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周先生的险情 > 第253章 你出去干什么了?

第253章 你出去干什么了?


  汤小同在微信上,三五不时跟钱彬聊天,偶尔还请他出去吃饭,慢慢的赢取了钱彬的信任,让钱彬觉得自己在这边可算是交到了一个汽修店以外的朋友。

  就这样过了将近一个月后,钱彬的微信上突然收到新朋友的消息:钱彬,给你介绍个生意,我一个朋友,想要改装下底盘和排气,就这两样,他不敢胡乱招人,怕人不靠谱,就跟我打听,咱俩什么关系?肯定介绍给你呀,跟你透个底,这小子不差钱,只要能改装,钱好商量。我在外头都打听好了,外头一般五千五到六千,你到时候跟他要八千,如果他嫌贵,你就给还到七千。怎么样?敢不敢做?就这两样,动动手的事,十天半个月的,就有七八千块,赚不赚?

  钱彬看着那条消息,人有点慌,八千?就算还价,也是七千,他做不做啊?

  他一个月工资也就四千多,面对着八千块钱,钱彬一下就动心了。

  钱彬一直都知道,其实他姐一直在贴他跟他妈,他的工资那么点,一个月还了房贷后,压根没剩下多少钱,平时还有人情往来,每个月月底,他手里差不多都空了,很难攒下钱。

  他姐呢,知道他钱少,就想着法子倒贴。钱彬都知道,只是他真的有心无力。

  说难听点,他就是个修车的小学徒,他也特别想一下子赚大钱,可赚大钱这件事真的太难了,根本没法做到,所以钱彬的内心一直很郁闷。

  他一直想要像姐姐一样,承担起自己作为男人在家里的责任,可是事与愿违,他太年轻了,赚钱的能力也太小了,没有办法比过姐姐,更别说承担家庭责任了。家庭的责任,不就是有能力养家糊口吗?他根本没有这样的能力。

  之前那位大哥跟他提起的时候,他是真没往心里去,可现在,突然有一份大钱送到他面前,等着他来赚,他怎么能不动心。

  见钱彬一直没回复,汤小同发了几个问号。

  隔了一会又问:兄弟?干嘛呢?送上门的外快,你还犹豫?这机会多少人抢破头啊,我是看信任你,才介绍给你的,你不做,那我只能介绍给别人做啦!

  又说:不过不是我说你啊,人穷是有原因的,像你这么胆小的人,想发财,一个字:难!

  钱彬捧着手机,就在对方放弃了,说要介绍给别人的时候,钱彬回复了:大哥,我做!就像你说的那种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我做!“

  汤小同看着他的回复,嗤笑一声,然后又:你行不行啊?可别到时候做坏了呀。

  钱彬又回复:大哥你放心,你信任我,我就不辜负你的信任的,我肯定把这事给你做好,我身边这么多汽修师傅,我不会,他们也不会吗?

  汤小同一看,赶紧说:可不能让别人知道?万一这人告密呢?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还有客户知道,其他没人知道。”

  钱彬打字:我心里有数,你只管放心交给我。大哥,就是这个钱,是先付还是后付啊?

  汤小同回复:肯定是先交订金,然后车好了之后,再付尾款啊。

  钱彬:好的大哥,谢谢你给我介绍生意,我现在有点激动。

  汤小同冷笑着打字:激动什么?没见过世面?这才刚刚开始,以后啊,机会多着呢,我认识的朋友那可真是太多了。

  钱彬一整个晚上都激动的差点没睡着,他也终于又赚外快的法子了。

  虽然店里不接改装车,不过听店里的老员工说,其实最早的时候,老板是做改装的,那时候老板很多朋友会开着各种各样的车过来,想要改装。周哥都会帮他们设计各种炫酷的形状和外观,后来不知怎么的,老板慢慢就不做改装了,就算做,也是私底下偷摸帮朋友的忙,再后来,老板跟他姐谈恋爱后,就彻底放弃了这一行,所以店里能看到那种特别的车型,已经很少了,因为那些喜欢改装的车主,都去找那些愿意偷偷给他们做改装的人去了。

  长期下去,店里的生意都不如从前好。

  钱彬觉得,这样的话,还是改装赚钱啊,老板就是那种典型的老实人,要不然怎么就放弃赚大钱的机会呢?

  钱彬手里有店里的钥匙,原来没有,不过后来有一阵他来公司特别早,老是第一个,周重诚就给他配了一把,结果到了冬天,他又起不来,但钥匙也没收回去。

  所以这给了钱彬很大的便利。

  钱彬最近在学习底盘排气管这两块东西的时候特别勤快,自己晚上回家也会对着电脑研究,毕竟没做过,他想赚钱,但是又特别心虚,所以就拼命想要多看点东西。

  钱彬先跟那名要改装的客户见了一面,客户见他太年轻了,有点不放心,汤小同在旁边保证:“老大,你放心交给他吧。这小子,可是那家店老板的亲戚,你说这有什么担心的?那家老板听说还是个归国的留学生,很有本事的。”

  钱彬唯恐自己丢了客户,也跟着点头:“是的,我们老板是留学生归国,专门学的汽车设计,很有本事的。都不知道做过多少次改装呢。”

  客户是汤小同以前做汽车销售时认识的客户,汤小同一直跟客户保持着互动,以致这名客户对汤小同印象还不错。汤小同也一直知道他对车的排气管不满意,一问之下发现他对底盘也不满意。

  在汤小同的撮合下,两方很快达成了协议,以七千二的价格谈好交易。

  为了不让店里人起疑,钱彬跑去跟周重诚说,是朋友的车过来检查,他想自己负责,独立完成朋友的车,周重诚直接就答应了:“遇到什么难题记得找人帮忙,别自己逞能。”

  钱彬点头:“知道了老板!”

  经常有人的车过来保养检修,有些保养的车,钱彬也能独立完成,所以有些小问题,他一个人试着做也是应该的,毕竟都要独立成长吗。

  隔了两天,钱彬去找店里负责跟厂家订货采购的对接人,说要帮朋友订一堆零件,能不能用店里的名义订,毕竟在外头直接买,价格要贵很多。

  同事看了下他列出来的清单:“呵,你这朋友订这些东西,他想干嘛?做改装啊?这两样东西改装,手艺不错啊。”

  钱彬干笑:“这我哪知道啊?我就是帮他个小忙,行吗哥?”

  同事看着那些东西,点头:“从店里走账不行啊,年底结算的时候,这笔账就是说不清。不过,我可以帮你朋友引荐对方,我跟对方关系不错,一句话的事吧。”

  钱彬点头:“那行,总比他在外头买划算啊。”

  货很快订到,邮寄到了钱彬家里的地址,客户的车也如期开进了汽修店,白天的时候,钱彬就装出检修的样子,等别人下班后,他却回到店里,利用店里的升降机等工具,开始摸索着修车。

  第二天晚上的时候,他正关了卷闸门,开始拆车的时候,外头突然有人砸了砸卷闸门,钱彬顿时被吓的头皮直竖,他一把过去关了灯,他屏住呼吸,生怕被人发现,外面却传来汤小同的声音:“兄弟,是我!”

  钱彬顿时松了口气,他急忙打开卷闸门,左右看看没人,这才重新把门关起来:“大哥,你咋这个时候来了?可吓死我了!”

  汤小同看看被升起来的车,“哟,看着挺专业啊?我刚刚也是挨个门找了,趴地上看到灯光,才知道你在这里。放心,外面看不出来这里。”

  他看看车,问:“你行不行啊?听说改装底盘是个大手术啊。你一个人,能行吗?”

  钱彬的额头都是汗,还没从后怕中回过神来,“肯定能行的。我觉得没事……”

  他说的底气不足,其实真要动手拆车的时候,他还是怕的。

  他从网上视频里看到人家动手的时候,都是好几个人一起在做,他现在只有一个人,他还从来没做过,还是要把车的底盘做改装,怎么可能不怕?

  钱彬其实是一点概念都没有,他就完全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多大的工程,只觉得钱好赚,也想赚,他就是想要多赚点,为了赚钱,不行也行的。

  钱彬硬着头皮说:“大哥你放心,我肯定可以搞的定。”

  他满头的汗,和满眼的慌乱,在他年轻的脸上一目了然。

  汤小同咂嘴:“我晚上做梦都梦到车改装的事,老不放心,还特地过来看看。没事就好。只是这改装,你确认没问题?”

  钱彬连说没问题,汤小同回头看了他一眼,这才走了。

  联系多日,汤小同每天都会过来看看,有时候过来的时候,会搞笑似的问你在干什么,钱彬都会很傻气的说在改装底盘改装排气管之类的话,因为熟悉了,所以钱彬对汤小同也不排斥,确切的说,很信任,以致很多时候,钱彬看到汤小同过来还很高兴,因为他一个人的时候,还挺害怕的。

  汽修店很大,他晚上过来偷摸干活,其他地方都没开灯,黑乎乎的一片,确实会让人很害怕。

  汤小同晚上三五不时的过来视察似的,白天他也没闲着。

  他简直是把李真恨到了骨子里,所以汤小同这一阵时间里,专门写了一篇篇长长的举报信,举报信的内容总结出来,就是李真作为公司的总经理,公私不分,自认高人一等,对待外勤人员态度冷硬,言语刻薄,刚来公司不久,就因为处事不公导致公司当时最高级别的高经愤然离职,并带走了公司十几个人,跳槽到其他保险公司,其中被汤小同浓墨重彩描绘的,是李真因为跟一名外勤人员钱楚抢夺男人,导致处处刁难外勤人员,导致公司团队人心涣散等等。

  举报信可以说是汤小同呕心沥血之作。写完之后,又翻来覆去检查了几遍,然后又开始收集他所谓的证据,比如当时偷拍了几张李真和周重诚站在楼下说话的照片,他打印下来当着其中的证据,又比如几张聊天截图,就是有两人在微信对话,说李真当众对钱楚发难,在公司通报批评钱楚的那件事,反正都是类似的照片或者截图。

  他收集好之后,直接找到朱可迪,让朱可迪提供当初她举报郑东方的途径,他也要把举报信寄出去。

  朱可迪虽然看不上汤小同,但是对于汤小同搞乱大福保险这件事,却是十二万分的支持,毕竟,她也恨李真。就李真那种做人方式,朱可迪觉得都是人见人恨的。

  “你现在离职没有?”朱可迪问。

  汤小同摇头:“那贱女人故意压着不签字,我现在不能去报道。”

  朱可迪低头看看举报信,冷笑一声:“不着急,你在公司,举报了才有说服力,如果你走了,人家反倒觉得你是外人,没权举报了。”

  两人难得有共同语言,到一块倒是因为这件事关系也和睦了不少。

  钱楚这一阵都挺忙,高端客户答谢会忙的她焦头烂额,偏偏这时候周美兰给她打电话,说钱彬这一阵接了个外快的活,天天晚上吃完饭出门,到深更半夜才回来,周美兰问他干什么,钱彬也不说,就说半个月之后,就能拿到钱了。

  钱楚本来没觉得有什么,但是听到都是晚上出去夜里回来,钱楚就很担心,当即给钱彬打了个电话。

  钱彬晚上熬夜,白天干活的时候就老打盹,还得时时隐瞒那辆被他拆过的车,好在他挑选了最边上的升降机,其他人也不是那种特别勤恳非要帮忙的,一时也没人过来询问。但是钱彬心虚,一看到有人朝那边走,他就跳起来过去想方设法阻拦,生怕人家看出点什么。

  有老的维修工过来问他,车检修出什么问题来没有,钱楚就用刹车片有点小问题搪塞过去,这些钱彬会换,真不是问题啊。

  结果,打盹的时候,突然被电话吵醒,钱彬赶紧接起来:“喂?姐?”

  钱楚开门见山,问:“妈说你这一阵,老是晚上出去夜里回来,你干什么了?”

  钱彬被钱楚一吓,整个人顿时清醒了一半,“我,我没干什么呀?”

  钱楚:“你还敢说你没干什么?你一个年轻男孩,深更半夜出去,我当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

  钱彬一呆,整个人都傻了,他姐怎么知道的?

  钱楚怒道:“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出去嫖娼了?!”


  (https://www.biqukan.com/64_64144/991635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