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 322.真凶,母子(一更)

322.真凶,母子(一更)


  醉仙楼。

  温煦风请客,却让两位客人先走了,他说他要再坐一会儿,晚点回去。

  雅间的门开着,从温煦风的位置,可以看到宋思明和姚瑶所在的那个雅间。他现在满腹的疑问。宋思明跟姚瑶除了是表兄妹,是否还有别的关系?跟姚瑶一起来的那位公子又是谁?姚瑶为何两日给他的印象差距如此之大,她到底是什么性格?姚府,真的只是个商贾之家吗?

  温煦风又喝了两杯茶,看到那个雅间的门开了,里面第一个走出来的人让他很惊讶,竟然是秦非墨!

  温煦风起身,出门,叫了一声:“秦三叔!”

  秦非墨正准备下楼,听到有人叫他,转身看到是温煦风,就走过来了:“煦风,你在这儿吃饭?找我有事吗?”

  温煦风看到宋思明和姚瑶以及林颂贤也出来了,正准备下楼,宋思明还跟他点头告别,姚瑶看都没看他一眼。

  “秦三叔,那几位都是你的朋友吗?”温煦风问。

  秦非墨皱眉:“跟你没关系,没事打听这个干什么?吃完饭早点回去吧。”

  秦非墨着急回府,话落转身就走。

  温煦风站在楼上,看着姚瑶走在林颂贤和宋思明中间,说说笑笑地出门离开了。不管是姚瑶和宋思明,还是姚瑶跟林颂贤,看起来关系都很亲近的样子……

  这只是个小插曲,秦非墨根本没有注意到温煦风看姚瑶的眼神。温煦风回家,进门之前又看了一眼姚府,大门倒是开着,但那座宅子,因为姚瑶,给他一种神秘感,让他忍不住想要去探究。

  秦府。

  秦非白已经醒来这件事,府中除了秦非墨之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秦非白依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看起来跟之前没有两样。

  秦玥的信是直接送到秦非墨手中的,给姚瑶的那封,秦非墨没让秦家人知道,第一时间送到了姚瑶手里,另外一封是给秦家人的,秦非墨让秦谡和温如晴以及秦瑄都看了。

  秦谡最近消瘦了很多,皇上不让他们告诉秦玥这边的实情,秦玥写的回信中说,不管秦非白是死是活,他都不会受人威胁,对北疆国皇室做出任何妥协。秦谡虽然知道秦玥是顾全大局,但还是觉得很难受。

  而温如晴得知秦玥的选择,当时就哭了,抹着眼泪说:“玥儿真是好狠的心啊!”

  秦瑄一如既往,低着头不说话,他在这个家里,存在感向来不高。

  “我要进宫求见皇上,把这封信给皇上看了,让皇上放心。”秦非墨把信收起来,起身,叹了一口气说,“老爷子,看你精神不太好,今夜好好休息吧。大嫂,你们照顾好大哥,我可能会回来得很晚,希望皇上看到这封信,可以恩准我见原缨一面。”

  秦非墨话落,就大步离开了。

  温如晴哭哭啼啼:“爹,现在可怎么办啊?!皇上已经派人抓了原缨和北疆国那些人,不能从他们身上得到解药吗?是不是因为三弟,所以爹去给原缨求情了?这可是关系到相公的性命!”

  秦谡心情有些烦乱:“原缨是被人诬陷的,这件事跟她根本没关系,这种话以后不要再提!”秦谡话落,起身也走了。

  温如晴的眼泪停不下来,站起来准备再去照顾秦非白,刚一起身,感觉头重脚轻,身体晃了一下。

  秦瑄连忙扶住了她,母子俩一起去了秦非白的房间,在床边坐下,看着秦非白人事不省的样子,温如晴握住了他的手,眼泪簌簌地往下落。

  秦瑄皱眉说:“娘,这府里根本没有人在意我们母子,所有人只关心大哥。爹性命堪忧,大哥写那样绝情的信回来,三叔和爷爷竟然一句话都没有,觉得他做得对,太过分了吧!难道大哥的功勋,比爹的性命还重要吗?”

  温如晴握着秦瑄的手,哭着说:“他们就是那样想的……这个家里,没有人在意我们母子,在你爷爷和你三叔心里,都觉得秦玥比你爹还重要,秦玥做什么都是对的,我们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对……”

  “娘,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我真的感觉太憋屈了!”秦瑄握拳砸了一下床柱。

  温如晴叹气,看着秦非白幽幽地说:“曾经我以为那次秦玥真的死了,以为我的儿子,终于有了出头之日,却没想到,他命大,又回来了。相公,过去那些年,你表面上对秦玥不管不问,其实都是装的吧?他在你心里的位置,比我的瑄儿,高很多,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吗?”

  秦瑄低头,他的腿碰到了卷起来的床帐,突然看到上面有一丝暗色的痕迹。他眼眸猛地一缩,原本到嘴边的话变成了:“娘,别说这些了,是我没本事,什么都不如大哥,我认了。只是大哥不管爹的死活,不知道爹还能不能再醒过来……”

  秦瑄最后一句话,已经有些哽咽了。

  温如晴更觉得悲从心来,秦瑄站了起来说:“娘,你陪着爹,我先回去了,你也别太难过了,我相信爹吉人天相,最后一定会没事的。”

  秦瑄的眼神,又在床帐上某处定了一下,眼眸幽深地看了一眼躺在那里的秦非白,话落便出去了。

  温如晴坐在秦非白的床边,发了许多牢骚,吐了许久的苦水,以为秦非白听不到。最后累了,就趴在床边睡着了。

  秦非白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看着温如晴的眼神很冷,但并没有任何动作。

  回到自己院子的秦瑄,一个人面色沉沉地在没点灯的房间里坐到大半夜,手中紧紧地攥着一样东西……

  天快亮的时候,秦非墨才回来,看起来神情稍稍轻松了一些。因为他进宫求见皇上,给皇上看了秦玥写回来的信,趁着皇上心情不错的时候,求皇上恩准他见原缨一面,皇上答应了。

  原缨被软禁在宫里,夫妻二人相见,发现对方都消瘦了。秦非墨说对不起,原缨却劝秦非墨千万不要为了她做什么傻事。两人互诉衷肠,秦非墨只说他一定会在正月之内找出真凶,带原缨回家,并没有说秦非白已经醒了,以及他怀疑温如晴这些话,因为他知道,隔墙有耳,有些话一旦说出来,一定会传到皇上耳中。

  原缨也心知肚明,所以两人很有默契,不该提的人和事,一点儿都没提,譬如姚瑶。

  夫妻俩假装无所顾忌地聊天,说着说着,刻意提到了原缨的母妃已经被北疆国皇室害死这件事,原缨又哭了一回,说她恨不得手刃北疆国那些所谓的亲人,盼着秦玥早日灭了北疆国

  第二天天还没亮,看守原缨的人催秦非墨离开,他便走了,还给外面的人都塞了银票,拜托他们关照原缨。

  等秦非墨出宫的时候,莫云齐那边已经看到了秦非墨的银票,得知了他跟原缨所说的所有事情。

  “原缨的母妃,真的死了?”莫云齐看着那几张银票,神色莫名。

  “回皇上的话,先前皇上密旨命秦玥将军调查这件事,他调查到的结果是,原七公主的母妃,在她前年离开北疆国之后,就被逼死了。”

  “抓到的北疆国人,说是因为原缨的母妃还在北疆国,所以她一直都心向北疆国,听原焱的吩咐行事?”莫云齐轻哼了一声。

  “回皇上的话,那些人招供,是这样说的。”

  “果然不出朕所料。朕在想,原缨的底细,以及她在北疆国的关系,秦玥肯定早就调查清楚了,不然不会留她在秦府当三夫人,她自己应该也早就知道她的母妃已死,所以她非但不会为原焱所用,反倒会恨原焱。”莫云齐若有所思,“果然有猫腻,那对秦非白下毒的人,到底会是谁呢?”

  北疆国在大盛国出兵之前,已经一分为二了。原焱自立为皇,跟曾经的太子原闳打得不可开交。等到两国开战的时候,原闳那一派,因为内战损失惨重,气数已尽。

  原焱和原闳为了对付秦玥,暂时休战,联合起来,但也是面和心不和。开战三个月之后,原闳彻底倒台,他人也死了,原焱成为了大盛国唯一的皇帝,集结了所有兵力,抵挡秦玥的进攻。

  根据最新的战报,北疆国大军节节败退,大盛国大军正在稳步占领北疆国的一个又一个城池,迄今为止,已经打下了北疆国的半壁江山。

  莫云齐知道给秦非白下毒这种事,定然是原焱主使的,现在需要查出来的,是原焱到底利用了什么人下手。

  如今基本可以排除原缨的嫌疑,本身莫云齐就觉得抓获的那群北疆国人在说谎。因为如果原缨真是他们的人,这么重要的棋子,他们应该要尽力保护才是,而不是这么轻易就把原缨给暴露出来。在官兵过去抓人的过程中,那些人绝对有机会把书信和毒药这些关键的“证据”销毁掉,但最终都留着落到了官府手里,如今想来,分明是故意那样做的,就是要把脏水泼到原缨身上。

  让原缨死倒是次要的,幕后真凶的目的,应该是为了掩护自己。

  虽然想到了很多事情,但莫云齐并没有放了原缨,还是按照原计划,让秦非墨接着调查真凶。至于秦玥那边,莫云齐并不担心他会为了秦非白而妥协,因为一个明智的将领是不会那么愚蠢的,一旦退让一步,后面就是无穷的深渊。让敌人知道抓住了你的软肋,敌人只会得寸进尺,退让绝对解决不了问题,不该有的交易也绝不能答应,这些道理,秦玥应该很明白。事情的根源,其实根本不是他是否在乎秦非白这个父亲。

  秦玥写的那样看似绝情的信,在莫云齐看来,只有一个感觉,秦玥很理智,也很聪明。这并不代表秦玥不在乎秦非白,而是秦玥清楚,早日灭了北疆国,打得敌人没有还手之力,逼他们交出解药,让秦非白醒过来的可能性才会更大一分。

  秦非墨回府,去看秦非白,不见温如晴在旁边。下人说,温如晴彻夜照顾秦非白,累得病倒了。

  房间里面就剩下了秦非白和秦非墨两个人,秦非墨叫了一声:“大哥。”

  “嗯。”秦非白坐了起来,眼神清明,看着秦非墨问,“昨夜见到弟妹了吗?”

  “见到了。”秦非墨点头,“她还好。皇上只是把她关起来,什么都没做,也没让她跟抓获的那群北疆国人对峙。大哥有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让秦非白装晕,针对的就是身边的人,看谁会不会忍不住在秦非白床前吐露什么心声。

  秦非白皱眉说:“昨夜只是你大嫂发了些牢骚,不过是觉得我偏心玥儿,亏待了瑄儿罢了,应该跟她没有关系。”

  “大哥确定吗?”秦非墨问。

  秦非白点头:“我可以确定,不是她。”

  “那就怪了。那一夜为何大哥中了毒,她却没有一点事?明明你们在一个房间里。”秦非墨不解。

  听到门口响起的脚步声,秦非白立刻又躺了下去,闭上眼睛。

  门开了,秦瑄走了进来。

  “三叔,你回来了,进宫见到三婶了吗?”秦瑄问秦非墨。

  “嗯。”秦非墨应了一声,看到秦瑄端来的水,就让他放下回去了。

  秦瑄转身,走到门边,又回头问了一句:“三叔,还没找到那个姓白的大夫吗?”

  “她早已不在京城了。”秦非墨没好气地说,“都是你娘做的好事!”

  “三叔是在哪里找到白大夫的?我可以再去请他过来给爹医治。”秦瑄神色认真地说。

  “我已经派人去请了,但是希望不大,她一直到处游历,居无定所,上次能找到,是我运气好。你不必操心这个,照顾好你娘。”秦非墨说着,拧了个帕子,给秦非白擦脸。

  “嗯,那我先回去了。三叔要是累了,就让人去叫我。”秦瑄话落就出了门,从外面把门关上。

  最后剩下一条缝的时候,他看着秦非墨认真给秦非白擦脸的样子,眼底闪过一道冷光。

  秦瑄走到温如晴的房间外面,示意下人都退下。

  温如晴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看到秦瑄来了,就招手让他过去。

  秦瑄在床边坐下,低着头,不言语。

  “瑄儿,你爹怎么样了?谁说你什么了?”温如晴握住了秦瑄的手,眼神关切。

  秦瑄却突然起身,垂着头跪在了温如晴床前,沉声说:“娘,救我!”

  温如晴不解:“瑄儿,快起来,你这是怎么了?有人要害你?”

  秦瑄摇头:“没有人要害我,但是……”

  “但是什么?”温如晴拧眉,“瑄儿你到底怎么了?你说清楚啊!你是要急死娘吗?”

  “娘,给爹下毒的人,是我。”秦瑄声音闷闷的。

  温如晴猛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秦瑄:“你!你说什么?你为何……你为何要那样做?他是你爹!你为什么要害他?”

  “娘,我并不想害死爹,我只是……不甘心,所以想对付秦玥而已,事情结束之后,我会给爹解药的。我发誓,我真的没有要害爹,娘你相信我。”秦瑄低声说。

  “不甘心……对付秦玥……瑄儿,你就算要对付秦玥,也不能拿你爹下手啊!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温如晴神色很是慌乱,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门口,声音低了好几度。

  “娘,我真的受够了。从小到大,我都活在秦玥的阴影里面。他处处都压我一头,样貌,文采,武功,所有的事情,我都不如他。每个人提起秦家公子,说的都是秦玥,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秦府的二公子叫什么名字!明明我也刻苦读书,我努力练功,就是没有出头的机会!爷爷让秦玥考科举,我也想考,爷爷却拦着不让,说秦家有秦玥一个人去考就可以了,我真想考,就再等几年!凭什么?如果我也去考了,未必比秦玥差!我一直都喜欢温雨薇,但她从小到大都不想理会我,外公也从来都看不上我,又是因为秦玥!等秦玥打下了北疆国,我这辈子就再也没有出头之日了!娘,我真的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秦瑄握着拳头,眼神阴沉至极,口口声声全是控诉。

  温如晴听了秦瑄的话,泪如雨下:“瑄儿……真是苦了你了……娘知道,娘都知道你的苦闷,若是秦玥那次真死了,就好了……现在你给你爹下毒,也没用啊!秦玥根本就不在乎你爹!”

  “他那次没死!娘,我本来的计划是,利用我爹中毒这件事,逼秦玥对北疆国妥协,这样一定会惹怒皇上,北疆国那边不会让他活着回来。到时候,爹也倒下了,我会主动请缨上战场,最后,打下北疆国的人将会是我,一切荣光,便会回到我的身上,我再假装从北疆国皇室那里得到了解药,把爹救醒,就全都完美了!”秦瑄冷声说。

  温如晴神色一怔:“这……娘相信只要给你机会,你一定可以做到的。可现在,秦玥根本不受威胁,这怎么办啊?你让娘救你,难道是有人怀疑你了?是你三叔?”

  温如晴神色紧张起来,秦瑄依旧跪在地上,低声说:“三叔还没有怀疑我,但继续这样下去,他怀疑到我头上,不过是迟早的事。先前那个姓白的大夫假意离开,暗中已经把爹救醒了,爹却故意伪装,跟三叔一起瞒着我们,就是怀疑我们,想看看谁会露出马脚。”

  温如晴神色大变:“你爹已经醒了?当真?什么时候?我昨夜在他床前说了许多不该说的话!”

  “娘,那些都没关系。一旦让他们怀疑到我,我这辈子就毁了。以爹的性子,他一定会杀了我的。”秦瑄说着,眼圈儿一红,“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来求娘了。”

  温如晴愣愣地看着秦瑄:“求我救你……我怎么救你,如果让你爹发现你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我给你求情,他也不会听我的……你……你是让我……给你……顶罪?”温如晴最后两个字,说得有些艰难,声音都是颤抖的。

  秦瑄垂着头跪在那儿,口中连声说:“娘,对不起……对不起……儿子真的走投无路了……”

  温如晴倒在床上,脸色苍白,面如死灰:“怎么会这样……”

  秦瑄起身,坐在床边,握住了温如晴的手,低声说:“娘,事情还没有到最坏的时候,我只是想跟娘说清楚真相,让娘心中有个数。接下来,我还有其他的计划,这次一定要挟制秦玥,否则一切都白费了。娘不必担心,就算到时候真的出事,我也会护着娘的。”


  (https://www.biqukan.com/64_64145/985554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