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周先生的险情 > 第234章 又一年

第234章 又一年


  周重诚说的信誓旦旦,神情严肃,丝毫没有敷衍钱楚的意思。

  钱楚想了想,她点头:“好,我明白了。”

  “那你……”周重诚小心的看她。

  钱楚摇摇头:“谢谢你让我安心,我没事了。”

  这件小事就是两人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之后再没人提起这个话题,自然也没有第二次争执。

  钱楚在年前抽空去了趟医院,给唐之远包括他介绍给自己的两名医生客户送了新年贺礼,两个医生十分惊讶:“还有礼物送的啊?我这得藏起来吧?要不然人家以为我是收了病人的礼物怎么办?”

  钱楚哭笑不得:“真要那样,你们到时候联系我,我给你们作证。我不是你们的病人,你们却是我的客户,我维护我的客户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唐之远看了那两人一眼:“你们俩拿了东西就赶紧走吧,要不然真让人看到你们收礼了。”

  两个医生一听,赶紧提着东西跑了,其中一个跑了两步,又回头帮唐之远把礼物也提走:“唐医生,你跟钱小姐聊聊天,多聊聊哈。”

  钱楚含笑目送他们,唐之远只得开口:“你别介意,他们就是闹着玩的。”

  钱楚点头:“我知道,他们每次看到我,好像都是那个表情。”

  有点暧昧,带了点调侃,其实钱楚知道他们什么意思,不过,她还真没放在心上,年轻人嘛,谁知道他们的心思是怎么想的?

  唐之远顿了顿,才笑了下:“走吧,带你吃点东西。你这每次过来都是饭点,我要是不请你吃饭,我都不好意思。”

  钱楚大方的指指食堂:“食堂饭菜还挺好的,我很喜欢。”

  唐之远失笑:“真好养活。食堂饭菜就能把你打发,谁娶了你,谁有福。”

  钱楚笑而不答,只是慢慢跟着唐之远朝食堂走去。

  唐之远解释:“我下午有手术,要不然现在也没时间跟你一起吃饭。”

  “希望我没打扰你。”钱楚说。

  “怎么会?”唐之远看她一眼:“你来,我从来都不会觉得是打扰。”

  钱楚没说话,只是慢慢的跟着他朝前走去。唐之远小心的观察着她的反应,对她似乎没听懂自己话中的意思有些失望,哪怕是开个玩笑应付一下也好,可她什么反应都没有。

  大多医生和病人还没下班,所以食堂的人不多,钱楚和唐之远来的时候,到处都是空荡荡的座位。

  唐之远跟钱楚说了句:“走看看想吃点什么。”他开玩笑着说:“随便点,不同替我省钱。”

  “看来唐医生的发财了呀。”钱楚笑着说了句:“那我就不客气了。”

  两人各自点了一份十五元的盒饭套餐,坐下来后钱楚掏出手机:“难得到这里来的时候,位子这么空,赶紧拍一张秀一下。”

  唐之远看着她:“你这是什么时候都不忘营业啊!”

  钱楚点头:“那是啊,毕竟是做销售的嘛,随时随地都要吸引客户才行。”

  拍完了,她也没忙着吃,而是低头把图片美化一下,然后发到朋友圈,配文字:来医院见客户。感谢帅哥医生的款待,也是我们家人生命中的贵人,感谢唐医生,我母亲才可以健康幸福到现在。(* ̄︶ ̄)

  发完朋友圈,钱楚就放下手机,开始吃东西,一边吃,一边跟唐之远聊天,好奇唐之远一天的工作,唐之远就跟她介绍自己的工作状态,这样慢悠悠的边吃边聊,两个人倒是各自的食物都吃完了。唐之远还跑去端了两碗免费汤过来,一人一碗喝掉了。

  吃饱喝足之后,钱楚笑着说:“突然发现自己的胃口还是挺大的。我都不知道我能吃下这么多食物。”

  唐之远点头,随口说了句:“能吃是福。你太瘦了,就该多吃一点。”

  食堂的人逐渐多起来,两个人在人多之前赶紧撤离,唐之远要去做术前准备,钱楚则打算去给下午约好的客户送礼。

  她坐到车里,看到自己吃饭之前发的朋友圈有很多留言,她点进去一看,一帮人求介绍帅哥医生。其中还夹杂着周重诚的留言:楚楚,以后去见哥,也带上我,我好多没看到哥了。

  钱楚没理他,把其他留言的人有些客户的挑出来回复了几条,随后收起手机,开车朝下个目的地出发。

  下午一台五个小时的手术后,唐之远累得坐到手术室的地上,身上的衣服都没来得及脱,就背靠着墙休息。手术很成功,接下来就看病患什么时候苏醒了。

  他靠着墙,闭着眼,脑子无数次想过,如果弟弟能活到现在,他一定有办法让他活到老。可惜,这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和机会留给他。

  想到唐行远,他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唐行远曾经深爱的女孩。唐之远不得不夸一句,阿远的眼光真好。世上那么多女孩子,他一眼就相中了最好的那个。

  最起码,对他来说,钱楚是最好的。

  唐之远做手术之前,看到了周重诚的留言,他看了有点发笑,却也不得不佩服周重诚的敏锐。周重诚的感觉没有错,他的心就在蠢蠢欲动,恨不得跳出胸膛,捧出来让她知道。

  可理智却阻止了他。

  唐之远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他不愿意失去周重诚这也的弟弟,就只能控制自己的心,只是这颗心要控制到什么程度,唐之远不知道。或许,让他死心,是最好的办法。

  他想要站起来,却因为一直举着的手差点扑在地上,助手急忙过来,把他扶起来:“唐医生……”

  唐之远摆摆手:“我没事。关注观察病患的情况……有什么事立刻通知我。我就在隔壁……”

  他脱下手套,仔细的洗了手,想要好好休息一下。

  门口突然有小护士探头进来:“唐医生?外面有人找你!”

  唐之远抬眼:“男的女的?”

  不等小护士回答,周重诚出现在他面前,“哥。”

  唐之远的脸上有过瞬间的狼狈,似乎对于自己刚刚那句“男的女的”有点懊恼,来找他的人,又有几个女人呢?

  唐之远看着他:“小周?你找我什么事?要是没有急事,明天来找我好不好?”

  “我等了三个小时。”周重诚说:“反正,就几句话的事。我知道哥刚做完手术很累,那你就听着就行,我来说。”

  唐之远看着他的表情,点头:“行。你说。”

  周重诚伸手把门关上,在唐之远旁边拽了凳子坐下来,“哥,你以后能不能别跟楚楚见面?我觉得男女有别,哥你长的帅,跟阿远有像,还是楚楚喜欢的类型。我不想你经常跟她见面,我爱她,我不能没有她,我知道哥是正人君子,不会做这种横刀夺爱的事,但是我要防范于未然,把一切苗头都扼杀在摇篮里。”

  唐之远依旧是瘫在椅子上的姿态,他是真累,腿也站不动了,而且午饭都现在,他还觉得饿。

  听了周重诚才话,唐之远突然觉得自己都不饿了,怎么说呢,有点气,还有点好笑,但是又有点悲凉。

  周重诚说得每句话,都像是在扎他的心脏。

  他明明没有心脏上的疾病,却在此刻觉得自己的心脏一直在疼。

  他被气的直笑,“小周,你想气死我,然后继承我房子里的八十万贷款和我爸妈的赡养费是不是?”

  周重诚没说话,他严肃着脸,就这样安静的看着他,“楚楚喜欢哥,她也喜欢亲近哥。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楚楚在其他客人那里,从来不会让客户花钱请客,也极少愿意跟对方单独一对一吃饭。所以我才来提醒哥的。”

  “你觉得我是正人君子?”唐之远问,他伸手,下意识的揉了揉心脏的位置,“你怎么知道我是正人君子?万一我就是个隐藏的小人呢。”

  周重诚看着他:“哥不是。我知道。”

  “天真啊,”唐之远说:“不过我还没发现钱楚有你说的几个情况,我不过是顺便邀请她吃了顿食堂而已,何况,正是饭点,留人吃饭这是基本礼貌。小周啊,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我想的多不多,我自己知道,哥你也别嫌我烦,我就是过来提个醒。”周重诚说:“我女朋友又温柔又善良,长的还好看,我知道她招不招人喜欢。我也不是无理取闹,反正,我觉得,保持一定距离,准没错。”

  周重诚说着,站起来就要走。唐之远对他招招手:“你别急着走。”

  周重诚警惕:“哥,你想干什么?”

  “我不干什么,我就是问问你,你是对你自己不自信,还是对钱楚的人品不自信?”唐之远问:“你是觉得钱楚是那样容易被人拐走的人?还是说你一点魅力都没有,钱楚根本瞧不上你?”

  周重诚看着唐之远,“哥,别说这种难听话,我不想打你。”

  “你也没理由打我。”唐之远笑着说:“我是觉得,以前那个骄傲自信的周重诚哪去了?怎么跟个随时随地看着妻子,不让她出轨的妒夫?你就这么没有安全感吗?还是说,你心里,钱楚比你优秀太多,所以你觉得自己配不上?”

  周重诚站在门口的位置,还维持着手握门把手的姿势,他回头看着唐之远:“都不是。”

  唐之远回视着他。周重诚说:“我好不容易找到她,我承受不起再次失去她的疼。你说我小心眼也好,说我没有安全感也好,说我善嫉也好,我不在乎。只要她还在,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我。”

  他说:“哥,我先回去了。”

  周重诚从外面关上门,屋里顿时安静下来,唐之远稍稍往上躺了躺,半响,他长长的叹了口气。

  -

  年前最后一份礼物送完后,钱楚终于决定暂时停下工作,好好跟家人回家过年,即便如此,她还是带了一堆保单等资料在车上,说不定就有人买保险呢。

  周重诚坐在钱楚房间的椅子上,抱着椅背看她收拾东西,“楚楚,你真的今天就走?你去年不是到最后才走嘛?怎么今年走的这么早……”

  钱楚把摸脸和一些衣服装好,嘴里说了句:“我也没办法啊,我妈今年非要先回去,你店里还没放假,但是我妈就想先回去。她说她娘家那边有老人去世,得去奔丧。不去不行。”

  周重诚沮丧:“你走了,我多孤单啊。”

  钱楚笑道:“你都孤单这么多年了,还在乎过年这几天吗?”

  周重诚说好听话:“我在乎,一天看不到你我都在乎。”

  钱楚回头,在他额头亲了一口:“不要闹,过完年就回来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也就这十几天才分开,你还想怎么样啊?”

  周重诚叹气:“好吧……”

  语气和神情极为勉强。

  钱楚笑着停下手里的动作,“周重诚,过年你还要回家,不许一个人带只小黑在这里过,明白吗?”

  周重诚点头:“嗯。”

  除了去年,他过年一直都不回家,也就去年听了钱楚的话,才回去的,没想到今年再回家过年,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了。

  “对小黑好点啊,他虽然有三个女朋友,但是现在人家一个都不理他,生得娃他都没看一眼,虽然是条渣狗,但是好歹是你养的。只要你学小黑,一切都好说。”钱楚揉揉他的脸,然后继续收拾。

  周重诚长吁短叹:“我舍不得你楚楚,我想跟你回家过年。”

  “那就不必了。”钱楚头也没抬:“我妈家那边要办丧事,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到时候我还得跟着她,免得到时候出什么茬子。”

  “怎么了?难道阿姨家那边亲戚不好相处?”周重诚疑惑。

  钱楚伸手把箱子提起来,说:“我小时候过年去我妈家那边,从来没收到过一毛钱压岁钱。”她看周重诚一眼,“钱彬每次都能收到几百块钱,我一毛都没有,你是不知道那些人在背后说的话多难听,怂恿我妈不让我念书上学,说我是女孩,识字容易嫁人就行了,读再多书以后也是别人家的人,不管是当着我面,还是背后,都这样说。我爸后来就不让我去了,只让我妈带钱彬去。”

  周重诚点点头,明白了,难怪阿姨重男轻女,原来是她娘家那边都是这样的思想,“那你这次还去?你不要去了!我现在就让钱彬放假!”

  钱楚摊摊手:“还是我去吧,那边都是杀人不见血的主,我也怕我妈到时候出什么意外。”

  周重诚顿时忧心忡忡:“我觉得,我还是得跟着你一起去才行。到时候,就说我是你男人,这样他们就不敢欺负你了。”

  钱楚笑着说:“你可拉倒吧。我不想让你看到他们那些丑样子,我担心以后哪天你会联想到我撒泼的样子。这事我处理得了,你不用管。放心吧。”

  周重诚更加担心:“那给点钱给他们,让阿姨不回去行吗?”

  “那更不行。”钱楚说:“农村那种地方,老人去世这种事,比结婚之类的更重视,何况死的还是我妈的舅舅,据听说我妈以前受过他照顾,她要是不回去,估计这辈子在农村都抬不起头,提起来就要被人骂的。”

  周重诚拧眉:“这么夸张?”

  “是啊。一家丧事,万家伸手。人人都会搭把手的帮忙,”钱楚解释:“别说是那种农村,就算是镇上,这种事也推特不得。跟城里不一样。”

  周重诚点头,“我有点明白了。我就是怕别人欺负你。”

  钱楚对他一笑:“欺负我?放心吧,没几个人能欺负得了我。我爸去世之后,都没人欺负得了我,何况现在?”

  周重诚说没错,“楚楚才不是那种被人欺负的人。”

  钱楚点头,表示赞同,等东西都收拾好了,钱楚第二天直接开车去接周美兰。

  周美兰精神还不错,就是有点嫌弃钱楚的车没洗,“你这车这么脏,到时候人家看到,还以为是破车怎么办?”

  周美兰娘家那地方,在外面混的人,甭管是做什么的,必须得有车,有了车才有面子,过年回家不开车的,不管在外面有几套房子,都会被人说穷。

  周美兰现在就觉得钱楚的车不够好,不够气派,应该开周重诚的车才对。

  钱楚看她妈一眼,“他的车这两天在保养,没办法,下次吧,路上脏,我特地没洗,等到了镇上,我们再洗一下不就行了?车漆都是新上的,洗一下跟新车一样,别人也不知道买了多少年了,是不是啊?”

  周美兰想想,也只能这样:“小周的车真是早不保养,晚不保养,非这几天保养啊。这是的……”

  母女俩直接回老家,钱楚果真去把车洗了一下,然后才朝周美兰娘家的方向开去。

  都是周边的大队村子,钱楚爷爷奶奶家在东边,周美兰的娘家就是在西边,反正,当初说亲也是知根知底的,找了门当户对的人家说的。

  其实当年周美兰嫁的挺好,主要是男人对着好,村子里其他姑娘都羡慕周美兰。只是这种羡慕在钱楚爸意外去世的时候戛然而止。

  钱楚开车送周美兰,让周美兰颇有种衣锦还乡的怅然感。

  毕竟,男人死了之后,周美兰一度觉得天塌了,她的好日子也到头了,未来是什么样的,似乎一眼看到头了。周美兰从来没想到,自己还会有一天坐着自己闺女开的小车回娘家,这种扬眉吐气的感觉,让周美兰看钱楚都顺眼了好几分。


  (https://www.biqukan.com/64_64144/995710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