院子,那棵合欢树如今还没发芽,是一棵古树,很高大,枝干舒展,待到枝叶繁茂,合欢花盛开的时候,能够遮住半个院子,定然是极美的。

  那棵山楂树看着也是老树。应该都是樊峻按照秦玥的意思,精心寻找移植过来的。

  姚瑶出门,去宋思明那里,兄妹俩一起吃了早饭,宋思明接着读书,姚瑶被管家带着,参观这座属于她的大宅。

  这个宅子原本是属于一个书香世家的,所以处处都很雅致。樊峻买下来之前,有几年没人住过了,他买下之后又安排人精心修缮打扫。花园里面有个湖,管家说这个湖是整个京城里面,夏季莲花开得最好的地方,他们年前清除过淤泥和枯叶,如今湖面冰还没化,所以看不出来,等春暖花开,冰都融了之后,风景会好很多。

  湖中央有个亭子,还有从岸边同往亭子的石拱桥,桥上雕刻着憨态可掬的小石狮子,看起来颇为精致。

  “六伯,有琴吗?”姚瑶问管家。管家大名叫做黄六安,说让姚瑶管他叫老六就行,大家都是这么叫他的,姚瑶叫他六伯。

  “有,小姐稍等,属下这就去取来。”六伯快步去取琴了。

  姚瑶缓步上桥,走进了那个四面环湖的亭子,亭子里面的石桌石凳都干干净净,纤尘不染。她在一个视野最好的位置坐了下来,欣赏了一下风景,唯一的感觉是,有钱确实是一件不错的事情,田园生活固然美好,但现在她可以有更多的选择。

  六伯带着人,送了琴和琴架,还有专门的凳子到亭子里面,摆好之后就退下了,过了一会儿又送了热茶和点心过来。

  姚瑶会弹琴,但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一直没有弹过。只是看到这花园湖中有些寂寥的美景,一个人无事可做,找点事情打发时间而已。

  姚瑶信手轻弹,第一首曲子弹了三遍,才顺下来,因为太生疏了。不过上手之后,感觉就好多了,前世学过的曲子,凭借着记忆一首一首弹下去,花园之中回荡着或舒缓或悠扬或激越的琴声。

  姚府隔壁就是温国公府。

  温兆筠的嫡长孙,秦玥嫡亲的表兄温煦风,正准备出门,突然听到一阵琴声飘来。他驻足停留,默默聆听,细细品味,眼中闪过一丝讶色。他是个文人,是秦玥中文探花之前那一届文举的状元,也是京城之中有名的大才子,平素唯一的爱好就是琴乐,刚刚听到了一首从来没听过的曲子,其中的意境辽阔高远,让他不禁心生好奇,弹奏者到底是何人。

  “隔壁府里住了什么人?”温煦风问他的随从。

  “回大公子的话,隔壁宅子去年被一户姓姚的外地富商买下来,平素只有下人,过了年之后,有一位公子住进去了,很少出门,听说是准备参加会试的举人。”温煦风的随从说。

  “准备参加会试的举人?看来买下宅子的姚家并不只是商贾,备些礼品,随我过去拜访一下。”温煦风很好奇是什么人在弹琴,想过去看看。

  宋思明接到禀报,说隔壁温国公府的大公子前来拜访的时候,很意外,连忙迎了出去,把人请进了前厅。

  “原来不是姚公子,是宋公子,那是我误会了。”温煦风的容貌跟秦玥有几分相似,比秦玥看起来更儒雅文气一些。

  “此宅的主人是在下的亲戚,适逢在下进京赶考,便来借住。”宋思明微微一笑说。

  “原来如此。不知刚刚弹琴的可是宋公子?那曲温某很喜欢。”温煦风笑着说。他听完那一曲,琴声就停了,他下意识地觉得应该是宋思明,但又不是十分确定。

  宋思明微微愣了一下,这才明白温煦风为何突然上门。刚刚姚瑶在后花园弹琴,宋思明也听到了,并且全程放下书在欣赏,心中十分惊奇姚瑶竟然能弹出那些曲风迥异却又都很有意境的曲子,只是没想到,竟然引来了隔壁温国公府的公子。

  宋思明摇头:“温公子,在下不会弹琴。”

  “哦?这么说,刚刚弹奏的另有其人?是何人?可否为温某引见一下?”温煦风问。

  宋思明不好说谎,但又不想多言,更不会让姚瑶出来跟温煦风相见,只是有些抱歉地说:“是家妹,不便与温公子相见,请温公子见谅。”

  “竟然是个女子吗……”温煦风自言自语了一句,又笑了笑说,“是温某太冒昧了。宋公子要参加接下来的会试,读书有什么不解的地方,温某不才,或许能为宋公子解惑。”

  “那就多谢温公子了。”宋思明点头。他对温煦风印象很好,这个国公府的贵公子容貌气质都很出色,为人也谦逊有礼。

  温煦风跟宋思明聊了一些会试的事情,最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温某有个不情之请,不知是否可以跟宋公子的妹妹求个琴谱?”

  “这……”宋思明不敢替姚瑶答应,只能说,“我得问问妹妹才能给温公子答复。”

  温煦风显然对此很执着:“那就麻烦宋公子了。”

  宋思明只得起身去找姚瑶,让温煦风先在前厅坐着喝茶。

  宋思明见到姚瑶的时候,姚瑶已经没在花园里面了,她只是突然兴致来了,弹了一会儿琴,就练剑去了。一把木剑,被她舞得猎猎生风。

  宋思明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姚瑶看到他,才停下走了过来:“表哥,找我?”

  宋思明就把温煦风登门拜访的事情跟姚瑶说了,还说温煦风想求个琴谱。

  “小事,如果表哥觉得他值得结交的话,交个朋友也不错,听樊峻说过,他是秦玥前面那一届的文状元,住得这么近,表哥可以跟他多来往。”姚瑶点头,“既然他只提到了一首曲子,应该只是听到了最后一首,我去把谱子写下来,表哥送给他就是了。”

  姚瑶回房,把琴谱写下来,给了宋思明,宋思明就拿去前厅,给温煦风了。

  温煦风一看,墨迹都还没干,显然是现写的,上面写着曲名,字迹莫名得让他感觉似乎在哪儿见过,但又一时想不起来。

  “多谢宋公子。”温煦风拱手,“改日我再来请宋公子到家中做客,今日就不叨扰了。”

  温煦风把琴谱收起来,就起身告辞了,他已经迫不及待想回府自己弹奏了。

  是夜,姚瑶再次见到秦非墨,他把姚瑶需要的药材全都找齐带了过来。

  姚瑶仔细看过之后,说没有问题,她制作解药需要三天的时间,到时候还要给秦非白针灸,所以解毒的时候她会亲自过去,让秦非墨安排好。

  “放心,我会做好安排。”秦非墨点头。原缨被抓走才过了一天时间,秦非墨整个人都憔悴了很多,因为没有睡觉,眼中满是红血丝。

  接下来三天时间,姚瑶关起门来,专注地制作解药,连着三天,连宋思明都没见着她的面。

  隔壁温国公府的温煦风,每次出门,都会下意识地往姚府门口看一眼,姚府大门总是关起来的。

  第三天,姚瑶制作解药到了最后关头,而温煦风派人前来姚府,邀请宋思明到国公府做客。

  离得这么近,不好推辞,再加上宋思明的确有一些读书方面的疑问想要请教温煦风,便换了身衣服,带上管家临时准备的礼物,到国公府登门拜访去了。

  “宋公子,大公子在花园的亭子里面,就是那边。”温煦风的随从把宋思明带到了花园里,从他们所在的位置已经可以看到远处的亭子,和里面坐着的人了,随从尿急,给宋思明指了路之后就飞跑着解手去了。

  宋思明提着几个礼盒,一个人往亭子的方向走。

  走到一个拐角处,突然听到了有人在附近说话。

  “雨薇表妹,知道你喜欢石头,这是我好不容易找来的奇石,送给你。”年轻男子的声音。

  “太丑了,我不喜欢。”女子的声音。

  “雨薇,你为何总是对我如此冷淡?我已经跟娘说了,让她来国公府提亲,我对你的心意,你真的不懂吗?”

  “秦瑄,我记得我好像早就拒绝过你了,我拒绝你的决心,你真的不懂吗?那我现在再跟你说一遍,我不会嫁给你的。”

  “为什么?你跟这京城里那些个肤浅的小姐一样,也看上了秦玥是吗?”

  “你说这话就没意思了,什么叫肤浅的小姐才会看上秦玥?玥表哥不管是样貌还是人品和才学,都远远超过你,我如果看上你,才是眼睛出了问题。你有点自知之明可以吗?”

  “你果然喜欢秦玥!”

  “我没说过这样的话,但随便你怎么想,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

  宋思明已经看到了前面的两道人影,但是通往亭子就这一条路,他走也不是,退也不是,正觉得尴尬的时候,一个少女出现在不远处,看到他,微微蹙眉:“你是什么人?”

  少女容貌并不是十分出色,气质也并不娇弱,但是很耐看,越看越有几分独特的韵味。

  宋思明刚刚无意中听到了不该听的事情,有些无措,垂眸说:“在下是前来拜访温大公子的。”

  温煦风的妹妹温雨薇神色莫名:“你就是隔壁姚府的宋公子?”

  “是的。”宋思明点头。

  “去吧,我大哥在等你。”温雨薇说着让开了路,话落又加了一句,“听说你妹妹在府中,我大哥让我改日登门请教琴艺,请问她方便吗?”

  宋思明摇头:“这个,可能不太方便,抱歉。”

  “那算了。”温雨薇话落,径直离开了。

  宋思明走向亭子,温煦风笑着站了起来。

  而不远处,秦瑄从一棵树后面走出来,目光阴沉地看着温雨薇离开的方向,拳头紧紧地握着,口中怨毒地念着一个名字:“秦玥……”


  (https://www.biqukan.com/64_64145/985908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