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周先生的险情 > 第166章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第166章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周策急忙看了眼钱楚离开的方向,竖起手指搁嘴巴,拼命对着周重诚:“嘘——”

  他紧张的看眼外面,瞪眼:“你给我小声的!”

  周重诚一脸见鬼的表情:“不是……你怎么在这?”

  “我怎么不能来?”周策被儿子发现了,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样,“我也是小姑娘的客户,我来了天经地义!”

  “你什么时候成了楚楚的客户了?”周重诚震惊的问:“不对,你怎么认识楚楚的?”

  “我怎么不能认识我儿媳妇?”周策不服气:“我儿子对象都有了,我提前认识一些怎么了?哪里不正常?你以为你那么容易追到人家那么漂亮的姑娘?还不是你爸我,天天跟人姑娘后面劝,她才勉勉强强马马虎虎接受你的?你不感谢我,还问我怎么来了?我就是来给我儿媳妇捧场的!”把杯子里最后一点水喝了,杯子往周重诚手里一塞:“你给我再接杯水过来!”

  周重诚浑浑噩噩,脑子还一片浆糊,稀里糊涂去给他爸接了一杯热水过来,周策接杯子的时候水晃了一滴出来,一下落在周策手上,周策嫌弃:“看看看看,你这就不如我儿媳妇周到了吧?她给接的水,不冷不热刚刚好,端起来不烫手合起来正舒服,你呢?看我不顺眼,打算烫死我是不是?”

  周重诚:“……”

  周策把杯子放到椅子上凉着,看了周重诚一眼:“你别跟她说啊,她现在不知道我是谁,表现的特别好,每次见面都叔叔长,叔叔短的,还给我送礼物什么的,挺破费,我怕她只得我是谁之后呢,花钱更多,见我还不自在,就故意没说。等以后我跟她再熟悉一点了,就算说开了,她也不会觉得拘谨,你是不是?”

  周重诚想了想,貌似他爸说得还挺有道理的。

  但是他爸玩无间道这事,还是给他当头一棒,万万没想到,他爸背地里竟然还有这一手。

  周重诚快速的看了眼门口的位置,压低声音问:“爸,你是什么时候认识她的,怎么认识的?”

  “这还不容易?我拖朋友打听了一下,刚好有个朋友在她那买过团险,我就让朋友以介绍的名义,给了她名片,她联系了我,我就让她过来了,就这么简单。”周策说:“我觉得她说保险这样那样挺对的,就顺便帮我和你妈都买了保险。”

  周重诚:“……”

  周策笑呵呵的说:“你这什么表情?还不服气啊?我也是为了你知道吗?要不然,找个卖保险的人还不容易?我总不能看我儿子……”

  还没说完,就看到钱楚跟一对年轻的情侣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周策立马不说话了,端起杯子装模作样的小心喝热水。

  周重诚有点憋屈,但是他也没敢开口说话,就是神情和整个人的态度不大自在。

  钱楚把情侣安排到位置上,又到这边来,周重诚看她一眼,问:“你渴不渴?要不要喝水?”

  钱楚摇头:“我不渴,不喝水。你别干坐着,跟叔叔说说话呀。”

  周重诚不敢看她,也不想看自己亲爸,只干巴巴地朝周策点了点头,周策又自觉的把身体挪到一边,一副我不看,我也不想跟他说话的表情。

  好在今天钱楚来的客户挺多,她没那么多时间盯着这一片,让周重诚父子俩不由自主松了口气,周策十分满意的看着钱楚周旋在客人中间,小声跟周重诚说:“你妈就是没跟这丫头处过,但凡认真处过一天,就会觉得这姑娘特别好。”

  周重诚赞同的点头:“我也觉得。”

  周策看了亲儿子一眼,真是一点都不客气的都接受了赞赏,比夸他自己本人还高兴的样子。

  “我觉得你妈以后肯定会喜欢她。”周策说:“看看多招人喜欢?又漂亮又能干,能接受她邀请的,那都是对她的认可,她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要跟这么多人拉好关系,这人和人的脾气性格还不一样,她都能应付的过来,真是不简单!”

  周重诚骄傲的附和:“本来就不简单,我早就知道她特别棒。”

  李广从外面带了一大帮年轻人过来,一眼看到周重诚,跑过来:“周哥,你今天也来了?”他看了周策一眼,“周哥这你爸吧?叔叔好!”

  周重诚:“……”

  钱楚刚好过来,还没来得及诧异,就听周策开口了:“长得像吗?我刚刚就觉得这小伙子长得像我儿子!”

  钱楚拍了李广的肩膀一巴掌,“你招呼你客户区,你窝这干什么?”

  李广一句话,钱楚这才想起来自己为什么当初就觉得周策面善,原来是因为他长得像周重诚,她是把两人都看熟了,反倒不觉得有多像了,要不是因为听到周策刚刚那句否认,她差点也信了李广。

  李广赶紧跑了,钱楚在周策旁边的位置坐下,对周策道:“周叔叔您是不是觉得无聊?”

  “不无聊,挺有意思的。”周策说:“我平时啊,很少有机会出来遛哒,今天也是第一次,特别有意思。”

  钱楚点头:“那就好,我今天客户有点多,对您招待不周,周叔叔您别跟生气,以后我再跟您登门赔罪去。”

  周重诚坚决忍着不说话,刚刚差点被大马猴吓死。一个人坐着无聊,打量了眼周围,一眼看到汤小同站在几个做登记的人旁边,人家坐着他站着,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样。

  周重诚脸上的表情一下变得阴郁起来,他冷冷的看着汤小同的位置,眼中的冷意明显,不是说这小子老二给踹低头了,怎么还有脸站到人前?不要脸的东西!

  汤小同正跟年轻漂亮的小菠萝聊天,一副跟谁关系都好的表情。不知由来的,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意落到自己身上,他本能的抬头,不偏不倚,刚好对上了周重诚杀意满满的视线。

  汤小同觉得自己很早就忘了这个人的脸了,毕竟之后几乎没有交集,都快忘的差不多了,这人竟然又冒了出来,瞬间加深了汤小同的记忆。

  虽然今天这人没穿工装,穿得是休闲便服,但汤小同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周重诚发现汤小同也看到了自己,跟着站了起来,朝汤小同走了过去,汤小同本能的想要后退一步,但是碍于面子,他抢撑着站在原地没动。

  周重诚走过去之后,对他微微一笑,突然伸出一只胳膊,一把搂住汤小同的肩膀,强行带着他朝外走去。

  汤小同的身高不矮,确切的说比大部分男性都要高一些,能压制得住他的人还是比较少的,结果周重诚搂的极为正常,周围的人并不觉得有什么,以为就是认识的人,就这样周重诚直接把汤小同带了出去,带进了卫生间。

  活动现场的人都在窃窃私语相互说话聊天,至于多一个人还是少一个人,根本没人在意。

  等钱楚的客户都来了之后,她想跟周重诚坐一块的时候,发现周重诚不见了。

  她原地转了一圈,纳闷,人呢?之前她过来的时候还看到人了,怎么一眨眼人不见了?

  周策看她的样子,悄悄拉拉她的袖子:“我刚刚看到他碰到熟人了,估计是怕影响大家,就带着朋友出门叙旧去了。”

  朋友?钱楚疑惑,他不就认识李广吗?陈甜今天有事没来,客户是她组员帮忙接待的,李广还在现场,周重诚难不成遇到了其他人的客户?

  钱楚正奇怪呢,李广突然一下跳了起来,拿着手机朝钱楚冲了过来:“楚楚,大新闻!你快看!快看快看!刚刚汤小同发了条朋友圈,说他自己是变态……”

  钱楚:“?”

  李广一边看,一把张狂的大笑,“我那个亲娘啊,汤小同这是吃错药了?!”

  钱楚不明所以,一把夺过李广的手机,发现汤小同发了一条朋友圈,内容是:我叫汤小同,别名蒜头。我已婚,有孩子,但是我耐不住内心的寂寞,想要找年轻漂亮的女人当我的情人,但是那些女人不理我,我只能每天在朋友圈编一些虚假的景象聊以慰藉。比如我昨天发的那条“我对象就喜欢看XX小说”的图片和文字,我就是从别人的朋友圈盗来的,还有大前天晚上“和我家亲爱的吃晚饭”的图片和文字,也是从别人那里盗来的,包括以前的那些朋友圈信息,都是我自己瞎编的。这是我本人发的信息,我没有被盗号,我想红,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主动跟我搞婚外情,是的,你们没看错,我就是变态。顺便附上我的自拍照一张证明,请务必广而告之!

  大段的文字下面配了一张汤小同生无可恋的脸,拍的时候距离有点近,以致人能看得清汤小同那张大头照上的皮肤毛孔粗大油腻。

  为了防止有些人犯懒不想点开文字看,汤小同还特地自己给自己回复了那段文字。

  钱楚:“……”

  他疯了吗?

  公司其他人听到李广的声音,个个把手机掏出来看,有人笑有人震惊,以为汤小同手机被人偷了。就在大家无比震惊疑惑的时候,汤小同跟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勾肩搭背的出现在大家面前。

  众人:“……”

  钱楚:“?”

  周重诚松开手,还一副哥俩好的架势,对着汤小同的肩膀捶了一下,回座位了。

  李广抿嘴,赶紧迎过去,挤到周重诚身边:“哥,周哥,你去哪了?我给你看个好东西,简直了……哈哈哈哈……”

  周重诚随意扫了一眼,“他自己发的,不是我。”

  钱楚歪着头看着他,周重诚强调,“真不是我。他自己编辑出来,我觉得句子不通顺,还帮他纠正了。”

  周策忍不住回头问了句:“什么事啊?”

  周重诚直接回了句:“跟你没关系的事。”

  钱楚顿时提醒:“怎么跟长辈说话呢?”

  周策附和:“就是啊,小伙子,尊老爱幼讲礼貌,才能娶到媳妇。你看看,今天你就一个人来的吧?我一看你就知道你没娶着媳妇,就算有对象,也是在求娶的路上。得好好表现,脾气得好,明白不?”

  周重诚:“……”

  那边汤小同已经手忙脚乱的把朋友圈的那条内容删了。

  可好事者李广第一时间就截图下来,“啪叽”一下迅速发到公司总群,还在总群吼道:@汤小同-大福保险,老汤啊,你是不是手机被人盗了,看看你自己朋友圈发的内容,赶紧删了吧,叫人看到不好啊!

  @了一次不算,还@了三次,@完汤小同后,李广又来了一次@全体成员,大家谁跟老汤关系好?提醒他一声!

  钱楚看着瞬间热闹的总群,里面的成员一下都活跃起来。在场的不在场的,吃了个大大的瓜。

  李广一抬头,假装刚刚看到汤小同,大声说:“老汤,我在群里@你,看到没有啊?你赶紧把那消息给删了吧,要不然也太难看了!”

  原本群里没人看到或者注意到的消息,因为李广那@了全体的行为,瞬间炸开了锅,人人跑去看,即便后面有人没看到的,也有其他人转发截图。

  汤小同的脸都绿了,他邀请过来的几个客户更是一头雾水,李广趁人不备,直接跑过去帮人解惑,把手机上的图片给他们看:“搞笑吧?”

  客户:“……”

  钱楚实在看不下去了,把李广拖过来,“他自己的发,你瞎掺和什么呀?你都在群里提醒过了,就别在他客户面前乱说,已经买了保险的人,总不能让人家退了吧?”

  李广这才消停下来。

  钱楚怀疑的看了周重诚一眼,周重诚赶紧说:“真不是我,是他自己发的。”

  “你觉得我信吗?”钱楚小声问:“好,就算不是你,刚刚你怎么跟他一起回来了?你跟他出去干什么了?我怎么不知道你跟那种人关系变好了?”

  周重诚:“呃……”

  周策在旁边提醒:“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题外话------

  有2、3


  (https://www.biqukan.com/64_64144/406808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