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周先生的险情 > 第273章 没人喜欢我

第273章 没人喜欢我


  钱楚坐到处理的时候,还忍不住笑了出来,只是笑着笑着,眼泪自己就出来了。

  当初的分手就像记在心里一样,她知道啊,那个人,不过就是不想让她为难,不想让她难受,不想让她受到一点委屈。所以他把委屈承担了过去。

  对,他不过是在替她承担委屈,承担所有的压力和抉择。

  他不是一直都是那样嘛?所有好的事情,他拿出来分享,不好的事情,他独自吞下去。

  她在车里坐了很久,才伸手擦了泪,把车开了出去。

  钱楚特地挑了周一的时候联系他,并把钱提前转账到周重诚的卡里,跟微信上跟他联系:钱转给你了,你记得查收一下。

  周重诚很快回复:收到。

  钱楚看着他的微信,想了想,又回复:胳膊好点了吗?

  周重诚:嗯,不疼了,也不流血了,今天去拆线。

  钱楚歪头,拆线?那还是挺严重的伤口,竟然需要缝合,肯定是严重啊。

  回复:缝了几针?

  周重诚:就三针,小伤。

  钱楚再次回复过去:我今天刚好没事,我过去看看吧。

  周重诚:不用,小问题,你不要来回跑,你很忙,不要浪费时间。

  钱楚问:你胳膊受伤,使不上力气,开车不方便。是去第一医院吗?你现在是不是在公司?

  周重诚:嗯,下午两点半过去拆线。

  下午一点半的时候,钱楚直接开车出门,然后到周重诚公司,再给他发短信:下来吧,我在你公司楼下。

  周重诚没回复,不过很快,钱楚看到他从楼里走了出来,走到她车旁边,敲了敲车玻璃,“你真的要送我过去?”

  钱楚点头:“我也不是专程送你,唐医生给我介绍了一个客户,我刚好也过去跟对方谈一下。上车吧。”

  周重诚砸了砸嘴,才说:“我哥真热心。”

  钱楚笑了下:“嗯,唐医生确实挺好的。”

  周重诚沉着脸坐到车上,又开口说话:“其实我哥那个人,私底下脾气很不好,他不是像表现出来的那样好脾气。”

  钱楚看他一眼:“唐医生知道你这样评价他吗?”

  “我说的是事实,当他的面我也敢说。”周重诚强调:“他凶起来的时候,很吓人。”

  “哦。”

  “你不要哦,我说的是实话,”周重诚坐在车上,反正开车的不是他,他可以自由说话:“脾气还不如我。”

  他认认真真说每句话,还是绷着脸的那种。

  钱楚一边观察路况,一边看着周围,还不忘说一句:“那唐医生在外的脾气挺好的,私底下可能不好,对亲近的人要急躁一点吧。”

  “是的,这不是好事,说明不会善待亲近的人,比如老婆、女朋友之类的。”周重诚最后抛出了重点:“我哥那个人,当朋友会更好。”

  钱楚假装没听到,周重诚看她一眼,问她:“你觉得呢?”

  钱楚笑了下:“我觉得唐医生整体还好吧。”

  这次周重诚没有再开口,有点焉焉的看着前方,脸上的表情一点起伏都没有,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他不吭声,钱楚倒是开口说话了:“不过你有句话说得对,唐医生当朋友会更好。热情热心,有职业优势,会讨长辈换心。不过真要处对象,你可能会更适合一点。”

  周重诚立刻扭头看着她,钱楚的余光看到他盯着自己,便说:“你脾气好,性格好,会做饭,能赚钱,有爱心,有耐心,还喜欢小动物,时间还也不像医生那么紧张,你更好。”

  周重诚咽了咽唾液,清了下嗓子,才矜持道:“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不过我会很努力的。”

  “去上海开会,还顺利吗?”钱楚问。

  “开会很无聊,听着听着就想睡觉。”周重诚如实说:“交流会还好,都是全国各大网络公司的负责人,可以相互学习交流心得。”

  “我过两天也要去上海参加个会议,保险节吧,”钱楚说:“那两天可能要把小黑拜托给你。我之前都没去参加过,内勤说让我好歹参加一次,要不然公司别人的新人都参加过了,就我没参加。”

  周重诚说好,“你比我会养小黑,我怕把它养瘦了。我就先养两天,等你回来了,还是你接着养吧,我想看看它的时候,我就去看看。”

  “行,只要你不嫌麻烦。”钱楚说:“我以前听人说,家里养了宠物,就不能长期出门,比如旅行或者出差什么的,还不理解,自打养了小黑,我就理解了,就算出门在外,也老是惦记,生怕它没吃的没喝的。”

  周重诚应了一声,又问她:“那你觉得养小黑辛苦吗?”

  钱楚想了想,“其实养小黑不辛苦,繁琐一点吧,每天都要带出遛遛,小家伙还会撒娇之类的。嗯,说实话我挺喜欢的。”

  周重诚点点头:“我也喜欢。”还补充了一句:“这说明我们俩爱好相同。”

  钱楚再次笑起来,“也对。”

  很快到了医院,钱楚先陪他一起去拆了线,等他胳膊被重新包起来后,才联系唐之远介绍的客户。

  妇产科的一名女医生,挑在休息日来咨询。

  钱楚在门口等女医生的时候,周重诚站在旁边,“你陪我拆线,我也陪你一会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你不送我回去,我还要自己打车回去,更麻烦。”

  钱楚还没说话,他又说:“放心,我不会打扰你的。”

  女医生很快赶到,一脸歉意道:“真是对不起,我迟到了。”

  “没事,不过几分钟,”钱楚指指对面的茶吧:“我们去那边坐坐吧。”

  等坐下来后,女医生才笑着问:“你是不是小唐女朋友啊?我听心外科那边的医生说,小唐女朋友是个做保险的。”

  周重诚单独挑了个位置,就坐在女医生的背后,一听这问话,他立刻扭过头看向钱楚。

  钱楚笑着否认:“不是的。我见过唐医生的几个朋友,他们就喜欢开这种玩笑,好像是在撮合我跟唐医生似的。”

  “啊?不是啊?”女医生还挺遗憾,打量钱楚一眼:“你有男朋友了吧?要是没有的话,其实跟小唐处处也挺好的,小唐人品不错,医术也不错,在医院里很受重视,很多年轻女孩子的梦中情人呢。”

  钱楚哭笑不得:“大姐,你真会说,有当媒婆的潜质。不过,我已经有对象了,所以跟唐医生没法相处,真是抱歉啊。”

  女医生咂咂嘴:“这样啊,那就算了吧。不过唐医生是真不错。对了,我今天过来是想咨询保险的,哎哟,怎么就想当起媒婆了呢?”

  接下来钱楚就跟对方聊起了保险,大碍了解下对方的需求,然后给她一些建议,女医生听了频频点头,表示赞同。

  背后周重诚还因为钱楚一句已经有对象了耿耿于怀,只是现在没法追问,以致他憋的十分难受。

  喜欢不喜欢啊?

  周重诚心里有一万个喜欢,他喜欢的要死要活的,可是怎么办?当初提分手的是他。

  电话里,陈玉飞不知道跟他求了多少次,说她退休了,让他主动点积极点,把钱楚给找回来,他都没有任何表示。

  甚至为了向陈玉飞和周策证明自己不会回头,甚至两年里都没有跟她联系过,有意隔绝自己的所有消息。

  他带着一点保护的心态在看待这件事,他就是想报复父母,当初是他们的决定,才逼得两人不得不分开。

  是的,不得不。

  钱楚后来选择结婚,并不是她内心真正的想法,他知道,他都知道,她就是在委屈她自己,替她的母亲,替她的弟弟,替他的父母,还有替他承担所有的不愉快。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婚,这不是他想要的恋爱,他要他们的相处没有任何负担,顺其自然水到渠成,不会因为任何人的话而受到影响。

  周重诚低着头,看着面前的透明杯子里转圈的茶包,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盯着茶杯的眼神失去了焦点,神思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身后钱楚和那个女医生的聊天热火朝天,她们显然聊得很好,钱楚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可以让大家愉快的交谈。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重诚觉得自己都忘了时间,猛的一下才发现钱楚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他面前,正一脸担心的看着他:“……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周重诚回过神,他看着她,“……没,好像有点走神了。”

  钱楚一下笑出声:“走神了?我叫了你四、五声,你就呆呆的一动不动。”

  周重诚动了动身体做好,依旧盯着她看,然后他试探的问:“刚刚我听到你们说话了,你说你有对象了?”

  钱楚点头:“嗯,这样说可以免去很多麻烦,毕竟对方可是很有八卦性质的。”她偏偏头,问他:“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周重诚摇头:“没问题,我就随便问问。”

  钱楚把话题拉回保险:“你把钱都转到保险扣款的那张卡里面去吧,别到时候扣款不成功,麻烦。”

  “转进去了。”周重诚说:“你什么时候去上海,我哪天去接小黑方便?”

  “你胳膊还没好妥,我送给你吧。”钱楚端着被子喝了一口水:“对了,我上周去见了周叔叔,他身体和精神都挺好的。我问了阿姨,听说阿姨还学跳了广场舞,都成领舞的了。”

  周重诚诧异:“哦,这我到没想到。”

  他知道陈玉飞爱面子,死活不出去,没想到现在都混成领舞的了。

  他小心的问:“我爸……没跟你说乱说什么吧?”

  钱楚摇摇头:“没,叔叔人挺好的,他的花果茶也很好喝。”

  “哦,”周重诚说不上来是失望还是惆怅,人一下又焉了下来。

  钱楚担心的问:“觉得不舒服?”

  周重诚手没有,半响看她一眼,说:“就是觉得心累。哎——”

  “好好的,叹什么气啊?”钱楚问,“是不是公司的资金问题?要不要我那边……”

  “不是钱的事,”周重诚说:“就是有点提心吊胆的感觉。”顿了顿,他说:“我觉得我有病,得去看看心理医生。”

  钱楚盯着他:“你觉得你有病?这是什么话呀……”她有点哭笑不得:“呃……抑郁症?”

  周重诚的表情更加惆怅道,“我怀疑是的。”他说:“我晚上睡得不好,脑子里都是画面,天天想,天天失眠。我觉得天气好也不高兴,天气不好也不高兴,这世上都没什么高兴的事,公司亏本不高兴,公司赚钱也不高兴……活着没意思,眼前一片黑。天天回家一个人,空虚无聊寂寞冷的感觉……”

  钱楚:“……”

  她怀疑的看着他:“你……都想些什么呢?”

  周重诚蜷缩起来:“我在想着,我以后肯定会孤独终老,想着别人都结婚了,生娃了,成双成对和和美美,我一个人孤苦伶仃,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那你觉得找了心理医生,问题就解决了?”钱楚又问。

  “肯定解决不了,不过,应该可以开解一下,会不会好点?”周重诚字也不确定的说。

  钱楚伸手把杯子送到嘴巴,慢慢喝杯子里的茶水,说:“我觉得最主要的,还是你得找个对象才能解决。要不然,自己光嚎着,有什么用?”

  周重诚低垂着眼帘,“找不到。没有人还会喜欢我这种人。”

  “你是哪种人?”钱楚这下是真觉得周重诚心态真有问题了:“你挺好的呀,长得帅,有能力有人品,我就没发现我身边有几个人能比得上你的。甜甜现在在公司还天天把你挂嘴上,夸你呢。”

  “夸我有什么用?”他说:“反正都找不着对象。没有人爱我,没有人喜欢我,你过来陪我,也不过是看在我是你客户的份上的,我知道,你对谁都这么好,又不是对我一个人。”他委屈无比的嘀咕一句:“对谁会都好……”

  钱楚一口喝完杯子里的水,往桌子上一放,看着他说:“怎么就没人爱你喜欢你了?我喜欢你行不行啊?”



  ------题外话------

  今天删那个骗人的广告,不小心把哪个妞妞的留言删掉了,对不起(>人<;)


  (https://www.biqukan.com/64_64144/980322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