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周先生的险情 > 第89章 好事一半,坏事一半(二更)

第89章 好事一半,坏事一半(二更)


  “啊?我姐没跟我说啊。”钱彬说:“我姐这种事从来不跟我说,她自己能搞定。不过她为什么要搬家?那里不是住得挺好吗?”

  “说是房东不租了。”周重诚不高兴,“这些房东太可恶了,怎么能说不租就不租呢?”

  他重重的握了下拳头,“她现在也找不到房子,到时候被赶出屋子,也太可怜了。”

  钱彬闻言,脸色也暗了下来,“那我姐怎么办?不行,我得赶紧替她找房子。”

  周重诚看了他一眼,“其实,我有个办法。”

  钱彬疑惑:“老板,你能帮我姐找到房子?”

  周重诚严肃的点头:“有。”

  -

  端午节过后的半个月,温姐再次联系钱楚,让钱楚去他们公司一趟,钱楚虽然不知道什么事,但还是到去公司了。

  温姐在楼下等到钱楚:“小钱。”

  “姐,您不说我也打算过来看看您,”她顺手递了杯咖啡给她:“给您带的,提提神。”

  温姐笑着接过来,“每次来你都给我带东西,我都不好意思了。”

  “别这样说,您还给我介绍了好几个客户,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您呢。”钱楚笑眯眯的应着。

  “这次我联系你,其实不是我让你来的,是我老板让你过来的。”

  钱楚诧异:“怎么了?您老板找我有事?”

  “我们公司有个老技术员,端午节开车回老家过节,第三天夜里回来的时候出车祸,人没了车毁了。”温姐提起这个还有点感慨,“按理来说,公司为大家买了保险,保险公司会承担责任,给员工赔偿,结果保险公司付了员工生赔偿金后,员工家属又来公司闹事,说公司没给赔偿。之前给的赔偿,那是保险公司打的钱。公司找那家保险员,保险员也是按照制度执行,他也没办法。”

  钱楚问:“那后来呢?”

  “后来?”温姐回答:“老板为了息事宁人,只能又赔付了那家人一笔钱,要不然我们班都没法上,不过半个月时间,公司的新人都被脑走了,大家受不了天天有人哭天抢地的闹事。昨天老板说他记得你当初提过一个雇主责任险,说是可以分担老板的责任。他想再进一步了解一下!”

  钱楚的眼睛顿时亮了一下:“当然可以。”

  “老板现在已经不信任那家保险公司了,觉得他们不专业,出了事情解决不了问题,家属没从公司领到钱,就觉得公司不闻不问,心里就会失衡。”温姐叹气:“老板说他还记得你当初说,如果员工出险,保险公司的赔偿是打到公司的账户,他觉得如果这次的事故,那十万元的身故赔偿金是从公司送出去的,那公司什么事都没有,那才是真正的保险公司承担了责任。”

  “是的。”钱楚点头:“确实如此。姐,老板现在方便吗?”

  温姐立刻带着她进去。

  钱楚现在觉得,可能很多时候,机会来的都悄声无息,看看,周重诚刚给了她一个团险,紧跟着第二家团险就来了。

  果然运气这东西,就是这样相互吸引来的。

  第一次团险失败时有多失落,这一次钱楚就有多振奋。很多时候不是保险本身不好,也不是那家保险哪里不好,其实就是单纯的没找到老板在意的点。

  老板为员工买保险,本质上就是为了转移风险。那么在为企业做方案的时候,保险业务员所站的角度就必然是在老板的角度,而不是员工的角度。老板就是要花最少的钱,达到最佳的效果。

  钱楚一天内签了两份团险,一份温姐公司的,一份是周重诚的三家汽修店的。

  团险其实不赚钱,但是钱楚就是觉到了满满的成就感。

  中介三天两头看房子,不过对于钱楚这种对居住要求比较高的人来说,想要快速的找到合适的房子确实不容易。

  当初找到这个小公寓,她也是在看了不少房子之后才相中的,如今再要重找,真是的不容易找到。

  李广也在帮忙找,可惜钱楚要的那种小户型真不好找,要么就是三室一厅,偏钱楚不喜欢跟陌生人合租,担心性格脾性包括打扫卫生等问题闹出矛盾。

  最后连中介都说难找。

  再者又是房源缺少的时期,一般人工作不大动,也就不容易搬家,不搬家就没有空出来的房源,就算碰巧有了,位置也都是比较远的。

  钱楚坐在中介的公司,看着他们翻找登记,一个本子都翻烂了,都没找到满意的。

  中介终于放弃:“姐,您看您这旧房子还有一周到期,到时候人装修队进驻,您说你怎么办?不搬也得搬。您这房子还没定,您打算住哪啊?您这样挑剔,房子真不好找。我看就给您推荐的第二套就不错,小户型,厨房卫生间都有……”

  话还没说完,钱楚懒洋洋的开口:“帮帮忙啊,那房子我看过啊,背阴,阴暗潮湿,日照只有下午三个小时,蟑螂满地跑,进屋子一股霉味,我都担心到时候我睡觉的时候爬我被子上。”

  “那怎么办?要不然就是这个三室一厅,精装修,一个月四千五,我可以帮你跟房东讲讲价……”

  “大哥,一个月四千五的房租,我一个人住也太浪费了,还得找人合租……”钱楚头疼,她真不想跟人合租。

  “姐,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你要的区域的房源难找。我都找了好几个朋友帮忙,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源,到你亲自找过来,都没一家合适的。”中介也愁,他找到了客户满意的,他也有钱拿啊,结果呢?

  钱楚揉着太阳穴,头疼。

  心里琢磨着难道真要去住那个蟑螂满地跑的房子?

  跟中介说话间,中介接到个电话,掉头就跟钱楚说:“姐,三室一厅您想要都要不成了,被一对小夫妻定下了。那第二套您抓紧考虑,要是再晚了,说不定也没了。”

  钱楚站起来:“要不再去看看第二套吧。”

  “行,我再带你去看看。”

  那房子一推门,就一股霉味扑鼻,钱楚差点吐出来,她捂着鼻子,四处扫视了一眼,好歹今天没看到蟑螂,但是厨房地上那一片片乌黑的油迹让她走都不愿意走过去。

  这房子得多少年没打扫啊?

  中介帮她看了那么多次房,要不是因为她长得美,老早就不搭理她了,如今看她还是挑拣的姿态,就催她:“姐,就这一套是符合你独户又近的要求,您要嫌脏,搬进来后就打扫打扫得了。有人住的房子,哪里不脏啊?

  钱楚转悠到卧室里,到处看看,觉得没办法只能这套房子,正要答应下来的时候,她一眼看到角落里有什么东西再动,她好奇的朝前走了两步,终于看清了,一只小老鼠正在角落里啃东西呢。

  钱楚只觉得自己的汗毛和头发都要竖起来了,她再也顾不得什么形象,随即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跌跌撞撞冲出了屋子。

  中介过去,两脚踩死老鼠,用纸抱着捏着尾巴扔到垃圾桶,下楼就发现钱楚眼泪都吓了出来。

  “姐,不至于吧?就一只老鼠,还是小老鼠,怕什么呀?我给踩死了,没事。这房子……”

  中介话还没说完,钱楚抹了把眼泪,一口回绝:“这房子我不要!”

  晚上回去,躺在床上的时候,钱楚想起那只老鼠还会起鸡皮疙瘩,刚好这时候钱彬发了消息过来:姐,你房子找得怎么样了?找到了满意的吗?

  钱楚:别提了,今天去看那个房子,里面竟然又老鼠,我恶心的晚饭都没吃。

  钱彬:恐怕,这可咋办?这周就得腾房吧?你到现在还没找到房子怎么办?要不然我先把东西搬到我宿舍来?到时候你去朋友家或者什么人家借住两天。

  钱楚:我会想办法的,实在不行远一点也行,反正那套房子我打死都不会住的。

  钱彬看着钱楚的信息,犹豫了一下,发消息:姐,你别怕,反正你先收拾东西再说。实在不行,我跟我老板商量一下,你先住他那房子里去。他的房子你去过没?离众城1号店就两站公交车的车,走路也就十几分钟。房子特别大,四室两厅两厨两卫,牛吧?装修的又好,别说老鼠,苍蝇都没有。要是你担心孤男寡女住一个屋子不好,大不了到时候我跟你一起住进去,他一个人用一个厨房一个卫生间,咱们两个人一个厨房一个卫生间,咱们付他房租水电。

  钱楚:……

  钱楚:你怎么知道他有空房子?

  钱彬:我今天跟小钟他们聊天,说你在找房子,老板就开玩笑说他有现成的房子,四室两厅,新装修过,他一个人住有点惨。我就多心问了一句,他听说是你,还挺高兴呢,说只要按时付房租和水电,他完全没问题。因为他觉得你肯定讲卫生。

  钱楚伸手扶额,看着钱彬的信息,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周重诚的房子确实很大,也很新,她还在沙发上蹭住了一晚。

  那房子和位置确实好,一个人住也确实浪费,就算两个人住,那房子也很空,户型格局到装饰,除了要共同用一个防盗门外,完全可以做到互不干涉。

  但是跟周重诚合租?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


  (https://www.biqukan.com/64_64144/419275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