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 210.白云书院,狭路相逢(一更)

210.白云书院,狭路相逢(一更)


  “思明,你回学堂去吧,有夫子答疑解惑,总归比自己在家读书要好一点。”魏宇泽不再提姚瑶,看着宋思明神色认真地说。

  “不必了,你们家的学堂,我不会再回去。”宋思明摇头拒绝了。

  “事情已经过去了,大家都知道你是清白的,如果你需要我当众给你赔罪,也可以。”魏宇泽看着宋思明说。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真的不用了。”宋思明神色淡淡地说,“家中长辈因为上次的事情依旧有些介怀,不便请你进去,如果没有其他的事,你也早点回去吧。”

  宋思明话落,转身就要回去,魏宇泽看着他的背影,往前走了两步,开口问道:“我们还是朋友吗?”

  “多谢你之前的关照。”宋思明话落,进了大门,没有再说什么。

  魏宇泽脸色难看地看着宋思明回到了树下坐着,又拿起了书,认真看了起来。而周氏从厨房出来,看到魏宇泽,也没给好脸色,扭身进屋去了。

  魏宇泽翻身上马,缓缓地离开了宋家村,不知不觉,走到了青山村的村口。

  他本来是打算见过宋思明之后,再来找姚瑶正式赔罪的,可是宋思明说的那句话,回荡在他脑海中“她对你,无心”……

  魏宇泽的马停在青山村村口,他神色怔然地骑在马背上,不往前走,也不回去,路过的人都感觉有些怪怪的。

  最终魏宇泽还是调转马头,策马离开了。因为他不知道见到姚瑶要说什么,只是心中像是有块石头压着,钝钝地疼。他回想起先前跟姚瑶之间来往的美好回忆,再看看当下,越发难受起来。

  姚瑶并不知道魏宇泽经历了什么,她也不关心。

  林放带着林凡在姚瑶家住了半个月,也没有要走的意思,这天林颂贤再次上门来了。

  林放和林凡不在家,因为祖孙俩今天跟着姚大江一起下地去了。林放不希望他的孙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觉得干点农活也挺好,顺便可以锻炼身体。

  姚瑶在家,听到马车的声音就出来了,笑着叫林颂贤:“林大哥。”

  “嗯,我爹和凡儿出去玩了?”林颂贤进门,看了看,不见林放和林凡。

  “去地里了。”姚瑶说,“林大哥先坐,我去叫他们回来。”

  “不必。”林颂贤摇头,“我不是要来接他们回家,我是来找你的。”

  林颂贤落座,姚瑶端了水过来,粗瓷碗,白开水,他端起来喝完,放下碗对姚瑶说:“爹交代我,关于你表哥和胡玉堂去白云书院读书的事情,已经办妥了。我跟夫子约好了,明日会带着人过去,他们这边没问题吧?”

  姚瑶笑着点头:“当然没问题,真是太感谢林大哥了。”

  “不必见外,白云书院教过我的那位夫子学识很好,不是你们镇上的魏老秀才能比的。只是白云书院管得很严,必须住在里面,平日不能随意外出,一个月才有一天休息探亲的时间,这一点,你要跟他们讲清楚。”林颂贤对姚瑶说。

  姚瑶点头:“林大哥放心,我会交代的。”

  “夫子约的时间很早,明日一早从清水镇出发会来不及,正好我今日要去县里看几个铺子,可以顺便捎上他们,到县里住一晚,明日去书院,你看如何?”林颂贤问姚瑶。

  “会不会耽误林大哥处理生意?或者林大哥在我家吃了饭,就先走,晚一点我送他们去县里,找个客栈住,明日一起去书院。”姚瑶对林颂贤说。

  “生意也没太要紧的,只是顺路过去一趟,反正明日也要去。”林颂贤说。

  “那我现在就去通知我表哥和玉堂,让他们尽快准备一下。”姚瑶说着站了起来。

  林颂贤让他的随从驾车带姚瑶去宋家村一趟,顺路把他捎到了姚瑶家的地里,他说要去看看。

  宋氏连忙去通知方氏和胡玉堂了。

  方氏一听说真的能安排胡玉堂去县里的白云书院读书,又惊又喜。

  胡玉堂听说是跟宋思明一起去,就高兴起来,去收拾自己的行李了。

  方氏从柜子里拿了一个木盒子出来,放到了宋氏手里,看着宋氏说:“嫂子,听说那白云书院束脩很贵,具体多少我也不清楚,这个你先拿着,不够我再想办法。”

  “你这是干什么?快拿回去!瑶儿说了,玉堂的束脩我们家出,你们要是过意不去,就先打个欠条,该是多少钱就是多少钱,将来等玉堂长大再还就是了,现在你还要过日子呢。”宋氏把那个盒子又放回了方氏的柜子里。

  “这怎么能行?听说那白云书院很难进,你们托人给玉堂这个机会,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咋能再让你们出钱?”方氏非要把她攒下的家当都给宋氏拿去。

  “就知道你会这样,就当我们借给玉堂的,以后还。”宋氏还是给推了回去,最后也没拿方氏一文钱。

  胡玉堂对方氏说:“娘放心吧,等我长大了一定会报答瑶儿姐姐的。”他说的不只是还钱,还有恩情。

  姚瑶到了宋家,跟宋家人说宋思明去白云书院读书的事情已经都安排好了,宋家人都很高兴,听说今天就要去县里,又不舍起来。

  刘氏给宋思明收拾好包袱,再三叮嘱他不用记挂家里,好好读书。

  刘氏往姚瑶手中塞了个钱袋子,沉甸甸的,姚瑶又还了回去。

  “大舅母,白云书院一年束脩一百两银子,这不够啊?”姚瑶笑着说。

  刘氏捏了一下姚瑶的小脸:“你这鬼丫头,还跟大舅母耍贫嘴呢!快拿着!”

  “表哥的束脩银子,就当我们一家孝敬姥姥姥爷了吧。大舅母你把钱拿回去,给姥姥姥爷多买点好吃的,置办点新衣裳。”姚瑶笑着说。

  宋老头和周氏一听这话,窝心不已。

  刘氏看向了宋强。虽然是刘氏管钱,但宋强才是一家之主。他们打听过白云书院的束脩银子,比魏家学堂多好几倍。白云书院还要另外再交一笔不小的食宿费,据说食宿是很好,但那都是钱。他们全家得累死累活,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才能供得起宋思明在白云书院读书。不过只要能进白云书院,就是砸锅卖铁供着,他们也愿意。

  姚瑶不肯收钱,刘氏让宋强来决定。他们都知道姚瑶家现在富裕了,但也不能心安理得地占姚瑶家便宜。只是毕竟是关系这么近的亲戚,刘氏想的是,给了这笔钱之后家里紧巴巴的,先当欠着,以后一定还上。

  宋强叹了一口气说:“二丫,大舅知道你家里现在有钱了,但你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让思明回头给你写个欠条,该多少是多少,将来还上!”

  姚瑶笑了笑:“这样也好。”

  宋强又加了一句:“便是还了钱,思明将来读书出息了,还是要报答你们家的帮扶!思明你记住了吗?”

  宋思明点头:“爹,都是一家人,我心里有数。”

  宋家人跟宋思明告别,也没说要送他去县里,怕再给姚瑶添麻烦。

  宋思明坐上马车,跟着姚瑶离开了宋家村。

  当天下晌,林颂贤带着宋思明和胡玉堂一起离开了青山村,姚瑶也跟着去了。

  是林放开口,说让林颂贤带上姚瑶,就当出去转转,长长见识,看看县里的生意。

  途径清水镇上,林颂贤让马车停留了一会儿,给姚瑶买了两套男装,把头发束起来,打扮成了一个小少年的样子。

  脸还是那张脸,换了身衣服,姚瑶举手投足之间,没有一丝女气,倒像是哪家的小少爷出了门。

  一行人接着赶路往县里去。另外一边,已经回到家中的魏宇泽,再见魏员外的时候,就说他想去县里的白云书院读书。

  魏员外有些意外。其实他早就托人打通了门路,可以让魏宇泽去白云书院,可是魏宇泽先前对读书没兴趣,不愿意去封闭管理的白云书院,受那种约束,魏员外又怕以魏宇泽的性格,离家远了之后失去管束,就没让他去。

  现在魏宇泽主动要去,魏员外对他说:“你去了白云书院,一个月只能出来一回,可不比家里的条件,也没人伺候你。”

  “这样正好。”魏宇泽说。他就是不想待在这个家里了,所以才想去白云书院的。

  第二天,魏员外和魏夫人亲自送了魏宇泽去县里。到了白云书院所在的山下,马车止步。

  魏夫人执意要送魏宇泽上车,没走多远,就累得气喘吁吁。

  “娘,你回去吧,不用送了。”魏宇泽皱眉说。

  “泽儿,娘没事,一定要送你上去,不然娘不放心。歇一歇就好了。”魏夫人说着,扶着旁边的一块石头,停下休息。

  有脚步声从后面响起,魏夫人转头,就看到一个气质清贵的少年出现在视线中,手中提着一个书奁。锦衣玉带,脚步稳健,脊背如松。

  “泽儿,这个小公子可能是你的同窗,看这打扮和气质,肯定不是一般人家出来的,邀他同行吧。”魏夫人开口,轻声对魏宇泽说。

  下一刻,“少年”抬头看上来,魏夫人的脸色就僵在了那里:“姚二丫!怎么是你?”


  (https://www.biqukan.com/64_64145/398051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