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周先生的险情 > 第242章 群情(二更)

第242章 群情(二更)


  大早会上,内勤老师正在讲课,黑压压的组员坐满了教室,大早会的后半段,很多迟到的人都会赶到,所以这时候正是组员最多的时候。

  李真推门进去,钱楚跟在后面,坐到了李广留给她的位置上,她脸上没有表情,伸手拿过桌子上的包,把笔记本和笔等这些东西一一放到包里。

  李广小声问:“楚楚,怎么了?”

  钱楚看了李真一眼,“待会你就知道了,我早上有件急事要处理,我先走一步。”

  温姐也抬头看过来,“早会不开了?”

  钱楚笑着说:“有急事。今天不开了!”

  恰好这时候内勤老师讲完课,李真直接上台:“下面宣布一个事,算是通报批评一下。钱高经这边有个客户,涉嫌骗保,钱高经没有及时发现……”

  这时候一声刺耳的摩擦声传了过来,众人瞬间被声音吸引的转移视线,钱楚从椅子上站起来,什么话没说,提着包,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走了。

  李广先是愣了下,随后跟着站起来追了出去。

  其他人都坐在原地,原本李真说话的内容吸引了大家,结果钱楚突然拿了东西走人。

  再联合台上李真完全不顾及钱楚面子的通报批评,众人似乎想到了钱楚愤然走人的原因。

  作为公司的第一个正规高经,钱楚在公司自然是很多新人崇拜的目标,而随着队伍的越来越大,钱楚的个人威望自然也要更加注意,可李真此举,就是当众打钱楚的耳光,如果她乖乖的任其在全公司通报,她以后在组员面前的威望还如何树立?

  所以钱楚直接在李真讲话的时候,抬脚走人。

  李真握着话筒站在台上,神情不动如山,短暂的停顿后,继续说道:“关于此次事件,我也跟钱高经沟通过,钱高经自认自己没有错。但是事情发生了,她就要承担自己审查不严的错误。自己的客户,她跟客户交谈的最多,客户的情况她最了解,应该在第一时间判断客户是否有能力购买什么样的保险,适合什么样的保险,而客户购买了超出常理的保险,就要警惕起来,否则,就会出现今天的情况……”

  “李总!”陈甜这个时候突然举手:“李总,客户资料审查,不应该是审核人员的责任吗?我个人入职两年多,钱总是我的师傅,她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我不觉得她的业务能力比公司其他人差。她的能力也足以判断客户的购买力。何况两份意外险也就七百多块钱,七百块钱我想对于现在家庭来说,可能就是一顿饭钱,哪怕是客户地处农村,七百块也不是拿不出来的。李总,我想请问,如果连客户购买两份意外险,就要左思右想费尽心思的调查客户购买目的,那我们以后谁还敢签单?毕竟,穷人签小单,大客户签大单,但是,众所周知,那些经济条件看似很好也买得起保险的人,其实他们的经济状况还不如普通家庭,放贷车贷等等,这样的经济状况,我们又怎么来判断?”

  陈甜话音刚落,其他人业务员纷纷感同身受,忍不住点头附和:“就是啊,如果这种责任要我们业务员承担,那谁还敢卖保险啊?现在是承担审核不严的责任,那以后是不是还得承担法律责任?”

  “要是真这样,那我不卖保险也不能让自己犯法呀。”

  温姐也跟着举手发言:“李总,我觉得这样的责任认定不公平。这年头,谁买个意外险还要审核客户资料?要知道,我们的意外险客户都是可以自行购买的。只要给他网站链接,他自己填上资料付款就行。如果这都要追责,那以后我不卖意外险了,因为卖意外险的风险这么大,我干嘛要自找麻烦?这根本不符合人性化的要求。更何况,通报批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犯了什么了不得的大错,都发展到通报批评的地板了。”

  以陈甜为主,所有的业务员纷纷有了反弹,对于突如其来的通报,大家都十分反弹,倒不是帮钱楚说话,而是因为他们觉得,这样的风险太大,毕竟意外险便宜,如何识别客户是否居心叵测?如果这次连钱楚被通报批评,再有其他处罚,那是不是意味着其他人罚起来更加肆无忌惮?

  钱楚是团队那么多,业务能力也强,在公司的地位最高,竟然都被李真不留情面的批评,其他人怎么办?更何况,李真的手段一直都很强硬,谁知道这次是不是李真在杀鸡儆猴?

  所以就着陈甜开口的东风,其他人纷纷跟着附和。

  就连林霜,都忍不住说了句:“这是把我们外勤往死里逼吧?哪有这样对待人的?”

  切身利益,这个时候就能发现内外勤的差别了。

  内勤人员不定如山,因为跟他们没有关系,而外勤人员群情激昂,一副被人动了奶酪的姿态。

  台下一片混乱,李真站在台上,手里还握着麦,一直让大家安静一下,结果众人的各自讨论的声音更大,李真只能提高声音:“大家静一下!请大家静一下!”

  麦克风刺耳的划音让人群一下安静下来,李真再次开口:“我的意思并不是让大家承担责任,而是体现大家,以后在见客户的时候,要学会分辨……”

  “但是我们现在就在分辨啊,公司教授的技巧,师傅教授的话术,我们都在和客户的交谈中了解到,还要怎么分辨呢?”温姐说:“我们能做到都做的了,不能因为有了这个意外,就逼着我们成全能。那要公司的审核人员和核查部门干什么?”

  “要不就把审核和核查部门的人员的工资都给我们当底薪,这样我愿意干。哪怕让我逼着客户让亮存款吧?我也说得出口,就看客户愿不愿意干了。”林霜故意说的讽刺。

  面对着一众人员的激愤,李真有一瞬的失神。

  她突然想到刚刚在办公室跟钱楚的后半段对话。她对钱楚说,要在公司通报批评,当时钱楚说了一段话。

  钱楚说:“李总,如果您要通报批评,那我不得不说几句话,算是我的建议,又或者是我的一点忠告吧。第一,您在大早会上当众批评我,批评的原因是因为我的客户骗保,这一点,我不接受。因为这不是我能控制的地方。第二,虽然通报批评的是我,但是真正担心受到影响的其实是那些没有出案例的人。因为这是切身涉及到大家的利益,谁都不知道这样的机率会落在谁的头上。在他们看来,如果我都受到了惩罚,那么哪一天轮到他们的时候,是不是制度更加完善,惩罚也就更加严重了?第三,您要是做出了这个通报,不管是对你,还是对我,都不是好事。只有现场有一个人反驳了您,那么您以后说出的话,服众力就会降低,同样的,我如果接受了这个通报批评,就意味着我犯了错,我以后也很难服众。第四,李总,您站的太高,所以看不到别人脸上的表情是会泄露情绪的。我们要的,是一个稳定的平台,我们在保证不犯法不违法的前提下,能得到平台的优待和庇护,如果平台不支持,还要额外给我们添加压力和责任,我想谁都接受不了……”

  李真以为当时钱楚跟自己说了那么多的理由,就是为了逃避惩罚,不想她自己丢了面子,她那时候更多是觉得可笑,害怕丢面子,她就会不说了吗?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可是现在,面对着乱糟糟的人群,李真突然又想后悔。或许钱楚说对了一点,涉及到大家的切身利益时,没有人会无动于衷。

  如果这是一个钱楚个人引起的事件,或许更多的人是在看热闹甚至看效果,可这次不算李真想象的那样,她确实是动了别人的奶酪。

  李真依旧站在台上,内勤老师见她站着不动,急忙小声提醒她,李真重新举起麦克风送到自己嘴边,说:“今天的早会就到这里,如果大家关于这件事还有什么好的建议,欢迎大家私下单独找我。就这样!”

  她伸手把麦克风递给内勤老师,头也不回的离开培训教室,回到了办公室坐下,她伸手,狠狠揉了下头发,她忘了,忘了那群业务员都是群自私自利的小人,那些人,他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利益,所以她批评了钱楚,对他们来说,就是间接的想要对付他们,说白了,他们的理解中,更多的是觉得她在拿钱楚开刀。

  呵呵,钱楚果然厉害,她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一点都不顾及她的颜面,掉头走人。

  李真现在知道了,钱楚掉头就走,不是因为要和她抗争,对她表示抗议,而是为了维护她自己的颜面和威信。她用掉头走人抗议的方式,让她团队的组员知道她并不认为自己有错,也不接受公司的批评,她用实际行动向她的组员证明她的态度。

  相较而言,颜面尽失的人是她,她到现在还记得刚刚混乱的场面。

  第一个出头的陈甜,言辞毫不客气,该说的话一句都没漏。李真一度以为,那么多人里,谁都能提问说话,就是陈甜不会。毕竟她对陈甜真是好的没话说,结果呢?

  李真觉得真是养了白眼狼。陈甜短期内讲师等级提高,如果没有公司举荐,她怎么可能达成?

  还有那些乱糟糟的人群,你一言我一语的的话,脸上各种各样的表情,都在她眼前一一浮现。她声嘶力竭的想要让他们安静下来,可他们却依旧沉浸在自己愤慨的情绪中,根本没有听到她的声音,又或者说,他们听到了那个声音,却不想理会。

  这是李真之前从未遇到的情况,以前都会有人把场面控制下来,她在上面发表言说,下面的人安安静静的听着就行。

  结果现在呢?

  钱楚还说了一句,说她站的太高,所以看不到别人脸上的表情是会泄露情绪的。

  李真不由自主发出了一声说不上是生气,还是自嘲的嗤笑,她早已习惯了别人的唯命是从,她一句话,别人马首是瞻的状态,所以她根本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一群不听从指令的人群在。

  钱楚现在一定很得意,因为她把自己摘出去了,可以说这件事中,她再出现在公司,不会有人觉得她有什么丢脸的地方,更多的会觉得公司处理的不妥当。

  李真认真的想了很久,恐怕再来的时候,钱楚会跟她成为公开的敌人吧?

  李真微微拧眉,既然这样,她也要做好应对的准备才是。

  午饭李广请钱楚吃的,二早钱楚通知了温姐,由温姐主持。

  饭馆里,李广愤愤不平道:“岂有此理,欺人太甚!我看李真就是故意的,她也有脸说不是故意的?楚楚你别搭理她,那女人就是因为周哥报复你,还以为我们不知道呢,不就是因为周哥看不上她,就处处找你麻烦?”

  钱楚看他一眼:“这话公司里你别说,让人知道不好。”

  “哦,那我不说。”李广说:“我就是替你抱不平。呵,我就不信,那女人那么嚣张的话,就林霜那些人能忍下来。”

  钱楚头也没抬的说了句:“这要看有没有人提出来了。”

  李广想了想:“我猜着,肯定有。至于是谁,不好说。哎呀,我当时就顾着追你了,要不然我留下,我还能起个带头作用。”

  “不去也没事。”钱楚低头吃东西:“这种事,如果都没有人发现不正常,那以后他们也就被内勤抓的死死的,任凭他们操控了。本身是应该是相互合作的工作,如果以后其中一方太强硬,另一方就只能一直被压制,并且习以为常。”

  李广想了想,“话是这么说,就怕万一呢……”

  钱楚手机响了一下,她拿起来一看,朝李广面前一晃:“看到没?甜甜出头了。”她笑了下,“谁出头都还好,甜甜出头,估计能把李真气死,那可是她一手扶持起来的典型人物。”


  (https://www.biqukan.com/64_64144/993388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