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 363.成亲前夕

363.成亲前夕

  温兆筠面色沉沉,带着温煦风的奏折,回到国公府,就让人把温雨薇叫了过来。

  看温兆筠脸色难看,温雨薇连忙开口问:“爷爷,皇上找你去做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坐。”温兆筠沉着脸,把那张奏折,给了温雨薇看。

  温雨薇看到里面的内容,不可置信:“大哥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看来你的确知道些什么。”温兆筠说,“说吧,你大哥跟那个姚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温雨薇迟疑了一下,温兆筠冷声说:“他写了这样不知所谓的东西送到皇上手里,皇上动了怒,你还要帮他瞒着?”

  温雨薇只能硬着头皮说:“大哥爱慕那位姚瑶姑娘,曾跟我提过一次,想让她当侧室。”

  温兆筠想起在宫里莫云齐说的秦玥和姚瑶的关系,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煦风怎么能这样做?”

  “爷爷,这奏折,怕是大哥为了让那个姚姑娘来京城,以后好经常相见。虽然是假公济私,用了手段,我很不认同,但皇上应该不知道大哥喜欢姚姑娘的事,为何会动怒呢?”温雨薇不解,也很担心,皇上动怒自然不是小事,可别治了温煦风什么罪。

  “看来你还不知道,你口中的姚姑娘,就是当年救了秦玥的那个姑娘。”温兆筠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作孽啊!他们两兄弟,怕是已经见过面了!”

  温雨薇神色大变:“爷爷你说什么?姚瑶就是当初救了表哥的好心人?表哥怎么从未跟我们说过?”

  “秦玥的性子你又不是不清楚,在他看来,这件事跟我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没有必要说!”温兆筠摇头,“你大哥主动要去北边,是不是也是为了那个姚瑶?”

  “是。”温雨薇点头,“姚瑶姑娘上月十九及笄,大哥拿了娘给长媳准备的发簪,去北方会路过姚瑶家乡,路上顺利的话,能赶上去送礼。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我知道,他就是因为这个目的。他不想留在京城,跟莫紫嫣朝夕相对,也是一个原因。”

  “秦玥此时就在姚瑶家,而且不出意外的话,他会跟姚瑶成亲,是他入赘。”温兆筠沉着脸说。

  温雨薇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这……怎么会这么巧?爷爷你的意思是,大哥和表哥,喜欢上了同一个人?而且表哥要入赘?”

  莫紫嫣喜欢秦玥,却嫁给了温煦风,这件事已经让温煦风难堪又煎熬了,但还可以说,跟秦玥没有关系。

  但如果温煦风心心念念的姑娘,竟然跟秦玥在一起了……温雨薇看了一眼手中的奏折,她想她明白为什么温煦风会做出如此不理智的事情来了,因为他满心期待地去找姚瑶,结果,受到了更大的刺激。

  “隔壁府里的宋公子,怕是什么都知道,我去问问他!”温雨薇说着站了起来。

  “还有什么好问的?皇上都知道了!”温兆筠沉声说,“煦风为了一个女人,如此冲动,不顾正事,不顾兄弟,实在是让我太失望了!”

  温雨薇跟温煦风关系亲密,觉得温煦风虽然有错,但也真的很苦,就出言辩解了一句:“爷爷,也从来没有人跟大哥说过,姚瑶跟表哥的关系啊,大哥之前应该根本就不知道,否则的话……”

  “否则什么?你到现在还帮他说话?你倒是认识那个姚姑娘,她可曾说过任何让你大哥误会的话?”温兆筠冷声问。

  温雨薇脸色难看地摇头:“当然没有,其实,据我了解,她根本没跟大哥说过话……”

  “那你大哥莫不是疯了!”温兆筠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他去了那姑娘的家,肯定是见到了秦玥跟姚瑶在一起!就算先前不知道他们的关系,如今既然已经知道了,为何要写这封奏折?他就是想破坏秦玥现在的安宁日子,想拆散人家!从头到尾都是他一厢情愿,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其心可耻!”

  温雨薇无话可说。很多事情想通之后,她其实也没有办法理解温煦风的行为,更别提帮他说话了。

  “你去姚府,请宋思明过来,就说我找他。”温兆筠对温雨薇说,“不要多说什么。”

  “好,我这就去请宋公子。”温雨薇点头。

  温雨薇过来的时候,宋思明才刚从宫里回来,得知温老国公要见他,衣服也没换,就直接过来了。

  “老师。”宋思明对温老国公行礼。

  “思明,坐吧。”温国公神色有些疲惫,摆摆手让温雨薇先出去了,看着宋思明说,“有些事,我要问问你。姚瑶是你的表妹,这件事,我应该没记错吧?”

  “是。”宋思明微微皱眉。前日温雨薇去姚府,宋思明和宋思清才知道温煦风喜欢姚瑶,还找去了青山村的事情。宋思明在想,难道是温兆筠也知道了,打算帮温煦风给姚瑶说亲?先找他问情况?

  转念宋思明又觉得不可能,温兆筠不是这种人。

  就听温兆筠接着问:“我的外孙秦玥,你早就认识吧?”

  宋思明点头:“是的。”他不会主动跟温国公提起秦玥的事情,一是那些事秦玥如果不说,他也不该说,二是不想通过这种方式攀关系。但温兆筠既然问起了,也没有必要瞒着。

  “当初是姚瑶救的秦玥?具体如何,你跟我讲讲。我想知道,姚瑶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温兆筠问宋思明。关于清源县青山村的好心人姚家,温兆筠曾经只是听秦玥提过一句,具体的事情什么都没说。

  宋思明略略沉吟,把姚瑶家里的情况,还有他所知道的,姚瑶当初收留秦玥,一家人把秦玥当亲人的事情,跟温煦风讲了一遍。

  “我表妹救秦玥,不止那一次。九转丹这种奇药,不知老师是否听说过。我表妹的师父赠了她一颗,她送给了秦玥,那次秦玥在北疆国重伤昏迷,就是靠那颗九转丹保住了性命,否则早死了。也是我表妹去北疆国,将他救醒的。”宋思明神色认真地说。有些事,既然要说,就一次性说清楚。

  温兆筠神色动容:“若是没有那个姑娘,秦玥,怕是早就不在人世了……”

  “还有一件事,跟老师有直接的关系,表妹本来没想过让老师知道的。”宋思明说,“年初秦家出事,秦瑄勾结端王谋反,秦老爷子和秦玥的父亲都中了奇毒,我表妹被请来给他们解毒,中间老师还曾受到牵连,被人掳走,打算带去北疆国当人质,但最终有惊无险,其实是我表妹撞见,冒险追了那贼人大半夜,受了伤,把老师救回来的。”

  温兆筠不可置信地看着宋思明:“这些事,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她对秦玥,对我,如此大恩,我先前竟一无所知!”

  “老师,我表妹只想过安宁日子,秦玥也是。秦玥是您的外孙,这些事他都一清二楚,但他选择没有跟您说,我作为一个外人,也不好说什么。”宋思明说。

  温兆筠苦笑:“秦玥太苦了,我这个外公,从来也帮不上他什么忙。我明白,历经生死的那些事情,他要么轻描淡写,要么只字不提,是不想让我担忧。”

  “我说的,句句属实。秦玥曾在我姑母家中生活数月,我们算不上熟悉,但也总能见到面,我姑父姑母都把他当做亲生儿子看待,弟弟妹妹也极喜欢依赖他。他被找回秦家之后,明面上跟姚家断了联系,其实根本没有断过。但从我的角度,一直还是我表妹一家在照顾秦玥。他当初在岩城军营,穿的衣服鞋袜,都是我姑母亲手做的,经常还偷偷做了吃食送去给他。”宋思明对温兆筠说。

  温兆筠闻言,眼圈儿微红,沉默了许久之后才说:“一开始,我得知秦玥要入赘姚家,其实有些意外,也不太理解他为何这么做。但是听你说了这么多,我觉得很愧疚。太多太多本来该我,该温家和秦家给他的照顾,他从未得到过,姚家人,才真正给了他一个家,那里才是他真的想要的家。”

  宋思明其实想表达的意思是,从来都是秦玥欠姚瑶的,欠姚家的,如果非要说谁配不上谁,那就是秦玥配不上姚瑶。即便秦玥出身尊贵,曾是战功赫赫的大将军,那又如何?没有姚瑶,他早就死了好几回了!若是温兆筠反对秦玥入赘姚家,虽然没用,但只要他有这样的意思,宋思明都不打算再跟温国公府有来往了。

  宋思明也算一路看着秦玥和姚瑶走到现在的,他说的只是他知道的,还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事情。

  “煦风喜欢姚瑶,这件事,你知道吗?”温兆筠又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宋思明。

  宋思明摇头:“先前不知,前日温小姐跟家妹提起,我才知道。”

  “原来如此。你们关系如此亲近,我还以为他会跟你说他的心事。”温兆筠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老师,这件事,但凡温兄跟我提过一句他对我表妹有好感,我一定会跟他讲清楚秦玥跟我表妹的关系,让他早日放弃,但他从未跟我说过。”宋思明皱眉。

  温兆筠摇头,沉声说:“我知道了,跟你没关系。唉,事到如今,我也没有资格说,秦玥应该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你应该把知道的事情都提前告诉我,因为我事实上并没有尽到一个做外公的责任。我也没有管好我的孙子。”

  “这个月初十,就是秦玥跟我表妹成亲的日子。”宋思明对温兆筠说,“我们都很遗憾赶不回去,不过我想,老师以后不必担心秦玥,他现在有家,他想要的,都得到了。只是温兄那边,有些话,我说不合适,老师好好劝劝他吧。”

  “嗯,你回吧。”温兆筠点头。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对于姚瑶,他只有感激,对于秦玥,他只有愧疚,而温煦风,是真的让他很失望。

  温兆筠在书房里面坐了大半天,写了一封很长的信,就交给了庞威派来送折子的人,让带回去给温煦风。而这,也是莫云齐的意思。

  温煦风此时还在盼着莫云齐的圣旨及时到达青山村,阻拦姚瑶和秦玥成亲,殊不知,秦玥在离开京城之前,已经未雨绸缪,主动交代了他的去向,以及姚瑶医术了得这件事。

  这两件事,本就是瞒不住的,越是遮遮掩掩,只是徒增莫云齐猜忌。

  当初太医都解不了的噬魂香,秦非墨找了姚瑶来解了,莫云齐不可能不注意姚瑶。后来秦玥在汴城重伤昏迷,姚瑶去救他,即便当时扮了男装,军中见过她的人也不少,莫云齐当然也是知情的。

  即便秦玥不交代,他入赘青山村姚家的事情,莫云齐必然会得到消息,到时候一定会派人暗中调查姚瑶所有的底细。

  所以,倒不如该说的说了,莫云齐放心。表面看这是把姚瑶暴露在皇室面前,但其实是在保护姚瑶。平民在皇室眼中如蝼蚁一般,但如她这样的医者,已经可以引起皇上的注意了,若是日后出了什么事,也不会为难她的。

  回到现在,青山村。

  秦玥在成亲前一天搬到了新房去住,而姚瑶今夜跟宋氏、姚玫以及姚珊,母女四个人一起睡。当初姚玫成亲,也是这样的。

  这让姚瑶想起最初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们一家人挤在一个摇摇欲坠的茅草屋里面的贫寒日子。即便是那样,也从来都不觉得苦,因为一家人的心,一直都在一起。

  “二姐,明天要成亲了,你现在是什么感觉呀?”姚珊好奇地问。

  “我现在的感觉……”姚瑶认真想了想,“有点紧张。”

  姚玫噗嗤一声笑了:“二妹,你会紧张?不可能!我看紧张的是小白!”

  宋氏笑意温柔:“瑶儿啊,娘知道小白宠你,以后成了亲,别耍小性子,也要对更他好一点,知道吗?”

  姚瑶哭笑不得:“娘,我哪儿对他不好了?”

  “小白总是怕是不高兴。”宋氏说。

  姚瑶想了想:“印象中,我好像没有无理取闹。”

  “娘的意思是,他过去受了很多苦,你要多疼疼他,让他开朗一些,多笑笑。”宋氏语重心长地说。

  “好,我知道了。”姚瑶点头。秦玥心思是有些敏感,尤其是对姚瑶,不过这件事,姚瑶觉得成亲了应该就好了。她都嫁给他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早点睡吧,明天要早起呢。”宋氏轻轻拍了拍姚瑶的手。

  姚瑶闭上眼睛的时候在想,也不知道秦玥这会儿睡了没有呢……

  秦非墨知道秦玥肯定睡不着,提了一壶酒过来找他,他坐在书房窗边,看着院中的合欢树,在发呆。

  “阿九,想什么呢?”秦非墨拿酒壶在秦玥眼前晃了晃。

  “三叔,最近我时常觉得,这像是一场梦。”秦玥轻声说,“如果没有碰到丫丫,我现在是谁,在哪里,我都想象不到。或者,我现在已经死了。”

  “最后一句倒是真的。”秦非墨坐下来,斟酒递给秦玥,秦玥摇头说,“我不喝,我等着喝明日的合卺酒。”

  “臭小子!”秦非墨笑了,“算了,我自己喝。吾家有儿初长成,明天嫁做他人夫。”

  秦玥嘴角一抽:“三叔,不会作诗别强求。”什么乱七八糟的。

  “如果你爹在这儿,那就最好了。”秦非墨想起秦非白,叹了一声。

  “成亲之后,我跟丫丫会去看他的。”秦玥说。

  “嗯,是该去一趟。”秦非墨点头,“你们成亲之后,还有什么计划啊?游山玩水?想生几个孩子?”

  “全都看丫丫心情。”秦玥唇角微微翘起,眼中似有繁星。

  ------题外话------

  亲爱的们,今天到15号,每天一更,16号会多更新几章,之后还是正常更新,多谢支持!

  (https://www.biqukan.com/64_64145/977134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