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 161.出门做客(三更)

161.出门做客(三更)

  姚瑶看完了信,递给了旁边的小白,她看向了停在门外的马车。

  马车是新的,外表并不华丽,看起来简单大气,高头大马,毛色锃亮,看着不错。

  “马车都送来了,不去一趟好像不太好啊。”姚瑶说,盛情难却,林颂贤诚意太足了。

  “这匹马不错,丫丫,我带你去骑马吧。”小白看完了信,收起来,走过去摸了一下马头,马对着小白很温顺的样子。

  “你会骑马?”姚瑶眼睛一亮。

  “我应该会吧。”小白说着,把马从车上解了下来,也没有马鞍,他纵身一跃就到了马背上面,脊背挺直,稳稳地坐在那里。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他的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骑着马的样子,简直帅瞎人眼……

  “丫丫,来。”小白俯身,把手递给了姚瑶,示意姚瑶上来。

  姚瑶伸手,小白一拉,她就被拽上去,坐在了小白身子前面,微微动了动,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等姚大江和宋氏出门来看的时候,就看到小白带着姚瑶,共乘一骑,绝尘而去。

  “这俩孩子,可别摔了啊……”宋氏神色有些紧张。

  “小白有分寸,他应该会骑马。”姚大江说着,还是盯着视线中的马,怕姚瑶和小白从上面摔下来,一直到看不见为止。

  小白带着姚瑶骑到了村口,很多人都跑出来看,有些小孩子还在后面追着玩儿。又回到家门口的时候,小白问姚瑶还想不想接着骑,姚瑶说:“你下去,我自己再骑一圈。”

  “不行,还是我带你吧。”小白怕姚瑶摔了,又带着姚瑶骑了一圈回来,自己下去,又把姚瑶给抱了下去。

  “回头买个马鞍吧。”姚瑶说,“再弄两副弓箭来,我们打猎的时候可以用。”

  “好。”小白点头。

  姚玫对于骑马这件事没有任何兴趣,姚大江倒是跃跃欲试,被小白扶着上去,在家附近慢慢地走了一圈,感觉这种体验很是新奇。

  姚珊和姚景泽都要玩儿,姚瑶牵着马,小白在旁边扶着他们,也慢慢地走了一圈儿。

  原本后院地方挺大的,牛棚也宽敞,又挤进去一个马,显得就没那么宽敞了。

  马车放在了院子里,姚景泽钻进去跟李郎中玩捉迷藏,一会儿没去找他,竟然趴在里面睡着了。

  “瑶儿,林公子送了那么些礼物来,又送了一辆马车,你跟小白过两天去金水镇林家走一趟吧,去看看林员外。”姚大江对姚瑶说。

  “嗯,我是打算去一趟。”姚瑶点头说,“师父,有没有兴趣出去玩儿?”

  “你们俩出去玩儿,带我这个老头子,岂不是碍事?”李郎中明明很想去,就是有点傲娇。

  “嗯,师父是不太方便出门。”小白接了一句,他很想跟姚瑶两个人单独出去,过二人世界,不带别人。

  李郎中瞪了小白一眼:“你闭嘴,谁是你师父?我徒儿就一个,她说了才算!”

  姚瑶笑了笑:“师父,是这样的,上次林大哥过来,我看他身体似乎不太好的样子,但是第一次见面也没好问,听他说林员外身体抱恙,师父你这次跟我们一起去,看看是不是能帮得上忙。”

  “你这鬼丫头,就知道没事不会带为师出去玩儿,原来是打算带着为师上门去给人看病!”李郎中说着还是笑了起来,“小白,我跟小瑶儿坐车,你去给我们当车夫!”

  小白点头:“好。”二人世界还是下次吧,这次没戏了……

  事情定了下来,后天就去,姚大江和宋氏发愁起来该给林家带什么礼物。

  姚大江问了林凡的年纪,用木头做了一把小剑,打磨得很光滑,外面还做了剑鞘,上面让小白刻了林凡的名字。

  先前宋氏给姚景泽做了一套可爱的小老虎睡衣,连体的,带着帽子,后面还有个小尾巴。这会儿宋氏决定给林凡也做一套,还问姚瑶送这个是不是合适。

  姚瑶想起林颂贤说的林凡刚出生就没了娘,小小年纪就被约束得很严格的样子,觉得送他一点有童趣的东西挺好的,他缺的就是这个,就跟宋氏说可以。

  宋氏就拉着姚玫,开始准备做了。

  定下的是后天去,姚瑶第二天一早跟小白像往日一样到山上去锻炼的时候,看到了一片翠绿的竹林,就挑了几根粗细适中的竹子,砍了带回家。

  “小瑶儿,你弄竹子干什么?”李郎中问姚瑶。

  “做个小玩意儿。”姚瑶笑着说。

  “好东西有师父的份儿吗?”李郎中问。

  “当然啦!”姚瑶表示她是个很孝顺的好徒弟。

  小白跟着姚大江学木工活,基本功已经学得差不多了。按照姚瑶的要求,拿着锯子把竹子锯成小节。

  姚瑶一开始想用绳子,后来换了钉子,把一节一节的竹子固定在一起,雏形出来的时候,李郎中乐呵呵地说:“小瑶儿你这是在做笔筒啊?”

  “嗯,试试看怎么样。”姚瑶用竹子做好了一个方形的笔筒,看起来很有原始的美感。姚瑶找了把小刀过来,开始在笔筒外面雕刻,很快就完工了,拿去给李郎中看。

  李郎中眼睛一亮:“这一下子就有趣起来了!”只见姚瑶在笔筒外面上面雕刻出了一副山水画,线条非常简单,寥寥数笔勾勒出来,意境却生动传神。

  “第一个送给师父。”姚瑶笑着说。

  “那为师就笑纳了。”李郎中拿着那个笔筒,越看越好看,还带着竹子的清香,很有野趣。

  看到姚瑶开始做第二个,正在锯竹子的小白问:“丫丫,第二个是送给我的吗?”

  “你猜。”姚瑶唇角微微翘了起来。

  “不是也是。”小白表示,第二个做好了就是他的,抢也要抢过去。

  第二个笔筒做好之后,姚瑶在雕刻,小白凑过来看,被姚瑶赶走了。

  这次花的时间长了一点,中间姚瑶还抬头看了小白几次,等最后完工的时候,姚瑶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过去给小白看:“怎么样?”

  小白看到,有些惊讶,因为姚瑶竟然在上面雕刻出了他的头像。是个侧脸,但认识小白的人都能看出来那是他。

  “丫丫,这个我不要。”小白看着姚瑶说。

  “我都做好了你不要?你把它吃了吧!”姚瑶瞪了小白一眼。

  “这个丫丫留着用,我等会儿自己再做一个。”小白笑得意味深长。上面刻了他的侧脸,他要来干什么,天天看着自己,有什么意思?这个当然是让姚瑶用最合适了,可以天天看到他,他等会儿自己做一个,上面刻上姚瑶的侧脸,这样就成一对儿了。

  姚瑶把那个笔筒放在一旁,小白默默地拿起来,送到了姚瑶的屋里,放在了姚瑶的书桌上,还把姚瑶的笔放了进去,觉得太合适了。

  等小白出来,姚瑶已经在做第三个笔筒了,是她打算送给林颂贤的,雕刻得很简单,明月照大江。李郎中看了,说颇有几分禅意。

  最后小白自己做了一个笔筒,在上面雕刻了姚瑶的侧脸,拿去给姚瑶看,笑着说:“丫丫你看,一对儿的。”

  “你开心就好。”姚瑶觉得自己不是个浪漫的人,但很显然小白是,还挺喜欢搞这种形式主义。

  因为不了解林员外的喜好,姚瑶就从李郎中那里讨了一壶他自己泡的药酒,这是好东西,李郎中平时都不舍得让别人碰的。

  又过了一天,一大早吃过饭,李郎中穿着新衣服,被小白背到了马车上,姚瑶也上了车,准备的礼物都放在上面了,还有一些给他们路上带的吃食。

  小白坐在车夫的位置上,听姚大江和宋氏又叮嘱了几句,让他们注意安全,玩几天就早点回来。

  马车离开家,往村口去,小白回头说:“丫丫,外面风景很好,要不要出来看?”

  “不准去!臭小子你这几天给我老实点儿,我会盯着你的。”马车里面传出了李郎中的声音。

  (https://www.biqukan.com/64_64145/407758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