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周先生的险情 > 第156章 八卦的老客户

第156章 八卦的老客户


  这话说的周重诚警惕起来,“不要你说,我跟哥说!他这都是什么亲戚啊?也好意思,明明是自己家里的人错,弄的好像是别人导致他们那样的结果。要是真到了活不下去的时候了,他们还住着地方?老早卖了这里的房子,换个小点的房子不算,还能节约不少的钱。”

  钱楚觉得有道理,不过又说:“也可能是房贷没还清,不好卖吧?”

  “现在的中介,哪家不是神通广大一身本事?”周重诚说:“这种垫付的情况比比皆是,从中抽取利息,一旦新房落成,贷款下来,中介就能把资金抽走,根本不影响他们的卖房,就是想骗钱,这种人的……”

  钱楚叹口气:“我也没想到会碰到这样的人啊。不深相处的话,看着人很好的,很热心的一个大姐,不像是坏人的样子,结果越的近一点了,才发现之前没发现的缺点。”

  “不像坏人?”周重诚不赞同:“她要真是好心人,就不应该明知你有我了,还要给你介绍对象!”

  这样一想,钱楚又觉得是那么个理,她趴在沙发靠背上,笑眯眯的看着他,“说来说去,你还是记恨她给我介绍对象这件事。”

  周重诚不说话,喂了小黑吃饭后,躲到卫生间给唐之远发短信告状,指控唐之远的那个亲戚都是奇葩,觉得当初就不应该手下留情。

  唐之远没收到短信,因为他正在手术台上,根本没时间看手机短信,周重诚等半天没等到回复,只能先出去安慰钱楚。

  钱楚笑道:“我不需要你安慰,我好着呢。”

  周重诚把她往怀里搂着,“我明天我去遛小黑,会会那个表姐。也好意思开口?敢情咱们的车是被她白划了?”

  晚上十点的时候,唐之远才给周重诚回复:我回头问一下,替我跟钱小姐道个谦,真没想到还有这么多的后续。

  真要追究起来,最终要找来算账的还是白先生,要不是他,钱楚能认识那个什么姓王的?更加不会有后续这些问题。

  可惜白先生现在跟钱楚的表姐谈恋爱,就算真有事,钱楚也不会去找白先生。

  她那个人就是这样,总是把别人的事放在第一位。

  钱楚早早去睡了,周重诚跟唐之远回消息:今天你那位大表姐追着楚楚让她把之前的修车费还回去,真是翻脸不认人的典范。求人的时候立马打钱,车主不追究了就来要钱,套路够深的。

  唐之远:别叽歪了,这事我来处理,你跟她解释一下。

  众城1号店:我解释什么?没什么好解释的,这事你不解决,你是我哥,咱俩也没完!

  唐之远:知道了。

  把微信按了返回,唐之远揉了揉太阳穴,他也是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刚下手术台的的人,累的眼皮都睁不开,家里的这些亲戚还尽给他整事。

  他就是一个外科医生,他们以为他有多大的能耐?

  但是这事连累到了钱楚,又不能不管,唐之远只能忍着困意给父母打电话,把事情一说,父母也唉声叹气。唐父说:“你表姐已经跟我们借过钱了,两个月前借两万,我们没那么多,就把你妈攒得救急钱拿出一万三,给了她。本来说这个月1号就还钱,结果1号那天不但人没来,电话还打不通了……”

  唐之远:“那这钱还能还回来吗?八成没指望了吧?”

  唐父不敢说话:“早知道这样,就不该帮!”

  没涉及到钱的时候,什么都好说,可这借了钱不还,唐父自然有意见,他不但有意见,还连带着对自己老伴也有意见。老太婆闹着要帮忙,他能怎么办?现在好了,老夫妻俩在外头瞒着唐之远做保洁打工,攒了两三年的钱就这么没了。

  跟他们借了钱不说,现在还打算把之前赔出去的钱要回去,怎么可能啊?人家跟她又不是亲戚,果然这有的人穷到一定程度后,脸皮也就顾不上了。

  “之远啊,我们现在都联系不上你表姐,我们也没办法啊。”唐父叹气,唐母在旁边也是一脸愁苦相,后悔肯定是后悔,只是这也没法子的事,都找到家里了借钱了,一毛钱不借也难看,亲戚间也是会说道的。

  唐之远撑着头,“爸,既然这样,那我这边就不会让人顾忌我们家的人了,该怎么着就怎么着,没道理做了坏事人家网开一面,反倒得寸进尺的,对吧?”

  唐父看向唐母,随后嗫嚅着:“那,那也不能完全不顾的……”

  唐之远笑了下:“我明白了。先挂了吧,你们早点休息。”

  挂了电话,唐之远简单清洗后,倒头就睡,明天还有手术要做呢。

  -

  从周重诚处得知唐之远的态度,钱楚叹气:“哎呀,这样想想,真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唐医生也真是不容易。”

  周重诚赌气道:“他不容易,那我就容易了?”

  “你怎么什么都要跟人家比?”钱楚问:“我看你就是闲的。你最近是生意是太好了,还是太差了?我看你都晚出早归的,不像是事业有成人士的节奏啊。”

  周重诚气死:“我的生意不要太好哦。我做这行,都是有分工的,修车的技术维修工,洗车工,跟班学徒,我就算十天不在,店里的事也不会断。”

  不得不说,自打跟保险公司合作后,三店业绩都在提升,到店里的车主人员多了,店里的产品销路自然也就多了,所以业绩提高是必然的。

  再一个,周重诚对于拉关系这点还是有点想法的,不过一周,他就跟查勘员混熟,有事没事递根烟,嘴再甜,查勘员也乐意把人客户的受损车辆往他这边介绍。

  至于跟钱楚的合作,二维码活动搞了一个月后取消,开始该送小礼品,来洗车的人,人手一份车载饰品,倒是吸引了不少女车主。

  钱楚的公众号终于在小钟和钱彬战战兢兢的维持下,正式对外发布了。

  这一开始,钱楚的第一篇文章还得绞尽脑汁写,她写了篇标题为“保险这些年帮了多少人”的半专业性文章,结果小钟拿到后,认真研究了下公众号的一些规则和标题噱头,在钱楚的建议下,改成了“保险这些年害了多少人?”的标题,倒是吸引了不少买过保险或没买过保险的读者。

  虽然标题是这样的,但实际上,里面的内容是正面的,只是以反问的形式提出来,让人误以为保险害了很多人,吸引进去看罢了。

  这篇文章虽然没有引起大爆,但是确实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的,特别是钱楚周重诚一心一意对外做宣传,还号召店里的人一起发在朋友圈,引得其他2号和3号店的人背地里议论纷纷,觉得老板疯魔了,先是搞扫二维码洗车打折活动,接着又搞洗车送小礼品活动,现在又开始疯狂让人发朋友圈,吹捧一篇关于保险的文章。

  第一篇文章收获了四千多的点击阅读。小钟起的这个反问的标题,让有些人留言谩骂,觉得是制造噱头,不过,更多的留言是正面讨论,还有些是哭诉曾经被拒保的遭遇,偶尔还会冒出一两个咨询的。

  钱彬麻溜地把咨询的问题发给钱楚,钱楚可以在手机上的看到后台信息,她便给对方回复。

  就这样慢慢的一个月发一次保险相关的文章,其他时间都是小钟在发布他写的故事,钱彬还会给他配图,反正公众号的粉丝确实是慢慢增多,除此之外,钱楚还因为公众号签了一个文苏城郊地方的保单。

  这让钱楚知道,果然社会上还有很多人对保险有需求,却不知从何处买起。

  她把自己的保险微店网址发给小钟,小钟特地发布了一个特别期,推送了钱楚的微保店,让有需要的人可以自行选购一些消费型的保险。

  -

  时间从深秋进入寒冬,街上的人都穿上了厚厚的棉衣,钱楚从车里下来上楼,准备在年前把过年的礼物都给自己的客户送一圈。

  过年礼包印有大福公司的LOGO,还特别喜气,送人显得十分气派而且可以宣传到公司。

  钱楚到公司,把自己订的礼品单独拿开,李广等人帮着她把礼品塞到后备箱,钱楚回头提醒:“大家在年前要把自己的客户都过一遍,只要有条件的,最好大小客户都照顾到,还有那些潜在的大客户,就算没有购买过保险,也可以维护一下。如果觉得已经购买的大客户要额外维护,那除了这个礼品,还可以自己额外购置适合的新年贺礼。大家看情况而定。好了,我今天约了几个重要的客户,先走一步。”

  李广摆手:“好的,我待会也会去的。”

  陈甜:“姐,慢点开车!”

  钱楚开车离开,其他人站在车屁股后面目送。李广和陈甜一起转身想去电梯间,结果同时往一个方向转身,差点撞到一块。

  李广瞪了陈甜一眼,陈甜则主动后退一步,伸手示意让他先走。

  李广顿时全身打了个哆嗦,赶紧小跑着走了,一把逮着任好问:“你跟陈甜透露过什么话吗?”

  任好摇头:“没有,我为什么要跟她透露?我天天忙死了!”

  自打大姨夫去世之后,任好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积极参与到公司的活动中来,十分用功的做上课笔记,有一点不懂的东西都会问清楚,慢慢的她开始签单了。

  家里老妈为了支持闺女的生意,还特地给全家都配了保险,明知道老人配置健康寿险不划算,价格贵,她也舍得下决心买了大几万的保险。

  任好受到鼓励,则更加努力的推销保险,就是为了不让大姨夫的被拒在其他亲戚身上重演。

  钱楚团队里的人员在半年内,一家翻到了八十多人,稳定出勤的人有四十多人,这个出勤率跟其他组比,已经十分的高了。

  李广组里的东子,和陈甜组里的那位潜力股,都想在年前把大体数据准备好,以方便年后顺利晋升。

  钱楚送礼名单排在第一位的是周策,毕竟是她最大的客户,她肯定是优先维护的。

  周策早早就做了准备,等钱楚一去,就热情的招呼钱楚吃刚出炉热乎乎的糕点,看到钱楚提了大包小包的礼物,周策十分高兴。

  送得什么东西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想着,还送过来了,这些都是心意。

  “你这个丫头啊,有心了。”周策笑呵呵的说:“我都没想过你还会专程给我送礼来了。来来来,坐下来暖和暖和,外面天冷吧?这是暖手宝,我就想着你们女孩子怕冷,就给你提前充好电了。暖和吧?”

  钱楚:“……”

  她来之前,就怕这位周叔叔太客气,所以是下定决心把东西送到就走人的,结果这架势,她还怎么提走人啊?

  呆呆的把暖手宝捧在手里,“谢谢周叔叔。早该来看您了,就是前一阵有点忙,团队的人数也越来越多,实在走不开,我想着要是再不过来,就要过年了。不能再拖了,无论如何都要来探望您一下,给您拜个早年才行。”

  “拜年还早着呢。”周策笑呵呵道:“太忙的话,平时要多补补,吃好点。这样营养才跟得上。”周策拍拍自己肚子:“我吃的就多,别看肚子大,但是抗寒,不怕冷着呢,还是胖点好。”

  钱楚只能陪着笑,“周叔叔说的对。”

  “对了,你这一阵跟你同住的那个小伙子,关系怎样啊?”周策满眼都透着八卦的光,迫切的看着钱楚。

  钱楚只能说:“还不错。”

  “啊哟,那就好。”他觉得透露的消息太少,还是要多问一点,“那小伙子对你好不好啊?”

  “挺好的。”钱楚越不想谈,结果周策就越想知道。

  他问:“两个人吵过架吗?有没有说什么时候结婚啊?两个人谈对象,真不能谈得时间久,就得在感情新鲜偏熟一点的时候结婚!”

  钱楚:“……”


  (https://www.biqukan.com/64_64144/408621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