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周先生的险情 > 第228章 屈辱

第228章 屈辱


  母子俩正对峙的时候,周策从外面推门进来,“这帮孩子都不错啊。个个机灵嘴甜。就连那两个不说话的哑巴兄弟,笑起来也特可爱。”

  他进来后伸手关门,抬头恰好看到陈玉飞的表情,“这是什么表情?”

  陈玉飞默默摸了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没事。”

  周重诚回答:“我夸了她一句,她就受不了了。”

  周策呵呵笑着,想起这次来的目的,问:“那个……你妈跟你说了没啊?”

  “说了。”周重诚说:“我跟她解释了一下,楚楚那边暂时不方便。阿姨身体不好,哥特别关照了,不能大喜大悲,怕刺激到阿姨,所以暂时最好别见面,毕竟生的是心脏上的病,还是要照顾到病人的情绪。”

  周策一听,咂嘴:“说的也是。”

  陈玉飞也有点愁,这总不见面,还怎么谈结婚的事啊?

  儿子一把年纪了,总不能一直拖着。

  其实别说周策夫妇,就连周重诚自己都在犯愁,他觉得钱楚根本没打算跟他结婚,要不然怎么就都不给他机会呢?

  因为这个事,一时三家三口都犯愁。

  办公室坐了三个人,谁都不说话,好一会过后,还是周重诚一看时间,觉得有点晚了,才提醒他们,“爸,你们不是要去见朋友?这都快到中午了,别去的太晚让人家等。我刚好也带前面两个朋友去吃点东西。今天就不陪你们一起吃了。”

  周策顺势站起来:“行,那我们就先走了。”陈玉飞跟着站起来,周策走到门口又回头:“对了,那两个姑娘,你也别经常跟她们接触。回头把你带歪了。可愁死我跟你妈了。”

  周重诚摇头:“嗯。”

  陈玉飞欲言又止,随后叹口气,跟周策一起走了。

  中午没约朋友,就是找借口过来看看儿子,没想到午饭都没混到,周策回去路上还跟陈玉飞抱怨:“想找儿子吃顿饭,都要没机会。看看这运气……”

  陈玉飞却自顾说了句:“还真叫你说对了。有的人啊,对着有头有脸的人客客气气,对着不如自己的人,就高人一等的姿态……哎——”

  老夫妻俩一路唏嘘着回家去了。

  周重诚送走父母,这才回头去找李真和赵小芒。

  赵小芒正在跟李真后悔呢,没想到那是周重诚的爸爸,早知道她也客气一点啊,又怪李真没提醒她,弄的有毒难看。

  “别再说了,事情都过去了,他们也都走了。”李真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心情来看待这件事,她不甘心,却又处处受挫,总之这一天都没好事。

  到了饭店,周重诚带她们俩吃饭,问:“你们想吃什么”

  赵小芒看他一眼,笑着说:“不用管我的口味,你照着李真的口味来就行啊。她喜欢吃什么,你总归是知道的哇。”

  周重诚认真的看向赵小芒,回答:“我还真不知道。”

  赵小芒一愣,随即又笑道:“少开玩笑了。”

  “没开玩笑。”周重诚说:“我怎么会记得别人喜欢吃什么?赵小芒你是不是傻子?这种让人听了奇奇怪怪的话,以后别说。没意思。”

  赵小芒对李真笑着说:“听听这人说话。哎,周重诚,你能不能别阴阳怪气的,好好说话行不行啊?我们俩今天的午饭,全靠你了,你带我们吃糠,我们就吃糠,你带我们吃肉,那我们就吃肉啰。既然你说记不住李真吃什么,那我们就只能跟你混了。”

  周重诚点头:“早这样说,现在都走到了。”指着旁边的川菜店说:“川菜店大哥的手艺不错,味道也够重。要不去吃这个吧。”

  李真朝川菜店看了眼,那就是街边的一个快餐式的店面,进出的都是那种一看经济条件就一般的人,里面的通风设施都不好,气味散不出去,随便一个进出的人都抽着烟,去里面吃饭,不但要忍受各种菜式的味道,还要忍受各种二手烟,最关键的是,卫生条件恐怕也不达标,这样的店,她一口都吃不下,但是李真什么话都没说。

  她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因为李真知道,自己不开口,赵小芒就会替自己开口。

  果然,周重诚话音刚落,赵小芒也结束了自己的观察,一脸嫌弃道:“摆脱,周先生,周老板,你好歹也是个大老板,不说请我们吃什么贵的好的,总要挑个干净的地方吧?就这种地方,你也好意思开口啊?”

  周重诚问:“哪里不好?让你们挑,你们不挑,既然随便我,我挑了你们又说不好,也太难伺候了。”

  他说话素来能噎死人,反正他有种能力,就是噎死人,别人也找不到恨点。

  赵小芒就是被气的半死,“谁知道你会挑路边店吗?不安全,地沟通吃死人了。”

  “谁说的?他们家油每次批发过来,都是我们帮忙卸油的,都是正儿八经超市里的好油。”周重诚说:“你说不喜欢就行,但是不能污蔑人家用地沟油。你说一句容易,要是传出去,辟谣得花多大的力气?赵小芒,我发现你这嘴越来越不会说话了。哎,你有没有因为说话难听,被人打过?”

  赵小芒:“……”

  李真赶紧开口说了句:“好了,不开玩笑了。既然小芒不喜欢这家,那我们换个地方吧?哎,那边不是个商城吗?我们到那边去看看吧,说不定有什么可以吃的呢。”

  周重诚点头:“也行。那就走过去吧,就几步远。”

  如果是跟钱楚一起,周重诚绝对要看看她的鞋是不是高跟鞋,是不是喝酒,能不能走路,会不会磨出个泡泡来,但是别人,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些。

  李真穿的是黑色的细高跟鞋,这种鞋走在地板路上的时候,会发出清脆的“嘚嘚”声,有气势还特别显气质,可是走在大马路上,就会显得违和且艰难。高凹不平的露面,时不时会让高跟鞋的鞋跟陷入某个坑洼,又或者是让鞋跟不稳的扭一下。

  周重诚大踏步在前面走,等走了一段路再回头的时候,才发现赵小芒和李真远远落后,他站在原地等,奇怪道:“你们女人可真麻烦,明知道这鞋不好走路,还非得穿。高跟鞋就这么好看吗?”

  李真一肚子气,她就说今天诸事不顺,果然如此。

  看周重诚一眼,李真说:“女人不都是这样?美的东西,谁不向往?再说了,我也没想到今天会走这么远的路。”

  “远?”周重诚拿手来回一比划:“就这么一段距离,我要是跑着走几步,五分钟都用不了。”

  赵小芒的鞋跟要低一些,所以她还能扶着李真走,看到周重诚站着说话不腰疼,怼他道:“你穿平底鞋,当然觉得容易,没看到我们是高跟鞋?这能比吗?再说了,高跟鞋就是好看,穿起来也美呀。”

  “美?”周重诚带着疑惑吐出一个字,然后用认真的眼光上上下下把两个人扫了一遍,“也没觉得啊!”

  赵小芒和李真差点被气吐血,知道他说话回气人,但是不知道会气人成这样子,关键他还是用那么认真的目光打量,然后给出的评价。

  “周重诚,你这样,竟然还能找到女朋友,我都怀疑钱楚是不是有受虐倾向了!”赵小芒气炸了,“你也是这样跟她说话的?”

  “楚楚没觉得我说话有问题,还有,我也不打人,楚楚没被虐待。你不知道别瞎说。”周重诚转身就走:“再过个斑马线就到了,你们俩快点!”

  吃个饭都这么麻烦,周重诚觉得也是服了这些磨磨唧唧的女人了。

  好不容易到了商城广场,李真和赵小芒的走路姿势才逐渐正常,也有了该出现在这种装修精致漂亮的商城该有的气质和着装。

  周重诚指指楼上:“四楼都是吃的,去看看你们想吃什么吧。”

  赵小芒累的翻白眼:“周重诚,吃你一顿饭不容易啊。这得拿命拼!”

  “我挑了个近的,你们不满意,你们自己要到远的地方来,怎么还怪起我来了?”

  反正不管怎么说,周重诚都觉得莫名其妙,果然女人都不分场合的不讲道理,什么事都能怪他头上。

  趁电梯到了四楼,大多饭店都要排队,还得取号等待,周重诚看着各家店排的那么多人,问:“你们想吃哪一家?”

  李真伸手扶额,“这么多人?”

  赵小芒伸手一指,“那家人少,我们去那家吧。”

  于是,三人去了一家人少的。

  点菜的时候,菜单上的图片都很好看,赵小芒一边看菜单,一边问:“周重诚,我要是点了,你会不会心疼的哭出来?”

  周重诚说不会:“你们两个女人,又不是猪托生的,能吃多少?点吧。”

  赵小芒:“……”

  相比较赵小芒的摩拳擦掌,李真还算很有分寸,赵小芒点菜的时候,李真就跟周重诚说话:“你最近身体还行吗?你的腰……手术过后,会不会有后遗症啊?”

  “医生说主要看个人养得好不好,有的人,后来恢复的跟正常人一样,爬起坐得下都没问题,有的人手术没多久,又去医院二次手术,看情况吧。”周重诚说:“我是打算养好了再说。暂时车也不会去碰,活也尽量少干,也就平时做做饭,整体还好。主要楚楚看我看得紧,我怕她生气,所以我别的什么都不做。”

  听他提到钱楚,李真沉默了一会,开口:“那还好。”她端起杯子喝水,也没再问话。

  赵小芒点完自己想吃的,把菜单推给李真:“李真,你再来点,人周重诚都说了,不用客气。”

  “你点了几个呀?”李真问。

  赵小芒回答:“我点了三个。”

  一共三个人,她一个人点了三个,李真自然就不能再多点,所以她象征性的点了一个素菜。赵小芒顿时夸张道:“李真,你这是替周重诚省钱呢?不用客气,他有钱着呢。”

  李真叹口气,看赵小芒一眼,“小忙,我们一共才几个人啊?吃不了那么多的。”

  周重诚把菜单拿过去,看看赵小芒勾选的那几个人,又跟服务员加点了几个:“就这么多吧。”

  赵小芒笑着说:“看看?我只点了三个,你不好意思只点了一个,人家可是一口气点了四个,八个菜,一半是他点的,这不能赖我。”

  周重诚开口:“不就点几个菜吗?这也扭扭捏捏的?”

  他还想说女人就算麻烦,不过想到钱楚不喜欢他这样说,于是便没说出来。

  赵小芒兴致勃勃的样子:“对了周重诚,你最近忙什么呢?我看我们好友群里说话,你都不搭理的。”

  “没忙什么的,养身体,不宜多聊天。”周重诚回答:“不能跟你们比清闲。”

  赵小芒一笑:“那你可以找个高收入的女朋友啊,这样就可以跟人比清闲了。比如,我们李真啊,公司总经理,收入肯定比一般人更高了吧?”

  周重诚冷冷看她一眼,“说你嘴臭,你还觉得委屈。什么话都敢说出来。别说收入高低,就算没收入,只要人对了,我也不在乎。再说了,楚楚收入高不高,我最清楚,不需要别人的肯定。还有,我是有女朋友的人,麻烦你赵小芒,说话的时候注意点,要不然任家还以为你拉皮条呢。”

  李真的脸顿时一阵红一阵白,端杯子喝水的手都在发抖,心里觉得又难受又委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毕竟,周重诚的话是对赵小芒说的。

  赵小芒的脸色也变了下:“周重诚,你怎么这么说话呢?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跟你直说了吧,你要是想要跟李真怄气,你的目的达到了,还不满意吗?她现在提起以前的事,就特别难受,特别后悔,觉得当初不应该那么对你。我这不是骗你的,我是说真的,你心里怎么想的,我知道……”

  “小芒!你还嫌我不够丢脸吗?”李真打断,“你别说了!”

  “我凭什么不说?你受了多少苦啊?他呢?掉头左拥右抱,还不让人说了?”赵小芒看向周重诚:“李真就是想给你一个机会,你们重归于好,你自己摸着良心说,你能舍得不答应?”

  周重诚看着赵小芒,问她:“赵小芒,你这么多年的书白读了吧?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玩意?浆糊还是羊屎蛋?跟你说多少次了?我有女朋友,老子千方百计想要跟她结婚,原来在你眼里,老子是这么龌龊一个人?”

  周重诚抓抓头:“敢情你以为我是那种吃着碗里还看着锅里的?”然后他一脸严肃的自语:“难不成,楚楚也是这样想我的?”

  他一阵头疼,“我是不是得把手机里女人的联系方式都删了才行?”

  赵小芒:“?”

  周重诚立刻看向李真,“李真,你赶紧劝劝赵小芒,这么多年没见,她脑子坏掉了。还有,我得跟你和赵小芒说清楚,免得她以后在楚楚面前胡说八道。我跟你现在完全没有关系,就算以前在德国谈过恋爱,那也仅限于谈,没恋也没爱,这事咱俩得统一一下,我不希望楚楚误会我们俩……”

  “不是,什么叫仅限于谈,没恋也没爱?”赵小芒打断,“我怎么听不懂这句话的意思?”

  周重诚惊讶的看向李真:“你没跟她说嘛?我们俩之间根本就没有爱。当然,我得承认,我当时挺混蛋,根本就不喜欢更不爱你,还答应跟你交往,这是我不对,我郑重道歉。我舍友那帮混账东西在外面胡说八道,这事我也代替他们跟你道歉,但是,我们俩的事到此为止,我以后不希望再听到有人阴阳怪气的说乱七八糟的话。”

  赵小芒提高声音打断:“周重诚,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跟李真没有爱情吗?那你跟她谈的什么恋爱?为什么要答应她跟她交往?”

  “哦,她当时有辆新车,我想名正言顺的研究下车。”周重诚说:“我以前不说,是觉得说出去伤李真面子,但是你老把这事拿出来翻来覆去的恶心我,我就不高兴了。至于你说的什么重归于好,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没有好怎么重归?还有,我那么多年不找对象,不是因为李真,跟她没关系,你们也别往李真身上套……”

  这次周重诚的话说的直白又伤人,关键他说话的态度太坦荡,认错和道歉很诚恳,但是说出的内容却能把人的钢筋铁骨摧残粉碎,特别是李真这种带着骄傲的女人。

  李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震惊的看着周重诚:“你……你说是真的?!”

  周重诚点头,直视李真的眼睛:“我没必要骗你。我骗你,只会让你误会我对你还有意思,而这正是我想摆脱的,我现在有她,其他人在我眼里,我根本看不上。美或者丑,我也分辨不出来,我就知道,她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这么多年都没有人能超过她带给我的惊艳。”

  “这么多年?”赵小芒抓到了重点:“难不成,你这么多年没找对象,不是因为李真,而是因为钱楚?”

  周重诚沉默了一会,才点头承认:“对,是因为她。我高中的时候就喜欢她,一直记在心里,直到去年才重新遇到,我单纯就是因为没有找到她才不愿意,跟其他任何无关紧要的人,都没关系。我不知道我这样说,是否够清楚。”

  其实周重诚在这方便一直希望能给人面子,结果事实逼得他不得不撕开胶布对着伤口说,既然这样能省一些事,周重诚就直接敞开来说,因为李真,钱楚已经跟她生过好几次气,他不想再节外生枝,毕竟,他找到她已经花了那么长时间,他不想在因为无关紧要的人增添他们的烦恼。

  已经没有任何语言能表达李真内心受到的打击,其实她也有怀疑过,是不是周重诚根本就不是因为自己的才选择了单身,却从没想过,真正的原因是这个。她的内心潜伏着她不敢对外人揭露的期待,特别是在赵小芒面前,她一直都是以不是那么回事来否认的。今天,周重诚用一字一句否定了她最后的希望。

  李真觉得自己的手脚无力,那么多的雄心壮志都在这个时间别击溃。

  被羞辱的屈辱感让李真的眼睛被眼泪包裹,她无声的哭泣着,任由眼泪自己落了下来,再好的胃口也吃不下任何食物。

  原来,这么长时间以来,她都是被自以为是支撑起来的。

  内心又恨,更多的是屈辱。她的觉得自己心里充满了恨,恨对面的男人,也恨身侧身边这个一心一意为自己的好友。

  如果不是赵小芒,她或许不会有后续这么多的自找羞辱。

  李真想到了陈玉飞最后一次找自己时说的那些话,那是陈玉飞委婉的劝退,应该也是知道了周重诚的真相,结果呢?她没有听出来,完全没有听出来,所以才有了今天一整天的狼狈。

  李真哭着自嘲的笑了一下,随后有点失态的笑出声,“呵呵……”

  赵小芒担心的看着她:“李真……”

  李真的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她一下站起来,“失陪,这顿饭……我是吃不下去了……”

  她抽噎一下,猛的一下拿起包,从餐厅冲了出去。

  赵小芒急忙站起来:“李真!哎——”她回头,恶狠狠的瞪周重诚一眼:“这下你满意了?!”

  说着赵小芒也要走,周重诚开口:“赵小芒。我不知道你在中间蹦跶个什么劲,不过我不觉得你能帮李真。今天我说的每句话、每个字都是真实的,告诉李真,比让她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更好,我不明白,你作为一个女人,一个有家庭有对象的女人,为什么津津乐道与破坏别人情侣的关系。你就没想过,你今天费尽心思的帮李真破坏我跟钱楚,会不会也有人在费尽心思的拆散你和你的家庭。同样是女人,我不明白你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来掺和这件事的。我跟钱楚,别说你拆不散,就算我现在是单身,我也不会选李真。知道为什么吗?”

  赵小芒看着他,动了动嘴唇,“为什么?”

  周重诚说:“因为我从来没有爱过她,我怎么可能会选择一个我根本不爱的女人?”



  ------题外话------

  【小剧场征集活动】来自读者:Shixunmami  ,

  周爸:儿子你妈终于发现李真的马甲啦

  周2:真的吗

  周爸:恩。你现在的目标是快点跟楚楚结婚生娃

  周2:我也想呀我做梦都想

  周爸:是不是你不够温柔

  周二:我每天给楚楚做饭,家务我都干,楚楚说什么我都听都支持。。。。

  周爸:那就是床上功夫不行

  周二:我的亲爸。。。这个绝对没问题真的

  周爸:要不把给你刚从日本出的片子

  周二:妈知道吗

  周爸:你不需要那就算了

  周2:哎爸。  12点以后给我发吧那时楚楚睡觉

  以防万一我在研究研究

  周爸:加油儿子

  点评:周2很努力,握拳


  (https://www.biqukan.com/64_64144/998381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