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周先生的险情 > 第231章 铁证

第231章 铁证


  这件事似乎就这样过去了,张菲菲和螳螂几个人也没再追着钱楚,希望她协助自己投诉,毕竟他们也要考虑自身利益,除非不打算在大福保险干了,做个鱼死网破的事那没人管得住,但是他们都还打算在公司干下去,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事,就不能做。

  钱楚也是希望他们几个能冷静一下,毕竟四五个人,保险公司的增员没那么容易,建立起一个长期的信任也很困难,钱楚并不想他们因为这件事气愤离职,所以她虽然没有再管投诉的事,不过日常的维护都有在做。

  这一阵汤小同又不来公司了,按照张菲菲等人的话说,他就是不敢来公司了,心虚躲起来了。

  这几个人因为同仇敌忾,加上想要时常在一起商量对策,反倒天天出勤,破天荒的提高了汤小同那边的出勤率。因为没有师傅带队,所以钱楚就把他们安排在自己团队的二早开会,不让他们有跟大团队有疏离感。平时也会跟他们聊天谈心,替他们做未来规划。

  钱楚这样尽心尽职和热心,反倒让几个原本打算撕破脸,想要联合起来跟公司告状的人不好意思,最后经过几个人商量,到底还是决定等待机会,以免到时候钱楚跟柜面老师那边都难看。

  当然,钱楚也从这件事发现了汤小同带给团队的破坏性。

  俗话说得好,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组里那么多人,谁知道对哪些人的影响更大?

  保险这个东西,本身就是见仁见智。可从事保险这个行业,却要更多的了解,否则,很容易就像那些新人一样,老师明面上讲的东西,始终抱着怀疑的态度,别人私底下暗传的东西,反倒深信不疑。

  人文关怀算是保险公司最常用的维护组员的手段,毕竟保险公司外勤人员的收入完全来自自身的努力,师傅能做的就是鼓励和激发对方的热情。但是这种关怀并非无休止的,大多是在新人的迷茫期给予鼓励,等到新人成长起来后,心里也会逐渐稳定,并适应了保险公司的工作节奏,甚至在自己有了新增员后,也开始去给新来的人员人文关怀。

  汤小同当初最大的问题,就是心思不纯。他把钱楚对于他的新人时期的鼓励和关怀,添油加醋的幻想成是对他一个人的。

  所以当团队有了其他人新人,钱楚再去关注对方的时候,汤小同的心里就不平衡,开始想各种方法引起钱楚的关注,目的没有达到后,就上升到要挟,以致最后钱楚直接放弃他。

  钱楚发现,跟汤小同的沟通成本太高,浪费了太多的无用功,与其这样,她还不如把精力放在那些更配合也更勤奋的组员身上。

  张菲菲几个人在钱楚团队的带动下,倒是慢慢从新开始学习起来。再次之前,除了张菲菲,其他人只偶尔出现在公司,毕竟什么样的师傅带什么样的徒弟,师傅不签到,徒弟自然也不会主动到公司来。

  结果现在这几个人突然发现在公司开二早这么多人,团队氛围好,团体活动明显比一个人有意思的多,何况在二早中也逐渐知道了别人是怎么做的,总归能从中学习到东西。

  不但他们这几个人往公司,就连他们几个人带的增员,也被他们叫来公司参加二早。

  钱楚对于张菲菲那几个人的积极性被提高还是很高兴的,只是想到汤小同,钱楚觉得他还是个定时炸弹,可能随时会把团队炸的四分五裂。

  毕竟,面对一个自视甚高极端自负的人,是没有办法让他扭转观念,接受外界的建议和批评的。

  年关将近,大多人都在期盼过年和假期中度过,反倒是钱楚这边的队伍十分稳定,钱楚在做年前的工作总结,同时也发派任务,特别是新人那边,第一年没有经验,都要给他们传授回家过年开单的诀窍和技巧。

  钱楚拿了杯子去茶水间接水,接满了水后,她又朝培训教室走去,刚走过前台,就看到一个中年妇女站在柜面,跟柜面说要咨询什么保险。

  柜面问:“您是想要购买保险,还是已经买了,想要了解细节?”

  中年妇女回答:“哦,我已经买了保险,我买了。”

  柜面问:“您是在我们大福保险买的,还是在其他保险公司买的?您的保险销售员叫什么?”

  “呃……其实是我女儿买的,但是她现在医院,我不懂,只能我过来问了。”妇女一脸愁容。

  柜面“啊”了一声:“在医院也没事,让她跟自己的销售员说一声就好了,您女儿的代理人会帮她报案的。”

  中年妇女叹口气:“不行啊,我闺女还没醒,这什么时候醒过来我都不知道,我就知道她买了保险,哪一家我也不知道,我都问了好几个家了。”

  钱楚捧着杯子过去,一眼看到阿姨手里拿着的最新款手机,她问:“阿姨,您手里的手机是您女儿的吗?”

  “啊,是啊,这是我女儿的手机,我用的是老人手机,这几天有急事,她又没醒,经常犹如打电话找她,没人帮她接听,我就保管着,要是有人打电话过来,我就帮她解释一句。”中年妇女叹气,“她爸刚从老家过来,在医院守着,她老公去外国出差半个月,听到电话就回来,现在还没到家。我就过来找保险公司,我这一家一家找,他们都是根据我女儿的名字查,都说没有,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钱楚问:“那你知道您女儿手机的密码吗?”

  “知道,她爸和她自己的生日组合。”中年妇女答道。

  “您把手机给我,我来查一下。”钱楚说:“您女儿这样的年轻人,用最新款的手机,如果购买保险的话,应该会用微信跟对方沟通咨询,我看看能不能找到她的代理人。”

  中年妇女急忙把手机递给她:“那真是谢谢你了,谢谢啊!”

  钱楚笑了笑,拿过电话,问了密码,拿着手机坐到公司门口摆放上的沙发上,开始翻找手机里的联系人,然后她一眼看到一个熟悉的头像,汤小同。点开对话框,对话框里有多条沟通保险的留言。

  钱楚把手机还给妇女,对柜面说:“汤小同的客户,你联系汤小同,让他来公司处理吧。”

  柜面安顿好中年妇女:“阿姨,您先别着急,我让您女儿的代理人过来跟您了解情况。”

  “嗳,行,那真是麻烦你们了。”妇女头疼道:“真是的,好好的人,突然就倒下去了……”

  钱楚问:“是生病了吗?”

  “是啊,就突然晕了。医生拍了CT,说是颅内肿瘤压迫到了脑神经,造成的晕倒,得做手术。”妇女心惶惶的样子,让人觉得还挺严重。

  钱楚安慰道:“颅内肿瘤?之前我也有个客户家的宝宝生了这个病,属于重疾范畴。小菠萝,还是跟汤小同联系,让他协助报案和跟进吧。”

  安顿好这边,钱楚才回了培训教室,温姐还问:“我们还在讨论你干什么去了呢。原来喝水去了?”

  “没,刚刚前台碰到个阿姨,说闺女不知道在哪家公司那边买了保险,现在闺女被诊断颅内肿瘤,挨家在找,我帮着找了下。”钱楚说着坐了下来,“开始了吗?还没开始吧?”

  “是谁家的?”李广好奇的追问。

  “就大福的。我帮她翻看了她女儿的聊天记录,发现是汤小同的客户。”

  钱楚随口说了一句,便低头翻开记事本,打算做会议记录。她无心一说,坐在靠墙一排椅子上的张菲菲和螳螂几个人当即对视一眼,似乎不用什么言语,已经有了默契。

  张菲菲伸手把手里的笔记本递给螳螂,“我出去一下。”

  螳螂伸手接过来,其他几个人也坐着没动,生怕出去的人多,引起钱楚的注意。

  开会之后也经常有人去厕所,所以张菲菲的临时离开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她出门之后,又小心的把门给关了起来,然后直奔前台的位置。

  那个中年妇女坐在门边的椅子上,柜面在做自己的事,张菲菲问柜面:“是不是有个我师傅汤小同的客户来申请理赔?”

  柜面点头:“是啊,就那位阿姨。不过我已经跟汤小同联系过了,他说他现在就过来。”

  张菲菲朝小菠萝笑了笑,“哦,那就好。”即便如此,张菲菲还是朝中年妇女走过去:“阿姨您好,我是汤小同的徒弟,我师傅现在不在,您跟我说说是什么情况吧。”

  柜面正在忙,也没注意这边动静,反正知道那阿姨一直在等。

  张菲菲一边说,一边站起来,把中年妇女带到了下楼的咖啡厅,还特地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

  半个小时后,汤小同来到了公司,没发现公司有符合描述的人,他问柜面:“你不是说有个我的客户来申请理赔吗?人呢?”

  柜面一抬头,“咦”了一声,那个阿姨之前还一直坐着呢,怎么人不见了?”

  汤小同在公司找了一圈,都没有这样的一个人物,他只能问:“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个阿姨。”柜面说:“因为通知了你过来,所以那个阿姨也没给我们留联系方式。”

  汤小同一愣,随即抱怨道:“你怎么不留电话呢?!这明摆着应该留个电话啊!”

  柜面本来还想提醒他,说钱楚看过那阿姨手里拿着的手机,说不定记得微信头像,结果汤小同态度很冲的抱怨了这么一句,柜面也不高兴,“你自己的客户,你自己都不维护,我怎么有他们的联系方式?再说了,那阿姨一直在那等着,左等右等你一直不来,怪得了谁?”

  汤小同更加恼火:“现在客户人没在公司,我到哪找人去?怎么你是坐柜台的,这点事都处理不好?难道我要是不来,客户就不能申请理赔了?”

  柜面老师一下火了:“我打电话通知你,你说你来处理。你的客户你来处理,本来就是你的事,现在怎么着,人不见了,就打算赖我头上了?讲点道理行不行?”

  “谁不讲道理了?”汤小同的声音更高,“你自己没本事,一点小事都处理不好,让客户就这样走了,你还好意思说别人?”

  两个人都是年轻气盛的年轻人,很快就争了起来,如果不是几个内勤人员揽着,都发展到了动手的地步。

  柜面老师个子不如汤小同高,其他人都担心他吃亏,所以拼命把两人拉开,甚至惊动了李真:“外面怎么这么吵?天大的事坐下来沟通不行吗?还要在公司打架了?”

  柜面直接开口:“李总,这事你来评评理……”然后把事情讲了一遍,气愤道:“正常出勤你不来公司,错过了客户,还要我们打电话通知睨才来,现在怪起别人来倒是积极。”

  汤小同反驳:“你是内勤,你是柜面,就是负责接待上门的客户和后续处理的,怎么着?你的工作职责都没做好,你也好意思?!”

  这边的动静惊动了正在开二早的各部门,大家纷纷探头朝这边看过来。

  李真一见,冷着脸说了句:“都少说两句。就这么大点事,还要闹多久?保不准是客户临时有事等不及走了,如果对方是来申请理赔的,这次没有报案,下次自然会再次找过来,哪里需要你们脸红脖子粗的吵起来?”

  李真看了汤小同,冷冷道:“全职人员来公司签到,这是考核的一部分,今天的事,你本来就应该准时准点考核,否则你的考核也是问题。还有,内勤人员是配合你们工作的,不是供你们驱使的,搞清楚立场和位置。”

  说完,李真转身走了。

  汤小同看着李真的背影,冷哼一声,没有说话。柜面也冲着汤小同冷哼一声,转身进了柜台里面重新工作。

  一场小小的闹剧很快消失殆尽,至于是否还有残留的愤怒在,外人便不得而知了。

  小会议室内,钱楚主持的二早终于结束,螳螂身侧的空位置,只有张菲菲的笔记本在,人却一直没有回来。

  参加二早的人数众多,所以谁也没注意到少了一个人。

  等人都散开后,张菲菲才悄声无息的跑了回来,另外几个人一直在等她,见她回来,都是嘴型无声的追问,张菲菲见几个新人正围着钱楚谈话,她指指外面:“……我们到外面再说!”

  倒了外面,张菲菲跟另外几个围成一团,“那个阿姨说是她闺女买的保险,她不知道是不是她闺女签字,不过,她说记得她闺女是去年结婚的,那份保险,她闺女说是买给她自己的结婚礼物,她也没看到有人到她家里签保险,因为那一阵她出去度蜜月了。但是我们现在具体不知道什么情况……”

  螳螂拽拽张菲菲:“刚刚,就是二早的时候,汤小同跟柜面老师吵起来了。说那个阿姨走了……吵的挺凶,差点打起来!”

  张菲菲眼睛一亮,“真的?”

  几个人正在说话,突然听到钱楚的声音:“你们几个聚一块干嘛呢?”

  最近几个人表现都不错,所以钱楚对他们相对也关心一点。

  “哦,我们刚刚在讨论一个病例呢,本来还想去问你的,现在没事了。”张菲菲笑着说:“好了师傅,我下午还约了客户,我要先溜了溜了!”

  其他人几个人也纷纷起哄,快速的散开。

  钱楚站在原地,总觉得他们几个鬼鬼祟祟的,笑容都很暧昧的那种。

  张菲菲和螳螂几个人兵分两路,螳螂和另外一名小姑娘负责跟柜面老师套近乎,张菲菲则以代替师傅探望病人的为由,直接去医院找那阿姨,并想方设法弄到阿姨闺女以及丈夫的亲笔签名。

  然后跟螳螂那边拿到的保单签字和签名作对比,赫然发现双方的签名和笔迹没有丁点相同的地方。

  张菲菲看着保单上丑丑的签名,冷不住笑了一声,“这字,小学没毕业吧?”

  螳螂看他一眼,“很多人大学毕业的字,写的比小学没毕业还丑,我就是。”

  张菲菲:“……”

  张菲菲想了想,“现在,我要去找客户,那阿姨说,她女婿晚上才能回来,明天我还要再去一次,我要让他们辨认这字到底是不是他们写的。”

  另外几人一听,也跟着有些高兴:“总算找到了把柄,这次,我看他有没有报应!”

  -

  当张菲菲几人齐齐站到钱楚面前,把几个人联合起来调查的各种证据扔到钱楚面前的时候,钱楚还一脸懵圈,“这些是什么?”

  “这些是铁证。”张菲菲说:“我们抓到了汤小同的把柄!”

  钱楚把那些复印件以及录音等东西拿过来,挨个看了一下,“代签名?”

  张菲菲点头:“对,就是带签名!汤小同的客户因为去结婚大事买保险给自己当礼物,还去了国外度蜜月,汤小同为了赶上去年的旅游方案,所以利用客户已经提供的资料,擅自把保单先签了,上面的这段话以及客户签名,都是他自己签的。而且,在客户回国后,他也没有修正!由此可以看出,他根本就是一个老油条!”

  钱楚看看资料,沉默了好一会,才问:“那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证据确凿,当然是举报他!”张菲菲说:“我就不信,铁证如山,还能举报不了他!”

  钱楚点点头:“确实,这次举报的话,处罚下来,汤小同肯定大伤元气。只是,”她看着几个人:“你们这样做,客户怎么办?她躺在医院,不能动不能说,昏迷状态,家里可能还需要急用钱。这份举报送上去,公司必然会核查整个方案,那么他们就算报案理赔,短期内也不可能获得。还会成为核查的对象。”

  “什么意思?难道我们还不能举报?”螳螂有点急,“我们都等多少天了?”

  钱楚对他安抚的笑了笑,“不是不能举报,而是再冷静的想一下,能不能不要影响到客户的理赔。这件事有错的汤小同,但实际上对外界来说,是公司的流程问题。换句话说,在这件事里,客户是无辜的,我们不能因为我们的想要举报某个人,影响到客户的理赔。我的意思是,可不可以让客户的理赔申请通过了,再举报这件事?”

  几个人面面相觑,最后张菲菲坚定的摇了摇头:“师傅,不是我们不相信你,也不是我们不给你面子,而是这个机会太好了,错过了这次机会,我们都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如果后续汤小同把所有手续都改正了,那我们还能怎么办?”

  钱楚抿了抿唇,“所以你们就是想要把这件事举报上去,不管客户那边的情况?”

  “我们管不了那么多,毕竟,他们也没人管过我们呀。我们被骗的时候,谁来保护我们的利益?”张菲菲说完,伸手把那些资料收集起来,“今天我们一定是要举报的。”

  收集起来后,张菲菲也没走,而是看中她,“师傅,你就说,你帮不帮我们吧,如果你也不愿意帮我们,那这件事,我们就自己上了。”

  钱楚揉了揉太阳穴,“资料留下吧。但是先说好,我把资料递交上去,至于公司怎么处理,不是我能左右的。”

  “你只要交上去,肯定比我们交上去有用。”螳螂说:“谢谢你师傅,我们虽然看起来没什么损失,但是我们是真的气不过,欺人太甚了,把所有人都当傻子糊弄,他自己占便宜。凭什么?”

  钱楚点头:“行吧,我知道了。”

  等几个人都走了,钱楚忍不住叹口气,人啊,就不能做缺德事,看看这几个人,对着汤小同简直就是不死不休啊。

  她重新看看那对收集的证据,都是复印件,又没有公正顶多算举报材料吧。

  她考虑到客户,是希望能拖延一阵子的,只是那几个人的愤怒超出了她的想象,这材料不递上去不行啊!


  (https://www.biqukan.com/64_64144/997032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