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周先生的险情 > 第80章 被鹅啄了,有点惨(二更)

第80章 被鹅啄了,有点惨(二更)


  次日一大早,钱楚带着一箱老人喜欢吃的蛇果前往邻市,她前一天下午跟小圈的妈妈联系过,老太太看了钱楚发过去的电子版保险方案,问了几个问题后,就让钱楚过去签单。

  小圈出嫁后,老太太和老伴住在着一个二居室,虽然家具陈旧,却十分干净,钱楚进屋后,套上鞋套,“叔叔阿姨,我来晚了!”

  老太太笑呵呵的过来迎:“不晚,比我们估计的还要早呢。小钱啊,路上辛苦了,来,吃点水果。哎呀,你怎么还带着水果来了?”

  “公司里有人家里种的果子,我听人说这种苹果有营养,适合老年人吃,我就给您和叔叔带了一箱。”

  钱楚把方案拿出来,挨个讲给他们听,有不懂的地方也一一解释,老太太和老伴儿都是知识分子,一点就通的那种人,讲起来真不费劲。

  “叔叔阿姨,差不多就是这些,方案包含重大疾病和住院医疗,我还给小圈搭配了一个意外险,平时头疼发烧之类的需要花小钱的地方,有社保补充,整套方案加小圈本身的社保,她的保障差不多就齐全了。”

  老太太戴着眼镜,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还跟老伴讨论了一会,最后老太太又问:“这些钱要是身体好着,不生病,还会退是吗?”

  “是的,购买时限内,如果生病会赔偿,如果不生病,最后本金加分红会退还给您。”钱楚看着老太太和老头,认真道:“阿姨,这个钱您不是投资理财,也不是银行存款,但是却同时具备存款和理财的功能。当然,保险最主要的作用还是解决健康上的后顾之忧,所以二老也千万别以为买了保险能发大财,保险帮不了您发财,只是帮您理财。您能了解呢?”

  “明白明白,主要保得是健康。”老太太拿下眼镜,“我在我能力范围内给我闺女做个保障,免得我们两个走了,闺女还稀里糊涂的。”

  钱楚点头:“是,最起码小圈健康上不吃亏。”

  “可不是。”老伴赞同的点头:“小圈要是有这姑娘一半的机敏,我们也不用这么担心。”

  “是啊,我那闺女傻呢。”老太太也笑呵呵的应了一句。

  钱楚哭笑不得:“小圈只是单纯了一点,不傻的。”

  就在老太太打算签保单的时候,老太太突然一拍大腿:“不行!”

  钱楚一愣,老太太说:“我给闺女买保险,那我这要是没交满15年,半道走了怎么办?”

  老头子一听,赶紧说:“是这个理!”

  钱楚听他们说完,忍不住笑了起来,“叔叔阿姨,原来你们担心的是这个?这个没事,投保人可以变。,比如,夫妻一方先走,投保人可以变更为另一方。另外,还有个办法就是加豁免。豁免的意思就是投保人出现一些特定情况,比如意外身故、残疾、或者是重病等等情况,保险公司核实获准符合条件后,可以不用再缴后续的保费,但是保险合同仍然有效。大福保险有真爱附加豁免险,可以用在重大疾病险种上,当然,加豁免后费用也会比原计划的要高很多。”

  老太太和老头子两个人犹豫,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钱楚看着左右为难的老人,笑着说:“如果二老考虑到这么长远,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小圈自己替自己投保,受益人写二老的名字,如果小圈的孩子出生,再更改受益人名称。另外,二老每年在交保费的时候,保留转账明细,添加备注,以防出现其他意外,用来应对突发状况。我每年会在二老交保费之前提醒二老,二老觉得呢?”

  说得很委婉了,老人家就是担心女婿太聪明,以后万一欺骗了小圈,好歹小圈还有个后路可以退。

  原本打算隐瞒的事,最终还是通知了小圈。

  婚后第三天,小圈被叫回去,她一进门看到钱楚吓了一跳:“楚楚?你怎么在我家啊?”

  钱楚笑道:“这可不是你家,这是叔叔阿姨的家,你的小家可不在这里。”

  小圈当即羞红了脸:“死丫头你都学会编排我了。看我不挠你!”

  两人闹了一会,钱楚拉着小圈,把她父母的打算告诉小圈,小圈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她倒不是因为父母过早把女婿想那么坏红眼圈,而是为父母的用心良苦。

  老夫妻俩一辈子老来得女,把小圈宠的跟什么似的,有丁点好东西都想塞给她,他们对小圈的对象不是满意,奈何小圈就相中了,他们只能同意。嫁妆出得不算少,大半辈子的积蓄都拿了出来,五十万的现金外加一辆二十万的车,女婿的那套房子装修钱也是老夫妻俩出,算是仁至义尽。可到底不放心,千方百计想着给闺女多留点东西。

  钱楚拉着小圈的手:“这钱是叔叔阿姨为你考虑的,你别傻乎乎的再拿出去给小家花,你办张银行卡,保费每年会自动扣款,每年要缴费之前,我就会通知叔叔阿姨提前转账,你就当没这回事。小圈你记住了,不是我们把人心想得太坏,而是叔叔阿姨的一片心意,本来是好事,如果你让你老公知道,万一误会成了防备他的手段,反而好事变坏事。等以后经济更宽裕了,你再帮他买,用他的钱,他那时候就算知道也不会觉得有什么,是不是?”

  小圈点头:“嗯。”

  跟小圈说通之后,之后的签单就十分顺畅,签了字后,小圈抱着老太太半天没动:“爸,妈,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永远都是你们。”

  “那是,孩子是爹妈的心头肉。不过,跟你过一辈子的,还是女婿,好好过日子,平时相处要懂得退让,有什么事商量着来,别两句话不说就跳脚,那解决不了事情……”

  老太太絮絮叨叨的说着,小圈红着眼圈应着,钱楚在旁边看着,满心的羡慕。

  这种有人依赖的感觉,自打亲爸去世之后,她就再也没享受过,光这样看着眼前的一家三口,都能感觉到满满的幸福感。

  -

  回文苏的之前,钱楚辞过小圈一家,设导航的时候,才看到周重诚中午给她发了信息,邀请她吃饭。

  她回复:对不起周先生,我在外地,中午没看到信息。

  众城1号店:跑哪去了?什么时候回来?

  钱楚:去一个朋友家签单。

  众城1号店:钱彬今天做了好事,被客户表扬了,我决定奖励他三百块钱。

  钱楚:谢谢周先生给他鼓励。他做什么好事?

  众城1号店:客户来洗车,车里有十万元现金,钱彬怕丢了,帮他提到办公室,客户后来想起来的时候特别担心,得知被保管的很好,很高兴。还说要给店里送个锦旗。

  钱楚看到这个消息确实很高兴,这最起码证明钱彬的品性不坏,她回复:周先生管教的好,非常感谢。

  众城1号店:他学习也很认真,同期的三个学徒,他表现最好……

  钱楚琢磨着他是不是不打算停下聊天的话题了,只得回复:好的,我知道了,我现在正在开车,不方便继续回复您。

  众城1号店:你这人有没有安全意识?开车这么重要的时候,怎么能回微信?我又不着急,真是的,那么着急回复干什么?安全最重要。算了,让你好好开车。

  钱楚看着最后那条消息,被气的半天没说话。

  一直对着她哔哔不停的人,不是他吗?她伸手按了返回,点了导航,开车回家!

  周重诚等半天没等到钱楚回复,想着肯定在开车,心满意足。

  他把手机塞裤兜,抬头看到小钟正领着一辆车去洗,很勤劳的样子,又一掉头,突然看到两只大白鹅摇摇摆摆朝汽修店走来。

  周重诚“嘿”了一声,拿了小羊早上没吃完的面包过去撩鹅,结果那鹅看起来温柔美好,长长的脖子跟天鹅似的好看,一撩起来立马变脸,其中一只一边“呃呃”叫,一边伸长脖子对着周重诚气势汹汹冲了过去,“呃——呃——”

  周重诚一见,当即“我操”一声,撒腿就跑,结果那鹅很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韧性,追着周重诚不回头。

  于是,整个店里的人都出来了,热热闹闹围观撩鹅被啄的老板。

  最后还是川菜老板听到动静出来,提了鹅脖子救了周重诚。

  周重诚气的要死,“这哪里的鹅?我要不是怕扯断它的脖子,早扔到二公里外了!”

  川菜老板急忙道歉:“我老婆回了趟老家,家里老娘非让带。我老婆怕宰了带过来不新鲜,就带了活的,这看看闹的,裤子啄坏了吧?哎哟,这脚脖子是不是啄破了?”

  周重诚这才觉得脚脖子有点疼,低头一看,果然被啄破了好几处,看不出来这鹅嘴挺厉害。

  川菜老板很着急:“周老板,你去医院看,医药费我给你报销!这鹅不能留了,昨晚上带来的时候,就有两个女学生被追得都哭了。绑起来它一直叫,吵死人,不绑它捣乱乱咬人……”

  两人都是老相识,川菜老板自然主动赔偿,结果周重诚看着脚脖子,摆手:“不用麻烦,我有保险。”

  川菜老板再三确认,周重诚都说有保险,这边挨咬,那边拍了照片发给钱楚,说自己被鹅啄了。

  钱彬跟小钟两人陪着,送周重诚去医院,也不知道被鹅啄了要不要打针,反正去看看再说。

  到了医院,周重诚被可爱的护士妹妹在屁股上打了破伤风针。

  他沉着脸,心情郁闷,因为他觉得这一针是在计划外的,有点冤。

  陪着一起去的钱彬看看老板的样子,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小钟推推钱彬:“给你姐打个电话,就说老板挨鹅啄了,打了破伤风针,要报销。咱老板有保险。”

  钱彬不乐意,但架不住小钟一直催,他只好给钱楚发了信息:姐,老板今天被门口川菜店老板家的鹅啄了好多下,脚脖子都啄流血了,去医院医生说防止传染禽流感,打了一针,有点惨。发票还在我这呢,你有时间过来拿一下啊。

  微信信息发过来的时候,钱楚刚下高速,所以没回复,直接把车开到公司楼下停下,在车里回复了钱彬:今天太忙,等我明天有时间的时候过去取。

  钱彬:好的,姐你先忙。

  钱楚回公司培训室,刚进门就看到汤小同正她的一个直接下属在说话,那组员的脸色发白,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

  这直接下属是钱楚的兼职组员,说白了就是她本身其他工作,保险不过是带着做,所以只有偶尔才来公司一趟,偶尔也会签一单,今天出现在这里,钱楚倒是挺惊讶,“大崔,你今天怎么有时间来了?”

  虽然人不经常来,业绩也不算好,不过钱楚对待组员的态度没得说,平时有什么小零食,她都不分彼此的随手扔一块,以致钱楚的直接下属包括其他组的人,对她都十分尊敬和客气,说白了,除去汤小同在外不断造谣之外,钱楚的人缘其实挺好。

  大崔一看到钱楚,一下站了起来:“师傅,我犯错了!”

  钱楚把她带离汤小同身边,拉到桌子旁坐下:“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好像挺紧张的样子,跟我说说吧。是工作上的事,还是生活上的事?”

  大崔平缓了心情,才开口:“我去年六月份签了一份健康险的保单,当时我跟客户说的很清楚,保那些情况,都是什么内容,他当时很好说话,说什么都点头。但是今天早上他老婆突然打电话给我,说我是骗子,骗他们签了那份保单之类的,还说他老婆有朋友就是做保险的,看了我签的保单,都说我的方案这不好拿不好,说我就是忽悠人签单的骗子……”

  “那他们现在打算怎么解决?”钱楚问。

  “他们不接我电话,也不回我微信,打电话要求退保,但是人我又见不到……”大崔捂住脸说:“他们现在就说我不专业,是骗人的。师傅,你说我怎么办啊?汤小同刚才跟我说不受那个鸟气,大不了就是不干了,可是我现在要是不干,我怕影响你。要是我离职,能让你没影响,我也乐意……”

  “你不用管别人说什么。”钱楚看她一眼,“他不见,你也要去找他们。面都见不着,很多话都没法说清,肯定不行,必须要跟他们约见面才行。”


  (https://www.biqukan.com/64_64144/420339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